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37章 不可思議的黑影

能量風暴的範圍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漸漸變大,很快就到了飛船壁的邊緣,這時候,飛船主腦的冰冷機械音響起在所有人的耳邊,“剩餘時間還有5小時,開始倒計時,4小時59分59秒,4小時59分58秒……”

胡飛和杜樂等士官們不由著急地喊:“老大,沒時間了,我們快行動吧。”剛剛老大修煉的時候他們不好打擾,但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再不開始安排救生艙,恐怕就來不及了。

花嘉南看看了時間,竟然已經過了一天,沒有立刻回答他們的催促,而是轉頭看著花若星,他相信一向穩重縝密的大兒子,既然他說有辦法讓他們所有人都能存活下來,那麽這個辦法就一定是可行的!

知道內情的士官們著急地火上眉毛了,可看到上司遲遲不下命令,不由催促了一遍,花嘉南對他們隻是一臉的篤定,看著花若星沉聲說:“等。”

等?!

有的人一看到花嘉南直直盯著花若星的方向,腦袋上的燈泡一亮,原來如此,是那個創造奇跡的花家大小子嗎,很多人跟著花嘉南上機甲戰鬥,對戰友們誇得神乎其神的技法覺得過於誇張。

不過就是躲避了幾次攻擊,但也不能仗著能力卓越就冒險讓飛船上所有人一起承擔萬一不能開救生艙的風險啊。這些人礙著麵子,心裏其實有點輕視花若星這小子的。

也有的人性子急,特別不想被耽誤時間,不喜歡非要拖到最後才開始準備,希望準備行動越早越好,可沒有花嘉南的指令,主腦根本不讓他們靠近救生艙所在地方。

現在並不著急,一個小時的時間基本是可以彈出所有救生艙投放到宇宙虛空中,所以倒計時這些時間限製,暫時沒有什麽大問題。花嘉南看著這越來越大,越來越強的能量風暴,若有所思。這就是花若星所說的完美的辦法嗎?

哢嚓一聲,圍繞著花若星的能量風暴已經擴張到了飛船壁上,飛船壁本來就相對於比它更高級的民航或者軍隊座駕來說,是比較脆弱的,這不,更別說經過修補以後的飛船壁,根本不是一合之敵,僅僅接觸三十秒時間,飛船壁已經開拓出一個比修補前的更大的洞口,一有了缺口,能量風暴立刻就隨著缺口衝了出去。

“砰!”這是飛船被破開瞬間發出的聲音,以及還有飛船裏麵的氣流猛然湧出去形成獵獵的聲響。

能量風暴無色無味,看不見摸不著,但所有人都能清晰地感應到,原本要向他們靠過來的濃鬱的暴虐能量朝著破開的洞口離開了,越來越遠,好像有什麽在吸引著這些能量似的。

緊張的氣氛隨之一緩,大家才有空打量著無力倒在地麵上的花若星,無他,因為此時的花若星太引人注目了,隻見他有進氣沒出氣的虛弱模樣,嚇得花爸爸連忙通過主腦讓人把治療艙給抬過來,更讓人驚掉下巴的是,花若星他身上的波動清晰地告訴眾人——原本他身上擁有的武者修為全!都!消!散!了!

為了弄出這種能量風暴,把自己身上的潛力耗盡,以全身修為為基,凝結出一種遠超自身修為的能量風暴,花若星到底在圖些什麽呢(⊙o⊙)?這可是每一個聯邦人都不能做到的,因為修為就是生存的根本,貢獻出自己的潛力和修為,完全是損己又損人的蠢事啊。

況且看向一直往破開的洞口那裏,能量風暴一直向上逸散,誰也猜不出花若星有什麽意圖,他們內部早已傳遍了,花老大暫時放棄了救生艙計劃,看今天花老大這架勢,妥妥的相信自己兒子提出的解決辦法,老大什麽時候這麽感性了?

到了這個地步,飛船上幾乎所有人都已經集中到了這個狹窄的地方,等待花老大給他們安排的結果,與之相處了多年的他們非常相信花老大,並且所有人一致得出結論,飛船上所有人的未來,誰都可以看出,已經全掌握在花若星這個十幾歲的小小少年稚嫩的肩膀上!

經過飛船與戰艦兩方實力不對等的大戰後,飛船眾人早已將花若星當成花嘉南的優秀繼承人看待了,對他的妖孽能力也是各種信服,他們在等待,等待那個讓他們心服口服喊少主的少年,這一次,他還能夠創造奇跡嗎?

為了這個逐漸成長起來的強大少主,他們願意同生共死!

花若星被緊張他的爸爸小心地放在治療艙,他很想說自己沒有事,但自己實在是動彈不得,說不出話,沒辦法表達出來,也隻能乖乖地任由擺布,一邊吸收身體周邊的營養液一邊看向飛船破口的方向。

要說心中忐忑不是沒有的,花若星在心中詳細地推演過,理論上是具有可行性,但實際操作來說,他不確定會不會達到預期的效果。

也許是老天爺開眼,不一會兒,他精心策劃,並且不惜耗損自己的根基也要完成的非常行動很是順利,瞧,成果正以讓人欣喜若狂的姿態悍然登場!

同時,站在離飛船上的大洞最近的一位士兵非常眼尖的看到飛船外有一道黑影閃過,他不禁擦了擦眼睛,是不是自己眼花出現了錯覺,沒想到,再次凝聚目力定睛一看,看清楚黑影的形狀之後立馬腿軟地癱在地上。

他失聲叫道:“那,那是什麽?!”

“來了!!!”花若星眼睛亮亮的,連抬手都提不起一絲力氣也說不出一句話,但他在心裏比了個大大的v字,非常興奮。

花爸爸抬頭看向那個越來越近的黑影,心中一凜,飛船可承受不起任何的攻擊了,隻要再來一下,他相信絕對會像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的駱駝一樣,飛船會瞬間解體,他們也會隨之暴露在宇宙虛空之中。

不過在他不經意之間低頭看向躺著治療艙中明顯是笑彎了眼的長子,忽然像是明白了什麽似的,不可思議地再次抬頭看向虛空之中,此時,黑影全然露出了清晰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