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嗜寵:一品藥妻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68章 一句話堵她的嘴

他不小心碰到了那幾株有毒花草的花汁,回去之後就起了滿臉大紅包,每隻紅包裏都蘊藏著濃濃的毒水兒,折磨得福家寶又疼又癢。伸出小胖手抓破了好幾個紅包之後,下場更慘,從紅包裏溢出來的毒水,漸漸蔓延全身。這讓原本就胖成球的福家寶,從原來的大白球,變成了現在的大紅球。

福老太太和福三奶奶見**被折磨得不成樣子,心疼得眼淚鼻涕不停的流。細問之下才得知,她們的心肝寶貝肉兒之所以會落得這麽一個可悲的下場,居然是與福笑笑有關。

老太太當下想都沒想,拄著拐杖,直接衝到福笑笑的竹蘭小築,不分青紅皂白,開口對她就是一頓臭罵。

福笑笑當時正在屋子裏對幾個婢女交代事情,見老太太一進門,就將“騷蹄子、小浪貨”這種下三濫的形容詞往她身上招呼,她非但沒有動怒,反而饒有興味地看著老太太那跳腳的模樣,慢條斯理道:“祖母,發生什麽大事了,把您老人家給氣成了這副模樣?如果真是孫女不對,孫女願意以死謝罪。”

嘴上說著以死謝罪,臉上的表情卻可以用幸災樂禍來形容。

因為福老太太來之前,福笑笑已經從十妹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她那個肉球堂弟為了泄私憤,揪光她花園裏所有的花草,結果不幸過敏,起了一身大紅包。

福笑笑心裏都快笑成內傷,麵上卻不得不裝出一副“我什麽都不知道”的茫然表情,把

福老太太氣得渾身直發抖。

“福笑笑,你這個心思歹毒的死丫頭,把你弟弟害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你安的究竟是什麽心?”

福笑笑滿臉“不解”道:“祖母,您這話說得我怎麽一點都聽不懂?您說我害了我弟弟,哪個弟弟?福家寶嗎?如果是他的話,您可真是冤枉死我了,因為打從上次從法華寺回來,除了祖母和三嬸特意召見,其它時間,我都留在自己的院子裏跟婢女們聊天解悶。像我這種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閣女子,哪裏就害到我弟弟了?”

福老太太見她存心裝傻,用拐杖敲著地麵道:“你弟弟不過是去你園子裏摘了幾朵花,回去之後,就渾身起紅包。你說,你是不是在那花裏灑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故意謀害你弟弟?”

福笑笑詫異道:“哦,祖母,您這一說我想起來了,今兒一大早,當我去花園想給花澆水時,發現我的花園已經被破壞得亂七八糟,當時還以為咱們府裏招了賊,沒想到幹出這件事的,居然會是福家寶。不過祖母,有件事我就真不明白了,既然家寶毀了我的花園,作為長輩,您不責怪家寶不懂事也就算了,怎麽能口口聲聲責罵我害了他呢?我害他什麽了?”

福老太太破口大罵,“到了這個時候你居然還跟我這兒裝傻,福笑笑,沒想到你平日裏不言不語,卻是個心如蛇蠍的狠辣丫頭,你弟弟如今被你害得臥床不起,這件事你要如何給我一個交代?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xiewangshichong_yipinyaoqi/15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