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閑求仙之路
字體:16+-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妖王來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妖王來請

柳一笑用結界帶著眾人挪移到碰到小黑熊的那棵樹下,這裏是那隻小黑熊的地盤,估計普通獸類也不敢在此逗留,菲菲從項鏈中拿出小房子放到樹下草地上,就想抱著西門雪煙進屋,誰知西門雪煙掙紮著下來,拋出一個小竹樓,說道:“那個屋裏讓給天嘯他們住,你隨我住在這個小竹樓內。

小竹樓下麵是空的,有竹梯通上閣樓,西門雪煙帶頭先進了小竹樓內,菲菲衝李莫凡二人點頭也上了二樓。

西門雪煙已盤腿坐在地板上,衝菲菲笑了笑示意菲菲隨便坐。“我們刑罰殿分宣刑、教刑、罰刑、觀刑四使,都配有一套在野外追蹤使用的寶器,因曾有一位前輩使者誤進入過沒有靈氣的地方,所以我們四使還配有特殊區域使用的工具,這個小閣樓就是放在一個靈寶箱內,靈寶箱有在像這種地方使用的靈氣,不會封閉的。”西門雪煙對菲菲解釋道。

怪不得她們三人不顯狼狽模樣,旭輝界還真是不愧為半仙界,見識和器具都比洛顏大陸強。

“朱文珊是朱安義的孫子輩後代,不是直係嫡脈,朱安義是朱家的現任族長,他控製著整個旭輝界東邊三百多城市,在旭輝界是三大家族之首,蒼黎聖殿在整個旭輝界的中央地帶,自聖殿上任殿主在三百年前飛升仙界開始,由於現在的殿主近百年一直閉關,朱家才慢慢開始坐大,有不斷向其他地區滲透的趨勢,傳言他不但醫術精湛,煉丹製毒更是獨步旭輝界,不過在毒術上他本人從沒承認過,我們也是聽聞並無實據,想不到這次就著了那朱家的道。”西門飛雪壓製住毒素,喘息著說道。

菲菲對毒實在是不了解,遊師尊留的藥水知道可以治傷、煉體,但解毒如果不對症說不定會加速毒素蔓延,在這點上菲菲是真的束手無策了。她輕聲問道:“你有解毒的丹藥嗎?你不如試試看能不能解了毒。”

西門雪煙搖了搖頭說道:“沒用的,普通解毒丹根本解不了,不過她下得是慢性毒,她還不想一時半刻就要了我們的命,她還指望我們帶她出去,她豈會下即刻就要命的毒藥,朱家這些年越來越發猖狂了,連聖殿現在也要讓他三分,雖有惡名在外但總是查不出實證,這次的事件怕也沒有那麽簡單,我懷疑觀刑使、教刑使的死也不會那麽簡單了,唉,我之所以要告訴你們這些,是希望你出去後千萬不要去旭輝界,他們朱家人身上也不知帶有什麽,在生命最後一刻的記錄會傳回族堂,這是朱文珊曾無意說起的,朱安義的一個旁係孫輩到了南

方的華錦大陸隕落,他根據隕落時的記錄殺了華錦大陸上一個城市的人。”

“這麽惡毒霸道,難道就無人製衡他嗎?你們聖殿也不管嗎?”菲菲不由生氣質問道。

“如何管?我曾和天嘯去調查了,那個城市是發生了瘟疫病死的,你能說與他有關嗎?至於說到製衡嗎,現在也就是我的家族和唐氏家族可以和他抗衡了,北邊的都是門派所在地,他們超然世外,不過問家族紛爭。”西門雪煙苦笑搖頭。

“聖殿中是否也有朱家的人,他們在聖殿中有無話語權。”菲菲一不留神說了自己前生的話語。

“話語權,是什麽意思,是能否左右局勢嗎?他們朱家目前還不行,也許這次朱文珊下毒也有想借此上位的意思吧,畢竟控製刑罰殿頭號宣邢司一直以來應該是朱家謀劃的一步棋吧。”西門雪煙似想明白了什麽似的說道。

“你們不也中毒了嗎?怎麽會沒事呢。”西門雪煙不由關心道。

“我們沒有中毒,在你們第一次爭鬥過的地方我們曾去過那裏,在哪裏發現了使用毒藥的痕跡,所以這次我們就注意了。”菲菲解釋道。

“你們三個能有如此快的修煉速度,絕對不會憑運氣就能辦到的,可以助人提升修為的東西很多,但境界必須達到,如果境界達不到你也不會修煉這麽快。所以,我想求你幫幫天嘯,他是個很正直,很仁義,很坦誠的人。”西門雪煙看著菲菲說道。

菲菲低頭不語,不是不想幫你,在解毒這方麵是真的無能為力,答應救治做不到豈不是失信於人。“你們不要通過兩界山到妖靈界了,在聖殿中有過出入妖靈界的前輩記錄,在這裏向北走那裏有座妖族禁地山,上麵布滿了滅魂雷,是阻止妖族通向人類居住地的,你們可以通過那裏回到修真界,天嘯我已封了他的穴道阻止毒素蔓延,我有一樣法寶可讓他呆在裏麵,請你把他帶回聖殿去好嗎?”

“好的,這個我可以答應你,既如此你為什麽不一塊回聖殿呢?”菲菲不解問道。

“朱文珊的死總要有一個人負責,我不回去證明我們一起死了。朱家也不會盯著你們不放了,這次追蹤夜鵠媚狐夫婦,就是朱家在那對夫妻身上下了千日追魂香,除非是死亡,是怎麽也不會擺脫追蹤的,所以你該明白朱家的可怕了。”西門雪煙恨聲說道。

“你為什麽要用你的命換雷天嘯的呢?他是……”菲菲很不解,是戀人嗎?看雷天嘯的動作與神情不像是與西門雪煙傾心相戀之人。

“唉,他是我弟弟,是我同父異母的弟

弟,是我父親的私生子,天嘯進入刑罰殿時,我見他酷似我父親,很好奇就調查了下,你也知道我是幹什麽的,很快查到了他的身世,我很震驚,也很痛苦,父母親一直相敬如賓,我一直以為他們很相愛,想不到父親愛上了天嘯的母親,不過天嘯的母親也是個果決的女子,很快斬斷了這份孽緣,另嫁了一個愛她多年的人。天嘯一直跟著外祖父母長大,後來父親拜托他的老友聖殿中戰殿殿主收他為徒,他就進了刑罰殿,這件事我一直壓在心底,今天同你講出來我真的感到很輕鬆。”西門雪煙微微笑著說道。

別介,大姐你輕鬆了,可把這個秘密包袱甩給了我,我可不想背著你的秘密,這還真是多嘴惹的事,菲菲無奈的心裏想道。“也許事情不像你想像的那麽糟,既如此,不如我們都回去,那朱文珊也說了在妖原界她可以毫無顧忌的行事,也許她身上的東西傳不出去也是有的,再說了,她也沒來得及說些什麽就化成了灰燼,隻要我們統一口徑朱家又能奈何,他家麵對的可不是一個人,而是我們身後的整個勢力,何況該來的總是要來,逃避也不是個辦法,你認為呢?”菲菲對西門雪煙說道。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怕也許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總要有人站出來,他朱家先惹先害的我們,要是再不依不饒還怕了他們不成。”西門雪煙一刹時眼光亮了起來,那個狂傲不羈的女宣邢使氣勢散發了出來,讓菲菲不由歎服,這英姿颯爽的模樣還真不愧是巾幗女傑。

“可是,怕就怕他對付我們的家人,一定要先安排好家人防備,尤其是毒這一點防不勝防啊!”西門雪煙說到這裏不由泄了氣。

“朱家到底有什麽丹藥,是修真界不得不用的呢,別家沒有替代的嗎?”菲菲又問道。

“悟鏡丹、解規單,在旭輝界由於靈氣充足,修為很容易增長,可是境界跟不上,所以悟鏡丹隻有他家研製了出來,是多數人需用的丹藥,解規丹則是高階修真者的必備了。想要舉霞飛升仙界,必須對天地規則有所了解,那解規丹就是助你了解天地規則的丹藥,當然了還不止這些,你說怎麽肯有人出來同他家做對呢。”西門雪煙無奈說道。

兩人正在陷入沉思中,從神識中發現有化形妖獸在急速向這裏飛來,菲菲止住要起身的西門雪煙,飛掠出去懸在空中,手中星緣杖和冰焰刀已拿在手中,見李莫凡、柳一笑也在嚴陣以待。

“三位仙人,請不要動手,是大妖王命我來請諸位幫忙的。”那化形妖獸遠遠就打招呼說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