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風流邪神
字體:16+-

第四百三十八章 蘇姍的心事?

房間之中,黃奕菲,李筱婷,慕容蓉,李妍四大美女身穿各色睡袍,正圍坐在桌前玩一向古老的國粹,麻將,是的,原本以為會劍拔弩張的四人竟然會這麽和睦的坐在一起玩麻將就連葉星辰身後想要看好戲的冰冰也是一臉詫異的望著這一切,難道現在的女人心底都這麽寬廣其他的人不敢說,自己的那個徒弟黃奕菲可是一個極其霸道之人今天在外麵的時候也就算了,可到了家裏,她竟然還這麽容忍難道當上個半年的大姐大,真變得這麽大方了

“嗬嗬,星辰,你終於回來了,要不要來玩幾局我讓你,我現妍妍玩麻將很厲害呢”李筱婷看到房門打開,看到葉星辰站在門口,笑著說道。

“厄,你們繼續,我蘇姐呢”葉星辰沒有看到蘇姍的影子,不由的開口問道。

“她在樓上呢,一萬,碰”一旁的黃奕菲開口說道。

“噢,你們先玩,我上去一趟”雖然現在的情況很好,讓葉星辰心裏一陣安慰,但他還是希望弄清楚i一點比較好,萬一一會兒忽然某女起飆來可不好。

“師父,你也來玩玩吧”當初冰冰教過黃奕菲很多東西,所以黃奕菲也喜歡叫她師父,現在看到冰冰似乎想一起上樓,反而叫住了冰冰。

“噢”冰冰滿臉好奇的望著四女的臉上,現隻有那種親人的可親笑容,就連新來乍到的李妍,也似乎完全融入到這個家庭之中,不由的一陣疑惑難道一切都已經搞定

葉星辰卻沒有多想,而是徑直的來到樓上,輕輕的敲了敲蘇姍的房門,從裏麵傳來蘇姍溫柔的聲音,請進,趕緊推開房門走了進去,順手將其反鎖,就看到穿著一件紫色低胸睡裙的蘇姍正坐在書桌前,正翻著紅樓夢。

“姐,你什麽時候對紅樓夢感興趣了”葉星辰微微一笑,直接來到了蘇姍的身前,坐在了她的對麵,從他的角度望去,正好能夠看到那道迷人的溝壑,不得不說,許久沒見,蘇姍比起以前來更加的迷人。

“隻是閑著無聊,翻來看看,星辰,這些日子以來苦了你了”蘇姍放下手中的書,望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小好幾歲的小男人,輕輕歎息了一聲。

“嗬嗬,你們何嚐不是對了,老姐,她們已經和平共處”葉星辰想起了自己此次前來的目的。

“當然,難道你不想這樣”蘇姍眉頭一挑,朱唇輕動。

“這到不是,隻是沒想到她們會這麽容易相處而已”葉星辰撓了撓後腦掃,聽到蘇姍的話後,她才徹底的安下心來。

“嗬嗬,她們都是好女孩,能夠為了你放棄家庭,放棄自尊,放棄一切,你以後可要好好的對待她們哦”蘇姍溫柔的笑了笑,眉宇之間卻有一股淡淡的憂傷。

“那你呢”葉星辰卻是道出了一句,一直以來,他和蘇姍之間都是處於一種很微妙的關係,這種完全越普通姐弟的感情讓他很多時候都是一陣迷離。而他更明白,幾女能夠這麽和平相處,她i一定做了很大的思想工作。

“我嗬嗬,怎麽現在連姐姐的注意也打”蘇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輕聲笑道。

“嘿嘿,我隻是想照顧姐姐一輩子而已”葉星辰燦燦笑道,對於蘇姍這樣的女人,沒有一個男人舍得將她送給別人,而且葉星辰更是明白,蘇姍對他的感情也極其的濃烈,並非真正的姐姐對弟弟一樣。

“你小子就會貧嘴,你在京都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現在回來打算怎麽做繼續混跡黑道做你的黑道大佬”蘇姍聽到葉星辰的話後卻是輕笑了幾聲,可眉宇間的那股憂愁卻並沒有散去。

“是啊,我除了混跡黑道外,還能做些什麽”葉星辰兩手一攤,一副我天生就是流氓的樣子,至於總理對他所說的事情,他卻沒有向任何人提醒,倒不說他不信任眾人,而這是總理特別關照過的,這件事情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知道。

“你這小壞蛋,吃了這麽多虧,怎麽還是一點改進都沒有也不知道以後誰能過看得住你”蘇姍輕聲歎息了一聲。

聽到蘇姍的這句話,葉星辰就算是木頭人也反應過來了,不由的眉頭皺在一起,開口問道:“姐,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瞞著我”

“也不是什麽大事,隻是我父母決定移民美國,他們隻有我一個女兒,希望我陪他們過去”蘇姍輕聲歎息了一聲,還有一句話她沒有說,自己的父是個老古董,當知道自己的女兒竟然和學生搞到一切,還和其他的女人共同侍奉一個男人的時候,可是氣得吐了好幾升血,要不是當時蘇姍及時返回認錯,估計已經去了地府。

“你要走”葉星辰隻聽明白了這件事情,目瞪口呆的望著蘇姍,他這才明白為何這回來之後一直看到蘇姍眼中的憂愁。

“姐姐舍不得離開你”蘇姍聲音有些哽咽,不管是和葉星辰一起也好,和容蓉李筱婷等人也好,眾人隻見相處了那麽久,早已經成為了密不可分的親人,可現在忽然要離開,任誰也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

葉星辰沉默了,在京都的日子裏,他無時無刻的想著回到靜海市後要好好的陪伴蘇姍幾人,一定要讓她們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他甚至暗暗誓,以後不管怎麽樣,一定不要和幾人分開,可現在,自己今天才回來,卻聽到蘇姍說要走

可是他能阻止嗎他明白蘇姍絕非一個意氣用事的人,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到底出了什麽事情”沉默了片刻,葉星辰還是問了出來,蘇姍舍不得他,他又何嚐舍得蘇姍離開呢

“我爸爸知道了我們的事情,差點氣得背過去,後來就提出移民美國,我不得不答應”蘇姍淡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