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186章 萬年契約

ps:一個半小時之內

麵對著花爸爸和美人媽媽語氣非常焦急的疑問,花若雲灰常享受被他們這樣被花若雲大人的傑作給震驚住的小眼神,於是她慢慢的背著手,踱著步子,努力想要裝成一個老爺爺樣,雖然她人小身體很圓潤,又白白胖胖的,裝起老爺爺來一點都不想,反而給人帶來的感覺更加像是反差萌,惹得本來非常著急的花爸爸和美人媽媽努力的憋著笑和想要摸頭的手癢感覺,也變得淡定起來了。

應該不是什麽要緊事,不然花若雲就不會這麽得意的偷瞄他們了,想通這一層之後,花爸爸和美人媽媽就一點也不著急的拿出了空間壓縮包中的美食,當場就撕開肉幹吃了起來,讓某隻被吸引得注意力全度被轉移到吃的上麵去,這時候經驗豐富的美人媽媽從自己的壓縮包裏麵拿出了一條好吃的雞腿**著花小妞,看著她享受的

在花爸爸兩人僵硬的瞬間,花若雲自認為灰常有氣勢的一揮手,幽冥花皇(花若雲:簡稱小花)雖然長得高高大大的,但是並不影響它有著對著等級比它高實力也比它高的家夥的敬畏和討好,老大都指示得很明顯了,那當然是毫不猶豫的配合,節操,什麽,能吃嗎。

於是從來都是星球一霸的某隻就蹲了下來,下來……然後,像是頭部的部位向著地麵一歪,準確無誤的在花嘉南和雲亦雙兩人前麵幾米的地方停下來,等著老大的老大走到它的花朵當中去,不要看小花它木有文化不認識字,可是腦海中的等式可是門清,討好了老大的老大,說不定老大一高興,手裏麵漏的東西不要太多哦~

是的,他們都沒有看錯,遠處很多人還有很多不明所以的獸獸們更是驚駭無比,差點要把眼睛給戳掉,哎喲個嗎呀,有朝一日突然親眼看見巨無霸幽冥花皇低下了它從來沒有彎下的黑色幽冥花突然覺得很腿軟感覺要大禍臨頭的趕腳腫麽破,在線等,十萬火急!

難道終於是哪一位實力恐怖的家夥冒出頭來把幽冥花皇給打倒了嗎?更強大的大佬要來了他們要怎麽歡迎,無數人第一個想法是糾結的。

不管外麵那些腿軟的慫貨的內心的戲份是多麽的豐富,反正花嘉南和雲亦雙的內心也是同樣刷過無數隻神獸***,說好的實力深不可測能毀滅一個星球的絕世凶殘的主呢,請不要崩人設,咳咳,妖獸設好不好,他們也很方噠,想到後麵竟然已經狂飆賣萌體了,好吧,這也是醉了。

他們兩個的身體更加硬邦邦的像個石頭一樣了,偏偏花小妞還覺得花爸爸和美人媽媽他們一定是太高興了所以反應不過來,看看,收了一個小白給自己代步,現在再收一個小花代步,恰好把一家人的出行全包了,就算哥哥們回來坐上去也一點不會擠哦,小花牌代步車,自動全能,品質保障,值得擁有~~~

眼看著花爸爸他們發呆的時間真是太長了,不遠處還傳來了大量人群和獸群接近的嘈雜聲,遠遠就感應到非常激動的情緒,花小妞捏捏小拳頭,甩了甩,“小花,他們該不會是想要打架吧?”本該惶恐的情緒一點都沒出現在她的語氣裏麵,反而是滿滿都是躍躍榷試,反正肚子還木有餓,花點時間來打一場等下吃飯的時候會更加好吃哦。

小花:“打架?!我最愛打架了!”

所幸這些聲音終於驚醒了兩個沉浸在巨大壓力下的人的心思,雖然不知道包圍過來的這些人甚至還有魔獸的目的,但是他們知道,這裏不可久留,於是他們很是冷靜的拉著想要衝出去的花小妞的小爪子,不管不顧的就要邁步走到花朵裏麵去,可是還沒走出一步,他們對麵巨大的可以容納數百人的花瓣突然一歪,就偏了幾百米。

沒有打到架的花小妞就不滿了,花爸爸和美人媽媽不能吼,她立刻就轉頭凶殘的說,“怎麽突然歪了,不知道我們要上去嗎,快把你的花給扳回來,醜醜的好難看。”那滿滿的嫌棄的意味,讓巨大的小花渾身的枝葉都顫抖,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委屈和畏懼的可憐兮兮的小情緒來,雖然它木有眼淚,但是不妨礙它的表達啊:“小白菜,地裏黃~~~”

“老大,剛剛你們一直都不上來,我都彎的好累,就想躺一下下。”小花抽抽噎噎的說,枝葉亂抖發出沙沙的聲音,表示自己很聽話,嗚嗚嗚,老大好可怕啊,它特別後悔怎麽突然跑出來了,不然就不會被當做苦力了,唉~~~

四周的嘈雜聲也越來越近了,花若雲來不及收拾小花,就直接讓小花往一個方向突圍了出去,內心特別忐忑前來的眾人哪敢攔它,紛紛分出了一條能容納小花通過的大道出來,目視著這一道挪動一步就能掀起天地灰暗的龐然大物離開,然後他們到了之前很多人目睹小花被打倒的地方,驚訝的發現空無一物,最後這個案子也不了了之了,畢竟沒有證據,根本就不能說明有更強大的家夥來了,後來這也就成了一個懸案。

被嚇了一頓的小花童鞋特別老實的把花嘉南兩人順便把老大都慢慢的放在頂端的花朵上,然後邁著它有些慢悠悠的步伐,一天一夜之後,走路堪比蝸牛的小花再次被花小妞嫌棄了,不過她很快拜倒在美人媽媽的廚藝之下,對於慢吞吞的小花,還是坐著等去那裏再說。

連續受到好幾下‘衝擊波’的花爸爸和美人媽媽此時的腦子終於上線了,此時才注意到他們現在身處何處,雖然還是忍不住為身為幽冥花皇的小花被大材小用的遭遇以及它竟然這麽溫順的而對花若雲的高興,但是他們還是驚恐啊,換誰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坐在一隻妖植的麵前,差點就成為了口糧,不嚇尿還是他們的心理素質很不了的了。

再遠的路也有盡頭,終於,到了地方之後,不用花若雲吩咐安排,被訓了一路的小花就自動把人全都從花朵上放了下來,然後哭卿卿的走到前麵的山都裏麵去了,隻剩下一臉迷茫的花嘉南雲亦雙以及它家老大。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