逍遙戰神
字體:16+-

第六十八章 誰之錯(一)

天地間一陣大風吹過,遠遠的看見彩虹下飛來一人,逐漸變大,不用說大家都已經知道,風輕舞來了,懷裏抱著一個人,看不清是誰,見風輕舞安然無恙,辟破玉心中高興異常,伸手一指,向空中飛去,他得了解了解離開的這段時間日天到底發生了什麽。

風輕舞顯然已經看到了他,雙翅連連揮動,一陣陣大風吹過,漸漸的,兩人越離越近。

辟破玉已經可以看見,風輕舞懷中抱著的那人一身黃色裙裝,手無力的耷拉下來,絲毫不見動靜,難道已經死了,辟破玉實在不願意日天發生什麽事情,心頭不由得一陣狂跳,急忙飛過去,風輕舞大聲呼道:“曼鈴花死了。”

聲音傳過來,不知怎麽,辟破玉的心猛地沉了下去,抓摸不到,不知要摔向哪裏。

曼鈴花,以前的她多麽的單純善良,可是現在,麵色蒼白,渾身冰冷,靜靜的躺在風輕舞懷中。

……月兒彎彎掛天上,照的大地亮堂堂,不分西北和南東,一樣無私普照四方;天蒼蒼來野茫茫,草原之上放牛羊,颯颯清風隨萬裏,伴我歡樂伴我歌唱……

拜神大會似乎還在眼前,印象中,曼鈴花還是那麽靦腆,還有曼妙的歌聲,輕盈的舞姿,這一切尚未完全消逝,才多久的功夫,她就永遠不能歌唱、舞蹈了,鮮活的生命已經離體而出。

……天神,自從拜神大會上您暈倒後,他們非說是我施妖術害了天神,可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啊……我的父親也被抓到監獄裏去,到現在生死未卜,讓人真擔心啊……

悲傷,擔心這些凡人的感情,現在與曼鈴花沒有一點幹係,她隻留下一具無知無覺的屍體,臉上掛著一道深深的淚痕。

辟破玉和風輕舞站在一起,隻覺一顆心沉下去,沉下去,曼鈴花為什麽又有這許多不應有的悲傷,又是誰在人一生之中最美妙的時節,將最可寶貴的生命奪走。

辟破玉感到深深的悲哀,這一切都是不應該發生的啊,美麗和諧的日天又怎能容的下不幸與哀愁;

風輕舞急道:“我趕過去時她已經氣絕身亡,根本來不及救治。”

辟破玉沉聲問道:“曼鈴花到底是怎麽死的。”

風輕舞答道:“自殺。”

自殺,辟破玉一愣,連忙問道:“為什麽。”

風輕舞慢慢將曼鈴花放在地上,緊捏著一雙拳頭站起來,恨恨的說道:“為什麽,還不是那個離咕族的酋長,我們一直認為非常善良的晏安天逼迫所致。”

晏安天,這件事和他又有什麽關係,辟破玉沒有說話,向風輕舞看過去。

風輕舞看著他問道:“還記得曼逸南麽。”

“曼逸南,”辟破玉想了想,點點頭答道:“當然記得,他是曼鈴花的父親,是赤炎部的首領,拜神大會上我見過他,是一個憨厚樸實的漢子,怎麽,這件事和他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