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六十九章 兩年期到,破關而出

若惜說話之時,那原本閉目的佛陀金蟬子,卻是猛然的睜開了雙眼,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緊緊的盯著若惜。若惜也是感覺到了,卻是沒有說什麽。但是過了一會兒,若惜卻是感覺心中微怒!

“不知金蟬子大師為何盯著小女子看呢?”若惜的聲音十分的冷漠,給人一種如果這位不是金蟬子佛陀的話,這麵前的少女甚至於說不定早就已經拔劍相向了!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貧僧隻是對於藍施主的五行之體感到好奇,卻是唐突了,還望藍施主莫怪。”金蟬子也是發現了自己如此的盯著一位少女的確有些不妥,卻是趕緊解釋的說道。

若惜一聽,麵色卻是絲毫也沒有緩和,對於這雷音寺的僧人,她的心中十分的憎恨!還有在座的各大門派修者!因為當初就是他們圍攻的風哥哥!才導致了與風哥哥相隔天涯!若惜豈能不恨?如果不是為了天音琴宗的話,若惜根本就不願坐在這裏跟這些仇人說話!

在座的眾多修者自然也是明白,這麵前的藍若惜變成如此冷漠的模樣,想必一定與那數年前的獨孤風有關。不禁都是有些尷尬。畢竟此女也是傳說中的天地五行之體,未來成就更是不可限量!比之那獨孤風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因此交惡,卻是有些不太好。

“既然事情已經談完,其他的事情便由各位前輩商量處理吧,若惜先行一步,回房歇息了。”若惜的心中卻是感覺,越是呆在這裏,她的心就越難過,越憤慨。心中不禁想要離開,於是便起身告辭,轉身便走了。

原本在一旁的霍東和嫣然也是心中十分的難過,對於各大門派當年圍攻小風一事,如若不是因為師父的話,霍東或許早就去找幾大門派拚命去了!見到若惜一走,隨即便跟了過去。至於在場的那些所謂的前輩,他們二人卻是連告辭都沒說一句。讓坐在那裏的伍德彝卻是有苦說不出,甚是尷尬。

雖然若惜,霍東,嫣然三人甚是有些無理,但是卻是沒有一人說什麽。畢竟如今的若惜已然是準仙級高手,更是那天地五行之體!實力深不可測!這修界本就是實力至上的原則!因此也沒有哪個老家夥說什麽。再說了,她情郎之死,在座的眾位,誰也逃不掉幹係!

來到天音琴宗的駐地的房間之後,若惜便坐在了凳子之上,在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掩麵失聲痛哭起來。心中對於風哥哥的思念,再一次從心底破開,感染到了她那顆傷懷的心。自從一年前修為大進之後,在那無盡的虛空之中,她仿佛明悟的許多,卻是又不知到底明悟了什麽。但是她卻是明確的感覺到了自己似乎並不簡簡單單的五行之體!而且她還有一種感覺,她感覺到風哥哥一定沒有死!但是或許下次相見卻是不知何事,也或許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