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閑求仙之路
字體:16+-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仙衣之爭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仙衣之爭

做好準備出來見了金虎、飛鷹,三人一同向外走。菲菲想了想,很多高層都知道自己收了青鳥當坐騎,總得讓青鸞露露麵,叫上青鸞跟著自己出門做客,青鸞一臉酷酷的答應了,跟著菲菲出了大門。

菲菲知道在內城是不可以飛行的,可這裏是最西邊,李莫凡家似乎離這裏不近,沒有代步工具總不能在街道上健步如飛走吧!那多丟人!

金虎似看出了菲菲的難處,不由笑著說道:“菲菲,你知道嗎?在這紫鈺城中不是所有人都不可以飛行的,有一個部門是例外的,那就是俺們都衛司內的人,因為案情需要是被特例允許的。所以,今日有俺倆相陪咱們可以先飛行到鬧市附近再下來步行吧!”

菲菲一聽不由笑了,敢情忘了,在後世警察出警也是拉起警報一路穿紅燈通行的,想不到在這裏也有如此人性化的一麵。菲菲點了點頭,在金虎、飛鷹相陪下四人飛上半空急速向鬧市區掠去。

四人進了鬧市區不好驚動路人,停了下來在街上行走。金虎、飛鷹不斷指點告訴菲菲附近都是住了什麽人家,在哪個部門任職,又和誰家有親戚關係,聽得菲菲頭大如鬥,暗呼幸虧沒有選在這裏居住,否則還不被這麽複雜的關係煩死。

剛拐過一個街區沒走多久,就見到李莫凡穿著天青色仙衣,英俊的臉上帶著微笑從遠處迎了出來。見到李莫凡菲菲不由紅了臉,怎麽就忘了給李莫凡也做了一套仙衣,現在這樣穿著算怎麽回事嗎?在海底時當時穿這種顏色衣服的還有師伯,現在去他家讓自己怎麽解釋這服裝的事呢?咦,這事好像透著古怪,菲菲穿這身衣服李莫凡怎麽也會選這套衣服呢?有內奸,菲菲看向笑得一臉憨厚的金虎,準是金虎這家夥出賣了自己,可他是什麽時候傳遞的信息呢!

菲菲恨恨瞪了一眼純良憨厚相的金虎,氣得真想踹金虎一腳,這要是見了李莫凡家長該有多尷尬啊!金虎見到咬牙恨瞪自己的菲菲,仍然像是很無害的笑著說:“俺君上親來迎你了,你可是君上親自出迎的第一人。”又對著李莫

凡行禮說道:“君上,俺把菲菲接過來了。”

這金虎尾巴搖的,讓菲菲不由切齒痛恨,飛鷹在旁小聲對著菲菲說:“看出來誰忠厚了吧!我就毀在一張嘴上,該說時不會說,該表現時總是落後,快走吧!一會讓那些世家小姐聽說君上出現在街道上,又要撲過來,把路堵了就麻煩了。”

菲菲無奈翻了翻眼皮,心道:你也不是個好人,現在才來說這些不是晚了嗎?這衣服是沒地換啦,誰讓自己識人不清又忘了這身衣服不止自己有了呢!對著笑臉相迎的李莫凡,菲菲總不能去人家做客再吊個臉子去吧!

笑著對李莫凡拱了拱手道:“多謝莫凡相邀,還親自迎了出來,榮幸之至啊!”李莫凡隨意走到菲菲身邊,金虎迅速機靈讓出位置同青鸞一起跟在身後。飛鷹也識趣慢了下來退後跟著。

壞菜了,真是怕見誰偏要遇見誰,菲菲從神識中發現了柳一笑的身影,躲是躲不掉了,人家就是衝著自己過來的。李莫凡倒是十分開心,笑得英俊極了。菲菲不由扶額長歎,自己是出門忘看黃曆了吧!這真是倒黴催的,還能不能讓好好出門做客了。

柳一笑看到走在一起的兩人,兩眼眯在一起笑得很古怪,讓菲菲不由覺得發寒,這家夥不會在大街上抽瘋吧!柳一笑神情怪異衝著菲菲道:“小菲,我怎麽覺得我成局外人了,我也是你朋友吧!怎麽我就沒有這仙衣呢?能告訴我是怎麽出局的嗎?”

菲菲看著笑得咬牙的柳一笑,無奈解釋道:“這衣服嗎?是在海底時製造的,並不止這兩件,我師伯也有這種衣服,當時主要是來不及製造其他顏色的衣服了,隻好都做成一樣顏色了。”

柳一笑這才臉色和緩了些,笑嗬嗬問道:“那意思是也有我的份了,隻是沒事得及。那好,我今天跟著你,等你回去了也幫我製造一套,我看連中衣也要一樣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否則我可不依。”

菲菲一聽無奈揉了揉額頭,心道:反正這件衣服我是再也不會穿了,讓你們倆穿著一樣的仙衣招搖過市,不被認成一對斷袖才怪呢!想到那種情景菲菲笑得很歡暢,讓李莫凡和柳一笑都不知

菲菲為何笑得這麽古怪,甚至是有些不懷好意的壞笑。

柳一笑笑得燦爛,兩眼晶亮對著菲菲道:“你笑得這麽不懷好意,又動什麽壞心眼了,老實交代吧!”“你確定要聽,不後悔。”菲菲笑著看向走在右邊的柳一笑問道。

“有什麽不敢聽的,說吧!”柳一笑無畏笑了笑道。“你也要聽嗎?”菲菲又看了看李莫凡,李莫凡直覺菲菲一定是想到了什麽壞事才笑得古怪,不過,他也點點頭說道:“你想說就說,否則光你自己知道有什麽意思,不如分享一下也讓我們聽聽是什麽事讓你這麽好笑。”

菲菲笑嗬嗬道:“這可是你們要聽的,可不怪我。我想到了柳一笑也穿著這樣衣服和你走在一起是個什麽情況,斷袖之癖,龍陽之好你沒聽說過嗎?”

兩人直覺不是好話,但真沒聽說過,不由同聲問道:“什麽意思?”

菲菲捂住嘴咯咯笑得更歡暢了。“斷袖之癖,龍陽之好說得都是同性相戀。話說有一個皇帝十分喜愛手下郎官美貌,與之相談甚歡並同塌而眠,兩人形影不離出入成雙成對。有一次兩人午睡時,那郎官壓住了皇帝的衣袖,皇帝想起身時見美貌小郎官沒醒,不忍驚動,遂以刀斷自己袖子而起,這就是斷袖之癖。龍陽之好也是說同一件事,都是同性相戀,一笑,你確定你要穿這件天青色仙衣和你長官走在一起嗎?”

李莫凡握住菲菲手腕用力捏了一下以示懲罰,柳一笑則跳到一旁急急說道:“誰說要和他走在一起,本君可是正常得很,像你說的這樣的事,在本君身上才不會發生呢。不要了,我不要了還不行嗎?讓他和你師伯湊一對正好,不過你下次也要給我做一件同你一樣的衣服,否則我可不依。”

“好啊!我下次做粉紅色的,你也要嗎?”菲菲故意氣柳一笑。柳一笑美麗的眼睛一翻怪叫道:“小菲,你現在學壞了,沒以前乖了,都是某人蔫壞帶壞的吧!我不管,粉紅就粉紅有什麽了不起的,誰還怕了不成。”

身後不遠不近三人也發出一陣悶笑,飛鷹笑得忍不住了,哈哈笑出了聲,被柳一笑一腳踹飛了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