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中醫
字體:16+-

27談判崩裂2

27談判崩裂2

旁邊的一個老人忍不住的大笑起來道:“小子,憑你這點計量就想來蒙騙我們,實在是不自量力,你到底有什麽陰謀,哼!別以為你救好了慕容家的丫頭,就可以在這裏危言聳聽,實話告訴你,我老人家走過的路比你吃的飯還多,什麽危險我沒見識過。”

歐陽天冷漠的麵孔出現了一絲悲哀的目光,看了兩人幾眼沉聲道:“我該說的已經說了,既然你們不相信也就沒有在談的餘地了,生死有命,盡我所能救幾個算幾個,但請你們不要後悔,九州的數億百姓的生命就在你們的一念間。”

話音剛落,幹癟的老頭立刻發出了一陣咆哮:“小子,你到底有什麽目的,快點說出來,否則的話今天難離這裏,哼!”

歐陽天輕蔑的看了他一眼道:“不知死活。”

轉身就欲離去,後麵的兩個老人對望了一眼,剛準備出手,這時候門開了林天的身影出現在兩人的麵前道:“林爺爺,爺爺,你們到這個時候怎麽還不相信歐陽先生的話啊!病毒的厲害我可是親眼所見啊!你們快點出動軍隊吧!否則的話就晚了。”

幹癟的老人露出了威嚴的氣勢道:“你這個逆子,他到底給了罐了什麽湯,這樣胡著他,這小子分別是有陰謀,你給我滾過來。”

歐陽天轉身看了一眼兩人悲哀的道:“林天,多說無益,盡我等所能吧!”轉身就出了門,迅速的向著樓下而去。

林天氣的一跺腳,不爭氣的看著兩人道:“你們兩個老糊塗啊!哎!大哥等等我啊!我和你一起去啊!”

那個幹癟的老人氣的火冒三丈,土黃色的真氣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音,快速無比的攻擊林天的後背,林天看也沒看,任由真氣擊中他的後背,同樣他的身上泛起一陣土黃色的真氣,將老人攻擊全部的抵消。

“看到了嗎?爺爺,如果剛才你們貿然出手的話,我想此刻你們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我的一隻腳已經進入了先天的門檻,而且這一切都是歐陽先生所賜,本來你們這次可以和他完全的交好,可惜你們不珍惜機會。”林天轉身看了一眼兩個老人,目光中帶著幾分的同情之色。

隨即轉身迅速的跑下了樓梯,跟隨著歐陽天的腳步而去,而兩個人老人對望了半天,幹癟的老人隨手給了自己腦門一巴掌,麵露後悔之色道:“我們真是老糊塗了,小天已經一隻腳進入了先天,我們還在後天徘徊,哎!歐陽天這個小活字當真是匪夷所思啊!這該死的慕容老頭怎麽不和我們說清楚啊!讓我們鬧了個大黑臉,不行,立刻打電話找他算帳。”

旁邊的老人也無奈的搖搖頭道:“老林頭,你說咱現在怎麽辦啊!眼前一個大好的機會被我們放棄了,我們還有機會嗎?”

林驚龍歎息了一聲道:“想我一生閱人無數,如今卻看走了眼,實在是瞎了啊!先打電話給慕容老頭把情況問清楚在說吧!”

樓下,三女看著歐陽天奪門而出的樣子,還有樓上的吼聲,也隱約猜到了一些事情,隨後又看見林天著急的樣子,知道事態嚴重了,但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去,慕容青雨迅速的跟著林天的身後而去,其餘的兩女也緊跟而上。

外麵,慕容青雨叫住了林天和歐陽天兩人疑惑的道:“發生了什麽事情,怎麽會鬧成這樣啊!”

林天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別墅道:“去問兩個老糊塗去吧!老大你看我們現在從那裏開始比較好啊!”

歐陽天靜靜沉思了一會道:“從同仁堂藥房附近開始,如果張彪在就好了,最少可以有人幫我們查看那些家夥的動靜,對了,上次的龍一,龍二幾人呢?你立刻帶著他們去通知各大醫院,一定要加強觀察,我要去同仁堂找王老。”

林天點點頭,立刻打電話龍一幾人,決定了在那裏集合,而歐陽轉身就欲離開,旁邊的雲清瑤攔住了歐陽天道:“歐陽天,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能令你產生這麽慌亂的情緒,絕對不是小事情,說出來我們大家可以幫忙。”

歐陽一把將其推開沉聲道:“這事情不是你們管的了,瘟疫即將爆發,不想死的就老實的呆在家裏吧!”回頭看了一眼慕容青雨靜靜的道:“青雨小姐這件事情惟有你可以出一分力,我希望你能幫助我,病毒對你起不了作用了。”

慕容青雨麵色出現幾分笑容道:“好,我現在就跟你走,馨兒,青瑤你們暫時就在家呆著吧!我跟歐陽先生去幫忙,畢竟你們萬一要是被傳染了,那可就不好辦了。”

雲清瑤見歐陽天的態度惡劣,眼圈有些發紅,心裏一咬牙在次站在了他的麵前道:“我要去,我就要去,我也是學醫的,我也可以幫忙的,為什麽青雨姐姐可以去,我就不可以去啊!歐陽天你分明看不起我。”

歐陽天的眉頭閃過幾分的不耐煩之色道:“羅嗦的女人,要死要活隨你便,青雨小姐我們走。”

看著歐陽天的背影,雲清瑤氣的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後麵的林馨和慕容青雨立刻安慰起來,林天的聲音出現在他們的耳邊道:“其實老大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這個病毒實在是連他也控製不了,他之所以這麽說,其實是為了你好,不想你們有事而已,老大其實是個嘴硬心軟的人,哎!”

歐陽天回頭看了一眼林天道:“林天,你還不趕緊走,在那裏墨跡什麽,哼!既然你們都要去,沒怪我不提醒你們,如果感覺自己有什麽不適,趁早了斷,免的貽害他人。”

林馨輕蔑的看了他一眼道:“有什麽了不起的,不就是會兩手破醫術嗎?牛氣什麽,有本事把瘟疫解決了給我看看,那個時候本小姐才服你,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