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吃貨丹師
字體:16+-

第207章 杯具的二長老

灰常痛苦的捧著自己的腦袋,外帶還時不時的揉著自己最先著落的某個不可言說的位置,當然這裏才是最痛的,一時間根本就沒注意到周圍的情況,疼得差點要上躥下跳了。\r

從辣麽高的高空中落下來的時候,她是頭朝下倒栽蔥似的要掉下來的,幸虧機智的花若雲大人肯定是要有一個帥氣的出場的,當然不可能這麽丟臉啦,於是她把消耗的差不多的靈力把自己調轉了過來,說到這裏,靈力還真是萬能的寶貝啊,做什麽都必不可少,簡直就是懶人必備,有了它,隻要想一想就可以過個舒服的小日子啦。\r

可是問題就來了,她過來的時候空間裏麵出現了意外,不穩定的空間亂流讓她差點就要迷失在裏麵,丹田裏麵空空如也,所以一出小空間就不受控製的往下掉,本來定位好的位置都不知道偏到哪裏去了,真是鬱悶,好不容易出一趟門,就遇上了罕見的空間亂流,不帶這麽欺負妞噠。\r

對了,掉下來的時候她好像坐到了什麽東西,沒有想象中的痛痛感,剛開始還覺得軟軟的,肉肉的,後來她又感覺到像被戳破了的氣球一樣,皮膚觸摸到了冰冷的地麵,雖然經過屁股下麵的這個物體的緩衝,她覺得除了有點麻麻的之外就沒多大感覺了,但是坐到地麵上了之後,她才感覺到疼痛。\r

這時候,她才想起要看看下麵到底是個什麽東西,簡直太硌人啦,一點都不貼心。\r

二長老……\r

花若雲保持著一隻手捧著腦袋,一隻手摸著小屁屁的怪異姿勢,把目光挪開,然後……神馬,她竟然看到了……一件黑色的,寬大的,成大字型攤開的,衣服?!\r

花若雲略有點奇怪,一件衣服竟然還讓她有肉肉的感覺,還減小了她下降的衝力,聯邦什麽時候又推出了有這麽奇怪功能的搞怪衣服了,不過還挺實用的,剛剛好接住了她。\r

她不大的小腦袋裏怎麽也想不到,其實真的是一個人悲催的用身體接住了她,用生命活生生上演了什麽叫做‘見義勇為’。\r

看著這個特別漂亮的小姑娘乖巧的壓坐在黑袍的頭部位置,丈二摸不著頭腦,瞪著一雙大眼睛的呆萌小樣子,別說花家這邊僅剩的這兩個意識清醒的人一點顧忌都沒有,捂著肚子狂笑到打跌。\r

就是上官家那邊的長老也是一臉不忍直視的樣子,真是特別形象的演繹了,什麽叫做‘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二長老的一世英名啊,就這麽被一個白嫩嫩的未成年少女給毀了,二長老多麽強大的一個人啊,淩駕於除了大長老之外的所有人之上,如今卻被‘坐’死了,估計可以提名有史以來最丟人的死法之一了。\r

為什麽一向老練如他們這些高階強者也壓不住嘴角升起的那一點笑意呢,咳咳,他們不是故意的,但實在是太搞笑了沒辦法。就是不言苟笑的大長老,也是眼角嘴角一起抽抽,饒是老辣的他,也是愣愣的沒回過神來。\r

更別說那些更遠的不怕事大的圍觀群眾們了,要不是怕引起長老們的記恨,那一個小角落裏的笑聲簡直就要衝破天了。當然了,自詡是‘很老實一點也不會惹事’的人的‘無辜群眾們‘表示,手中的光腦自動自發的記錄了一切過程的視頻,隻怪科技太強大,刪不掉數據腫麽破,於是,這一段視頻都成為了他們的珍藏,沒事了還可以拿出來瞧一瞧看一看,心情不能更爽哦。\r

……\r

殘酷的屠殺突變成為一場搞笑的話劇,這畫風的變化之大,也是沒誰了,不然為什麽花嘉南和雲亦雙都認為她是運氣王和小福星呢。\r

好一會兒,所有人才回過神來,就是作為‘罪魁禍首’的花若雲,在花家的兩個族人的解說之下,也徹底反應過來,原來她坐死人啦,而且還是一個想要殺她親人的大壞蛋,這麽一想來,她也就特別理直氣壯了,還覺得這個二長老太不給力了,明明就是個可以拽到天上的七級異能者,結果就是這麽不經用,差評!\r

才不是她太重了以致把人給壓死的,要是也是跟她一起掉下來的混蛋給壓壞的,她可是個美少女,一點也不肥,也一點都不重!花若雲灰常肯定的點點頭。\r

至於當事人之一的二長老,作為一名七級強者,那自然是不會這麽輕易的狗帶,要是這樣的話,那七級強者早滅絕了。\r

二長老隻是暫時昏迷了過去,要說二長老在聯邦中也是個梟雄,稀少的異能和高深的修為,不說是人生得意,沒人敢惹卻是真的,結果放在花若雲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妞麵前的時候,那他的人生就是個大寫的杯具。\r

其實那點衝力根本不算什麽,其實是他感受到一股十分熾烈的火係能量和一股雖然無法辨別但是更加恐怖的強大能量,體內的暗係異能十分**機靈的想要跑路,仿佛遇到了天敵一樣,這樣一來直接的後果就是,他根本不能調用體內的能量了!\r

加上又受到了反噬,於是他就昏迷了過去,至於癟下來的黑袍,是由於他修煉的功法讓自己轉化成為類似於鬼魂的虛無狀態,肉身早就被舍棄了,一陷入昏迷,就控住不住的露出真身——一團霧氣,飄蕩在空氣中了。\r

兩個花家族人是看著花若雲長大的,自然是認得出來女大十八變的她了,眼前這個少女褪去了小時候常掛在臉蛋上的嬰兒肥,身形抽高了不少,但還是一副青澀稚嫩又矮矮的模樣,還很圓潤,肉肉的讓人很想摸摸,畢竟才沒過幾年時間嘛,她都還沒成年呢。\r

不過,就是長大了之後的她才更讓兩個族人充滿信心,雖然看不出她的修為到了什麽地步,但是肯定不會比小時候弱,所以,他們都一把鼻涕一把淚,失態的跟花若雲述說著上官家的種種罪行。\r

“大哥哥和二哥哥都受傷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