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閑求仙之路
字體:16+-

第五十六章 滴一滴血出來

第五十六章 滴一滴血出來

菲菲在花間小徑上空慢慢飛著,小徑走不遠就會分出好幾道分岔口,菲菲發現自己從沒重複走過來路,即使回頭後麵的景色也不是先前自己路過的風景。菲菲邊思索邊在小徑上空飛著,看到了不遠花圃內奇石上有個珠子在閃著光,這塊奇石不大但有透亮的空洞,奇石旁是一簇開得正盛的紅梅花樹,菲菲扭頭不看珠子,她從不進花圃內撿拾任何東西,哪怕那個東西在誘人,她也不進花圃,她晚上也隻宿在路徑旁的樹上。

突然,在花圃的另一邊飛起一個女修向奇石空洞中的珠子抓去,菲菲大叫:“別去,危險。”還沒等菲菲話落音,隻見空中的女修就被突然出現的樹枝絞得粉碎,好像是下了場血紅雨落進花圃內,珠子也不見了。

菲菲看到這一幕,她不是鐵石心腸的人,怎會無動於衷。旁邊一個聲音傳入菲菲耳際,驚得菲菲差點從空中墜落。“小菲兒,我的小菲兒,你長大啦。”菲菲慢慢回過頭來,眼淚如小溪一樣流了下來,喃喃道:“祖母,祖母。”隻見祖母慈祥地笑著向菲菲伸出雙手說道:“小菲兒,我的小菲兒越來越漂亮了,是最乖最漂亮的孩子。”聽到這話菲菲不由想笑,祖母在菲菲很小時抱著她就愛說這句話,其實菲菲知道自己長相隨父親,父親隨祖母,菲菲更像祖母,祖母不是為了誇自己而是真心覺得自己小孫女是最漂亮的。

菲菲是單眼皮,在眼皮上有一道不明顯的印痕,但絕對不是雙眼皮,這種眼皮隻有在生病或者年老時才會變雙,憑這一雙眼睛被無數雙眼皮大眼睛的姑娘給打敗啦。菲菲自己明白,最多自己能算上清秀,但離漂亮似乎有些遠,盡管五官搭配還不錯。祖母該是多寵愛她才能被蒙蔽了雙眼,硬是覺得全天下女孩都沒菲菲俊,包括她那被公認漂亮的堂姐祖母都沒誇過她比菲菲漂亮。每當菲菲在祖母院內吃午飯是一定要午睡的,夏天祖母總是親自為菲菲打扇子,冬天天冷就讓仆人們在炭爐上把被子烘熱了卷好,才讓菲菲睡。祖母對菲菲的堂姐總是有更高的要求,事做的好,還要求更好。所以堂姐從小就看菲菲不順眼,與祖母過於偏愛菲菲不無關係。

看著祖母滿含愛意的目光和伸出的雙手,菲菲多想抱住祖母大哭一場,告訴祖母自己有多想她。可她不能,她雖然被女修的死刺激

得有片刻失神,她還是清楚知道麵前不是自己的祖母。她流著眼淚沉聲說道:“看在你幻化我祖母的份上,我饒你不死,速速離去吧!”

隻見祖母臉上驚愕了一下人不見了。“小師叔,小師叔,你怎麽哭啦。”淩飛虎從小徑中向菲菲飛來。菲菲看了淩飛虎一眼,大怒,還來這套。降龍杖伸出一仗戳進來人心髒,隻見來人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不見啦。菲菲一眼就看出,這個淩飛虎衣服上沒有小喜布的暗記。

隻見旁邊一棵花樹迅速枯死掉落,光禿禿的樹杈上多出一物,菲菲拿起來一看,不由大喜。這是一個隻有巴掌大的四合院,黑瓦白牆,正房明三暗五帶走廊。兩邊是偏房,高高的門樓朱紅色的大門,這是一套典型的民居四合院,菲菲興奮地想,這個院子真是適合一家人居住,就把它收入戒指內,用仙元力把它拋起,放在竹林旁。

菲菲正想離開,隻見遠處小徑飛來一人,這人穿著淡綠色的衣服,寬袍大袖外麵還罩了層薄紗,真是麵如冠玉,玉樹臨風,頭發上麵高高束起拋下發尾,下麵長長的頭發披在肩上,嘴角噙著淡笑,說不出的風流瀟灑,手拿折扇好似在自家花園閑庭散步,美男計,哼,本姑娘免疫。“你站住,滴下一滴血出來。”

來人見菲菲痞痞笑了一下,聽見菲菲說的話,嘴裏先是發出哧哧的悶笑,最後似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腰都彎下去啦,菲菲不解,有這麽好笑嗎?

來人笑了好一會,才揉著肚子說道:“小菲菲,你笑死本君了,見麵就要和我滴血認親嗎?”菲菲簡直要爆粗口了,但想到自己是文明人忍住了。想到凡是自認本君的都不正常,比如柳一笑。

菲菲不答,還是用降龍杖指住來人道:“別動,滴一滴血出來。”來人不解地問:“為什麽?”“驗證你是不是人。”這不能怪菲菲,她記得掌門師伯曾說過,能出血的才是人,她記起這句話了,為了免得誤傷才想到用此方法的。

來人又痞子似的壞笑了一下,說道:“你說什麽?小菲菲,本君可沒有得罪你,為什麽要罵我。”

“誰有功夫罵你,滴了血才能知道你不是幻化出來的,快點,少廢話。”菲菲又道。

來人是驚愕後又大笑說道:“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說著用指甲劃破手指擠出了一滴血來。

菲菲見是真人,也不搭理扭頭向另一小徑飛去。“慢著,你就這麽走了,這麽沒禮貌,你連問我是誰都不問嗎?”來人喊住菲菲說道。

“你是誰?”

“莫問。”

菲菲又準備走,隻聽來人說道:“小菲菲你真不夠意思,見了本君就要本君的血,你為什麽不驗證你的讓我看看。”

“不要叫的這麽親熱,我和你不熟。”

“現在不是熟了。我知道你的名字,你也知道我的名字了。”

“誰知道你是誰,你又沒說。”

“我說了,我叫莫問。”

菲菲又想爆粗口,你叫莫問,你就應該前麵加上前綴好不好,不知道你的名字有歧義呀!氣得菲菲再也不願和這樣的痞子似的紈絝說話,急急從小徑飛走了。

“唉,小菲菲,別走這麽快,你還不知道本君從哪裏知道你名字的,別忘了,你還欠本君一滴血,記得血債血償。”莫問在後麵笑哈哈說道。

菲菲向前飛著,看見對麵小徑中飛來一人,黃甫軒,是自己人。“小師叔”。 黃甫軒高聲叫道。“師侄,你還好嗎,見過其他師侄嗎?”菲菲問道。黃甫軒笑嘻嘻說道:“沒有見過,這還真的感謝小師叔的辦法,你不知道我殺了幾個自己人,包括小師叔,我也殺了。幸虧這次有暗記,不然不知道死了幾次,我一次也沒見其他幾個真的師兄弟,今天才第一次見你。”菲菲道:“你發現了嗎?我們似乎越來見到越多的人,我感覺好似我們正從外圍往裏收縮。”“咦,小師叔不說我還真沒發現,你這一說還真是,我這幾天見到的人也不少,好似這麽回事。”黃甫軒回答道。

兩人正說著話,隻見對麵又飛來一個麵容微黑的中年人模樣的修士,兩邊都停住。菲菲見對麵人手握折扇當武器,菲菲忙道:“道友,滴一滴血出來驗證一下。”

來人聽了立即就明白了,隻見他劃破手指,血一下子流了出來,菲菲對黃甫軒道:“有事弟子服其勞,師侄,滴血吧!”

黃甫軒笑著劃破手指血也一下子滴了出來,菲菲和黃甫軒向旁邊小徑側了身,示意來人先過去,大家現在都不敢向花圃內飛去。隻見來人走過去,似自言自語道:“滴血驗證倒不失是個好辦法,免得誤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