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嗜寵:一品藥妻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35章 陪我睡覺

對方明顯沒打算給她說多餘廢話的功夫,一口咬定道:“偷了別人的東西還想不承認,你猜,如果我將你送去官府,官老爺會不會直接將你的小屁股打開花?”

福笑笑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的屁股,瞪著他道:“誰偷東西了?你可不能冤枉人。”

結果話音剛落,就見強行將她攬在懷裏的男人,不知從哪裏掏來一把鍋底灰,對著福笑笑這張嬌嫩漂亮的小臉,便是一頓揉搓。

福笑笑在他懷中直打滾,卻根本逃避不了他的虐待和**。

就在她想要對他破口大罵時,他手中忽然又多了一麵銅鏡,“看看你現在這張臉,和當初那個編瞎話說自己身世可憐的醜八怪有什麽區別?”

福笑笑的視線被迫望向銅鏡裏的自己,那張小臉兒黑的,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忍目睹。

事已至此,她知道自己再怎麽辯解也是蒼白無力,於是一巴掌呼開對方手中的銅鏡,一邊用衣袖擦著自己的小黑臉兒,一邊沒好氣的嗆道:“我說你這個人還真是摳門兒小氣得要命,對,我承認當日在奉陽的時候的確是趁你不備拿了你一根人參,可那根人參充其量也就值個百、八十兩銀子,而且我之所以會偷那根人參,是因為那根人參本來就屬於我福笑笑的。那日我花了三兩銀子訂下的現貨,因為手頭不方便於是跟老板商議過幾天去取。當我好不容易湊夠銀子去取貨時,人參竟被人給捷足先登了。你知道那根人參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嗎?那是我用來救人的藥材,你的人說搶走就搶走,簡直太沒原則了。當然你也可以不接受我的解釋,誰讓我當初的確是不問自取,偷了你的人參。要不這樣,我還你一百兩銀子,咱倆之間的債務徹底抹平,你看怎麽樣?另外我還想好奇的問一下,當初我明明都將臉抹得那麽黑了,你到底是怎麽從層層人群中發現我的存在的?”

“你身上很味兒!”

“很味兒?”

福笑笑差點被這個解釋給氣個倒仰,“告訴你,我天天洗澡,很講衛生的。”

說完衛生兩個字,又怕對方聽不懂,於是又解釋了一句,“我是說,我很在意自己儀容的,怎麽可能會有味兒?”

對方扯唇一笑,“你身上有一種奇怪的藥香味兒。”

福笑笑拎著自己的衣袖上上下下聞了一會兒,“沒有啊。”她記得上次這個男人就說她身上有藥香味,她怎麽聞不到?

“有!”對方的語氣很篤定。

“好吧,就算是有,可你這麽大張旗鼓將我從人群中揪出來,到底怎麽幹嘛?”

這人的鼻子比狗還靈,所以她決定不跟他在味兒不味兒上麵斤斤計較。現在首先困擾她的是,這人動用這麽大力量將她當成通緝犯給抓起來,到底抱有什麽目的?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xiewangshichong_yipinyaoqi/15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