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閑求仙之路
字體:16+-

第二百零五章 神玄珠

第二百零五章 神玄珠

“ 等等。”菲菲叫住快如閃電的誅戮刀,因為她向洞內掃視一眼準備離開時,看到洞底那個發現冰晶液的地方,被挖掘得最深,凹下去的一個深坑中似乎有個影子閃過。菲菲目力非比尋常,用神念向下方看,發現地底下竟然有個白色的冰雪世界。

菲菲喚出九靈仙火化成紅色仙甲罩住全身,對誅戮刀道:“把這個底鑿穿,我下去看看下麵是什麽。”誅戮刀刀頭向下一旋如刀切豆腐般就鑿穿一個洞,一股極寒的玄氣從洞中飄了出來,穿著火紅仙甲的菲菲都不由打個寒戰,透過洞向下看裏麵全部植物都是白色的,是個微型冰雪世界。菲菲抓起誅戮刀頂著玄氣順著洞就飛了下去。越往下飛冰雪界開始慢慢變大。淩冽的寒玄氣中到處飛舞著許多東西。

菲菲仔細看了一眼不由大喜,用仙元力輸進誅戮刀中化成一個大冰網,菲菲用冰網罩開始捕捉,這裏飛舞的竟全部是化形冰雪靈植,根本不知道怕,直接向網內撞,菲菲順手一撈,收獲了沉甸甸的一兜。

碰到仙元力全部顯出原形,有雪靈參、雪靈草、冰蓮、雪靈芝、雪心花、冰蛇花草、雪鳳掌,都是極品靈藥草類,全部是世麵上難得見到的東西,這些化形冰雪類靈植隻存在傳說中。

菲菲收起藥靈植,又開始用冰網捕捉,這些化形靈植不知道躲也不會藏,一網一個準,讓菲菲內心不由狂喜,暗呼真如跑到天然靈藥園打劫,賺翻啦。顧不上寒玄氣吹拂,頂著寒玄氣東跑西竄忙得不亦樂乎。這簡直如給菲菲量身定製的東西,不是有九靈仙火,試問誰能無所顧忌下來打劫。

越過一個山頭,又一個山頭,菲菲追著化形靈植忙得不亦樂乎。一個高大粗壯的冰雪樹引起菲菲注意,因為她發現那樹上掛著幾個火紅火紅的果子,特別顯眼。這難道就是玄冰火紅果,從朱慈的玉簡中提到一個玄冰火紅果,隻說產在極寒冰雪世界裏。

菲菲用神念掃視過,這個冰雪世界裏並無動物,也沒有發現人類修士,這玄冰火紅果沒說怎樣收取。菲菲用誅戮刀化成網子罩上果子一轉圈,很容易,菲菲又照樣摘下了六個熟果子。沒有成熟的果子是冰雪色,菲菲沒動,小心把玄冰火紅果

收進戒指中。

轉個圈大樹後低矮如灌木一樣的植物上閃著光,菲菲看到許多小櫻桃樣的玄冰果。她不客氣用法力收了滿滿一匣子,有五百多個。一汪不大的水潭引起她注意,很奇怪這裏這麽寒冷,這水沒有結冰,清澈見底。這難道也是冰晶液,不像,自己收的冰晶液看著比這稠,好似油般滑。

這是什麽呢!看著像冰水。菲菲好奇用誅戮刀化成一個長長的棍子,慢慢向水中伸出,一邊還拉出要跑的架式。棍子剛沾上水,誰知那寒氣如毒蛇般順著棍子就竄進菲菲身體內。

九靈仙火包裹住那一縷寒氣,讓菲菲如發瘧疾打擺子般,抖得那叫一個勻哦。幸虧隻是點了一下,要是身體沾上了豈不得死翹翹。抖了有一炷香時間,大約這寒氣被九靈仙火吸收了,菲菲向遠處飛了一段,不甘心又向水譚看去。

水譚裏好似有個側影,一個珠子的倒影。菲菲抬頭向上看,沒有,低頭看向水裏,有啊!這真是見鬼了。她如小雞啄米般,一會抬頭,一會低頭,圍著這個小水潭順時針,逆時針看了又看,還是白看。菲菲目力現在修真界可是自認第二,因為她還不敢和右王爭第一。

奇了怪了,又不是眼花,明明水中有倒影,可上麵一片白,除了刮得雪花亂舞的寒玄氣外,沒有東西。菲菲盤膝懸空坐在離水潭不遠的地方,上看下看,急得抓耳撓腮,她想起一物,茶色眼罩,誰知茶色眼罩剛拿出戒指,就啪啪傳出碎裂聲,這說明現在寒冷得有零下一千攝氏度。

化形靈藥草不斷在菲菲眼前飛舞,像極了拿著駕駛執照的小青年,對著交警得瑟,你咋不抓我呀!菲菲現在更大的興趣是那個看似有影找不到的珠子,還顧不上這些頑皮挑釁的靈藥草。

菲菲如化石般坐著冥思苦想,滿天諸位神佛都被菲菲念叨遍了,也沒發現玄機在哪裏?花非花,霧非霧,珠非珠,那是個啥嘛!望著一旁懸空站得筆直的誅戮刀,“誅戮刀。”沒有應答,“誅戮刀。”還是無應答,菲菲又提高了聲音道:“誅戮刀。”“主人,別吵,我聽得見,我正思考。”

呦嗬,你一個器還思考,還讓不讓你主人活了。沒辦法,都是慣的,現在是求人,不,求器的時候。菲菲隻好放低身段。笑著道:“誅戮刀,刀兄

,你說這是高級幻境嗎?你也看到水中倒影有個珠子是嗎?”

“主人,都告訴你別吵,讓我思考會。”菲菲估計誅戮刀要能翻白眼的話,一定會給菲菲奉送一個大白眼的。

突然菲菲激動雙手一拍,說道:“誅戮刀你怎麽不是用的傳音,你能說話。”

“主人,你別這麽白癡好不好,我是神器,當然有自己的思想,也會說話。都怪那時魂魄不全,契約了你。主人,你修為真是太弱太弱了,我也跟著受牽連,很多功能發揮不出來。”好一部血淚控訴史,讓菲菲有了想打人,不,打器的衝動,不過還是忍吧!誰讓自己打不過呢!

誅戮刀好似怕菲菲傳染了它似的,身子一晃就到了水潭另一邊,氣得菲菲咬牙,怎麽找到這個珠子呢?用九靈仙火顯然不行,極熱和極寒萬一發生大爆炸,不亞於核爆炸的威力。“主人,我記起來了,這是神玄珠。”誅戮刀在對岸激動大叫。

“在哪裏能看到它?怎麽才能收了它呢?”菲菲開心問道。

“不知道,有緣就能收取。”誅戮刀聲音弱了下來。

“你這不是廢話嗎?什麽叫有緣,什麽叫無緣,那懸在空中從水中看到它的倒影,你告訴我是有緣還是無緣,你不是和它熟嗎!商議商議。”菲菲道。

估計誅戮刀沒白眼可翻,怒道:“主人,你別這麽白癡好不,因為你太弱,我許多記憶都被封印,我能記起這是神玄珠就不錯了,怎樣收你自己想辦法。”

“嘿嘿。”菲菲不由傻樂,能用語言激怒一個神器,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吧。怎麽收呢?難道要念咒語:“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道教不行,換佛教試試:“唵嘛呢叭咪吽。”好像也沒用,誅戮刀氣得飛得更遠了,直接飛到雪山上。

大概被自己的主人氣著了,用刀背對著這邊,菲菲開啟玩鬧模式,左手對著空中一抓,高叫:“收。”沒有,那用右手試試。“收。”白色冰雪空間迅速消散,菲菲隻覺右手臂一陣麻涼,一個透明的珠子直接進了右手,順著右臂進了丹田。真收了,這就收了,菲菲還想用腳試試呢!

丹田星空中多了一個雪色的珠子,菲菲傻了半天,抓起誅戮刀又回到了玄冰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