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閑求仙之路
字體:16+-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人厭天不厭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人厭天不厭

“妹子,不幹你事,這是我哥倆的事。老哥,我敢和你打賭嗎?同你打賭我輸了自己一張臉,頂著一張老臉八百多年了,你就讓我再得意一次吧!我喜歡被人圍著爭搶丹藥的感覺,怎樣?”孫力揚一臉諂媚笑得如盛開的**。

右王笑得歡暢極了,說道:“我也喜歡,我都低調幾百年了,風光都給了你。誰讓你脾氣倔強,非要堅持願賭服輸的。為了你的老臉,哥哥愧疚了八百多年,事事都讓你,這次就不讓了。再要糾纏這事絕交,我賣丹藥,你收錢總行了吧!快走。”

兩人閃身出了大廳,往冰洞方向飛去。菲菲張了張嘴終是沒有叫住他們,能說什麽呢!碰到這樣的朋友幸甚,隻有把感激放到心裏。郝新見他擔心的問題得到圓滿解決,長鬆一口氣道:“菲兒,我回戒指內,地裏活還沒幹完呢!”

菲菲知道師伯不想浪費時間,打開戒指口師伯飛了進去。菲菲對著李莫凡笑笑,剛想說話,就聽大哥在外麵叫:“小妹”。“大哥,進來吧。”菲菲急忙答應。柳飛星走進大廳:“莫凡也在,小妹,我記得你曾說過你有伸筋丹、破階丹是嗎?能給大哥嗎?”

菲菲驚訝發現大哥臉色紅到耳根,不由笑道:“大哥這有什麽不能給的,我留著也沒用。給你,隻有這些,是孫老哥哥送我的,如果不夠我在找孫老哥哥要些。”

“小妹,這些就夠用。我不打擾你們說話,我走了。”飛星接過丹藥臉色紅紅慌忙退了出去,正在納悶的菲菲還沒想明白,大哥為何要臉紅,就聽到青俊又哭又笑的詢問聲:“大大哥,我大哥在這裏嗎?”得到肯定的答複後,傳來更大聲的哭嚎:“大哥,嚇死我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青俊鼻涕一把淚兩行,抹著眼淚鼻涕進屋就奔向菲菲,菲菲不由嘴角開始抽抽,二十多年了,青俊的毛病不會還沒改吧!不會準備把鼻涕眼淚噌在自己衣服上吧!

奔得正歡的青俊跑不動了,原來是發現他意圖的李莫凡出手,把他定在當地。青俊一見還有李莫凡,被解開定身術後立即抹幹眼淚,說道:“見過大哥,見過李大人。”李莫凡哼了聲,隻聽青俊又笑著說:“大哥,我正在後山渡劫,突然烏雲密布,狂風大作,電閃雷鳴,暴雨傾盆,我以為我這次肯定渡不過劫。誰知不知怎麽的,那雷響聲震天愣是沒有打中我。整整六天呐,我嚇得心驚肉跳,誰渡劫也沒我渡劫響聲大,不知道的還以為

大乘期飛升呢。大哥,是不是我四十二歲修到元嬰也是天才,老天妒忌我。”

看著一會哭一會笑的青俊,菲菲像哄小弟弟似得:“是呀,你在眾兄弟中是第一個結嬰的,青俊真棒。”青俊一聽高興地手舞足蹈,“怪不得爺爺讓我跟著大哥,跟著大哥就是進步快。我這就寫信傳回家,讓爺爺高興高興。”

“大哥,大哥。”外麵又傳來一陣紛亂的叫嚷聲,很快柳飛星就領來一群人,“拜見大哥,拜見李大人。”“宏笑、司馬林、五星、少英、清源、清清,好,見到你們真好,好久不見,你們好嗎?都免禮,快坐下吧!”

王宏笑和張少英相互對視一眼,王宏笑道:“大哥,你不答應我們一件事,我們不能坐。”“說吧!什麽事?”

“大哥,我們要跟著你,家裏都同意了,我們也都辦了離開門派的手續,求大哥收留我們。”王宏笑拱手笑看菲菲。

其他幾人也異口同聲道:“求大哥收留我們。”菲菲笑著看向李莫凡道:“我這幾個兄弟頑皮得很,把所有借口都給我堵死了,你看,他們可以住在這裏嗎?”

李莫凡微笑點頭道:“我也知道他們想法,按照家中護衛入住沒問題,他們也都和飛星商議好了,今後他們服從飛星管理。”

菲菲不由挑眉,笑罵道:“你們幾個還真長本事了,少英又是你幕後策劃的吧!既然你們把什麽都想好了,也做完了,那就都留下吧!”

幾人開始互相拍手慶賀,然後排成一排:“謝謝大哥收留,見麵禮不能免。”“又來這一套,都多大人了。”菲菲笑著嗔怪。

張少英嗬嗬笑道:“在大哥麵前,我們永遠是小弟,謝大哥賞。”七人都伸出手來。菲菲想了想,從左護腕中找到被移入大殿的藥池,用結界凝出七顆珠子,說道:“這個是煉體用的,青俊可以用,你們等結嬰後再用。”

“是。”七人答應了,剛想放鬆就聽破空聲傳來,右王和孫力揚突兀出現在大廳內,驚得他們立即向後退,同飛星一起躬身行禮:“拜見兩位前輩。”

右王兩人看都不看一眼,遞給菲菲一把晶石卡說道:“全部賣完了,一顆五千億極品靈石,第二顆加倍,限購兩顆。”“這麽多,兩位哥哥都賣給誰了這麽快。”

“帝君、左王、太上長老每人兩顆,你師門四人每人兩顆,剩下的被天緣客棧住的搶著買完。我們倆的晶石卡在你手裏,丹藥還沒撈著呢!被帝君和太上長老他倆搶走了。”右王不以為意說道。

“丹藥我送給你們就是。”菲菲遞還兩個晶石卡,還有四枚丹藥。右王接過丹藥,推回晶石卡道“還多給我們兩顆呀!晶石卡不用給,我倆就是這東西多,你家人口多,拿著吧!力揚我們走!”

右王淡淡掃了一眼躬身行禮的一群人,正準備往外走,突然眉頭幾不可察跳了一下,回頭對著菲菲道:“菲菲,你還不知道我叫什麽名字吧!我介紹下我叫天不厭。人厭天不厭,我母親起的名字。”“天不厭。”菲菲仔細咀嚼這個名字,不由小聲叫出來。“對,你就叫我天不厭吧!”右王一聽滿臉興奮。“不,不是,我是……”菲菲簡直要臉紅了,她可不是沒禮貌,隻是在考慮起這個名字的用意。

“怎麽,老夫和你交朋友,你還嫌棄老夫年歲大嗎!不要囉嗦,你就說願不願意。”右王目光明亮隔著麵紗看著菲菲。

菲菲豪爽點頭道:“我當然願意了,我還嫌你看著年歲小呢!不厭兄好名字,有你這樣的朋友幸甚,我也早就把你當成了朋友。”

“力揚,你看我又多個朋友,不止你一個知己,既然交朋友我得給你禮物。”說著摘下麵紗,掃視了一眼那些躬身而立的人群,從戒指中拿出一個古樸彩色鳳頭簪子,插在菲菲頭上。又拿出兩個薄薄的如蟬翼樣造型別致的東西,竟然不顧男女有別,就要幫菲菲戴在耳朵上。“別動。”右王按住菲菲肩頭,很快一個涼涼的東西就如護耳樣順著耳輪卡上。在耳垂上垂下一個薄薄的橢圓型亮片。“嗯,不錯。”

“妹子,右王這可是大出血,這兩樣東西他拿在手裏有幾百年了,一直都沒送出去,你別小看耳朵上的東西,那可是用上古神獸諦聽皮做的,既美觀又實用,可以屏蔽魔音穿耳,還可以遮住不良噪音,還不快謝過不厭老哥。”孫力揚高興對著菲菲使眼色。

“不厭兄,謝謝。”菲菲忙躬身行禮,右王笑得很邪媚,說道:“菲菲,你還沒聽過我的簫聲,今天高興,為了慶賀我得到一個好友,我來吹奏一曲。”說完不等菲菲答應,就拿出一把紫色玉簫放在紅唇上吹奏起來。

簫聲一起,菲菲驚訝發現孫力揚、李莫凡開始運功抵抗,很快那些站著的人都慢慢微笑坐倒,似是沉入夢鄉。這簫聲很好聽,讓人有昏昏欲睡之感,突然簫聲如魔音穿耳,菲菲隻覺耳朵上一涼,聲音就遠了。菲菲眼睛大睜驚恐看到從楊清清眉心處飄出一個人的魂魄,菲菲不由捂上了嘴。這是誰,一個嬌俏嫵媚的漂亮女子虛影茫然地站在當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