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中醫
字體:16+-

285半路遇阻

285半路遇阻

傑達夫其實也十分的驚訝,要知道一個人拿出如此多的完美的魔法石,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他以為歐陽天等人肯定找到了一處魔法石礦山,才能得到如此多的魔法石。怎麽也不會想到那些魔法石可是歐陽天從自己的世界裏帶來的仙石。

歐陽天淡笑不答,傑達夫接著說道:“歐陽天如果有空的話,到我的地方來坐坐,讓我一盡地主之宜。”

歐陽天淡然的說道:“如果有空的話,一定來拜訪,就是要讓傑達夫老板破費了。”

傑達夫正要回答,突然隻見歐陽天臉色一冷,冷冷的望著傑達夫的背後,傑達夫一見歐陽天如此的神情,連忙回頭望去。

隻見不遠處有一個華服錦衣的年輕人正用一種狠毒,嫉妒,以及虎視眈眈的眼神盯著歐陽天和精靈朱麗雅。

此人正是那勞夫爾伯爵公子,剛才歐陽天買到了精靈朱麗雅,勞夫爾伯爵公子沒有得到自己所要的精靈,使他懷恨在心,對歐陽天等人充滿了敵意,現在走到外麵看見那精靈正在歐陽天等人的身邊,就知道,原來剛才跟自己競爭拍賣的就是歐陽天等人。

那勞夫爾伯爵公子的周圍還有十幾個身手矯捷,散發著高手氣息的護衛,對歐陽天等人虎視眈眈。

隻聽到那勞夫爾伯爵公子囂張驕橫的對歐陽天等人輕蔑的叫嚷道:“就你們幾個雜碎跟我搶精靈,我一定讓你好看!”

還沒等歐陽天開口,卡落立刻顯出一副不屑的樣子,兩眼望著天,悠閑的說道:“我怎麽聽到有一條瘋狗在這裏亂叫啊!”

眾人聽到安多如此說道,不由的哈哈大笑起來。

一聽到卡闊對自己如此的藐視,還把自己比喻成一條狗,頓時大怒,臉色猙獰起來,大聲的說道:“什麽?敢罵我是瘋狗!”

卡落看都不看他一眼,說道:“我可沒說你是瘋狗,是你自己說的啊!”

被卡落一陣搶白,隻是氣的那勞夫爾伯爵公子七孔冒煙,兩眼冒火,怒聲大叫道:“你,你,我要把你五馬分屍,碎屍萬段!”

看了看兩邊的護衛還站在自己的身邊,一動未動,勞夫爾伯爵公子怒目相向道:“你們還楞在這裏幹什麽,都給我上啊!”

聽到勞夫爾伯爵公子的命令,那些護衛也無可耐何,隻得上前,向歐陽天等人逼來,他們也知道眼前幾個都不是自己所能對付的,自己一點都看不透眼前幾個人的實力,而且他們的感覺告訴他們,眼前的幾個人實力自己一點都看不透。要知道這些護衛都是黑水軍團的軍人,經過了血與火的洗禮,對敵人的實力高低都是十分的**,一眼就可以看出對手的強弱。

眼看大戰一觸既發,突然一聲斷喝傳來阻止了這一切。

眾人轉頭望去,隻見一個略顯福態的中年人走了過來,眼睛開合之間,爆射出精光,走到兩對人馬之間,笑嗬嗬的說道:“原來是勞夫爾伯爵公子啊,我還以為是誰呢?不知道這裏出了什麽事情?”

見到這個中年人出來了,那勞夫爾伯爵公子也收斂了自己的狂妄之色,說道:“那裏,聚珍拍賣行的副行長格林可是鼎鼎大名,隻是對方實在是太狂妄,說話羞辱於本公子,本公子才忍不住要教訓他們一下!”

格林微笑著說道:“是麽?原來是對勞夫爾伯爵公子不敬啊!不知道公子看在我的薄麵就此算了,也算給我們聚珍拍賣行一個麵子!”

那勞夫爾伯爵公子一聽到格林開口了,才知道現在還在聚珍拍賣行之內,不能過於得罪聚珍拍賣行,於是狠毒的看了歐陽天等人一眼,接著笑著對格林說道:“既然副行長格林開口了,本公子怎麽敢放肆!”

格林笑嗬嗬說道:“多謝給我這一點薄麵!”

勞夫爾伯爵公子轉過頭,狠狠的對歐陽天等人說道:“今天就饒了你們這些人的狗命,下次就可以沒什麽好運了!”

那些護衛們聽到自己這個紈絝公子主子放棄了自己的念頭,都不由的長噓了一口氣,終於不用跟歐陽天等人作戰。

而歐陽天等人一聽,這個紈絝的酒色之徒居然還威脅,都不由的想立刻出手狠揍眼前家夥一頓。

對於他們來說,他隻是一條狗而已,沒有多做計較,現在最重要的是就是將精靈公主送回精靈森林去,使用瞬移將將小夢和麗琳兩姐妹一起送回了天都城的公爵府邸,本能歐陽天感覺到了此行的危險。

歐陽天跟她們道別後,瀟灑的轉身而去,四人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狂風依舊在門口呼嘯著,似乎也在為眾人的離別所哀傷。

直到歐陽天的身影不在她們的的視野之中,小夢還不願意離去,兩眼深情的包含著淚水,看著歐陽天離去的方向,久久的站在那裏,不肯離去。

麗琳沙走到小夢的身邊,安慰道:“小夢,我們回去吧!老大都已經走遠了。”在兩人的安慰下,小夢這才一步三回頭回到屋子之內。

再說歐陽天離開這裏後,便一路趕往兩國邊境地帶的自然森林,沒有小夢等人一起旅行冒險,眾人一路上似乎安靜了許多,向右走大約幾十天便可以到達那自然森林。

憑借5人的速度,眾人不需要十天就可以到達那自然森林,而精靈公主朱麗雅更是隨著越靠近自然森林,對家的渴望和忐忑不安更加的強烈。

這一日,眾人再過三四日,便到達了那自然森林,對於那神秘的自然森林,歐陽天,達斯,卡落和拉洛都非常的好奇,不知道他們到底居住在什麽樣的環境之中,他們的精靈城市不知道是什麽樣子,畢竟,精靈們已經和人類不來往有幾百年之久,漸漸的人類對居住在自然森林之中的精靈所知的越來越少,精靈在人類心目之中的也越來越神秘。

眾人行走在小道之外,旁邊則是連綿不絕的密林,這時候,精靈朱麗雅已經恢複了自己的真身,朱麗雅扇動著自己的透明蝶翅,在歐陽天等人的四周歡快的飛舞不已,因為,在這裏,人類的痕跡越來越少,朱麗雅自然也不比掩飾自己精靈的身份。

朱麗雅歡笑著對歐陽天說道:“我們精靈族的自然森林是這個大陸最美麗的地方,你們到了我們的地方一定會喜歡的!”

歐陽天問道:“你們所有的精靈族都居住在那裏麽?”

朱麗雅飛舞到歐陽天身邊,輕快的說道:“是的,那是由植物形成的城市,在那裏,沒有恐懼,悲傷,痛苦,隻有安詳,快樂,自由,所有的精靈都是愛好和平的。”

拉洛聽的朱麗雅話後,腦海之中不由的浮現出一副美妙天堂的情景,鳥語花香,所有的動物都安詳的自由在林中的漫步,一切都是那麽的美好。

於是問朱麗雅道:“你們自然森林裏有多大啊!怎麽生存下去?都吃些什麽啊?”

朱麗雅微笑著漂浮在空中對亞森說道:“我們自然森林裏的精靈之城可大了,跟你們的天雲之城差不多大,都是用植物建造而成,一切都十分美妙的。”

聽到朱麗雅對自然森林裏的精靈之城的描寫,心中不由的向往異常,希望能早點到達那精靈之城,去看看那傳說之中的精靈之城。

突然,朱麗雅眉頭皺了一皺,警惕的看了看路邊的森林,輕聲對歐陽天等人說道:“這裏似乎有人撒下過酥麻藥,跟我以前中的毒藥一樣!”

歐陽天等人一聽,立刻凝神聚氣,果然似乎有毒藥布置在周圍,不過這些毒藥根本對歐陽天等人沒有用,幾人一運用體內的靈氣,立刻把那些微量的毒藥排出體外,但是他們假裝毫不知道情況,依舊慢步前進。

歐陽天輕聲對飛舞著的精靈公主朱麗雅說道:“你沒事吧!有沒有中毒?”

朱麗雅輕聲回答道:“沒事,我很好,我們精靈有一種特殊的能力,隻要一種毒藥我們中過之後,我們精靈的體內就能產生抗體,那麽以後這種毒藥就對我們不會產生影響了!”

歐陽天等三人聽了之後,都不由的驚訝,精靈一族居然還有這樣的本領,能適應各種毒藥,其實,這也是精靈本身所決定的,他們是大自然的寵兒,對自然界的植物,動物等等都有著天生的駕禦能力,並與之和諧共處,而毒藥無不由植物或者動物的體內所提煉出來的,所以,一旦精靈適應了那一種毒藥,就可以終生免疫。

歐陽天等幾人一邊慢步走在小道之上,歐陽天一邊用神念掃視周圍的情況,果然,周圍的森林樹木之後,埋伏著數量眾多的人。

在歐陽天的示意之下,眾人一邊走,一邊假裝身體不適,達斯還呻吟道:“我怎麽感覺到全身無力,怎麽回事情?”

說著,說著,眾人漸漸的無法行走,一副氣喘籲籲的樣子,都紛紛的倒在路邊的樹木旁邊,看上去昏昏欲睡的樣子。

而精靈朱麗雅則演的更加逼真,隻見她慢慢的收攏自己的翅膀,消失不見,然後整個人軟軟的躺在歐陽天的身邊,一副楚楚可人的樣子,真是我見猶憐。

這時候,一陣陰森的笑聲從路邊的森林之中傳了出來,這陰森的笑聲簡直讓人毛骨悚然,直起雞皮疙瘩。

隻見從旁邊的森林之中走出大約五六十個黑衣人,隻露出精光閃閃的雙眼,每個人都腳步沉穩,步履輕盈,手持單劍,可見個個都是百裏挑一的高手,再看他們胸前黑衣上的標誌,歐陽天等人就知道他們是什麽人了。

不錯,他們就是那陰魂不散的殺手會的殺手。

歐陽天看著這些殺手密會的黑衣殺手,冷冷的說道:“想不到,原來是你們這些殺手會的人在這裏下毒!”

“不錯,我們正是殺手會!”隨著陰森的話音,隻見路邊的枝葉茂盛的巨樹的主幹之上扭曲著浮現出一個黑影來,仿佛隻是一個虛空,沒有實體的黑暗之靈。

歐陽天等人冷冷的注視著那浮現在巨樹之上的黑影,沉聲說道:“為什麽?為什麽要對付我們?”

那黑影用那毛骨悚然的聲音說道:“歐陽天,我就讓你們死個明白,你們已經好幾次破壞了我們的行動,而且你手裏的****魔法礦石可是我們的最愛。”

歐陽天說道:“看來你們一定要置於我們死地了!”語氣淡然和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