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誘惑
字體:16+-

437. 收回右手

林風看著他他努力睜開眼定定看著自己。

“但是這次我仍然相信你。因為……你不是壞人在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給我的感覺就像死去的哥哥一樣很溫暖。”他吐出不斷湧上的鮮血喘了口氣仍是笑著“尤其是你的眼睛看著它我就像是回到了從前一樣那時我們是在一起的。”

林風緊緊望著他越來越迷離的雙眼心中哀傷無比隨著凱爾的意識微微遠去‘手’的意識開始通過他的身體表達了出來。他對自己的感覺不過是兩個器官的相互吸引而已。

“求你……答應我一件事那就是我死了以後幫我照看我深愛的村子。”他的氣息越來越微弱眼中的瞳孔幾乎是散成了一條線。

“可以嗎?”凱爾氣若遊絲地問道。

林風默默點了點頭凱爾眼中終於露出喜悅的微笑“謝謝你哥哥。”他虛弱地朝林風揚了揚嘴角然後慢慢閉上了眼睛。

“對不起。”林風低低道這是他唯一能夠說出口的話。

望著凱爾胸膛中的靈魂之火越來越微弱瞬息間便要熄滅林風慢慢伸手插入他的胸膛將那團淡藍色的火焰握在手中微微閉上眼那不斷跳動的火焰在他的手中忽然停止了燃燒但也沒有熄滅就那樣凝結在了半空。

他抱著凱爾飛上崖頂梅爾多羅斯迎過來一臉喜色道“搞定了嗎大人?”

林風默默點點頭望著在他臂彎裏像沉睡一樣的男孩他心中忽然泛起一陣難以言喻的苦楚。

他把對方輕輕放在地上“後麵的收容工作就交給你們了。”

梅爾多羅斯一手按在凱爾胸膛上一臉佩服道“沒錯就是這樣凍結靈魂他的靈魂之火如果不熄滅機體就不會死掉就像永遠處於沉睡狀態一樣可以保證王右手的活力。這個魂火凍結之術大人隻看了一遍卻是我見過最完美的使用。”

娜娜一臉擔心地走到林風身畔伸出手想看看他身上的傷林風轉頭對她陌生地一笑然後走了開去娜娜一手支著一個治療法陣獨自悲傷地站立在那兒。

“已經結束了那就回去了。”麵前的男子低低道然後消失在了腳下一個黑色法陣中。

娜娜站在冷風中低下頭風吹亂她的頭在身後飛舞。記得他曾對自己說過他喜歡長的女孩。現在自己栗色的頭已經垂到了腰間他卻一點一點變得陌生形同陌路。自己為他所做的一切卻抵禦不了真相揭穿所帶來的傷害。

“不要去管他那種不知好歹的家夥遲早也是要被當作容器收容的擺什麽架子!”提亞丹在她身後忿忿不平道。

“過來幫我一把提亞丹。”梅爾多羅斯朝他招招手“不要去煩她讓她自己呆一會。”

“我這怎麽能是煩她我這是關心你剛才都看到了那個林風對琳婭所做的。”提亞丹嘟嘟囔囔走到凱爾的身體旁。

“這裏麵的事情我們是說不清的。”梅爾多羅斯苦笑搖頭“好了快點把容器送回去吧免得夜長夢多。”

二人四手交叉把握在一起在地上召喚出一個巨大的法陣“喂娜娜傳送陣好了快點進來吧。”提亞丹回頭喊道。

娜娜默默走進傳送陣提亞丹看著她憂傷的臉龐胸口像被什麽堵塞了一樣想說話卻說不出來。

“好了要啟動了。”梅爾多羅斯扣指一吟三人隨即消失在了一團黑色光芒之中。

“哇!真的是菲爾的右手啊!”虛靈城內莉莉絲握著凱爾身上那隻蒼白地手放在自己臉頰上輕輕摩挲著“真的是菲爾的感覺好溫暖、好舒服。”她閉上眼睛愜意無比地把那隻在林風看來像死人的手貼在臉上口中輕輕哼叫著。

看著她的神態林風感到有些惡心“好了下一個容器的位置在哪裏快點告訴我。”

“不要這麽急嗎”莉莉絲歡笑著拾起身來到林風麵前抱住他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真是好了不起啊小風風多虧了你菲爾的右手才回到我的身邊我要好好獎勵你。”

林風向後躲了一下擦了擦臉皺眉道“不必了眼下的大事是收集其他沒用的事情都可以省去。”

“可是看樣子小風風你受了不少傷呢剛經曆完這麽勞累的戰鬥應該好好休息一下才對。你自己不在乎人家可是心疼你啦。”莉莉絲挽住他的肩膀嬌聲道“再說現在其他容器的位置我們還沒有查明你就安安心心休息兩天吧。”

“那麽我希望你能督促你的部下快一點。”林風說完便轉身走出去。

莉莉絲望著林風的背影含指一笑林風戰告捷帶給她一份如此厚重的大禮莉莉絲自是歡喜無比對於林風這件趁手的工具也愈地喜愛。

她轉過身對階下的梅爾多羅斯等人道“這次成功收容容器之子你們的功勞也不小下去後人人都有賞賜。”

“謝主人恩賜。”梅爾多羅斯和提亞丹都是麵有喜色單膝下跪道。

“看來我選中的人果然沒錯林風身為容器之子卻能在精神上壓製菲爾的意誌並汲取他的力量。這個男人是我遇到的第一個可以和菲爾相對抗的人真是個非同一般的人呢。”她淺淺一笑握著菲爾法多的右手昵聲道“菲爾有了這個人在很快你就能夠重新返回這個世界到時候人家可要一直留在你身邊再也不要分開了。”

三人躬身退了下去留下情意濃濃的女王一個人在王位上喃喃低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