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飄渺閣中,徒遇佳人

小風的耳朵被折磨了數個時辰之後,才在那於成戀戀不舍的眼神中落荒而逃。無意間讓小風看到於成的眼神後,小風的腳步卻是又加快了幾分,心中更是感覺到絲絲的涼氣。在駐地守衛那疑惑的眼神中小風一路逃出了天音琴宗的駐地,不禁暗罵道:“我日,寧願在去跟段天成大戰一場,也願跟於成這變態聊天!”

既然身份令牌已經更換完畢了,小風便在天音城中隨意的逛了起來。待小風來到了一條繁華的街道之時卻是看到了一家六層高的小樓,門上掛了一塊牌匾,上書:飄渺閣。四個字筆勁十足,而且書寫此人必定是一位修者,概因在那四字之中小風卻是看出了其中居然蘊含著筆者對天道的領悟,而且甚是不低!

好奇之下小風便進入其中,入得裏麵一位小二打扮的人便迎了過來,“客官第一次來飄渺閣吧,我們飄渺閣一樓是吃飯之處,二樓是喝茶之處,三樓卻是有很多客官這樣的修者需要的東西,四樓小的卻是不知..”那小二見小風進來之後便四處打量,於是便開口問道而且還向小風道明了這飄渺閣的一樓二樓三樓的不同之處,小風發現這小二居然還是個九階的武者。心中不禁想到,這飄渺閣果然不同凡響,一個小二居然都是那將要凝結金丹的武者。

“我便先在這一樓吃點東西吧”小風卻是感覺自己十幾年沒有吃過這凡間的東西了,一聽這一樓正是吃飯的地方便想著吃上一點,雖然小風早已辟穀,但是畢竟成為修者的時間不長,對凡間的事物..還是有些懷念的。

小風隨意的找了一張靠近窗戶的沒人的桌子坐了下來,隨口說道:“隨便上幾個小菜便可,在來一壺酒”小風在凡界之時起初在無名山穀練劍,而後下山之後便一直被追殺,後來逃入深山後便一直苦修,哪裏嚐過這酒的味道?如今有機會,便想到了嚐嚐。

“好嘞,客官你稍等啊,小的這就給您安排”隨後那小二便安排去了。

小風坐在那裏也是閑來無事,便打量起這飄渺閣的一樓,這時才發現在這麵積有百十平方的一樓之中,自己選的這個位置居然是唯一的一張桌子了。而這一樓吃飯之人,卻也非盡是凡人,卻是也有不少的修者在此用飯。畢竟達到辟穀的境界最起碼也要在元嬰期時方能,而也有那麽幾位入虛期,歸體期的修者吃些美味,喝點美酒滿足一下口腹之欲罷了,至於小風看不透的更高境界的修者卻是一個也沒有發現。隨後小風便將神念收了回來,眾多的修者卻是沒有一人察覺小風這近乎於變態的神念。此時那小二已經端來了四個小菜以及一壺酒來放在了桌子上麵。

“客官您慢用..”那小二將酒菜放在桌上後說道,此時那門口又進來了客人,他便趕緊前去招待去了。

小風為自己倒上一杯酒後便端起來品嚐了一下,這酒不烈,喝到口中居然十分的香醇,小風卻是喝上了癮,偶爾夾起幾口小菜放入口中。這小菜卻也是十分的美味,讓小風不禁多吃了幾口,就在小風美酒佳肴享受的時候,一道甚是好聽的女子聲音傳入耳中:“這位公子,此時座位已滿,可否與道友拚下桌呢?”

小風轉頭一看,心中不禁想道:“果然是烽火戲諸侯,為博紅顏笑!真是傾國傾城啊..”這其中一名女子,身著紅se長裙,完美的五官長在一張漂亮的瓜子臉上完美的讓人心動,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更是讓感覺有一種嫵媚的味道,在加上那的完美身材當是稱得上是傾國傾城!另外一名女子身著藍se長裙,與之前的女子相比居然有過之而無不及!特別是那清澈靈動的雙眼讓人感覺那麽的入迷。

小風卻是在片刻便回過了神來,心境漸漸的平複下來,小風雖然心誌堅定,但是畢竟處事不多,初見如此完美的兩個女子不禁也是微微的入神,然而堅韌如小風的心性卻是在片刻間便緩了過來。那兩位女子見小風不過在片刻間便回過了神來,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詫異,畢竟以兩女這傾國傾城的容貌,不管是哪個年輕的男子見過都會呆上一時半刻的。

那周圍的食客們在兩女說話或者進來之時便一直都盯著兩女看,其中更是有幾位居然暗暗的吞下口水的聲音傳了出來!那兩位女子卻也是有著歸體期境界的高手,這等聲音雖然細小卻是逃不過她們的耳朵。

那紅裙女子臉se一變,眼神瞬間變的冰冷無比,眼神冷冽的掃過整個飄渺閣的一樓,眾多男人頓時都紛紛的低頭裝作吃飯或者喝酒。即使是那幾個歸體期的食客也是感覺十分的尷尬,而那吞口水的幾人也是發現了自己的失態,同時也感到了兩位女子修為不弱,也是不敢再看。

小風雖然沒有如此,但也是感覺氣氛略顯尷尬,於是開口說道:“兩位小姐請坐..”此時那紅裙女子才收回了那冰冷的眼神,臉se略微有些緩和。

“那就多謝這位公子了”那位身著藍裙的女子開口向小風道謝之後便拉著那紅裙女子坐在了小風的對麵。

小風還是第一次聽到那藍裙女子說話,頓時感覺這藍裙的女子比之那紅裙女子的聲音更是好聽,仿佛那天籟之音!小風不禁想到,如果天天能聽到這樣的聲音那該多好,隨後似乎也感到了自己有些想多了,臉se不禁一紅說道:“不謝不謝..”言語之間似乎也是有些尷尬。

對麵的兩位女子一見小風這個樣子不禁都撲哧一笑,之前那尷尬的氣氛頓時消散而去,小風一聽兩女一笑,更是尷尬,臉se更紅。隨後那兩女便點了幾個飄渺閣的招牌菜和一壺清酒。

“嫣然姐,剛才你的樣子好可怕哦,好像要吃了他們是的”那藍裙女子笑著對紅裙女子說道,此時小風才知道那紅裙女子叫嫣然,卻是不知姓什麽。

“若惜,你個死丫頭,還說我呢,你沒見那些猥瑣的男人那模樣啊,居然…居然吞口水!”嫣然不禁對著若惜笑罵道。

小風一聽之下,剛剛轉為正se的臉上卻是又瞬間轉為了尷尬,手中端著的一杯酒卻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心中卻是不禁說道:原來那藍裙的女子叫若惜啊!這名字甚是好聽。

“嗬嗬,你居然還說呢,沒看到對麵的公子臉se都變了,剛才若不是人家給你解圍,看你怎麽收場”若惜看到小風臉se尷尬後便對那叫做嫣然的女子說道。

嫣然一聽也是想到了此處,此時那小二正好將兩女點的佳肴以及清酒送了過來擺在了桌上..嫣然倒了一杯清酒端了起來對小風說道:“剛才多謝公子解圍,小女子敬公子一杯..”

小風連道:“不謝不謝”隨即兩人便將杯中之酒飲下。

“嗬嗬,我們二人打攪到了公子一人在此獨飲,公子更是為嫣然解圍,這杯酒當是要敬的”那叫若惜的女子也是說道。

“若惜,剛才這公子可不僅僅隻是解的我的圍,還有你的一份誒,那你是不是也要敬公子一杯呢?”嫣然不禁調笑著對若惜說道,眼神之中竟是帶著一點點曖昧的意識。

小風一見,剛剛褪去尷尬的臉se又是尷尬了起來,對麵的若惜也是臉se微紅,頓時橫了嫣然一眼,看到小風臉se又變得尷尬卻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讓小風更是感覺尷尬。

“嫣然說的對,若惜當敬公子一杯的”隨即端起一杯清酒直接飲下,小風也是飲下剛剛倒滿的一杯。

隨後若惜與嫣然便輕聲的聊了起來,小風也是不願被人當做偷聽女孩家的談話,沒有用意念偷聽。但是喝酒之時,眼角的餘光卻是經常的瞥向那叫做若惜的女子,見到若惜與嫣然聊的十分開心,那完美的容貌,卻是讓小風的心神不禁一蕩,有些異樣的感覺充斥了小風的心中,不禁想到那幼時聽村長爺爺講故事裏的一句話:莫非這便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