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35章 從天而降

花嘉南下定決心,就開始不斷地用光腦聯係下級士官們,他準備開個會討論該如何選擇被送上救生艙的人,三兄妹是肯定可以上去的,他們不僅是全飛船唯三的三個未成年孩子,從此次大戰可以看得出,他們還有無限的未來!

胖團子聽到了爸爸打通訊的聲音,耳朵撲棱撲棱地動了動,她在**滾了幾滾,覺得還睡不夠,但是小肚子餓了,滾了之後更加餓,於是她坐了起來,小胖爪子揉了揉沒徹底睜開的眼睛,然後對著爸爸的方向伸開雙手,表示要抱抱。

花爸爸一邊讓光腦投放光幕出來通訊,一邊伺候著胖團子刷牙洗臉吃早餐,讓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一眾下屬內心不停地尖叫,好,萌,吖!

光幕裏麵吵吵嚷嚷的聲音戛然而止,一時間安靜如雞,花爸爸回頭一看,原來他們正在猥瑣地旁觀,正要給閨女換上小衣服的動作停了下來,花爸爸黑臉,真是失策,自己竟然差點讓這群牲口們把他的寶貝閨女看光光了,二話不說把通訊給切斷了。

有機會一定要把他們揍得連他親人來了也認不出!

胖團子扭頭一看,兩個哥哥正在一邊的小**睡得正香,然後她也沒鬧騰,好久沒有跟哥哥和爸爸一起睡覺覺~(≧▽≦)/~啦啦啦,o(≧v≦)o~~好棒

可素,任由爸爸把她的小裙子弄得皺巴巴的,胖團子歪著頭看著爸爸的臉,“爸爸,你怎麽不高興了(⊙_⊙)?”

花爸爸好半天才穿好了小裙子,每次給胖團子穿衣服都是一項難度高的活兒,他總是一不小心就把布料扯爛,花爸爸每次都得背著閨女重新買一件一模一樣的,唉,男人做這個真是要了命了,比讓他打一千頭魔獸還累。

聽到貼心小棉襖閨女的問話,花爸爸舍不得地抱起她軟軟的小身子,對著她說:“待會爸爸送你們上救生艙,爸爸可能暫時要跟你們分開了,不過哥哥會保護你的。”好舍不得呀腫麽辦,要是他們失散了,沒有人照顧,胖團子會不會要餓死啊?

兩個不超過十歲的孩子可以共同乘坐一艘救生艙,花若羽和胖團子一起,但這倆個不省心啊,萬一他們被拐跑了怎麽辦,花爸爸埋在胖團子的肉肉的頸窩邊,臉上淚汪汪的。

胖團子聽不懂,蒙圈地問:“爸爸,為什麽我們不能在一起呀(⊙_⊙)?”在她的認識中,他們一家人一直就是一起的吖,分開了就吃不到爸爸和哥哥的美食了~~~

花爸爸不想欺騙她,“因為飛船要自我毀滅了,我們要逃出去,你放心,爸爸一定會回來找你們的。”

“飛船要自毀?!”兩道二重奏突然響起,原來是花若星和花若羽都醒了,他們掩不住詫異地連連詢問發生了什麽事,讓飛船給自毀了,飛船要是毀了,他們是活不了多久的。

花爸爸二話不說把這些天自己關於飛船自毀,他們要乘坐救生艙逃生的過程給他們好好消化,兩隻小的眉毛越來越皺起來。十幾分鍾過後,花爸爸不管他們知道了多少,就說起了要把他們塞進救生艙中漂流求生的事情。

聽完後,花若星卻久久不見放鬆一點,他在接過飛船主腦權限時早就清楚飛船的配置了,救生艙嚴重不足啊,這意味著什麽不言而喻。

花若羽完全不了解情況,上了救生艙很好啊,有很大可能不會死去,他們在艙裏沉眠保持最低生機,碰到合適的星球的時候會有自動程序讓他們醒過來,但為什麽哥哥更加嚴肅了?!“”

花爸爸看到一向聰穎的長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放心地走出小房間,接下來,他跟下屬士官們都要好好討論怎麽選出最適合的人上救生艙。

就在花爸爸就要離開的時候,花若星叫住了他,這個半大少年臉上浮現出一副智珠在握的自信光彩,開始他一知道飛船激將自毀,就有些六神無主,然後下意識翻過腦袋中的記憶,好像,貌似,他有辦法了!

在混元珠解封的傳承裏麵有浩瀚的修真知識海洋,用直接在腦海中刻印的方式幫助強行記憶,但隻有真正理解吃透這些記憶才轉換為有用的東西,他剛剛查找了好久,才在混元珠深處一個角落裏發現一個古老的玉簡,這個玉簡好像是他的便宜師傅自己的手劄,裏麵記錄了天生空間靈體者的一些天賦。

那就是,空間靈體者修煉的是空間力量,體內也充斥著空間能量,空間能量如果濃鬱到一定程度,有一定幾率可以在周圍的空間中成為空間的主宰!

花若星這時候看到這些記錄,心底忍不住升起一個念頭,或許,他找到使全飛船的人獲救的正確打開方式了。

花爸爸也知道大兒砸獲得了傳承,工作之餘有點驕傲和頭疼,他的孩子都如此優秀獲得傳承,但缺點的他都快鎮壓不住三隻小怪獸了,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看到花若星不慌不忙的表情,他就知道,花若星肯定是在傳承中找到解決辦法了。

“有辦法了?”花若星非常肯定地點了點頭。

花爸爸追問:“什麽辦法?”

花若星笑笑不說話,就走到外麵去了,後麵兩個小尾巴自動黏了上去,花爸爸看他是要開始直接行動,也跟了上去。

一行人一直走到飛船之前被破開,後來被花若羽修補得很是醜陋的飛船壁上,花若星走到船壁前坐下來,做出五心向天的修煉姿勢,後麵跟來的一大二小對這個姿勢十分熟悉,因為花若星獲得傳承後經常在家裏隻要一閑下來就擺這個姿勢,美其名曰:修煉。

花爸爸想問又問不出口,因為花若星已經進入了入定的狀態,不好去打擾,隻好在一邊也坐下來,打開光腦,發現光幕裏麵早就吵炸天了,他的私信裏麵出現無數條詢問,大多是還想再看看胖團子的請求,隻有一小部分是會議室就差他本人沒有到齊了。當他看到後一種信息時,就直接在群裏通知,暫時不開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