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戰神
字體:16+-

第一百零一章 邪靈殺手

辟破玉不慌不忙,三叉烈焰戟一擺,龍焰刺激射而出,將修羅魔王來勢阻上一阻,身形急速升至高空之上,一字一頓的喝道:神——兵——降——

魔界之中,雷鳴陣陣,一陣喊殺聲傳來,無數兵將各舉刀槍,呐喊著從空中殺出。

這家夥根本沒法打,一個勁兒的呼兵喚將,讓對手忙於應付,修羅魔王又急又怒,突然仰天一聲長吼,大呼道:“魔帝醒來。”

聲徹天地。

呼喊聲中,本來迷迷蒙蒙的日月突然亮了起來,一明一滅,宛如人的兩隻眼睛,稍後,天上地下黑風迅猛的刮過來,將熊熊燃燒的火焰撲滅,本來混亂不堪的魔兵魔將突然有了精神,各舉刀槍,嘿嘿嘿嘿整齊的呐喊起來,排成各種陣型,在黑風之中,一齊向辟破玉殺將過來,

辟破玉紋絲不動,身後無數神兵衝下,同妖魔捉對兒廝殺,雙方各有死傷。

空中突然一聲悶響,卻似怪獸的怒吼,怒吼過後,天地間一陣劇烈的晃動,仿佛地震一般,地麵層層斷裂,化作翻滾的雲氣,山川河流漸漸升起,一齊向空中匯聚。

抬頭看去,山川河流漸漸湊成一個人形,並行的日月果然是兩隻大眼,不停閃爍,口中怪吼不斷,聲音不大,卻也鈍重有力,如鐵錘一般一聲聲敲在心上,隻震得一陣陣的迷糊,好似就要散架了。

法力如此強大,修羅魔王果真把魔帝喊來了,自己根本不是對手,辟破玉此刻才清醒過來,天帝一再叮囑,千萬不可戀戰,可到底沒有聽進去,魔帝終於出現,現在自己得意之下,已經承認了身份,魔帝再傻,也不會輕信他的鬼話,為今之計,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想到這裏,通靈金光****而出,就要離開,然而身形絲毫未動,壞了,通往大梵天的大空明門已經被魔帝封住了,走又走不了,打又打不過,辟破玉這才著急起來。

可是魔帝一直隱藏不出,也不知再做些什麽。

他哪裏想得到,虛無世界裏所謂的魔界就是魔帝用自己的真身所化,常言有胸藏百萬雄兵之說,魔帝倒真做到了這一點,將無數妖魔隱藏在真身化成的魔界之內,以雙目為日月,軀幹為山川,又以無邊魔氣幹擾大梵天的判斷,讓他們摸不清虛實,辟破玉這一回是糊裏糊塗打倒人家肚子裏來了,那怎麽能跑得了。

也怪不得親兵懷疑,大家都知道,在魔界之中,魔帝無處不在,想告訴什麽,隻要心中默想,魔帝自然會感應到,誰還會準備車駕去見魔帝,這可是天大的一個破綻,老話說得不錯,言多必有失阿。

一隻巨大的手掌壓了下來,魔力驚人,根本無法躲避,辟破玉渾身感到巨大的壓力,身形漸漸的矮下去,無論是分身還是宇宙萬物化成的神兵,一一消失不見,戰成一團的妖魔紛紛失去對手,呐喊著圍了上來,四麵八方,無處不是。

修羅魔王報仇心切,衝在最前麵,高舉狼牙棒,怒吼著砸來,非要將辟破玉砸個稀爛。

上有魔帝,下有妖魔,已經被團團包圍,跑是不可能了,眼見得已經毫無生望,辟破玉心內反而不再害怕,心一橫,奶奶的,拚了,死也要撈幾個墊背的。

拚盡全身靈力,身子一躬一放,催動天雷,在一陣通天徹地的巨響聲中,輻射而出,天雷不愧是三大天劫之首,威力果然無以倫比,圍上來的妖魔避之不及,天雷擊在身上,紛紛落地,衝在最前麵的修羅魔王也被天雷擊中,慘呼一聲,從空中落下,如此之近的距離,也不知挨了幾道,想活也活不了了。

哈哈哈哈哈,辟破玉一陣狂笑,這是有生以來,最為燦爛的一擊,打死這麽多妖魔,即便是現在就灰飛煙滅,也夠本了。

巨大的手掌在天雷的襲擊下來勢稍稍一緩,繼續壓了下來,辟破玉已經沒有多少靈力可以反抗,眼看著就要形神俱滅,突然,虛空之中一陣劇烈的晃動,仿佛有人在撼擊魔王的身體,大梵天諸仙也出手了。

魔帝內外交困,一聲大吼過後,魔界中突然有一道亮光射下,辟破玉覺得壓力減輕了許多,也無暇多想,不知哪裏來了一股猛勁兒,順著亮光疾飛而出,亮光越來越盛,眨眼之間,來到一個虛無縹緲的世界。

看到不遠處四維之柱金光泛動,嗬嗬,終於逃出來了,這裏已是千萬重先天罡氣化成的虛無世界,離大梵天還遠麽。

正得意間,聽得身後怪響不斷,一團濃重的黑氣卷來,呀,魔帝追過來了,一時心內大嚇,大聲喊道:“師父,救命。”

聲音傳出,四維之柱各有一道金光射來,顯然是四大金仙已經出手,地水火風合在一處,威力豈容小視,

魔帝終於被阻住,黑氣不斷的翻滾,然而再也前進不了一步,辟破玉心頭一鬆,覺得再也沒有一絲力氣,駕不得風,騰不起雲,長呼一聲,從空中墜下。

應用天雷,對靈力消耗極大,他全力催動,打的倒是絢爛無比,可靈力已經耗盡,短時間內哪裏恢複得了。

辟破玉落下去,說時遲,那時快,一團雲氣湧起,黃白紫三色靈力****而出,將辟破玉牢牢縛住,一陣風起,雲開霧散,隻見風輕舞連忙揮動雙翼,從空中飛下,瞬息之間已經趕上,將辟破玉緊緊的抱在懷中,她也來了,能到這裏,肯定已經修成天仙,辟破玉長舒一口氣,看著風輕舞,微笑著點了點頭,虛脫的再也使不出一絲力氣。

四大金仙還在與魔帝相抗,魔帝好似招架不住,黑雲逐漸淡去,空中忽然傳來一陣奇怪的咒語:

……

函達麻滋尼巴拉

函達麻滋尼巴拉

函達麻滋尼巴拉

函達麻滋尼巴拉

……

咒語聲中,風輕舞正不明所以,突然覺得辟破玉身軀猛地一動,急忙看去,他居然昏了過去,聽到一人恨聲說道:“辟破玉,老夫已對你下了三界之中最為惡毒的詛咒,從今往後,你將永遠不得安寧。”

聲音越傳越遠,黑雲消失不見,空中隻留下虛無縹緲的世界。

水靈姬、玄天變也飛了過來,看著風輕舞懷中昏迷不醒的辟破玉,心頭焦慮萬分,遠遠的四維之柱中一道金光射下,三人的身形在金光之中消失,他們終於回家了,大梵天諸仙圍了過來,滿是關切的眼神,然而辟破玉一動不動。

……

在一個黑色的世界,周圍空空蕩蕩,什麽都沒有,辟破玉不知自己去了哪裏,辨不清方向,走來走去,卻始終逃脫不了黑暗的籠罩。

這該詛咒的、令人窒息的黑暗讓辟破玉心內焦躁,大聲喊道:“這是哪裏。”

聲音傳出,卻並沒有人回答。

突然,黑暗之中亮光閃過,一柄寒光閃閃的鋼刀直向他劈來,來得突兀,根本來不及抵擋,辟破玉百忙之中就勢一個懶驢打滾,躲得相當狼狽,鋼刀一擊不就,倏忽不見,

這到底是誰,來如風,去如電,讓人防不勝防,

四周依然沒有動靜,安靜得令人恐怖。

“出來,出來。”辟破玉厲聲喝道,

猛然間隻覺身後寒氣逼人,有人偷襲,身子急忙一側,鋼刀已經擦臂而過,又沒入黑暗之中。

這名殺手來無影去無蹤,根本看不出他的所在,辟破玉不敢有絲毫怠慢,全神貫注一步一步向後退去,忽聽身下一聲微響,急忙低頭,突兀裏又是一刀刺來,也無暇多想,身形急向後縱,鋼刀卻如影隨行,緊跟而至,急運靈力,想用三叉烈焰戟阻擋,然而氣海之內空空蕩蕩,調集不起一絲靈力,不知怎麽回事,一條胳膊居然動不了了,心內一驚。

就這麽一刹那的工夫,鋼刀刺了過來,胸口猛地一震,有一團氣勁泛開,好似被什麽東東狠狠的砸了一下,周身疼痛無比,隻聽一聲慘呼傳出,辟破玉直直的飛了出去。

見一擊得手,殺手卻也不再隱形,從黑暗之中現出,一身黑色勁裝,一雙精光閃爍的眼睛,充滿了殺氣。

雙手執刀,狠狠的劈了下來。

刀風襲來,辟破玉身形如吹皺一池春水,泛起道道漣漪,眼見的就要劈下來,想著要躲,然而好似被魘住了,心裏著急萬分,身子卻根本不能動彈分毫。

……

大梵天之中,辟破玉明靜靜的躺在風輕舞懷中,身邊圍了許多熟悉的神仙,有火神祝融、水神共工、風神馮夷、風輕舞、水靈姬、玄天變等等,還有一位仙風道骨,道袍長須的長者,看玄天變恭敬的模樣,肯定就是土神軒轅臧。

諸仙一齊看著昏迷不醒的辟破玉,紛紛喊道

“辟破玉”

“臭小子。”

“戰神”

呼喊聲接二連三,然而還是沒有一絲動靜,諸仙突然看到,辟破玉胸口出現一個傷口,一點一點的擴大,仿佛張開一張大口,要將他完全吞噬。

傷口從裏到外,逐步擴大,一時無計可施,隻能不住的加持靈力,暫時將傷口鎮住。

軒轅臧看著辟破玉歎息道:“魔帝終於煉成邪靈殺手了。”

“不錯,不過乘我這乖徒兒虛弱之時,下這種惡毒的詛咒,算哪門子英雄好漢。”火神祝融怒道,

“就這還不算,居然用上了化神刀,明擺著要讓戰神嚐遍痛苦,方才死去,也太過卑鄙無恥。”水神共工說道,

眼看這傷口不可遏止,四大金仙卻毫無作為,風輕舞急了,大聲說道:“你們有沒有辦法,再說閑話,真身都要化盡了。”

諸仙一愣

風神馮夷沉聲喝道:“輕舞,不可放肆。”

三界之中,恐怕隻有風神才能讓風輕舞有所畏懼,隻好悻悻的閉上嘴巴,滿是焦慮的向辟破玉看去。

水靈姬看著水神共工,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想以此來打動這幾位金仙,讓他們想盡一切辦法搭救辟破玉。

其實金仙們何曾不在著急,隻不過他們知道,邪靈殺手是魔帝以一腔恨意融合三界中充滿殺意的邪靈修煉而成,施展起來輔以本身至為邪惡的力量,本就魔功強大,再加上可以控製、消滅元神的化神刀,還有誰能抵擋得了,怪不得他許久沒有動作,原來是去修煉邪靈殺手,而且剛一煉成就用在辟破玉身上,看來經這一鬧,戰神真的把魔帝給激怒了。

水神共工憤憤的說道,“當著咱們的麵下這種惡毒的詛咒,簡直將咱們金仙視若無物。”

“哼,我忍不住了,我要找他單挑。”火神祝融越看越揪心,終於露出火爆脾氣的本性,管它三七二十一,就要衝出去。

“一起去。”水神共工緊隨其後:“非得要那冥頑不靈的家夥給個說法。”

“站住,”土神軒轅臧急忙喝住:“你們要衝出去,鎮守四維之柱的力量失衡,豈不正中了魔帝的圈套。”

到底是四大金仙之中的老大,看問題就是全麵,四維之柱一旦被衝開,整個宇宙恐怕都要淪為魔界了。

以水火二神的修為,當然不是不明白事理,道理一講通,隻好停了下來,一起重重的歎息一聲,齊聲問道:“難道就無計可施,眼睜睜的束手待斃麽。”

風神馮夷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別忘了,天帝已經去助王母娘娘了,以他二位的法力,應該很快就有結果的。”

“不錯,”土神軒轅臧向通明殿方向看去:“百花仙子曆經一百年的時間,踏遍八極九洲,業已采齊了各種藥料,天帝和王母娘娘合力,時間應該不會耽擱太久。”

“嗨,”祝融焦躁的說道:“那就快一些,我這乖徒兒堅持不了多久了。”

……

辟破玉還是一動不動,傷口一點一點擴大,也不知這樣下去還能堅持多久,風輕舞心內越來越焦躁不安,向通明殿方向看去,那裏還是沒有分毫動靜。

天風吹過,虛空之中安靜極了,大家都在靜靜的等待。

她終於按耐不住,指著通明殿大聲喊道:“天帝,快出來,戰神就要死了,你沒有看到麽。”

聲音一直傳了出去,她在情急之下,居然敢指責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