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47章 大舅子

,更新快,,免費讀!

花嘉南他們一踏進雲來星後,星網信號就恢複了,真是久違啊,好多兵哥哥們熱淚盈眶,嗚嗚嗚,長期沒有上網,感覺跟聯邦已經脫節了呀,終於連上它了真是可喜可賀。

如果在到達一個新星球的時候想打聽消息,結識三教九流哪兒都有朋友的胡飛表示很鎮定,他熟門熟路的帶著身後一幫人找到最近的的黑市,然後來到了專門售賣消息的地方,隻要把信用點交足,保證連今天聯邦總統的內褲是什麽顏色都能打聽得出來。

這是黑市裏麵很不起眼的一家小屋子,裏麵隻有一個穿著製服的侍者坐著,這個就是接頭人,胡飛扮作一群人的領隊,他壓低聲音跟接頭人打聽,“我要睡美人雲亦雙包括雲家的所有消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本來隻要打聽老大媳婦的情況就好,他就自作主張加多了雲家,畢竟他們想要帶走老大媳婦,必須得經過雲家的同意。

接頭人表情沒有什麽變動,作為販賣消息的人第一個要做到的就是要對客戶的要求不要表現出好奇心,沒過一分鍾他就報出了一句話,“睡美人加上雲家,十萬信用點。”

不要說後麵的人會有什麽反應,胡飛都快跳起來掀桌了,他很努力很努力的維持臉上的表情不破裂,把即將要說出口的質問“什麽”艱難的吞下去,他怎麽不去搶,黑心商啊!在聯邦一個家庭一年消費都不夠一萬,十萬可是一筆很大的費用啊,他們的一年工資也不過幾萬,隻是一個信息而已就獅子大開口,把他們當冤大頭嗎。

接頭人看出了胡飛隱藏的情緒,眼皮都不帶抬的,就伸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沒等他說什麽,一隻手從後麵定住他的肩膀,然後一個聲音就插了進來,“我們同意,開始交易吧。”是老大!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很快一個文件就發到了花嘉南的光腦中,花嘉南大概瀏覽了一下看是真的,點了下頭,然後什麽也沒說就帶人走了出去,身後的接頭人又恢複了麵無表情的放空狀態,直到他們離開黑市回到暫時居住的酒店,胡飛就按耐不住,嚷嚷著什麽太虧了,冰雪星的黑市要價都隻要一萬,一個人的消息就這麽貴,要不是杜樂等人攔住他,他差點就要砸上門去。

花嘉南把信息全都發給了他們,“剛剛的要價是很合理的,這麽貴的原因就是因為雲家,你們看看吧。”

納尼?!

胡飛掙紮著的動作瞬間被按下了停止鍵,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開光腦瀏覽傳過來的信息,果然雲家的消息要比雲亦雙的消息要多得多,花嘉南同時又接上一句話,“不過胡飛的選擇是對的,我的確需要雲家的消息,所以花這些錢不冤枉。”

要不是他說了後麵這一句話,胡飛差點就要在角落裏種蘑菇畫圈圈了,他經常被杜樂當成苦工處理文件,自然知道,他們所有人身上的信用點不多了,除了按時發放的工資,他們額外的來源又沒有,有時真是捉襟見肘的,特別是他們又要去開荒,多少信用點都是不夠的。

十萬信用點一下子就把他們的積蓄敗光大半,其實花嘉南也艇肉痛的,不過,得到這麽詳細的消息已經很值得了,大不了他把壓縮包裏珍藏的小團子給他的藥劑拿出去賣了。

雲家是聯邦近百年來新崛起的富豪,雲來星就是在雲家幾代家主的努力下漸漸揚名的,現任的雲家家主叫做雲亦溪,雲亦雙是他唯一嫡親的妹妹,而且雲亦溪的父母因為在幾十年前星際旅行途中遇難,所以雲家直係如今隻剩下兄妹倆,可以說,雲亦雙是她哥哥一手帶大的。

花嘉南想起五年前大舅子跟他打的一架,如今想要見到媳婦,必須得要過大舅子這一關了。

消息上麵說,雲亦雙自從神秘嫁出去之後,自從五年前被接回來之後就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因為基因崩潰,連醫療艙都無法治療,隻能冰封維持生機,雲家幾年來一直想要籌集資金購買基因生長藥劑,可惜聯邦目前還沒有第二支基因生長藥劑出世,第一支已經被聯邦第一家族宋家給拍走了。

就在三天前,雲亦雙的基因崩潰開始加重,速度大大加快,冰封已經不能維持了,雲亦溪當天就出發到首都星重金請來了藥劑大師袁老,可惜袁老在昨天看過雲亦雙的身體情況之後,也告之無能為力,並且斷定她最多隻能活一個月了!

看到這裏時,花嘉南的臉色就慘白起來,要是他們再晚一些到,是不是就再也見不到她了,他立刻蹲下來對安靜吃東西的小團子問:“你確定丹藥真的能救你媽媽嗎?”

小妞妞眨巴眨巴大眼睛,“隻要媽媽沒有咽氣,窩手裏的小還丹就能救活噠!”她早就感應到麻麻危在旦夕,早早就煉製好了能生死人肉白骨的小還丹,就連元嬰期的大能隻剩一口氣也能活過來,所以她不擔心。

“那咱們就去你媽媽那,把她救過來!”說完就抱著她大步流星的走出去,花若星花若羽和其他人緊隨其後,雲家大宅所在的方向在得到的消息裏麵也早就標好了,距離這裏很近,坐飛行器幾個小時就到!

雲家,雲亦溪在一個滿是寒氣的冰屋裏麵呆呆的麵對著一個大冰塊,心裏很是難過,這些年來回奔波,費盡心力卻還是無法把妹妹從生死線上救回來,眼睜睜的看著她的生機一點一點消失,他整晚整晚都無法閉眼。

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同意讓她嫁到冰雪星的那個花家男人,即使讓她傷心欲絕也沒有什麽比她的生命更重要了。

管家敲了敲門,在門外說:“家主,大宅之外有一夥人闖入,領頭的人要見你,說他是花嘉南!”

雲亦溪豁然轉身,一字一頓的重複三個字:“花,嘉,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