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2章 離去

花家是傳承已久的大家族,習慣使然花家人都保留遵守家規的嚴謹習慣,無論何時花府門前還是府中都是一派肅靜,如同他們固守著作為住宅的古老建築,有著一種曆經滄桑的韻味。

如今這個慣例卻被打破,偌大的宅院裏喧囂鼎沸,無他,這是因為新生兒的降臨,這可是最近百年來,唯一一位繼承花家火係基因的新生兒!

隨著城外戰鬥的族人歸來,花家的熱鬧場景有著越演越烈的趨勢。

眾人紛紛擠到新生兒的嬰兒房裏圍觀,一時間新奇不已,花家雖然最近子嗣不艱難了,但是架不住年青一代都不想結婚啊,那些整天隻知道戰鬥和修煉的漢子們在麵對著父母長輩的逼婚時,紛紛使盡渾身解數來躲避相親,戀愛和約會神馬的,能吃嗎?

於是現在花家還是幾百年難得有新成員啊,忍不住為花家那些為了後代操碎了心的長輩們掬一把同情淚……

嬰兒房裏,小團子吃飽了奶就睡著了,雖然是剛剛出世,但由於在母體裏麵補充了足夠的營養,所以長得白白胖胖的,被她剛剛醒過來的麻麻親了又親,光榮滴獲得了小團子的小名。

看到小團子吮吸著指頭蜷縮起來睡覺覺的畫麵,這群單身了幾十年的漢子們熱烈地討論起來。

“好小啊啊啊,那麽小的一團,會不會一碰就碎了”圍觀一號喃喃道……

“哇!好可愛的小公舉,我感覺到她在對我笑耶”圍觀二號一臉花癡狀。

圍觀三號把臉貼在透明的玻璃上,眼都舍不得眨地看著小小的一團,心都蕩漾了。

圍觀四號頭腦裏麵在狂刷屏,被反複的一行字占據了全部思維“好想把她抱走啊啊啊好想把她抱走啊啊啊”

癡漢們的綠油油的狼光刷刷刷地盯著新出爐的小包子,像x射線一樣上下掃射,惹得小團子的大哥哥花若星和小哥哥花若羽兩個小小少年怒目而視,要不是小團子身上裹了一層小被子,這些猥瑣的漢子們就要把他們的妹妹看光光了!

聽著一群單身汪嗷嗷叫著小公舉,連小包子的小胖手小胖腳都沒有錯過誇獎,大加讚歎,兩個妹控立刻抓狂了,以他們吵到妹妹睡覺為由把他們全趕了出去,他們傲嬌地想,╭(╯^╰)╮哼!妹妹是他們的,想要就自己生一個去!

此時嬰兒房裏麵徹底安靜下來,花若星還好,平時就是一副老成穩重的樣子,但花若羽在妹妹出來之前都是家中最小的,受到上至族長爺爺下至爸爸媽媽叔叔阿姨的疼愛,故而有些跳脫,忍不住好奇地戳戳呼呼大睡的小嬰兒的胖臉頰,當然收獲了大哥的白眼一枚。

然而就在下一刻,剛剛怎麽逗弄也沒動靜的一團包子毫無征兆地哭嚎起來,哭得歇斯裏地,把兩個哥哥哭麻爪了,手忙腳亂的抱著搖晃,嘴裏不停地哼唱剛學的搖籃曲,也沒能讓小包子停下來。

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全身都變得紅通通的,直打嗝,大哥怒瞪著弟弟,肯定是他把妹妹弄疼了才哭的,花若羽愧疚地看著小團子,又改成做鬼臉,希望吧妹妹分散注意力,然而沒有什麽用。

兩個半大少年十八般武藝都用上了,可眼看情況越來越不好了,隻能輕柔地抱著小包子出門找醫生去,看是不是小包子的身體出了什麽問題。

花家獨屬的醫務室中,平時都是府裏最為熱鬧的場所之一,戰士們平時不免有磕磕碰碰的。

然而詭異的是醫務室裏卻隻有一名醫生和幾台醫療機器人,而且他看似是要關醫務室門的樣子。

兩個哥哥抱著妹妹到時,因為著急妹妹的情況,沒心思注意這些細節,闖進了就急急忙忙地叫醫生檢查起來。

醫生遲疑了一會兒,才開始開啟機器掃描,得出的結果是小團子非常健康,仔細查看後皮膚也沒有發現傷口,但是小團子就是哭得停不下來,讓人心疼的都手足無措起來。

哥哥們恨不得把她的難受轉移到自己身上了。花若羽著急的問醫生:“妹妹是怎麽回事?怎麽要她停下來啊!”花若星雖然沒開口,但他臉上皺眉的表情表明了同樣的疑問。

醫生到底從醫多年,麵對著這種情況也沒急,鎮定地頂著兩兄弟凶惡的目光想了一下,腦海裏靈光一閃,莫非是……

他立刻起身,對著兩個哥哥快速地說:“快帶她去她母親那裏,估計她是感應到母親情況危急才哭的,剛剛族長通知所有醫生都去為雲夫人醫治,雲夫人恐怕情況不妙啊!”

據說有些異能者的感應非常敏銳,不但能夠感應出血緣密切的親人情況,更有甚者,還能夠感應到即將發生的大事!!!如果哥哥們沒衝過來的話估計他已經關了醫務室,趕去雲夫人的病房了。

花若星和花若羽的表情一崩,異口同聲地說:“什麽,母親出了什麽事?!”

因為太過震驚,花若星抱著小團子的兩隻手一抖,險些沒抱住妹妹,身為大哥他再早熟,可他也還是個沒經過多少事的孩子,如今母親出了事,他的臉上再也掩不住悲傷和恐懼,問完話也沒等醫生回答,就立刻抱著還在哭的小團子轉身朝著病房的方向跑了出去。

花若羽一臉恍惚,嘴裏喃喃自言自語地說:“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母親之前還醒過來對我笑了……”

生下小團子之後不久母親還醒過來對他和哥哥說要保護好妹妹呢,好好的怎麽就出事了?他不願也不敢聽到噩耗傳來!但身體卻先大腦一步,踉踉蹌蹌地跟在哥哥後麵追著跑,越跑越快,反應過來後更是超過哥哥往病房裏麵衝了過去。

病房門口圍滿了一圈人,大部分是花家的醫生,他們沉鬱的表情和塌下的肩膀都給別人傳達了明確的信息。得知情況的族人不斷趕來,長老們和族長已經早一步到病房裏探望。

花嘉南一直守在妻子的身邊,他清醒過來後得知妻子雖然生產時受了很大的罪,但是她在營養液修複好身體的創傷後,又清醒過來,毫無異樣地跟兩個哥哥和小團子說了會話才睡下,所以他和醫生們都認為妻子應該沒什麽大礙了。他也就守著營養艙等她醒過來。

你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花嘉南從沒這麽深刻體會過這一句話,妻子睡了一天一夜還沒醒來,怎麽也叫不醒,他慌了!

無論怎麽用機器檢查,顯示的結果都沒有異常,他不斷用自己的異能為她梳理身體,令人失望的是竟然也沒有查探出昏睡的原因,就連修為最高深的大長老出手也是一樣的結果。

就在剛剛,探測儀器的警報聲尖銳地響了起來,顯示妻子的生命值已經降到了警戒線!如果再降,就會麵臨著失去生命的危險!

在緊急給她打營養針穩定情況後,花嘉南的父親,也就是族長花意遠果斷下命令讓所有醫生共同會診,想盡辦法為雲夫人救治!

醫生們對之前用儀器檢查沒有得出雲夫人昏迷不醒的原因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現在卻可以查出了她的身體正在麵臨崩潰!!!

她的身體就像一個篩子,生命力不斷地從身體裏麵流失,器官不斷地衰竭,更重要的是,她的身體根本吸收不了任何的營養,有出無進,換句話說,她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他們猜測,雲夫人的基因僅僅為f級,在星際全民普遍最低d級的大環境中,比起常人來說本身就極為脆弱,她能堅持到生出孩子已經讓人驚歎為奇跡了。

花家的特殊情況讓女人生產過程中非常痛苦難熬,但是隻要順利生產,之後躺進營養艙就會恢複大半。

然而雲夫人卻是個意外,以她f級基因生出一個資質優異的孩子的幾率非常低,再加上花若星和花若羽出生時她沒受什麽罪,於是所有人都肯定她這次生產也跟之前一樣,按照兩個哥哥出生時的情況來準備。

生產時發現小團子有火係異能天賦實屬意外,沒有任何準備,這也讓雲夫人的脆弱身體受到了超過她所能承受的最大程度的傷害。

但是雲夫人的意誌堅毅,精神力十分強大,所以一直忍著巨大的痛苦堅持到她清醒過後完成對兩個兒子的囑咐,放下了執念,一放鬆下來,無法恢複的後遺症就出現了。

麵對雲夫人這個徹底損傷根基,千瘡百孔的身體,連基因都開始崩潰了,醫生們束手無策,就算星際時代將科技水平提高到十分先進,也沒有能發明出一種方法來完全治療基因崩潰的病情。醫生們不說,眾人心裏也明白這是已經可以下死亡判定書了。

這時,花家醫術最高的醫生,也是花家五長老的花意北,她是一名四級治愈係異能者,提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或許如果讓雲夫人喝下基因生長藥劑可以遏製住她的身體情況。

基因生長藥劑,顧名思義,是目前星際聯邦中最新推出的一種藥劑,能夠讓人類體內固有的基因在原有的基礎上重新生長,從而達到基因溫和穩固進化的效果!全聯邦中,因為製作材料極其珍貴隻有那麽一份!星際科技水平目前可以修改基因,卻從來不能實現基因進化,可見這種藥劑能讓人多麽瘋狂!!!以花家沒落的家底,根本無法買到或搶到!

而且遠水救不了近火,基因崩潰時間非常短,隻有幾個小時,就算有這份藥劑估計以星際飛船的速度開上幾天送到冰星的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花嘉南癡癡地看著妻子蒼白的睡顏,心痛到無以複加,心中剛剛升起希望的火苗又突然熄滅了,眼裏一片死寂。周圍的人也是一片悲痛,族長花意遠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張了張嘴發現什麽話也說不出口,歎了口氣,轉身帶著眾人離開了病房,留給他和妻子相處的時間。

“砰”的一聲,大門被撞開,衝進來一顆小炮彈似的小胖墩,在床邊刹下了腳步,叫道“媽媽!”

可惜注定沒有人回應,大哥哥花若星緊接著抱著哭得嘶啞的小團子幾乎是快速的飄了進來,緊緊盯著**躺著的人,悲傷溢滿了瞳孔,一向堅強的小男子漢此時眼中水光閃爍,“爸爸,媽媽她……”一說出口就是不成音的哽咽聲詢問。

小胖子就顧不了這麽多了,嚎哭著對爸爸伸手要抱抱,花嘉南眼神空洞地下意識地抱起他,埋首在小胖子的背上,小胖子感覺到後背的衣服濕噠噠一大塊,無言的姿勢早已說明了一切,男兒有淚不輕彈,但生離死別仍然讓人淚流滿麵。仔細一聽就可以聽見在小胖子嚎啕大哭聲中有一個低低的啜泣聲。

花若星僵硬著站立,臉上的淚珠無聲地把小團子的小胖臉都打濕了,小團子沒有在意,也不哭了,隻是一個勁的將小身體往麻麻的方向傾斜,大哥哥隻顧悲痛,幾乎抱不住她了。

幸好他們本來就在床邊,小團子一蹬腿就撲到被子上去,隨即撲棱撲棱地爬到麻麻的臉頰旁邊,有著肉窩窩的小肥爪子吧唧的拍上她的臉,房間裏的幾個人都沒注意到她的小爪子飛快地閃過一抹白色的光芒。

待到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眾人的心底也漸漸冷卻絕望……

“花嘉南,你個混蛋!你還我妹妹!”一道憤怒響亮的聲音打破了花家低迷的氣氛。

……

等小團子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發現她被抱離最愛的麻麻臉頰旁邊了,照顧她的兩個哥哥比較粗心,醒來的小團子胖臉上還留著道道淚痕,又長又翹的睫毛上還可憐兮兮的掛著兩顆小淚珠都忘擦了。

看到妹妹醒過來,抱著她的大哥哥以一種沉重的表情,對著她聲音低沉的說:“妹妹,以後隻剩下我們來照顧你了!”旁邊的小哥哥也是一臉堅定。

之後粑粑表情複雜地接過她,懷裏是一隻軟軟嫩嫩的小團子,有溫度的小身子溫暖了他漸漸冰冷的心,突然他的表情一鬆,隱藏的一絲遷怒完全消失了。

笨拙而小心地用袖子擦了擦她懵懂的小胖臉上的淚珠,用他最溫和的聲音輕柔地低語:“你可是我們最愛的小寶貝啊……”說完就親自抱著她去喝奶了,當然後邊帶著兩隻小尾巴。

小團子餓壞了,剛要哭嘴邊就出現了一個奶瓶,她一邊大口喝奶一邊感應了一下,唔,粑粑麻麻還有哥哥們身邊都沒什麽危險,於是幸福地吃飽就沒心沒肺地睡覺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