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風流邪神
字體:16+-

第四百一十一章 豔麗血紅

不負眾望,一個身材修挺,身高一米八五的男子出現在入口處,他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休閑服,下身也是一雙白色的平底鞋,頭理著平頭,看上去精神抖摟,陽光四溢,怎麽看都像一個充滿眼光的男子。

而他的臉上也掛著淡淡的微笑,甚至連那眼神也是那般的和睦,很多高一的人甚至開始覺得他是一個多麽善良的人。然而那些高二高三的人看到這種笑容後,卻一個個心驚膽戰,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人的笑容越燦爛,那說明了等一會兒他的打擊越恐怖。難道真的如傳言所說他回來隻是為了擊殺星月會會長林靖所有人心中都閃過了這樣的念頭,那些原本親近與星月會的人已經開始注意和星月會保持一定的距離,而有些剛剛加入星月會的人也開始思量要不要脫離星月會

“嗬嗬,邵傅庭,你難道不知道打擾女士講話是一種很沒風度的做法嗎”唯有葉星辰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看到眾人驚變的神色之後,不用想也知道他就是趙龍口中所說的那個白虎幫前任幫主邵傅庭。

葉星辰此話一出,全場一片,當然,這隻是在心中,在邵傅庭麵前,沒有人敢大聲說一句,他們隻能夠在心裏不停的驚呼,這家夥好大的口氣,連趙龍遇上邵傅庭要退避三舍,他竟敢當眾挑屑

很多人甚至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葉星辰被狂怒的邵傅庭一刀分屍的場景,畢竟當年的邵傅庭,還有一個恐怖的外號“屠夫”

“嗬嗬,這位應該就是星月會的會長林靖林同學吧”邵傅庭卻沒有像別人想象的那樣勃然大怒,反而依舊笑盈盈的朝葉星辰走去。

“自然,現在迎新會已經正是開始了,你們白虎幫一個代表都沒有來,所以在以後的一年中,白虎幫將從七大勢力除名,邵傅庭學長,我說的沒錯吧”葉星辰淡淡一笑,麵對邵傅庭那外表溫和,內在冰冷的目光,他表麵上是渾然不覺,不過心裏卻是驚起了滔天巨浪,這個看似溫和的邵傅庭不知道殺了多少人,雖然他將全身的煞氣隱藏起來,但葉星辰也是從生死之中走回來的,自然能夠感受到這股強烈的煞氣。

“嗬嗬,林學弟多慮了,我並非為了迎新會而來,我白虎幫也沒興趣去爭奪什麽七大勢力,我來這裏,隻是為了你一個人而已”邵傅庭臉上一直掛著這種柔和的笑容,看向葉星辰的目光也是充滿了溫和,但兩道形容實質的冷光卻直刺葉星辰心底。

“為我想殺我麽”葉星辰腦袋一偏,一副很無所謂的態度。

“自然”邵傅庭話音落下的瞬間,身子卻是瞬間暴起,直朝葉星辰掠去,手中更是不知道什麽時候多了一把一尺長的短劍,劍尖直指葉星辰的心口。

同一時間,坐在一旁的林騰躍,以及一名叫趙靜的女孩也同時朝葉星辰掠去,三人形成了掎角之勢,將葉星辰團團圍住。

事變突然,所有人都是一臉的震驚,他們實在難以想象邵傅庭會在這個時候動手難道他如今已經變得如此肆無忌憚了嗎很多人都想過他可能會在會後j就找星月會的麻煩,畢竟已他的性格來說,一旦要報複一個人,絕對不會等太久,可這裏畢竟是迎新會,還有這麽多人在場,他也敢動手難道他真的不懼怕校方了嗎

邵傅庭手中是那把閃著寒意的短劍,林騰躍卻是一雙鐵拳,可這一拳的威力卻有千斤,將葉星辰的退路完全堵死,而那名叫趙靜的女孩子卻是一把匕,匕也直刺葉星辰的後心。

可以說,在這種情況下,葉星辰幾乎毫無勝算,就算他實力再強,手段再高,也不可能同一時間麵對三大高手。

然而,他卻做了一件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隻見他猛然伸出右手,一把將身邊的李妍推開,讓她遠離爭鬥去,一手抖出一把小刀,不顧林騰躍的鐵拳和趙靜的匕,直朝邵傅庭撲去。

他瘋了嗎所有人心中都閃過這樣的念頭,然而,事實上葉星辰沒有瘋,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不可能逃得過三人的聯手突襲,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趙龍和林敖翔能夠迅的反應過來,幫他解圍。

果然,趙龍在愣神的功夫,人已經衝了出去,他化拳為掌,一把扣住了林騰躍的拳頭,接著手腕一抖,已經將那一拳的力道幾乎全部卸去,不等林騰躍反應過來,另一隻手已經朝林騰躍肩膀扣去,麵對呼嘯而來的趙龍,強如林騰躍也不敢大意,隻能夠放棄對葉星辰的進攻,朝後退去,因為他相信就算沒有自己,以邵傅庭的能力和趙靜的手段也能夠輕易的斬殺邵傅庭。

而趙靜的確也被人攔了下來,不過卻不是林敖翔,他還處於驚愣之中,攔下她的卻是許珍珍,以及一直默默站在葉星辰不遠處的冰冰。

作為殺手,冰冰有著一般人難以擁有的直覺,當邵傅庭在動手的那一瞬間,她就感受到了另一個方向的攻擊,所以想也不想,手中的短刃就朝那個方向刺去,可當她趕到的時候,卻現許珍珍的身影竟然也來到了這邊,手中更是以一把半尺長的小刀迎向了對方的匕。

看來自己以前似乎小看了這個丫頭嘛冰冰心中想著,下手卻毫不留情,手中的短刃輕輕一抖,已經在許珍珍之前到達了趙靜的脖子間,直接一刀刺了進去,沒有任何的花哨可言。

趙靜心中大駭,她原本將注意力放在了林敖翔身上,畢竟從得來的消息來看,這個林敖翔是葉星辰身邊身手最厲害的一人,但當她看到林敖翔還沒從驚愣之中回過神的時候,心中是一陣喜悅,可卻哪裏想到坐在座位上的粉仙社社長竟然瞬間出現在自己身前,手中的小刀更是隻指自己心髒,不得已,她隻能夠收刀抵擋,可還沒有擋住許珍珍的小刀,卻現一把更為鋒利的短刃已經來到了脖子之前,他的身邊什麽時候多了這麽一個高手這是趙靜在驚駭之後,心中最後的想法,隻因為冰冰的短刃已經刺進了她的脖子,一道殷紅的血箭飆射而出,是如此的豔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