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一百零五章 萬丈龍神骸骨

在這道墓之中,一切天地法則似乎都受到了影響,卻是無法計算到底過去了多久的歲月。就在後羿與嗜血老魔兩人沉寂在修煉之中時,心神卻是陡然感應到有人來到了這裏。

待兩人幾乎同時增開雙眼之時,正好看到蕭天逸的身影。那嗜血老魔血刀猛然提起便要動手,卻是被後羿一把拉住,隻聽後羿開口說道:“嗬嗬,蕭掌門,老魔有些條件反射,不要見怪啊。”

聞聽後羿此言,嗜血老魔方才醒悟過來,眾人出這道之墓地還要聯手之事,便憤恨的將手中血刀收入體內,顯然這段時間已經將血刀煉化了!真元也是恢複了不少。

這蕭天逸模樣的魔祖殘念將兩人的表現盡收眼裏,雖然有些疑惑,卻是並不擔心這兩人能對自己構成什麽威脅。但是現在的自己卻要隱瞞身份,便笑著開口說道:“哪裏哪裏,後羿大巫這是說的哪裏話,這道墓之中,危險重重,我等聯手,方才有機會到那魔祖祭壇,尋到出墓之路啊。”

後羿與嗜血老魔兩人聞言,不禁同時一愣,對視一眼,沒想到這蕭天逸居然如此直白,便聽那嗜血老魔說道:“哈哈,的確如此,難得蕭掌門有如此胸懷!”

就在此時,接連數道身影出現在這片空間之中,正是天魔,天煞,冥河血神子,西方教皇,妖神畢方!眾人看到天魔懷中抱著聖宗紫衣,雖然都微微有些疑惑,卻是並沒有說什麽。

隻見妖神畢方望向冥河血神子說道:“你個老家夥,肉身被毀了?”言語之間有些調笑的意味。

那冥河血神子一聽,虛影的身體,微微有些波動,顯然有些氣憤,便聽他惡狠狠說道:“死鳥,少說風涼話!老祖我要不是被偷襲,怎會肉身被毀!”那尖銳的聲音,甚是難聽!眾人不禁都微微皺了皺眉頭。

“老家夥,說話注意點!自己的徒子徒孫都不放過,居然還跑修界來丟人現眼!”一聽對方居然罵自己,高傲的妖神畢方自然心中大怒,便反唇相譏的說道。

聞聽此言,那冥河血神子氣的哇哇直叫,還要再說些什麽的時候,卻聽那後羿大巫說道:“好了,好了,冥河老祖,畢方妖神莫要爭了,請聽後羿一言!”待看到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自己身之時,後羿便將自己與嗜血老魔事先商量好的想法,告訴了眾人。。

眾人聽完後羿所說,都微皺眉頭,顯然是對後羿所說的這亡靈道中的巨人實力如此強悍,感到了麻煩!他們倒是並不懷疑後羿的話語,畢竟在這道墓之中,一切都甚是詭異,這後羿即使是騙自己,又有何用?

就在眾人還在深思之時,隻聽那教皇突然開口說道:“這主意不錯,我路西法在此不知多少萬萬載的歲月了,終於有出去的機會了!”說話之時,這路西法眼神之中黑芒大盛,全身那濃烈的黑暗氣息甚是驚人!

其他眾人皆然一愣,顯然是明白了這教皇看樣子是被一道有意識的魔魂給奪舍了!而且還是他們神聖教廷的宿敵!如此濃烈的黑暗氣息,遠古之時定然是一尊魔神!唯獨那蕭天逸沒有任何表情,眾人卻是沒有發現他的眼神也是黑芒一閃而逝。

“路西法?遠古之時西方天界有名的神魔之中,似乎並沒有這個名號!”卻是一旁的畢方甚是疑惑的問道,畢竟遠古之時,畢方也算的是一方妖神,對於當時洪荒的局勢還是比較清楚的。同樣是遠古洪荒時期人物的後羿與嗜血老魔也是麵現疑惑之色。

“妖族妖神,巫族大巫?原本神名:摩卡特已經被我拋棄,從此以後天地之間不再有摩卡特,隻有我墮落天使:路西法!”言語之間,崩的一聲,在其背後猛然張開六對墨黑色的丈寬羽翼,濃厚的黑暗神力將他整個身軀包裹,強橫的氣勢緩緩擴散開來!

片刻之後,待一切都恢複平靜,卻見那原本教皇模樣的路西法完全變了樣子!如今的他變成了一個紫發披肩,漆黑色的瞳孔,麵色邪異的年輕人!

眾人雖然甚是驚訝,不過這改變自身麵貌並非什麽大神通,便聽那畢方說道:“原來是遠古天界戰力第一人:戰神摩卡特!據說與古血族始祖該隱一戰,最後同歸於盡了!卻是沒有想到今日能夠在此相見,嗬嗬!”

雖然畢方對摩卡特大家讚賞,不過對方似乎毫不領情,隻聽他冷冷說道:“畢方妖神,請不要再叫我摩卡特!我為路西法!乃是墜入黑暗的墮落神靈!帝那些虛偽的家夥,讓他們見鬼去!”

就在此時,一聲夢囈聲傳來,頓時將眾人的目光吸引向天魔那裏,原來是那聖宗紫衣醒了!見到自己居然在別人懷裏,紫衣頓時大驚,待看到是天魔之時,兩人的眼神對視在一起,同時一愣,心中泛起一股別樣的感覺。。

沉默半響後,兩人方才反應過來,隻見紫衣臉色不禁一紅,開口說道:“把我放下來!謝謝!”說話之時,那微紅的小臉卻是猛然一凝,冷漠的語氣,不帶一絲的感情!

天魔頓時反應了過來,隻能無奈的將紫衣放了下來,場麵頓時有些尷尬,任誰也絕對想不到,這孤傲無雙的天魔居然與仙道一方的聖宗紫衣勾搭了。

沉默了半響之後,隻聽那紫衣傳音入密對天魔輕聲說道:“謝謝你救了我!”這一言,卻不似方才那般無情,頗有一番小女兒姿態,讓天魔心中不禁微微蕩漾。

就在此時,眾人剛要商量接下來之事時,卻是聽那天魔突然說道:“敖天呢?”紫衣醒來之後,這天魔方才想起,那獨孤風的好敖天也是進了這道墓之中,如今卻是不見人影,莫非出了什麽事?

聞聽天魔所言,那畢方此時也突然反應過來,應道:“金蟬子呢?”話音一落,畢方與天魔兩人對視一眼,卻不再是敵死相對。

兩人同時向對方點了點頭後,身影頓時消失在原處,卻是從新返回到道墓外圍,尋那敖天與金蟬子去了。

徒一出來,兩人便分道揚鑣,走了許久之後,天魔也是不禁皺緊了眉頭,抬頭仰望那漆黑的天空,周圍冷風呼嘯,遠處骸骨哢嚓哢嚓的走動聲,不絕於耳。

突然之間,天魔的心中再次想到了獨孤風,這是第一個能夠被孤傲的天魔承認的人!雖然兩人初見之時,便驚天大戰一場,但是那戰鬥而產生的誼,卻是絲毫不淺,宛若親兄弟一般!

獨孤兄肯定沒死,我必須找到敖天,他日相見之時,我天魔也好有個交代!天魔的心中如此想到,便不再多做猶豫,繼續向前行去,茫茫道墓,敖天兄,你在何處?

畢方卻是不同於天魔,走了沒有多久,畢方便感應到了一股強烈的波動,這波動正是佛門神通施展之時,方才會出現的波動!這並不是神念感應,而是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而出現的心之感應!

循著對佛門氣息的那一絲感應,畢方快步向那個方向行去。。不過片刻間,一個詭異的場麵,即使是見過無數場景的妖神畢方也是深深的被震撼了!

隻見,在一片寬敞的土坑之中,一個身披袈裟,身佛光普照的年輕僧人端坐其中,雙手合十,嘴唇翻合,念動著佛家真言,正是那佛界轉世佛陀:金蟬子!

真正讓畢方震撼的是,在金蟬子的對麵,一具金色的骸骨盤膝坐在遠處,在骸骨的頭頂,一顆龍眼大小的舍利子漂浮在那裏,那舍利子之中卻是不斷的傳出一聲聲箴言,顯然是有意識的存在!

這種場景,以畢方的閱曆,自然曉得這乃是金蟬子在於對麵的骸骨鬥法!那骸骨頭頂既然有舍利子,那想必生前也是一尊佛陀!佛門靈界,不成佛陀,便無舍利,難逃輪回!

這般的鬥法,畢方根本無法參與,若是自己胡亂的打擾到這兩方的那種氣勢對峙的話,說不定自己反而會成為兩人攻擊的臨界點!那樣的話,就等於是自己與他們兩人聯手鬥法了!

兩人鬥法皆然乃是佛門神通,那淡淡的梵音,能夠影響到修者的心神!畢方便在那土坑之盤膝而坐,心神沉入意識之中,意識守一,靜待兩人鬥法的結果。若是那金蟬子要敗,自然是要幫忙的!

隻見那金蟬子全身泛起萬丈金光,身後出現三道佛陀梵光,一個一尺身高的小金人從金蟬子丹田之處飄出,懸浮在頭頂,正是金蟬子的本命佛靈!

隻聽那金蟬子緩緩開口念道:“阿彌陀佛,西天佛祖有雲:一花一草,一木一石,一世界。”

那對麵的舍利子中緊接著傳來一道梵音:“吾本為佛,世滅,物滅,吾滅,何來世界。”

“接引天尊有雲,吾立三千宏願,得成大佛之尊,佛曰:我願普度眾生,眾人皆無因果。”

“吾曾為佛,亦為眾生,佛不渡我,佛魂將滅!”那對麵的舍利子卻是猛然激烈的波動起來,那淡淡的話音之中,充滿了不甘。

“以眾生為念,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金蟬子卻是猛然高呼一聲佛號,念起了佛家箴言,一道道佛印漂浮在兩人之間,濃鬱的佛家禪音繚繞。

“吾身死之時,以身為佛,妄入地獄,地獄不歸,億萬載來,因緣皆斷!”對麵的骸骨的頭顱之中猛然亮起兩道黑芒,那頭頂的舍利居然也佛光暗淡,一抹黑色浮現而出。。

“阿彌陀佛,一日為佛,終日為佛,豈可妄言斷之?”金蟬子高呼一聲佛號,在說到最後一句之時,突然暴喝一聲,想以佛門神通喚醒對麵骸骨意識深處的佛性。

然而那骸骨卻是絲毫不為所動,隻聽那舍利子之中傳來一聲冷漠的話語:“佛棄我,吾便棄佛,佛乎?道乎?魔乎?妖乎?本為道,而成佛身,非妖也,便一念成佛罷。”

話音一落,隻見那舍利子竟然完全化為了漆黑之色,毫無任何佛光,隻聽哢嚓一聲,那舍利子突然爆裂開來,化為一片黑霧瞬間鑽入骸骨之內!那骸骨氣勢頓時暴漲,一股磅礴的魔氣衝天而起!

“吾本為道,奈何成佛,居然是燃燈古佛!”那土坑之的妖神畢方卻是猛然驚醒,滿臉訝然的望向那具骸骨。

“阿彌陀佛,孽緣,孽緣!金蟬子好生相勸,古佛仍然不肯回頭,罷罷罷,今日便超渡你。”話音一落,隻見那金蟬子單手掐了一個佛印,一隻數丈大的金色手掌便猛然拍下,目標正是那燃燈古佛!

那燃燈骸骨見到金蟬子發動攻擊,頭顱之兩道黑芒頓時大盛,骨手之黑色魔氣環繞,一道同樣巨大的黑色魔手便直挺挺的迎了去!

妖神畢方便聽轟然一聲巨響,整個土坑之中便泛起漫天塵煙,一道金色身影飄飛而出,站到畢方身旁,正是那金蟬子!隻聽他高呼一聲佛號,口中說道:“燃燈古佛佛魂未滅,卻是一念成魔,貧僧一人難以敵他,妖神且助我一臂之力。”

畢方剛剛點頭答應,便見一道漆黑的魔影自土坑之中跳躍而出,正是那燃燈骸骨,此時已然完全化魔!那原本金色的骸骨,此時卻是泛著一絲金屬光澤的墨色!

隻見那燃燈骸骨眼中黑芒一閃,兩道黑芒便激射而出,擊向金蟬子與畢方兩人!金蟬子麵色不改,袖袍一揮,一道金色佛光衝天而起,正好將那兩道黑芒攔截而下。

“燃燈古佛在遠古之時乃是佛門靈山萬佛之祖,雖然這不過隻是身死後的骸骨所化,不過實力卻是強勁!”金蟬子再次對畢方說了一句後,雙手頓時結印,佛陀本相在背後顯現,一個數丈高大的佛字出現在虛空之中!正是佛門神通:大日如來印!

既然燃燈古佛號稱萬佛之祖,自然法力比之如來多寶佛祖絲毫不弱,隻見他骨手一揮,一個與那佛字一般大小的漆黑魔手頓時顯現空中,佛魔相對,轟然一聲巨響,大地震撼,轟鳴之聲不絕於耳!

那畢方眼見之下,自然不能置身事外,意念一動,火紅色的畢方神槍便出現在手中,撲哧一聲,一對丈寬火翼在背後張開,瞬間衝向那遠處的燃燈骸骨!

萬佛之祖之名果然不假,隻見那骸骨兩隻骨手連拍出漫天的魔印鋪天蓋地的將畢方的身影埋沒!但是在那魔氣繚繞之中,一團火光卻是堅持在那裏,永恒不滅!正是畢方舞動神槍將擊來的的魔印紛紛擊碎!神槍之那熾熱的神火片刻間便將魔印之的魔氣焚化為虛無!

“火舞蒼穹!”隻聽那被魔印埋沒的畢方猛然一聲大喝,頓時衝起一團狂猛的烈焰將無數魔印紛紛焚化,一道如戰神降臨一般的火紅色的身影衝天而起!神槍舞動,漫天的火焰升騰,頓時將那燃燈骸骨埋沒其中!

望見無盡的火焰鋪天蓋地而來,那燃燈骸骨眼中黑芒一閃而逝,卻是突然盤膝而坐,口中高呼:“佛我?魔我?佛性?魔性?我佛?我魔?一念而成佛?一念而成魔?找回本我,重新成佛?還是棄我本性,立成大魔?”

眼見那燃燈骸骨再次迷茫起來,金蟬子在遠處瞅準機會,一個轉身將袈裟拋向空中,雙手合十念道:“阿彌陀佛,我佛如來,佛祖袈裟,普度眾生!”隨著真言念動,那空中袈裟猛然暴起萬丈金光,化為數丈大小將燃燈骸骨籠罩其中!

空中的妖神畢方見到金蟬子以佛祖袈裟將要煉化燃燈,神槍舞了一個槍花,雙翼一陣,便瞬間來到了金蟬子身側,為其護法。。

金蟬子對著畢方點了點頭,便直接盤膝而坐,口中不停的念動佛門箴言,雙手快速無比的接起了無數的法印,一顆碩大的佛陀舍利自丹田之中飄飛而出,那原本在其頭頂的本命佛魂頓時將舍利抱在懷中,佛陀本相顯現在身後,萬丈佛光頓時照亮了整個虛空!

就在金蟬子全力煉化之時,那將燃燈骸骨包裹的袈裟猛然一陣顫動,便聽一道冷漠的聲音傳出:“本可再度為佛,奈何佛祖袈裟煉之,罷罷罷,吾便以身立魔!”

金蟬子聞言,臉色狂變,驚呼道:“不好!佛祖袈裟對其無用!”話音一落,便聽刺啦一聲,那佛祖袈裟赫然被劃開一道豁口,全身魔氣繚繞的燃燈骸骨自其中緩緩走出。。

見到此景,即使是畢方妖神也是臉色一變,這佛祖袈裟即使自己被困在其中,也要窮盡手段,方可脫困而出,若是佛祖親至,自己想出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由此也可看出這金蟬子還是修為尚淺,而且與袈裟還未心神合一!

咬了咬牙,金蟬子全身佛光再次大盛,口中念道:“以我佛體,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菩提淨土!”一道詭異的波動自金蟬子身傳出,畢方便感覺眼前景色一變,赫然來到另一處的空間!

這正是金蟬子的佛門領域神通:菩提淨土!這乃是金蟬子成佛之時,菩提天尊親自傳授!隻見這領域之中,梵音繚繞,不停的影響修者心神,數百棵數千丈高大的菩提樹生長其中,恰好擺成一座菩提大陣!這乃是菩提天尊所創,屬於佛門秘陣之一!

此時那已然立身成魔的燃燈骸骨就被困在菩提大陣之中!據金蟬子參悟過的佛門典籍,這燃燈古佛對這菩提大陣似乎沒有接觸過,菩提天尊也是甚少傳授佛門弟子神通秘術。所以金蟬子還是有些把握的,但是這菩提大陣隻能影響修者心神,讓修者沉迷幻境之中,卻是並無甚殺傷力。

念及此處,便聽金蟬子對畢方說道:“這菩提大陣隻能將古佛骸骨困住,卻是無法煉化殺傷,還請妖神出手才是!”

畢方一聽,略微一沉思,便也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這燃燈古佛生前佛法高深,雖然入魔,但是這佛門神通對其的殺傷力卻是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那佛骨已成魔骨,更是難以磨滅!

對著金蟬子點了點頭,畢方便直接將神槍收入體內,雙翼一陣衝天而起!透明的本命神火再次熊熊燃燒,隻見畢方身火光一閃,瞬間變化出接近萬丈的神鳥本體!鳥喙之中透明的神火緩緩凝聚,周圍的空間甚至都被這神火融化,露出了外麵的道墓景象!

片刻之後,隻聽一聲刺耳的啼叫,一道透明的火柱自鳥喙之中噴向那被困在菩提大陣之中的燃燈骸骨!一直關注情勢的金蟬子手中頓時掐了幾個法印將菩提大陣撤去,同時也將領域收回!畢竟這畢方本命神火之威鑄就了畢方遠古威名,自己這菩提淨土說不定會被這一道神火盡數焚盡!自己修煉千萬載的領域,豈不是煞費苦心了?

大陣和領域徒一消失,那被幻境困擾的燃燈骸骨猛然驚醒!卻是突然發現一道透明般的炙炎向自己衝來,根本無法做出絲毫反應,整個身影便被火柱淹沒其中!

火焰燃燒了許久之後,一切都平靜了下來。。待畢方鳥喙一張將本命神火收回之後,在那燃燈骸骨之處,骸骨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顯然是被神火焚滅了!

金蟬子緩緩起身,麵色肅然的走了過去,彎腰從地撿起了一顆彈丸大小的黑色珠子。此時畢方也重新變化成人型來到了金蟬子身旁,待看到這黑色珠子之時,便甚是疑惑的開口問道:“這是何物?燃燈已然入魔,莫非是舍利?但是舍利不是金色的麽?”

隻見金蟬子一臉的悲痛之色,緩緩開口道:“燃燈古佛在這道墓沉寂億萬載,心有不甘,碎舍利,以佛魂成魔!舍利融入魔骨,卻是被妖神以神火焚滅,最後成了這魔骨舍利!”

聞聽此言,畢方方才恍然大悟,隨後便看到金蟬子將這魔骨舍利收入袖袍之中,那地已經撕開一道裂口的袈裟騰飛而起,自主的披在其身,便聽金蟬子再次說道:“燃燈古佛曾經也是我佛門前輩,有朝一日定要帶其舍利回到靈界交與佛祖。”

對此畢方也是點了點頭,無甚可說,待金蟬子將一切弄妥之後,便聽畢方將眾人在亡靈道的情形以及打算告訴了金蟬子。聽完之後,金蟬子也甚是讚同的點了點頭數道:“如此甚好!”言罷,兩人便不再耽擱,一路向道墓深處行去。

話說那天魔尋了許久,卻是一直未發現敖天身影,心中不禁暗暗焦急,不管是生是死,他必須要尋到,以後方可給獨孤風一個交代!這孤傲的天魔卻是言出必行,跟自己較了勁。

又找了不知多少時間之後,天魔翻過一個高大的土墳,卻是赫然發現遠處一道身穿金袍的身影,不禁暗暗欣喜,不是那敖天,還能是誰。。眾人之中,唯有敖天身穿金袍,而且這道墓之中哪裏還會有其他生靈。

待天魔走過去之後,卻是發現敖天正立在一具數萬丈的骸骨前麵發呆。隻見那骸骨如蛇一般盤在那裏,一直延伸數萬丈之巨!一顆碩大的頭顱之的兩隻巨大的龍角,表明這乃是一條真龍骸骨!再仔細一看其抓骨,卻是赫然發現,這龍爪之居然有八隻骨指,八爪龍神!

看到這裏,即使是天魔心中也甚是震撼!與天尊一般存在的八爪龍神已然身死!而且骸骨竟然就在這道墓之中!這怎能不讓人震撼?天魔不禁想到,在那亡靈道之中,還會有什麽亙古的存在?

天魔的到來,敖天自然也是有所感應,連他自己都不曉得在這裏站了多久,眼見龍神骸骨在此,自己是悲傷麽?為自己悲傷?為龍神悲傷?還是為整個真龍一族悲傷?或許都有,敖天也隻能如此想到。

淡淡的轉身望向天魔,敖天緩緩開口道:“這是我真龍一族,龍神的骸骨!”言語之間,悲傷之色盡顯而出,敖天雙目之中的難過,天魔自然能夠看的到。

拍了拍敖天的肩膀,天魔又怎會不知龍神在真龍一族的地位?作為一條真龍,龍神的隕落,又如何能讓敖天不悲傷?這是存在於真龍一族血脈之中的情誼!

“龍神或許沒有死!”敖天又突然說了一句,讓天魔不禁驚訝萬分。

緊接著便聽敖天接著說道:“我們來這道墓之時,玄濁龍神破封而出,當時隻是一條龍魂!而這裏卻隻是骸骨,而且沒有龍珠!這骸骨很有可能就是玄濁龍神的!”說道這裏,敖天的心神不禁有些激動。

天魔一聽感覺也甚是在理,或許這真的是玄濁龍神的骸骨也說不定。但此時離開此地才是正事,便對敖天說道:“不要想這麽多了,真龍一族定然會再次重臨天地!此時離開這道墓才是正道,其他眾人已經在下一層亡靈道會和,大家準備暫時聯手共度難關!”

隨後天魔便將後羿所說之事告知了敖天。聽完之後,敖天也是感覺這道墓的確詭異莫測,便也讚同聯手之事,最後深深的望了一眼龍神骸骨,敖天將心中的感傷散去,隨著天魔向道墓深處走去。

兩人剛走不久,在那龍神骸骨的後麵緩緩走出一道身影,此人身穿紫袍,長發披肩,年輕的麵孔之卻仿佛曆盡了滄桑!在這年輕人的懷裏卻是抱著一隻乖巧的鬆鼠一般的異獸,讓人萬分驚訝!莫非這道墓之中,除開天魔,後羿等人,還有其他的存在?

望著天魔兩人離開的背影,這青年自言自語的緩緩說道:“玄濁龍神出世?”隨後淡淡的望了一眼手中的一顆龍眼大小的金色珠子,一陣寒風吹過,帶起漫天的塵煙,那青年的身影卻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

此時在亡靈道入口之處,眾人等了許久之後,畢方與金蟬子的趕到,讓眾人安心不少。但是又過了很長的時間,就在眾人等的不耐煩之時,天魔與敖天的身影方才姍姍來遲。

既然都到齊了,眾人便盤膝而坐圍成一圈,各自講述了自己的所得,以及對這道墓有何發現。討論了許久之後,除了敖天與金蟬子這兩個最晚趕到的修者之外,其他人卻是多少都有些收獲。但是唯一的欠缺之處,便是沒有一人發現關於這道墓的信息。

想了很久,也未想明白的眾人便商議下一個結果,從現在開始眾人都閉關修煉,輪回看守,待眾人修為盡複之後,便一起去闖這亡靈道!所有人紛紛答應,便開始修煉不提。

在修真大陸魔域深處的魔宮大殿之,魔宮宮主火魔與獨孤無言相對而坐,隻聽那獨孤無言說道:“天魔前輩等人在修真界消失了已經有四年之久了,不知火魔前輩有何想法?”

聞聽獨孤無言這麽一說,火魔不禁一愣,自從四年前這少年醒來之後,聽聞天音琴宗大劫,卻是絲毫不為所動,反而一直閉關潛修了四年!如今這少年就坐在自己麵前,自己卻是絲毫也無法看透!

“嗬嗬,我這老家夥能有什麽想法,不知獨孤少俠這四年來有何收獲沒有?”火魔這廝卻是巧妙的將話題轉開,神色甚是關切的問道。

“師父不在此處,無言豈可辜負師父的期望,如今依然踏入劍我之境。”獨孤無言卻是絲毫也不避諱的將實情道出。

這《破言劍訣》的境界劃分,火魔又哪裏曉得?但是看獨孤無言如此自信的模樣,顯然這劍我之境絕對非同小可!便試探著問道:“令師獨孤風四年前是何修為?”

淡淡的看了一眼火魔,無言輕輕一笑,開口說道:“告訴火魔前輩又有何妨,恩師當年便也是劍我之境!”這一句話說的甚是平靜,卻是讓火魔內心深深的被震撼了一番!眼前的少年居然不到十年間便已經達到了獨孤風當年的境界!

想到這裏,火魔不禁一歎,神色甚是無奈的說道:“無言你想做什麽便去做,我老了,該去休息了!”話音一落,火魔便緩緩起身,向大殿裏麵走去,背影甚是有些落寞。。

看著火魔離去的身影,獨孤無言走到大殿之外,雙眼望向一片蒼茫的虛空,眼中猛然殺機大起,口中自言自語道:“萬妖殿,乾坤門,我要血染修界!”

就在此時,一個身穿黑裙的俏麗女子緩緩走了過來,抱住無言,溫柔的說道:“一切小心,我等你回來。”

輕輕的吻了一下女子的櫻唇,一切盡在不言中,無言的身影便直接騰空而起,瞬間消失在天際。

正女子正是當初被無言走火入魔而強J的侍女,無言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天空之中,她卻依然還在那裏靜靜的望著,一切寧靜而安詳。

若說無言的第一站,自然是那極西之地的萬妖殿!靜立在蒼茫的虛空之中,無言凝視著下方那渺小的大殿,心念一動,青色的天劍緩緩自眉心之處飄飛而出,迎風便漲,瞬間化為數千丈之巨!

緊接著,隻見無言手中連續掐了數道法印,身影頓時化為一道青芒與天劍合一,數千丈的巨劍便直接自高空劈向下方的妖殿!

自從畢方走後,這萬妖殿的主事之人便是那青龍王敖華。此時他正端坐在大殿之中閉目修行,心神之中突然感覺一陣不寧,便緩緩睜開了雙眼。

就在敖華還在思考到底是何事讓自己心神不寧之時,猛然感到虛空之中一股磅礴的氣勢陡然壓來,不禁駭然變色!

“轟隆...”聳立在一座山峰之頂的萬妖殿猛然暴起一聲驚響!那強大的能量衝擊,整個修真界的所有大乘期高手皆然有所感應,紛紛臉色駭然,趕緊收回神念,不敢探測!從這氣息判斷,這出手之人定然是超越大乘期高手的準仙級存在!

萬妖殿的變故,自然被山腳下的百萬妖眾感覺到了,皆然臉色驚訝的望向那中央的峰頂。隻見整個山峰陡然消失了整整一截!而原本聳立在峰頂的妖殿卻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在眾多小妖尚未明白怎麽回事之時,一道青芒陡然自滾滾的萬丈塵煙之中衝天而去,瞬間消失在天際,不知去了哪裏。隻留下一群麵麵相覷,不明所以的妖眾。

一劍毀了萬妖殿的無言此時心情甚是暢快,仿佛胸口壓抑了許久的一口濁氣吐出一般,但是隨即便眼神一冷,身影飛向東北方!若不是乾坤門的那個老牛鼻子將師傅困在大陣之中,師傅有怎會被那時空黑洞吞噬?

就在無言想到此處之時,突然感覺到前方的空間猛然一陣波動,頓時停了下來,立在虛空,眼神冷冷的望著前方空間波動之處!

隻見那空間波動之處,一道空間裂痕無聲無息的出現之後,卻是從中走出兩道身影。其中一人乃是一中年男子,麵色嚴肅冷峻,身穿一身青袍!另外一個卻是一妙齡少女,那淺笑的嘴角讓人感覺像是惡魔的微笑是的,身穿火紅色的長裙,讓人感覺那麽的妖豔。

“兩位攔住無言,卻是何意?”冷冷的望著這兩位不速之客,無言言語甚是冷淡的說道。

“你小子真是笨蛋,你剛剛砸了畢方那老鳥的老窩,你說我們來幹啥的。”卻聽那少女嘴角一彎,用看白癡的眼光看著無言笑罵道。

無言一聽,心中不禁一怒,頓時便要提起劍元與這二人大戰一番之時,卻見那中年人瞪了那少女一眼,開口說道:“小莫聽這丫頭亂說,吾乃麒麟一族浩風,這丫頭是鳳凰一族的鳳兒,貿然打擾之處,還望莫怪。”

眼見這中年人如此通情達理,無言頓時將凝聚在手中的劍元散去,微微抱拳說道:“未想到是麒麟一族與鳳凰一族的前輩到此,無言無禮之處,還望海涵。”畢竟自己的師傅也是遠古之時的真龍一族,而且聽說在遠古之時真龍一族與麒麟,鳳凰一族乃是至交!該有的禮數,無言自然要做到。

“嗬嗬,莫要如此客氣,雖然如今麒麟一族與鳳凰一族在妖族名下,不過我等二族卻是不屑為那妖族!聽說你師父獨孤風乃是真龍一族?”那浩風見到無言突然之間如此有禮數,不禁有些訝然的說道。

“不錯,獨孤風正是家師!”這一點在無言心中甚是自豪,於是便十分肯定的說道。

“你可知,你師父現在何處?”浩風卻是突然問了這麽一句。

“家師在四年前被時空黑洞吞噬,如今卻是生死不知。”說到這裏,獨孤無言心中甚是有些自責和無奈,如果當初自己有如今的修為,便能夠幫師傅的忙,而不至於成為累贅!他又哪裏知道,若不是獨孤風帶他前去那危險之地見識一番,他獨孤無言又怎麽可能在短短的四年間便突破到劍我之境?即使以獨孤風驚天之才,也是曆盡了不知多少苦難方才有如今修為!

聞聽此言,浩風與那鳳兒不禁對視一眼,恍然大悟,怪不得在龍神玄濁出世之時,那獨孤風卻是未到!原來是被時空黑洞給吞噬了,心中不禁也是暗暗想道,獨孤風想必是凶多吉少了。

想雖然是這樣想,但是話可不能這麽說,隻聽那浩風說道:“嗬嗬,小放心便是,令師定然會安然無事的!如今你滅了那萬妖殿,那畢方老鳥回來之後,定會找你麻煩的!”

感受到浩風話語之中的關心,無言不禁有些感動的說道:“謝謝前輩的關心,無言也是相信師傅定然還會回來的,那畢方若是想要報複,無言一一接下就是!”這無言的性子卻是如獨孤風一般的倔強和毫無畏懼。

“好!好!我二人這就要回洪荒去了,卻是幫不了什麽忙,這裏有一顆碧血神丹,能夠起死回生,保你一命!此行前去乾坤門,你卻是要小心行事。”浩風甚是關切的說道,同時遞給了無言一個小瓷瓶,想必便是那所謂的碧血神丹。

“趕緊收起來,碧血神丹可是必須以麒麟聖血為主料方能煉製,天地之間甚是少有!”一旁的鳳兒卻是沒有想到浩風如此大方,在一旁唏噓說道。

無言自然也曉得既然浩風拿了出來,自己要是拒絕的話便顯得自己過於矯情了,而且如此至寶能夠送人,也算是浩風看得起自己!而且師父很可能與其頗有些淵源,無言便伸出雙手接過。

“如此恩情,無言無以為報!他日若有用到之處,比當極盡所能!”無言甚是堅定的對浩風說道。

浩風聞言,欣慰了笑了一笑,便開口說道:“嗬嗬,莫要如此客氣,即使事了,你便前去乾坤門,我二人也要回洪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