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郭敬明】TXT
字體:16+-

夏至未至【郭敬明】TXT_分節閱讀_26

水微薄,正好小區裏有送報紙的工作,很累,遇見也接了下來。還在一個酒吧找了份晚上唱歌的工作。然後開始在北京這個龐在的城市裏生存。活在石頭森木的夾縫之間,蠅營狗苟。遇見曾經以為從淺川出發來北京的路上,在火車上度過的那個平安夜是生命中最寂寞的時刻,到了北京之後,才發現每一天都比那個時刻還要孤獨。可是孤獨,寂寞,這樣的字眼是不會出現在遇見的字典裏的。走在北京塵土飛揚的馬路上的時候,遇見依然堅信,總有一天,自己會成為會中國最好的女歌手。天空盡管陰霾,終究還是會蔚藍。雲依舊會瀟灑地來去。年華終將羽化為華麗的燕尾蝶,在世間撒下耀眼的磷粉。

立夏他們住的旅館是上海一條老街上的一棟老洋房。正好靠近小司比賽的考場。整條街上都是異域風格的建築,古老的別墅,有著鐵欄杆的洋房。紅色的牆壁上爬滿了藤蔓,在冬天裏大部分都枯萎鹹淡黃色,葉子的背麵泛出更深的灰。有白色的窗戶洞開在三角形的屋頂下麵,那是標準的閣樓的窗。院落裏有高大的法國梧桐,葉子落了一地,剩下光禿禿的枝丫掙紮著朝天空刺去。暮色四合。天空上有模糊不清的雲飛速地移動,在地上投出更加模糊不堪的日影。這就是上海麽?這就是張愛玲筆下那個繁華的十裏洋場麽?立夏拍拍耳朵,似乎飛機上的耳鳴還沒完,神誌依然有點不太清楚,怎麽就從淺川到了上海了呢,太誇張了吧。把行李從計程車上搬下來,走進旅館的大門。因為剛下過雨,地麵濕漉漉地反著路燈的光。行李箱也不好放在地上拖著走。傅小司把立夏手裏的箱子拿過來,立夏連忙說不用我自己可以,然後兩人爭來爭去,最後立夏被傅小司一聲“不要逞強!”給嚇得縮了手,然後就看著傅小司和陸之昂朝前麵走去了,兩人低聲說著話,也沒理睬自己。直到兩人快要消失在遠一點的暮色中時,傅小司才轉過身來,“發什麽傻,”暮色中傅小司的眼睛發出細小的光,“快跟上來啊。”分開住兩個房間。房間在三樓,要經過木質的樓梯,在上樓梯的時候會聽到腳下咚咚的聲音。木頭的門,寬大的房間,白色的床單和很大很軟的枕頭。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價格卻格外的便宜,而且人又少。傅小司都有點懷疑是黑店了,陸之昂卻一直拍著胸口說沒問題,自己來的時候已經在網上查過了,是很好的一家小旅館。把行李放好後傅小司抬眼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借著路燈的光可以看到斜斜掠過的雨絲,泛著路燈銀白色的光。“啊,又下雨了,”傅小司回過頭來望著正在拿著暖水瓶往杯子裏倒水的陸之昂,“那還要出去逛麽?”“嗯,不了吧,”陸之昂把軟木塞蓋上,“今天早點休息,反正也累了,你明天還要比賽呢,比賽完了再去。”傅小司點點頭,然後說,“那我去和立夏說一聲。”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xiazhiweizhi_guojingming_txt/1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