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嗜寵:一品藥妻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86章 陳情

福笑笑認真回道:“王爺既然已經知道不久前,我曾從我過世的外公手中得到了一筆財產,相信以王爺的本事,應該早就對我的身世背景調查得清清楚楚。實不相瞞,被福家接回秦州之前,我一直被遺棄在奉陽縣七裏莊與我師父還有一個老嬤嬤相依度日。因此不管是福家之於我,還是我之於福家,根本就沒有任何所謂的親情。而我三叔他們之所以會在這個時候接我回來,為的無非是想順理成章的從我手中拿到外公留給我的那筆財產,我當然不可能會將屬於我的東西拱手讓人,唯一的辦法,就是脫離福家對我的掌控。這次借著王爺的勢力,三叔他們短時間內應該不敢再對我打什麽歪主意,我會盡快在外麵置辦屬於我自己的宅院,隻要搬出福家,與她們徹底斷了聯係,日後她們再想在我的婚事上做文章,就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了。”

慕容湛聽得嘖嘖稱奇,看向福笑笑的眼神,也流露出幾分不可思議。

“你一個未出閣的小姑娘,居然想脫離娘家的掌控單獨搬出去住,這種有悖倫常的行為一旦被傳揚出去,就不怕汙了自己的名聲?”

福笑笑見他非但沒有繼續為難自己的意思,反而還開始認真跟她討論她將來的打算,於是慢慢放低心底對他的防備,一屁股坐在對方身邊的椅子上,像找到可以聊天的朋友嘮家常一樣,對他道:“名聲這種東西對姑娘家來說雖然十分重要,但如果為了維持自己的好名聲,就要時時刻刻受到別人的牽製和掌控,並且在這個過程中很有可能搭上自己的婚姻,跟一個不喜歡的男人過日子,比如吳公子那樣的,我寧願退而求其次,也不願意將我的人生托付給不值得托付的所謂家人。再說,我外公留給我一筆足夠我衣食無憂過完下半輩子的財產,有了那些財產傍身,就算搬出福府的大門我也絕

對餓不死,在這種前途一片光明的情況下,我又何必為了那虛無飄渺的名聲,非要留在福家像防賊一樣跟那些豺狼為伍呢。”

一口氣說完,福笑笑覺得有些口渴,於是自顧自地為自己倒了杯茶,在慕容湛略帶驚異的目光中一飲而下。

喝完茶水,福笑笑才意識到自己有點喧賓奪主,畢竟眼前這個男人可是天頌王朝的王爺千歲,如果她過於造次,難免會在不小心的情況下給自己招來禍端。這樣一想,她趕緊又倒了杯茶,恭恭敬敬地放到對方的麵前,唇邊掛著幾分討好的笑容,做低伏小道:“王爺,您也喝。”

慕容湛沒理會她刻意的刻意恭維,而是饒有興味道:“搬出福家自力更生這個想法的確很有創意,如果再頂著本王未過門媳婦的身份對你來說豈不是更加有利?”

至少在慕容湛看來,但凡有點腦子的,稍稍攀上他這棵大樹,隻有拚命抱住的份兒,哪像眼前這個丫頭,上趕著遞上三千兩銀票,一副迫不及待要跟他擺脫關係的架式,他秦王殿下的行情,什麽時候變得這麽滯銷了?

福笑笑直接甩給他一個我又不是白癡的眼神兒,小聲道:“之前的提親隻不過就是一個交易,如果為了一個交易我就要賠上自己的未來,那簡直太不劃算了。”

“哦?”

慕容湛越聽越有趣,“賠上未來?此言何意?”

福笑笑見他沒有生氣的意思,眼底反而還流露出幾分興味之色,忍不住試探道:“王爺,我要是說了,您可得保證不生我的氣。”

慕容湛點了點頭,“你說!”

福笑笑見他此刻笑得平易近人,沒端半點兒千歲爺的架子,心裏的最後那點提防也被她徹底放下,於是挪了挪屁股下麵的椅子,向慕容湛那邊湊了幾分,“不瞞您

說,如果我一早知道您的身份是個王爺,打死我,我也不會將求助的目標放在您老人家的身上。您也知道,我之所以會以三千兩銀子的報酬找上您,為的是什麽?當然是為了擺脫吳家那個傻兒子。如果您隻是秦州城裏一個普普通通的生意人,我拿錢,您辦事兒,事後好聚好散,互不幹涉咱們倆誰都不麻煩。可現在您的身份是王爺啊,王爺代表啥?代表權利,代表地位,代表天頌王朝的整個皇族,我福笑笑就是再腦殘,也從來都沒想過跟皇室子弟扯上關係,因為一旦跟皇族人牽扯到一起,就代表著各種麻煩也隨之而來。您想,您這一提親,我到底是嫁還是不嫁?我要是不嫁,那就是蔑視皇權,犯下了欺君之罪,搞不好還會因此掉腦袋。可我要是嫁,就憑我福笑笑的身份,別說是沒資格當秦王妃,就是我有資格,將來咱倆在一起過日子的時候要是鬧矛盾,您說咱倆誰讓著誰?讓您讓著我,估計有點不太現實,您上位者的位置坐慣了,肯定由不得我一個小女人在您麵前造次,那麽到頭來就得是我讓著您。若僅僅是夫妻之間那點兒小矛盾,您讓我讓著您,我也不是不能忍,但如果您有朝一日膩歪我了,突然想將小三、小四、小五什麽的抬進府……”

說到這裏,福笑笑頓了一頓,趕緊又開口解釋,“我指的小三、小四、小五,就是您要納進門的三妻四妾,您知道這女人吧,都有點小心眼兒,實話告訴您,我這心眼兒,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小,您要真將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抬進府,見天兒的在我麵前秀恩愛,我要是沒愛上您還能睜隻眼閉隻眼,一旦我要是愛上您,那我肯定不樂意,沒準兒還會仗著自己是正妃的身份把那些小三、小四、小五什麽的給擠兌死。萬一那些小三、小四、小五中有王爺您的真愛,您肯定會在一怒之下把我給掐死。當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