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15章 驚人變化

冰雪星,都城,和煦城。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這個龐大的城市似乎悄無聲息地發生了一些變化,這個變化就像一陣颶風,席卷了全城。

其中,以剛回城的人們感觸最深,他們時隔幾個月乍一回城,立刻就發現了這些驚人的變化。

首先,作為常年生活在一個星球都城上的人們來說,就算是一年一次的獸潮攻城也無法讓他們停下悠閑的生活步調和玩樂的開趴聚會,現在科技那麽發達,足不出戶就可以讓所有需要物品送到家裏,所以街道上很少見到人影。

現在,從回城人們坐著的飛梭上空看,人群把一條條寬敞的街道上全都滿滿堵上了,人頭攢動,吵吵嚷嚷的,他們對著這一幕百年難見的奇景目瞪口呆,他們敢發誓,就算是聯邦總統就職儀式也從沒見過這麽大的仗勢。

有好奇的就連忙找個地方下了飛梭,扯住街上一個路過的人就問起了緣由。

原本路人一臉的焦急和激動,被攔住後,他有些不耐煩,便急急解釋到:“一看你就是剛進城的,城裏的內網上有這個消息,你趕緊去查查吧。”話一說完就迫不及待地向著人群移動的方向快速跑去了。

那人才反應過來,對啊,他實在是太驚訝了,倒是忘了連接城裏的內網這一回事,點開光腦,彈出的一則消息立刻就占據了光腦的大半屏幕。

#花家店鋪驚現新型補能藥劑#

新型補能藥劑,一聽就知道是補充能量的,可市場上的補能藥劑又不是沒有,最常見的是用能量石做成的,要不就是直接吸收能量石,所以很少人會燒錢去購買補能藥劑。

可現在這麽多人都在花家店鋪前排了那麽長的隊,發生了什麽他不知道的事了嗎?

那人回城的目的也忘了,想來那個新出的藥劑肯定有吸引人的好處,好奇心大起。忍不住也往人群中擠去,然而當他到達隊尾的時候,發現長隊已經從街頭擺到了街尾……

那人的身後也有人陸陸續續趕來排隊,發現好多跟他一起回城的熟悉麵孔,大家對視一眼卻沒有打招呼,都是老熟人了也知道他們各自的目的,一起默默地等待排到他們購買。【△網.】

一等就等到了天黑,花家店鋪的夥計都忙到了恨不得後腦勺貼上了腳跟,不過他們臉上也是笑的快開了花。

等到那人排到的時候,恰好幸運地買到了最後一瓶藥劑,藥劑標價是一萬信用點,那人財大氣粗,眼眨也不眨的付賬。

賣完最後一瓶,花家店鋪就打烊了,後麵排隊的大部分人也是經常來買的老顧客了,知道店鋪的規矩,隻能在原地等待,明天肯定能一早就買到藥劑,不睡一兩天也不妨礙什麽。

那人一拿到藥劑就打量了起來,巴掌大,標準一瓶的分量,裏麵的藥劑是白色的,看著普普通通的。然後就警惕地立刻收回自己的壓縮包,就當沒看到周圍一群火辣辣的目光一樣幹脆利落地走人。

一回到他的專屬飛梭上,他就迫不及待地打開瓶蓋,撲麵而來的是一股沁人的清香,深呼一口氣,他那原本長途跋涉的疲憊瞬間一掃而空,不免有些期待了,光是聞聞就有如此功效,喝了會怎麽樣呢。

小小喝了一口,入口的變化讓他驚了一下,隻一口就讓他有些耗損的身體力量和精神都充滿了,身體裏麵積年造成的暗傷似乎也有了一些好轉的傾向,最重要的是——太美味啦~\(≧▽≦)/~

簡直停不下來~舌尖上感受到的是爆炸般的清涼香甜,還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草木清香,他仿佛被撞進了一個夢境中,像是冬日的冰雪遇上了暖陽,又像是大夏天裏喝上了一杯涼爽的冰沙,兩種極端的感受忠實地反映在了味蕾和腦海中,讓他忍不住喝了一口又一口,想永遠沉浸在這絕頂的美味中。

就算他小口小口慢慢地喝,也有喝完的時候,隻有那麽一小瓶了,他突然舍不得喝下去了,嗚嗚嗚,再喝就木有了%_%

再喝一口,再喝一口他就蓋上瓶蓋存好等以後回味,可素,可素,臣妾做不到啊,等他把瓶子又傾倒一點,卻發現瓶子裏一滴藥劑也出不來了。

失落地收起空瓶子,這人總算沒有忘記查探藥劑的效果,耗損的能量早早就補上了,暗傷也明顯好轉,這可是連先進的醫療機器也治不好的呀。

他這些年不斷尋找好的藥劑大師,能為他煉製上一瓶療傷聖藥——高級治愈藥劑,隻有達到高級的治愈藥劑,才能徹底治好他的暗傷。

沒想到,高級治愈藥劑沒有得到,如今一瓶明顯是低級的藥劑,療傷效果卻堪比高級治愈藥劑,即使暗傷沒好,但他有預感,要是再來多幾瓶,他身上的暗傷一定會徹底痊愈。

再來多幾瓶……他突然急促地跳起來,火急火燎地下了飛梭,頭也不回地跑回去排隊了。

晚上,他趁著花家店鋪還沒開門,又刷了下內網論壇。

論壇上排在第一位的帖子就是關於新型補能藥劑的,加精加粗,大紅色的字體十分亮瞎眼,這是一個匿名注冊,自稱是傭兵的自述和爆料:

“信不信由你們,反正我是信了,因為發生的全是真人真事,而且是本人的親身經曆。

我所在的傭兵團那天接了個任務,要去魔獸森林獲取二階石蜘蛛的毒囊,眾所周知魔獸森林號稱是九死一生,出了名的有進無出,為了多獲得一些保命的依仗,我就跟夥伴們上街買藥劑和防護用具。

掃蕩到花家店鋪時,我們發現這個一向隻賣防護用具的店鋪竟然上架了一種新型藥劑,好奇之下就問了夥計,夥計很誇張地跟我們述說了這種藥劑的功效,我跟夥伴們一聽就覺得是糊弄人的。

可藥劑的售價隻有一萬信用點啊,大家都知道一瓶低級藥劑通常都是五萬信用點以上的,一萬信用點對比之下就很低了,本人實力比較低,又有點積蓄,就入手了三瓶試試看,如果效果不好也認了,畢竟價格那麽低,一分錢一分貨。

結果等我們進到魔獸森林深處的時候,大家一定想不到我們遇上了什麽,三階寒甲蟒!

當時我們真的是快全軍覆沒了,什麽都扔到寒甲蟒上,可是它的防禦太厚,所有手段都用上,竟然傷不到它分毫,我都要絕望到準備自爆,免得落到寒甲蟒肚子裏麵。

那時候身上隻剩下三瓶新型補能藥劑,死馬當活馬醫,我當時就灌了一瓶到肚子裏去,做夢也沒想到,我身上的異能瞬間全恢複了,全身又充滿了力量,不知從哪裏又有了膽氣跟寒甲蟒對上了。

戰鬥過程中仿佛有源源不斷的能量補充,以我二級異能者的實力幾分鍾內竟然沒有落敗,我找準了一個時機就立刻帶著夥伴們逃了。

接下來的幾天,最後的兩瓶新型藥劑竟然讓我們成功逃過了三階甚至是四階魔獸的追殺,魔獸們聞到藥劑的味道,就被吸引了注意力,把我們這些目標放棄了。

最後我們還順利取得了二階石蜘蛛的毒囊,完成了目標,最讓我興奮的是,我他媽還晉級了,剛升級成為二級異能者不到一年,又在補能藥劑的幫助下升到三級,現在我特別驕傲當初入手了三瓶藥劑。

這不,我一回城立刻就趕到花家店鋪,把所有藥劑都買下,果然,沒過一天喝過藥劑的人就把花家店鋪給圍起來了,嘿嘿,幸虧我機靈。”

那人看了下帖子發表的時間,是一個月前,也就是一個月的時間裏,新型補能藥劑就聲名大噪起來,再看看他不斷提示的私信通知,大多數人給他通訊的時候都是第一句就問,你買了藥劑了嗎。

也難怪,如此神奇的藥劑,怎能不讓人瘋狂呢。

當然,作為親手製作出成品藥劑的花家更是起了翻天覆地的驚人變化。

花溪是花家旁支血脈,沒有繼承到火係異能,但幸運地覺醒了另外的木係異能,他的父親是花家在和煦城中一個店鋪的店長,再加上平時他刻苦修煉勤做任務,獲得了不少的功績點。

由於他等級較低,隻有異能二級,所以功績點沒有兌換多少資源。

到後來他無數次如此地慶幸自己沒有馬上就著急兌換了其他東西,一聽說新開的藥堂中可以兌換低級藥劑配方,他和父親就毫不猶豫地動用了手上所有的功績點,他們還動員了關係,東拚西湊的,終於換到了藥劑配方和一個贈送的小爐子。

可惜族長和製作配方的人早有先見之明,為了防止配方泄露,用了特殊手段將方法刻印在魔獸皮上,隻要第一個人讀完之後立即報廢,內容被錄到那個人的腦袋裏,讓他記得起來卻無法表述出來。

這就意味著,花溪學到了方法後不能記下來給別人煉製。

花溪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廢寢忘食地琢磨著煉製藥劑,不到三天,他就成功地煉製出了成品,不到一個月,他就煉製出符合標準品質的藥劑。花家其他人就沒有這驚人的天賦,到現在也隻是煉出幾瓶而已,成功率極低。

由於藥劑天賦高,花溪後來還被招到藥堂,當然,那是後話了。現在他興奮不已,原來煉製藥劑那麽有趣啊。也因此,他原本因為刻苦修煉,修為提高速度已經算是快的了,現在有了補能藥劑,就像坐了火箭一樣,速度起碼提升了三倍。

自從補能藥劑火爆大賣之後,花家店鋪簡直要被踏破了,花溪父親現在天天直接住店裏,怕有人搶劫,店鋪裏都派了高手坐鎮。不是沒有人提過要加價,但花意遠覺得遲早有人會發覺藥劑是如同雜草一樣的雪草,就算是標價一萬信用點也是非常暴利了。

而對於花家內部來說,即使人手好幾瓶,但補能藥劑也是很搶手的,誰家沒有個親朋好友哇,花家兌換補能藥劑要求非常低,十個功績點就可以換到一瓶藥劑。

隨著時間的流逝,花家推出了新型補能藥劑的消息慢慢蔓延到了和煦城之外,更何況在星網上屁大點事都可以傳到幾個星球之外去,別說藥劑怎麽大的消息,一天不到整個冰雪星都知道了。

所有大大小小勢力坐不住了,不停打聽藥劑的事,這些還沒什麽,讓花家上下非常關注的,就是一向對爭權奪利置身事外的星寶拍賣閣派人來拜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