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九十二章 紛紛結盟,佛門無恥

獨孤風淡淡的望著庫瓦德那惡毒的眼神,甚是不屑的說道:“手下敗將而已,即使是你多了一對翅膀,依然還是鳥人罷了!”此言一出,頓時激起對麵四人怒目而視,若是眼神可以殺人的啊,獨孤風估計早就橫死當場了。

“哼,我庫瓦德代表的乃是上帝的旨意,不與你這莽夫一般見識。”那庫瓦德也不是笨蛋,這裏乃是修真大陸修者的地盤,即使是他再怎麽自負,也不敢在這裏動手。言罷,狠狠的瞪了一眼獨孤風後,便飛向那無名小山的山頂去了。

對於庫瓦德等人,獨孤風的心中根本就是不屑一顧,不說如今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就算依然還是以前的實力,對於這些蠻夷,他也照樣還是不屑和鄙視。沒做任何猶豫,獨孤風三人便也飛向了那無名小山的山頂,此次會晤,即將揭開它神秘的麵紗。

徒一到山頂,獨孤風便看到了在那山頂之上,共有十二張長椅,共分兩列,一列六個,那妖神畢方居然與正道的四大門派坐在一列,那剩下的一張長椅,想必便是天音琴宗的位置了。小風的來到,眾人也不過隻是望了一眼便作罷,沒有任何的歡迎和言語,場麵顯得甚是冷清。修界十二大勢力在此會晤,自然無人打擾圍觀,那些散修也不過隻是在山腳下罷了。

對於這些人,獨孤風自然也不在意,便直接坐在那空缺的長椅之上,敖天與無言站在背後兩側。剛剛落座,便聽那妖神畢方開口說道:“今日邀請大家前來,便是想要商討一下各大勢力的勢力範圍,畢竟大劫已起,以後便各憑本事了。”

這畢方話音一落,便聽那後羿大巫緊跟著說道:“哦?如今各大勢力本來便有各自的勢力範圍,何來商討一說?”這後羿大巫的話語明顯有些針鋒相對,讓其他的眾人不禁生起靜觀其變的想法。遠古之時巫妖兩族便是死敵,如今修界大亂,大劫並起,這巫妖爭鬥,想必絕對也是主角。

後羿方才說完,便聽那庫瓦德突然說道:“我神聖大陸貧瘠,卻是比不得這修真大陸,所以我們想入駐而來,希望能得到一片不錯的土地。”這庫瓦德不知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不管是大門派還是小門派對於宗門的勢力範圍都是及其看重的,豈能你說要就給?

雖然想是如此想,但是各勢力的巨頭卻是皆然默而不語,將庫瓦德像小醜一般晾在了那裏。一見如此場景,那庫瓦德不禁麵色一變,心中暗暗說道,你們這幫瀆神者,早晚有一天要下地獄的!

“阿彌陀佛,此事方要從長計議。”那金蟬子佛陀卻是猛不丁的來了一句,讓眾人不禁微微有些驚訝,莫非這佛門跟西方天界也扯上關係了?

“如此的話,你想在修真大陸駐地在何處?”卻是那聖宗天聖望向庫瓦德,開口問道。

“這位想必便是聖宗宗主天聖上人了吧,我等上帝的子民希望能夠在距離滄海最近的那塊土地入駐,希望眾多同道能給個方便。”說話之時,庫瓦德還裝模作樣的做了一稽,讓眾人一見之下,心中不禁想笑,你說你一個西方蠻夷非要學東方禮節,而且做的如此不倫不類,也不怕丟人現眼。“嗬嗬,這可不是老夫可以決定的,距離滄海最近的便是天音琴宗了,你便問問琴宗的獨孤道友吧。”這天聖上人居然巧妙的又將話題轉移到了天音琴宗上,讓小風心中不禁有些不悅,至於其他的各大勢力卻是都不做聲,顯然是想靜觀其變,看看笑話了。

未等那庫瓦德說什麽,眾人便聽坐在一旁的獨孤風冷冷說道:“想入我天音琴宗範圍?那很簡單,過我獨孤風一關便可!”那冷冽的話語明顯的帶著一絲挑釁的意味,讓眾人不禁都驚訝的望向那孤傲的年輕人,心中都暗暗想道,如今形勢紛亂,這獨孤風居然還四處樹敵?

“哼!你信不信會議一結束,我神聖大陸的百萬大軍便踏平你天音琴宗!”聽到小風那狂傲不羈的話語,庫瓦德再也無法忍住心中滔天的怒火,神色激動的指著小風怒道。

“嗬嗬,我獨孤風隨時恭候,任你萬千人馬,我獨孤風依然一劍阻之!”鄙夷的望了一眼如小醜一般的庫瓦德,小風嘴角泛起一絲不屑的微笑,冰冷的話語帶著一股無往不前的絕世豪氣,讓所有人無不相信,這獨孤風的確做得到!

那妖神畢方深深了看了小風一眼,對於小風方才的話語,別人或許以為是吹牛,是狂妄,但是畢方曾經領教過小風的神通秘術,自然相信這獨孤風若是發起狂來,那神聖大陸必將來多少死多少!那庫瓦德雖然是四翼神聖天使,但是對於獨孤風而言,不過爾爾罷了!

“嗬嗬,本妖神邀請大家前來,目的便是讓大家都相識一番,互相交流,畢竟大劫四起後,或許便是敵我相對,哪裏還有今日共座一起之狀?所以說,給我畢方一個麵子,莫要意氣用事才好。”這畢方居然做起了和事老,讓在座的眾位高手不禁感覺有些古怪。這兩年前,滅了天音琴宗的是你畢方,大敗神聖大陸的也是你畢方,如今你卻站在兩人麵前調和?這又是何意?挑釁麽?

聞聽畢方所言,那庫瓦德卻是微微一愣之下,便坐在長椅上不再言語。但是獨孤風卻是瞳孔猛然一縮,殺機凜然的望向畢方,冷冷說道:“你滅天音琴宗,逼迫若惜飛升,這賬我獨孤風終有一日要找你計較一番!”說到這裏,獨孤風話音一頓,隨後眼神冷冽的掃過在場眾人,口中再次說道:“還有你們這些所謂的各派前輩高手!當初圍攻我獨孤風一人,讓吾與若惜天涯相隔,終有一日也都一一要清算的!”

在座眾人聞聽獨孤風此言,臉色都微微一變,任誰都沒有想到,這獨孤風居然狂妄的向整個修界的其他勢力宣戰?若是引起眾怒,難道不怕其他勢力聯合起來,首先滅了你天音琴宗麽?這獨孤風的腦袋難道被驢踢了?

“好!好!好!我天魔第一個支持你獨孤風!”那一直未言的天魔卻是突然拍手叫好,淡淡的話語傳入在座的眾人耳中,讓所有人不禁大驚,這天魔也吃錯藥了?

聽到天魔所言,獨孤風不禁望向這如自己一般孤傲的天魔,朝他略微稽首說道:“天魔兄如此一言,獨孤風便不矯情了。

你我雖然曾經一戰,卻是不戰不相識!”有天魔支持自己,的確讓獨孤風的心中感覺到一股暖意流過,望向天魔的眼神也是不禁有些激動之色。

“哈哈,好說,好說!若有機會,你我還要大戰三日三夜,勿論勝負,你我二人便直接結拜為兄弟如何?”這天魔居然又甚是豪爽的說了一句讓眾人大是震撼的話語,即使是對麵的獨孤風聞言也是不禁一愣。

不過一息之間,小風頓時反應過來,不禁拱手說道:“如此甚好!承蒙天魔兄看得起,我獨孤風豈能矯情?”話音一落,兩人皆然相視大笑,直撇下那一臉異色的各派眾人默然不語。

“嗬嗬,本妖神便祝賀兩位結為盟友了,恭喜,恭喜!”唯獨那妖神畢方卻是麵不改色,而且還甚是做作的向獨孤風與天魔二人道賀。然而兩人卻是絲毫不領情,看也不看畢方一眼便坐在那裏以傳音入密神通聊了起來,赫然將在場眾人視若無睹。

畢方這一聲道賀,卻是好像突然點醒了眾人一般,便聽到那天劍宗蕭天逸說道:“天聖上人,天玄老兄,蕭某人代表天劍宗想與兩派結為患難盟友,意下如何?”言語之間,心中卻是暗暗想道,這獨孤風孤傲不遜,居然與魔宮結盟,那雷音寺向來不是什麽好鳥,最放心的唯有聖宗與乾坤門了。天聖與天玄對視一眼後,便同時對蕭天逸拱手說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大劫四起,吾等共結同盟方可渡過大劫才是!”言罷三人便也傳音入密交流起所謂的結盟之事去了。

這畢方的臉色卻是有些難看,雖然各勢力都給畢方麵子前來參加這場會晤,但是徒一開始便沒有什麽好談的,而且直接開始拉幫結派起來,絲毫不將自己這個東道主當回事,作為妖族第一妖神的畢方,心中又豈會沒有絲毫的芥蒂?

那妖神畢方隨後一言,卻是讓眾人大驚失色!隻聽畢方說道:“金蟬子佛陀,你我遠古之時便相識,而且天尊他老人家也與接引天尊商議好了,我們妖族與你們佛門可要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啊!”言罷,畢方便望向那一直閉目不言的金蟬子,想看看他的反應。

“阿彌陀佛,天尊既然言明,貧僧做弟子的自然沒有異議,一切但聽妖神所言便是。”金蟬子聽到畢方所言,緩緩睜開雙眼,卻是毫不避諱的直接說道。

眾人一聽,頓時臉色一變,沒有想到佛門與妖族居然早已勾結!妖族自然不用說,這佛門居然也如此沽名釣譽,隱藏的的確夠深的!

隨後便聽到那後羿大巫說道:“天魔,雖然你與獨孤道友已然結盟,不過我魔域向來都是同氣連枝,自然要結為同盟,各位道友意下如何?”說話之時,後羿的眼神也一一掃過魔域眾人的臉色,不禁暗暗欣慰,魔道中人雖然有些邪氣,不過比之仙道修者的偽善,卻是好了許多。

見到那天魔點了點頭後,血神殿殿主,嗜血老魔,鬼冥宗宗主也都言稱甚好,沒有絲毫異議。

此時眾人皆已聯盟,唯獨剩下了那神聖大陸的庫瓦德無人問津,就在此時,卻聽到那金蟬子說道:“庫瓦德施主,貧僧已然接到上麵消息,耶穌神尊已然與我佛如來達成協議,想必也得到消息了吧?”

那庫瓦德一聽,不禁臉色一喜,點頭說道:“的確如此,以後還要多多照顧才是。”聽到庫瓦德肯定的回答,眾人不禁都驚訝的望向金蟬子,心中同時冒出一個想法,這佛門夠無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