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74章 大佬

外麵黑漆漆一片,這時候時間顯示是晚上,更是伸手不見五指,視力不夠敏銳的都很難防備暗中的小魔獸攻擊,小若雲心血**才出來的,一點都沒有準備好外出的各種設備,比如,咕咕鳥羽毛做的夜行羽毛燈。

不過這點小難題一點也沒有讓她煩惱到,灰常滿意的拍著身下小白的軟軟的毛毛,終於能有一天派上用場了,不然她整天用的那些喂養小白的火靈力就要浪費了,哼,她才不要吃白飯的呢!

小白淚汪汪的,嗚嗚嗚,主人求不拋棄,人家真的很有用噠,能陪玩陪吃陪睡還能讓主人免去走路的辛苦,人家隻不過因為受傷閉了一次關出來,主人就怎麽忘了偶了,難道是被哪個小妖精給夠了魂?哼哼,主人是它噠!

小白本來就是火焰魔獸,它的身體由火焰構成,隻要它想,自身能夠發出的白芒就能將方圓十裏照的非常明亮,用盡自己所能將自己的光芒照到最遠,小白有點放心的呼了口氣,這下主人肯定會認可它的厲害之處,快誇我,快誇我呀!

小白微微仰頭,準備等主人出聲讚揚的時候對著她蹭蹭撒嬌,可是它的頭仰得都酸了,卻不見主人有任何的動作,咦,怎麽了?(⊙_⊙)?

迎來的是一個拍在背上響亮的巴掌。

“笨蛋,你照這麽亮是想要獸獸們都不敢過來了啦!”小若雲揪住它的毛毛,害得她想要捕獵的打算都落空了。

體型龐大的的白火魔獸有些委委屈屈的低下了頭,焉嗒嗒的,口中嗚咽著一些人類聽不懂的獸語,然後身上的白色光芒立刻就暗了不少,最後穩定下來之後剛好隻能夠照亮他們兩個,再遠一些的就看不見了。

小若雲當然不會看不見遠處的場景,在她沒有渡雷劫之前在他眼裏黑夜跟白天沒有什麽區別了,渡劫之後更是耳清目明,所以這麽暗的燈光一點也不在意,反而肯定了這個終於識時務的小白,讓後者的精神變得重新充滿了活力。

於是,小白乖乖的馱著主人往著遠離營地的方向行走著,不敢放開步子,萬一主人被它甩到地上就慘了,所以一人一獸就這麽晃悠悠的行進著,不像是要趕路的反而更像是來旅遊的,讓很多傻傻辨不清的黑暗生物源源不斷的進行攻擊,嘿嘿,口糧送上門來了,怎麽著也得要下一塊肉才行。

事實證明,在絕對的力量麵前,一切都是浮雲,誰吃誰還不一定呢,最後很多黑暗生物都被扔進了某隻小妞的百寶壓縮包中成為屯糧中的一部分,小若雲擦著口水,回想起某一天美人媽媽將士兵們捕獵的小型魔獸買回來然後整治了一桌子菜,當然很大部分又是都被她和花爸爸給凶殘的消滅掉了,然後她就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個世界上沒有吃不了的魔獸,有時候外表醜醜的魔獸其實肉肉真的好好吃!

小白在成為了火焰魔獸之後雖然沒有了五感,但還是縮縮脖子渾身一涼,曾經身為魔獸的一員,最害怕的就是人類中被稱為吃貨的生物了,這些吃貨為了滿足口腹之欲,對敵的時候經常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力量,然後很多魔獸都悲催的成為了對方的口糧,狂吃狂吃,為了一口吃的,差點沒把獸獸們給吃滅絕了,所以說不愧是傳承已久的大吃貨帝國麽。

死道友不死貧道,你們一路走好,但願下輩子不要再當一隻肉質鮮美的魔獸,阿門!

等到小若雲的幾個壓縮包裏麵都裝滿了他們一路打下的‘口糧’和一些比較難見的藥草之後,小白越走越覺得前麵似乎有很多氣息非常強大的魔獸,不由慢慢停下了腳步,不能再走下去了,當下就有些想要回頭,雖然它不怕,但是主人的安危要緊。

誰知小若雲又揪住它的白毛毛,“站住,不準回去,我要進裏麵看看!”鄙視的看了眼小白,“這麽膽小這麽慫,怎麽能當本大人的坐騎呢,回去要好好訓練,真是太丟你主人我的臉了!”

小白冤枉啊,主人,偶隻是想保護好你,才不是慫呢,獸獸就不能說不行!

兩個淚包包出現在了兩隻大大的獸眼上,聞著傷心簡直落淚,要是有人在場的話,估計會被萌到,然後立刻呼嚕一把安慰它弱小的心靈,可惜它的主人是個凶殘的蘿莉,一點也不人情的讓它繼續向前走。

又過了很久,連小白都已經數不清楚他們到底走了多遠,或許有十公裏,又或者有一百公裏,小白實在是快要口吐白沫昏迷過去了,最終才到了主人要求的地方——這裏是暗黑星裏麵黑暗元素最濃鬱的地方,當然了,也少不了為了搶奪這些好地盤而聚集在這裏的一群強大的魔獸!

此時,一雙雙幽黑而虎視眈眈的眼珠子隱在暗處不停地打量著眼前這個一點也不畏懼的人類幼崽,要不是冥王特意警告它們不要打她的注意,估計在她想要進來之前就變成了骨頭也說不定。

這麽多強大的氣勢肆無忌憚的迎麵而來,就是一向淡定的小白也有點壓不住,難以忍受的痛苦眼看著

又過了很久,連小白都已經數不清楚他們到底走了多遠,或許有十公裏,又或者有一百公裏,小白實在是快要口吐白沫昏迷過去了,最終才到了主人要求的地方——這裏是暗黑星裏麵黑暗元素最濃鬱的地方,當然了,也少不了為了搶奪這些好地盤而聚集在這裏的一群強大的魔獸!

此時,一雙雙幽黑而虎視眈眈的眼珠子隱在暗處不停地打量著眼前這個一點也不畏懼的人類幼崽,要不是冥王特意警告它們不要打她的注意,估計在她想要進來之前就變成了骨頭也說不定。

這麽多強大的氣勢肆無忌憚的迎麵而來,就是一向淡定的小白也有點壓不住,難以忍受的痛苦眼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