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八十一章 無可奈何,若惜渡劫

“哦?條件隨便我提?”聽到若惜如此一說,畢方嘴角泛起一絲玩味的笑意,不慌不忙的緩緩說道。

見到畢方如此神態,若惜不禁心中暗暗戒備,而後卻是不禁麵現無奈之色。自己的父親就在對方手中生死一線,就算自己在如何戒備,終究也是被動!想到此處,若惜微微一歎,心境卻是平靜下來,緩緩說道:“你想如何?”

“嗬嗬,妖族人馬已然撤退,本妖神也沒有別的意思,隻要你願意現在就渡劫飛升,我畢方絕對放了你爹!”說到此處,畢方的語氣卻是突然緩和起來,微笑著說道。

“隻是讓我飛升?哪怕是我現在就渡劫,根據天道法則規定,也要百年之後方可飛升。”若惜的眼神戒備的冷聲說道,顯然並不相信畢方的條件如此簡單。

一見若惜似乎一點都不相信自己,畢方不由得有些苦悶,來修真界之前,天尊說過,這天地五行之體的女娃關乎到此場無量大劫,有那大道庇護,隻有將其盡早的逼入神界,天尊才有機會掌控住。心念一轉,畢方便說道:“我畢方乃是神界東皇天尊座下第一妖神,既然說了就一定會做到!至於渡劫之後,百年飛升一事,卻是小事而已。你如今修為已然準仙級境界,體內真元絲毫不亞於仙元,隻要渡劫之後,便可破開空間,入得仙界!”說到這裏,畢方的語氣之中卻是重了許多,畢竟這女娃的老爹就是自己手中,真不行就來點強硬手段!

“此話當真?”話說到這份上,若惜也是不願拂了畢方的意思,看到爹爹那已然蒼老的模樣,而且似乎昏迷不醒,若是惹得畢方不快,對爹爹下手,爹爹怎麽受得了?

一聽若惜的語氣,畢方心中暗道:有戲!趕緊開口說道:“我畢方說到便做到!若有食言,天地誅滅!”為了盡快完成天尊交代的任務,畢方卻是出乎意料的立下的一個誓言。

但凡修為境界越高的修者,對於誓言越是看重,所以畢方已然立誓,若惜自然便不好再說其他,心中卻是不禁暗暗有些傷感,若是如此,與風哥哥卻又會再次相隔天涯!想到此處,若惜心中便有些難過,等啊等,等了數年,沒有等到夢中的一襲身影,卻是自己首先便要先行離開。

“本妖神已然立誓,你打算何時渡劫?”見到若惜沒有說什麽,畢方便緊接著問道。

“明日我宗門弟子歸來,你將父親交給他們,我便渡劫!”聽到畢方所問,若惜牙齦一咬,仿佛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心,堅定的說道。

若惜如此一說,畢方自然也是不好說什麽,便開口說道:“好!我便等你一日!”話音一落,畢方的身影便徐徐的從空中降下,單手一揮,一片火紅色的火焰便將整個霧隱峰籠罩其中,原本由於慘戰而四處散落的殘肢斷臂紛紛化為灰燼,那空氣之中令人作嘔的血腥味也是淡了不少。

落到地麵之後,畢方便將昏迷之中的藍一天放在一旁,便直接旁若無人的盤膝而坐,閉目修行起來。

一見畢方如此,若惜卻是不禁說道:“畢方妖神,能不能讓我看看爹爹的情況?”父親一直昏迷不醒,作為女兒的若惜心中自然萬分擔心。

“不行,你這天地五行之體亙古以來,除開道祖,便隻有你一人,誰又曉得你擁有什麽罕見的絕世神通?我畢方不食言就是了!”那畢方卻是眼睛也未睜開,便冷聲的拒絕道。心中卻是不禁想到,我怎麽可能讓你看,這藍一天生命之火幾乎燃盡,若不是靠我畢方一道神元護住元神心脈,早就魂歸太虛了!若是讓你發現,我畢方的計劃豈不是全亂了!

聽到畢方如此一說,若惜也是無可奈何。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若惜卻是感覺,這時間如蝸牛一般,過的太慢!隻能在心中不斷的掐算著伍長老等人來到的時間。

第二日清晨,遠處的天空依稀可以看到一片黑點,若惜一見之下,真元聚於雙目,正是伍長老與宗內的精英弟子。就在此時,畢方也緩緩的睜開了緊閉的雙眼,抬頭遙遙的望向天空。

片刻之後,伍長老一行數千人便來到了霧隱峰,敢剛落地,伍長老看了那妖神畢方一眼,顯然不認識,便疑惑的向若惜問道:“發生了什麽事?”與此同時,伍長老皺著眉頭,神念掃視了整個霧隱峰。那明顯的火焰灼燒的痕跡,還有那明顯有過一場慘烈無比的戰鬥留下的戰痕,再加上護宗大陣已然消失不見,霧隱峰上死一般的寂靜,心中的那份不安,自然再也無法保持平靜。

聽到伍長老發問,若惜看了畢方一眼,卻是見到畢方一副什麽都不在乎的神色,便對伍長老說道:“妖族侵犯我天音琴宗,除了爹爹之外,滿門被屠!”言語之間,如若惜這般善良單純的女孩,也是殺機凜然,滿懷仇恨!

此時嫣然和霍東剛好走了過來,自然也是聽到了若惜所說,三人頓時一愣,隨即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臉色更是變了數變。霍東性格最是耿直,當即便說道:“以藍前輩的修為,還有宗門的八位長老難道不敵一群妖類?如果出現變故,我師父想必也應該會趕來啊。”

伍長老一聽,頓時也疑惑的望向若惜,顯然也是不太相信憑萬妖殿的實力,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攻下天音琴宗。若惜知道的也不多,頓時隻好指著畢方說道:“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是他告訴我的。”

眾人一聽,頓時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畢方的身上。隻見畢方一股高傲無比的神態,似乎絲毫不將眾多天音琴宗的弟子放在眼裏!畢竟也是神界的妖神,修真界的修者,又有幾人能入其法眼?

“敢問這位是?”卻是那伍長老從畢方的神態之上看出來一些不對勁,便開口問道。

“吾乃神界妖神畢方!”隻見那畢方看都不看伍德彝一眼,冷冷的話語傳入了在場數千修者的心神!

聽到畢方的言語,幾乎所有人都愣住了。僅僅隻是神界妖神或許不會讓他們有多麽的震撼,但是畢方二字,卻是的確夠震撼的了!古籍之中便有記載,遠古洪荒之時,巫妖爭天地,這妖神畢方乃是妖族第一戰將!妖族之中,天尊座下第一高手!

“畢...方!?”那伍長老自然心中大是驚訝,被畢方方才的氣勢所懾,不禁後退三步,驚恐的說道。

“天地之間除了本妖神之外,絕無第二個畢方!莫非你以為本妖神是在冒充?”這畢方見到伍長老如此神色,心中微微有些不悅,言語之間更是充滿了不屑之色,氣勢逼人的冷聲喝道。

畢方如此一說,伍長老頓時麵色難看起來,甚是尷尬,身後的霍東與嫣然卻不如此想,見到伍長老受氣,自然心中大怒,隻聽那嫣然說道:“你這妖人,真是無禮!此處乃是我天音琴宗宗門所在之地,豈能容得你放肆?”

嫣然此話一出口,若惜在一旁心中暗叫糟糕!場麵頓時猛然安靜了下來!隻見那畢方臉色變了數變,麵目頓時猙獰起來,口中惡狠狠說道:“本妖神懶得跟你們這些螻蟻廢話,女娃你趕緊下決定,否則我不介意現在就殺了你父親!”雖然天音琴宗此時有數千精英弟子在此,但是在妖神畢方眼中,卻是不過是多了一群螞蟻而已,自己隨便一角都能踩死一大片!自然沒將他們放在心上。

畢方這一聲暴喝,卻是震驚了全場!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那畢方身後躺在地上的老者,聽到畢方那滿懷殺機的話語,若惜趕緊喊道:“不要!”見到眾人那更加疑惑的神色,若惜便將與畢方之間的交易說了出來。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殺機凜然的望向畢方,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宗門被滅的深深仇恨!

“哼,少用那種眼神看本妖神!在我畢方眼中,爾等不過一群螻蟻爾爾!”狂傲的話語,頓時激起了眾人滔天的怒火,卻是敢怒不敢言,畢竟不僅僅隻是威名,而且宗主還在對方的手中!若是眼神能殺死人的話,畢方此時應該已經被切成數千塊了。

對於一群螻蟻,以畢方天生的高傲,自然不以為然,口中冷然說道:“本妖神給你們一個時辰的時間考慮,若是沒有個結果,本妖神不介意將你們這些最後的宗門弟子盡皆屠戮!”話音一落,畢方單手一吸,便將藍一天再次抓在手中,身影頓時一閃而逝,出現在了數百裏之外。

聽到畢方方才的話語,數千宗門弟子頓時都想直接便與其拚命!卻是被伍長老壓住了火氣,眾人便一一商量起來。然而能有什麽好商量的?

以霍東的脾氣,自然是大不了拚了!但是若惜卻是一定要先救父親!

這藍一天作為天音琴宗的宗主已然三百年,在宗門之內威望自然很高。

眾弟子一聽宗主在對方手中,也都紛紛說要先救宗主。

但是能救藍一天的辦法卻隻有一個!那便是若惜渡劫飛升!

別的宗門弟子或許不清楚,但是嫣然,霍東,伍長老卻是在清楚不過了!這數年間,若惜一直在等獨孤風!如今若是飛升,便是天涯相隔,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再見。雖然眾人都認為小風已然死去,但是卻是都不忍心說出來,讓若惜難過。

沉默了半響之後,隻聽若惜說道:“伍爺爺,霍大哥,嫣然姐,爹爹就拜托你們照顧了!若惜感覺到風哥哥其實也回來了!若是見到他,讓他不要擔心若惜,若惜在仙界等他!”言罷,若惜深深的對眾人鞠了一躬,便緩步向遠處的畢方走去。

“你決定了?”就在若惜剛到畢方附近之時,便聽到畢方那淡淡的話音傳入耳中。

“恩,希望妖神能夠信守承諾!若惜此時便渡劫!”話音一落,若惜便直接騰空而起,直接在半空之中盤膝而坐。真元頓時完全放開,五彩光芒大盛!一股驚天氣勢,衝天而起!

隨著若惜修為的完全放開,天空之中漸漸漆黑起來,漫天的烏雲不斷的匯聚而來,雷鳴閃爍!

看到若惜果然引動了天劫,畢方方才舒了一口氣,自言自語說道:“我畢方好歹也是遠古妖神,你放心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