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六十九章 兩年期到,破關而出

若惜說話之時,那原本閉目的佛陀金蟬子,卻是猛然的睜開了雙眼,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緊緊的盯著若惜。若惜也是感覺到了,卻是沒有說什麽。但是過了一會兒,若惜卻是感覺心中微怒!

“不知金蟬子大師為何盯著小女子看呢?”若惜的聲音十分的冷漠,給人一種如果這位不是金蟬子佛陀的話,這麵前的少女甚至於說不定早就已經拔劍相向了!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貧僧隻是對於藍施主的五行之體感到好奇,卻是唐突了,還望藍施主莫怪。”金蟬子也是發現了自己如此的盯著一位少女的確有些不妥,卻是趕緊解釋的說道。

若惜一聽,麵色卻是絲毫也沒有緩和,對於這雷音寺的僧人,她的心中十分的憎恨!還有在座的各大門派修者!因為當初就是他們圍攻的風哥哥!才導致了與風哥哥相隔天涯!若惜豈能不恨?如果不是為了天音琴宗的話,若惜根本就不願坐在這裏跟這些仇人說話!

在座的眾多修者自然也是明白,這麵前的藍若惜變成如此冷漠的模樣,想必一定與那數年前的獨孤風有關。不禁都是有些尷尬。畢竟此女也是傳說中的天地五行之體,未來成就更是不可限量!比之那獨孤風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因此交惡,卻是有些不太好。

“既然事情已經談完,其他的事情便由各位前輩商量處理吧,若惜先行一步,回房歇息了。”若惜的心中卻是感覺,越是呆在這裏,她的心就越難過,越憤慨。心中不禁想要離開,於是便起身告辭,轉身便走了。

原本在一旁的霍東和嫣然也是心中十分的難過,對於各大門派當年圍攻小風一事,如若不是因為師父的話,霍東或許早就去找幾大門派拚命去了!見到若惜一走,隨即便跟了過去。至於在場的那些所謂的前輩,他們二人卻是連告辭都沒說一句。讓坐在那裏的伍德彝卻是有苦說不出,甚是尷尬。

雖然若惜,霍東,嫣然三人甚是有些無理,但是卻是沒有一人說什麽。畢竟如今的若惜已然是準仙級高手,更是那天地五行之體!實力深不可測!這修界本就是實力至上的原則!因此也沒有哪個老家夥說什麽。再說了,她情郎之死,在座的眾位,誰也逃不掉幹係!

來到天音琴宗的駐地的房間之後,若惜便坐在了凳子之上,在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掩麵失聲痛哭起來。心中對於風哥哥的思念,再一次從心底破開,感染到了她那顆傷懷的心。自從一年前修為大進之後,在那無盡的虛空之中,她仿佛明悟的許多,卻是又不知到底明悟了什麽。但是她卻是明確的感覺到了自己似乎並不簡簡單單的五行之體!而且她還有一種感覺,她感覺到風哥哥一定沒有死!但是或許下次相見卻是不知何事,也或許遙遙無期。

就在此時,嫣然和霍東也是走了進來,坐在了若惜的旁邊,沒有說什麽。但是兩人的臉上都是掛滿了無盡的悲傷!霍東的雙拳更是捏的啪啪作響。小風救了自己三次!而自己呢?為何如此無用?自從知道小風被圍攻致死之後,如果不是師傅攔著和嫣然的苦苦相求,他早已然去找各大門派去拚命去了!這些年,一直都在刻苦的修行,已然到了大乘期的境界!但是如今的修界卻是又大劫已起!他的實力還是不足!他要守護的東西還有很多!

三人都是默默不語,隻有若惜那斷斷續續的嗚咽,還有霍東的不甘和悲憤,嫣然的歉疚和傷心。

這世間,情為何物?生死相許還是盡是傷感?何為兄弟?同生共死還是如何?

自從第一場爭鬥之後,不管是魔域還是仙道修界,都沒有在進行過如此慘烈的戰鬥。

平時偶爾會有一些小小爭鬥,每一段時間,雙方的頂尖高手,也會出手爭鬥一番。雖然沒有分出勝負,卻是都在全力的摸清楚對方的底細。

此時,在滄海之海的深處,各大海外修界的門派高手紛紛聚集到了千雲仙島。原來是那百年一次的比鬥即將開始,而這千雲仙島乃是距離神聖大陸最近的地方。每次比鬥,也都是在此舉行。各大門派的宗主,長老此時都在千雲門的大殿之中。千雲道人作為東道主,自然坐在首位,其他的各派也是分主次落座。

剛坐下,一位鶴發童顏的老者便開口問道:“千雲道兄,聽說你找了三位好幫手,卻是不知在何處?”這老者的一句話,卻是將眾人的眼光都吸引向了千雲道人那裏。畢竟兩年前,千雲道人給各派傳信說,有三位高手願意幫助海外修界迎戰神之天使,而且對這三位高手的實力甚是推崇,怎能不讓在座的各位高手好奇?

“哈哈,連立道兄卻是莫慌,那三位此時還在我千雲門潛修,他們已經承諾過,在比鬥之前,必將出關!”千雲道人也沒有什麽好隱瞞的,畢竟如今的海外修界都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如果出了差錯,誰也跑不了。

在座的眾人卻是都暗暗點頭,因為凡是高手,從來都是有承必諾!以千雲道人那大乘期境界的修為,想必應該也不至於連高手和庸手都分不出來。

“如此甚好。”卻是那坐在主客位置的一位身穿青袍的老者淡淡的說道,言語之間卻是給人一種平淡無為,甚是不在乎的感覺。

“淡言真人但請放心。”這淡言真人乃是海外修界第一高手,千雲道人自然不敢怠慢,語氣十分肯定的說道。

那淡言真人卻是的確人如其名,言語甚少,惜字如金。聞聽千雲所說之後,卻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便不再言語。

就在此時,一股驚人氣勢卻是從千雲門深處傳來!讓在座的眾人大吃一驚!即使那海外第一高手的淡言真人也是麵露訝然之色!

隻聽那千雲道人甚是歡喜的說道:“這氣息的源頭正是三位高手潛修之地,想必今日正好出關!”

“走!”卻是那淡言真人淡淡了說了一個字,但是就這一個字,卻是完全的表示出來自己的意思,意識便在於讓眾人前去迎接三位高手出關!畢竟對方是來幫助自己等人的。身為海外第一高手,卻是有著如此胸襟,不禁讓人好生佩服!

隨即眾位高手在千雲的帶領下,便紛紛趕往那氣勢的發源處,大多數人的心中對於在這三位高手,也甚是好奇。從方才氣息的強度來看,比之大乘期隻強不弱!

當眾人趕到之時,卻是看到了在那半空之中有著兩道身影。其中一位乃是一個麵色英俊的青年!身穿一身白袍,全身的氣勢甚是銳利!一片片的金芒不斷的從天地之間灌入其體內!那身上的氣勢也是不斷的提升,再提升!而另外一位卻是一位妙齡少女!不同與那青年之處,便在於灌入她體內的卻是一片片的藍色光華。

漫天的金芒和藍色光華,交相輝映,甚是壯觀!再加上兩人身上不斷提升的氣勢,更是讓人有一種仙神下凡的感覺!

“金靈之體,水靈之體!”既然平淡如淡言真人的這般高手,也是有些微微訝然!天地靈體即使在遠古之時也是鳳毛麟角,如今此處卻是便有兩位!

“淡言真人果然慧眼,居然一看之下便分辨出來,兩年前,千雲卻是沒有看出來,這兩位便是我提起的三位高手之中的蓬萊仙島傳人的兩位兄妹!”一旁的千雲聽到淡言真人說出了雲天和靈兒居然是傳說中的天地靈體!不禁口中唏噓的說道。

“蓬萊傳人?難怪如此!”畢竟蓬萊仙島在海外修界也是屬於傳說之中的存在,聞聽之下,淡言真人也就了然,既然是蓬萊傳人,天賦又怎會一般?

過了許久之後,天空之中的金芒和藍色光華才漸漸的散去。雲天和靈兒的身影漸漸的落了下來,神念也是從修煉之中收了回來,才發現有著不少的高手在場。不禁疑惑的望向那站在前麵的千雲道人。

“嗬嗬,千雲恭喜兩位出關!這幾位乃是其他各大海外門派的宗門高手,如今比鬥之日漸近,趕來商議!卻是正好趕上了兩位破關而出!”見到兩人疑惑,千雲怕兩人誤會,便解釋說道,同時那些各派的高手也都紛紛祝賀兩人出關。

雲天和靈兒聞聽之下,卻是明白了原因,自然客氣一一回禮。

“獨孤道友呢?”見到雲天和靈兒已然出關,千雲越是十分疑惑的向兩人問起獨孤風的情況來。

“千雲掌門,這個我們二人也是不知,先前之時,小風兄弟身上猛然散發出一絲的氣息,將我和妹妹二人從修煉中驚醒,卻是被迫出關!”提起此事,雲天卻是攤了攤手,十分無奈的說道。

在場眾人這才紛紛訝然!那先前感覺的氣息,莫非不是二人散發而來?既然那獨孤風能夠僅僅以氣息便將這兩位高手逼迫出關,那麽他的實力?

就在眾多高手還在疑惑之時,一股比之先前更加讓人駭然的氣勢,猛然衝天而起!那原本守護千雲仙島的大陣都被這股磅礴的氣勢衝擊的一陣晃蕩!刺目的紫金色光芒從三人潛修之地猛然爆發出來!讓所有人都不禁閉上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