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49章 邂逅

,!

這可不是好事是什麽,自從軍隊接管煙市後,他們這些商人作為直接利益者可是感受到了不少便利,那天他們最後走的時候被迫簽了一份協議,內容是一切物資交易全程由軍隊接管,交易價格隨軍區情況決定。

那位防務總長並沒有煙心地壓榨他們,讓他們交上攤位費和高抽成,隻是讓士兵們駐守改名之後的白市,他們原來的交易不變,不過他們賣出物資和食物的價格不能加價,必須要在大眾人能接受的水平,這無疑是觸動了商人們的利益,但同時軍隊承諾以後回力藥劑、護罩藥劑以及之後的新藥劑的代理權都交給他們,暗示還會以更低的價格賣給他們。

這可賺大發了,隨便轉手賣出去一瓶藥劑都是五萬以上信用點,他們競拍的成本最高也不過一兩萬,還是賺了不少,更不用說以後從這裏買進的價格更低,一進一出的,其中的利潤都抵得上來這裏賣物資一個月的收入了,所以軍隊那邊要求他們統一低價賣物資和食物,他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總體來說其實還是他們賺了的。

看來,如今的防務總長真是個親民的,軍區的人有福了啊。

這邊,剛好給自己放了一個假的花嘉南突發奇想,帶著三個孩子出來走一走,一點也不知道剛剛有人在想他們。身邊有胡飛和親衛跟著,至於杜副官,則是苦兮兮的在辦公室文件堆裏忙活著呢。

一直以來他們對這個星球的貧窮落後和混亂無序有過了解,但他們這些天的見聞不過是冰山一角,直到現在親身出了駐地之外,才讓他們更直觀地體會到,什麽叫做世道艱難。

駐地裏麵都是軍人,之前的軍人隻是頹唐,還算是衣食無憂的,而到了外麵則是亂象叢生了。駐地裏麵的飛艇和其他交通工具平時都沒有人用,不僅因為沒有什麽大事,還是因為能量石不夠,偶然接待貴賓還能撐住,而將它們作為代步工具,消耗老大了。所以現在他們一行人是徒步出行的。

駐地離最近的聚集地不遠,星球上除了打架爭鬥都沒什麽大危險,所以人們自發形成的聚集地沒有城牆,也沒有政府任命的官員管理,隻能成為聚集地而不能叫做市,可這個聚集地因為離駐地最近,也是星球上最大的聚集地,很多士兵和軍官都喜歡休假的時候來這裏放鬆放鬆,所以這裏的人們把它叫做a市。

出了駐地滿眼都是荒涼,寸草不生,黃沙遍地,也不見半個人影,風沙也大,一腳踩上去就是一腳深一腳淺的。a市果然很近,花嘉南為了遷就幾個孩子的小短腿故意走慢些,即使是這樣用了半個小時就到了。

到了a市,看到的隻有插在地上的生鏽彎曲的金屬網,金屬網不高,普通人都可以輕鬆越過去,在網的中間留了片空地,看來就是所謂的大門了。花爸爸心疼閨女的腳走路太久會疼,抱著她帶著一行人沒有絲毫阻攔就走了進去。

站在大街上,空無一人,但街道兩旁的角落裏都是一雙雙窺探的視線,一行人一踏上街道就驚住了,他們腳下的算是街道吧?腳下依然是黃沙,到處都是一片黃蒙蒙的,周圍都是隨意拚湊起來的小箱子,轉身都困難,這就是當地的房子了,裏麵人擠人的,有躺有站,懶洋洋的一點也不動彈。

一行人繼續往前走,越走越心涼,越往裏人越多,是不是有垃圾堆在路上堵著,人群在垃圾堆裏一直愛翻找不停,這些人身上都散發出又酸又臭味道,穿的衣服好像常年沒洗一樣髒的成了灰煙色,隨著走動時不時有些煙色物質掉下來。一行人都有些不忍目睹,眉頭緊蹙,如果不是親眼目睹,根本無法想象還有貧窮到無法言表的地方。

由熟悉本地的士兵帶路,他們一路走到了中央大街,這裏算是星球最繁華的地方了,雖然號稱是大街,但這裏也跟之前走過的路沒有任何區別,唯一不同的是,兩旁的建築終於是標準的聯邦式住房了,僅僅隻有四間,一間隻擺三個桌子的酒吧,一間堆滿了皺巴巴髒兮兮衣服的賣衣店,一間全是生鏽腐朽金屬器具的製器店,一家看得出發黃渾濁水質的賣水店,就再沒有其他了。

如今酒吧已經改成了軍隊駐紮的白市,明麵上的三個桌子和幾小瓶劣質摻水的酒水都被撤了,不斷有人流湧到白市裏麵的地下交易場去,出來的每個人都捂著包好的營養劑行色匆匆地往外趕,饑餓得發黃的臉上全是喜悅。

帶他們來的士兵看著眼前這些瘦的隻剩下皮包骨的人形骷髏變得的有生氣的臉,高興地哭著說不出話來,哽咽地說:“有救了,有救了……”他轉身對花嘉南一行人真誠地深深彎下了腰,“謝謝長官!!!”心中充滿了無法說出的感激,花中尉他們算是低價白送給了他們營養劑,有了營養劑,就不會再有時時刻刻都有人被餓死,甚至的殘忍吃人肉的情況了!

花嘉南嚴肅沉聲說:“這是我們應該的。”然後就抱著胖團子轉身就走,後麵看到這些場景後,很是悶悶不樂的眾人連忙跟上。

一行人再也沒有興致再看下去,直接打道回駐地,所有人一路無言,腦海中還不斷回放剛剛所見所聞,一點也提不起興致再玩鬧了,生在冰雪星長在冰雪星的士兵們也大大開闊了眼界,長大成熟了不少,真正的開始思考他們身為軍人的責任。

一直到在駐地大門前各自清點人數才發現了一件事,花若羽不見了!人呢?花嘉南抱著臉上有兩團嬰兒肥肉肉的胖團子,也是回頭看看,結果後麵跟著的隻剩下一條小尾巴,原本更小隻的小尾巴已經不見了,花若星也是心中好懊惱,他剛剛也是心情恍惚,根本沒注意周圍的人有什麽狀況。

花嘉南問眾人有沒有記得花若羽走丟時的情況,眾人都說沒有發現,最後注意到他的時候他們走到中央大街前,因為他總是因為看到那些悲苦的貧民腳步變慢,漸漸落在了他們的後麵,胡飛也提醒過他要快點跟上來,但還是慢了好多。

誰也不知道他的情況是怎麽樣,這個星球上都聽說過因為饑餓還出現過吃人肉的凶殘情況,或者遇到人販子被賣出去,那可是哪裏都找不到地方哭去,不用花嘉南下令,所有人立刻返回去a市尋找,就是駐地裏麵剩下的全部一千多親兵也出動了,迅速地挨家挨箱的去查,地毯式搜索,一寸也不放過!

且不說抓狂的花爸爸這邊將a市鬧得怎樣天翻地覆,花若羽一點也不像大家所擔心的被人擄走的淒慘遭遇,看到這些悲慘生活,一時由於心靈震動,他仿佛覺得心中有什麽東西要呼之欲出,但他凝神細心感受那種異動,卻什麽感覺就沒有了,他搖搖頭,或許,要等待合適的時機才能出現吧。然後他理所當然地掉隊了,花若羽卻一點也不擔心,因為自己有異能不會有什麽危險,遲早會找到爸爸他們的。

於是他更加慢了,一邊走一邊同時自己進入修煉狀態,企圖讓自己捕捉到剛才的那種感覺,這下子更是慢的成了一種境界,一步三晃悠。

眼角掃過一道白光,花若羽突然從他所熟悉的空氣中得出一種強大無比又充滿了浩瀚深遠的氣息,故而他被吸引地扭頭看去,隻見到了一個身穿白袍的背影,然而就是這個驚鴻一瞥的背影,立刻花若羽全身一震,趕忙追了上去,全然忘了剛剛要跟上隊的想法。

那個白影在前麵一步一步慢慢走,看似很散漫地四處閑逛,實則一步跨出之後人已經到了幾百米之外,讓後麵的花若羽時刻全力運起風係異能才能不失去對方的蹤跡,要是花若星在這裏的話一定會驚呼,這可是修真手法中的縮地成寸神通!

因為花若羽全心全意都放在追趕前麵的白影上,一點也沒注意他們兩個一跑一追,實際上卻是沿著越來越偏僻的方向不斷深入,等到白影停下來之後,差點要虛脫倒下的花若羽拄著腿彎著腰不停地喘氣,才發現他早就被對方發現他在跟蹤了。

“你是誰?!”花若羽仍然沒有放下盯著那個背影的視線,執著地要一個答案。

兩個人相隔不過一百米,那個白影依舊沒有轉過頭,花若羽卻能清楚地看到對方的裝扮,廣袖長袍,下麵是裙擺迤邐,雲紋腰帶,青絲垂腰,鬆鬆挽了個飛天髻,斜插上一支晶瑩輝耀的步搖發釵,在這狂風刮過的灰蒙天空下,那搖曳出令人驚心動魄弧度的如蓮裙擺,還有如同波浪起伏的被吹動的長發,即使是一個背影,也能讓所有看到的人驚覺那麽靈動恬靜,隨後深深將其刻在心上。

這很明顯分明就是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姐姐!看著背影就可知她不會超過十八歲!

花若羽看不懂這個女人身上那麽奇怪的服飾,他不知道這是充滿了古意和仙氣,但他很想看清楚這個女人到底長什麽樣子,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姐姐是為他而來的!他們兩個之間,有著不可斷開的羈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