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一百十二章 蒼天現身

忘情老者帶著眾人剛剛來到那魔祖祭壇前,便見一道灰色身影閃過,一隻如鬆鼠般的小異獸就蹲在了獨孤風的肩膀。天魔等人未見過小獸,自然都十分好奇的望向它。心中想到,在這道墓之中,一片死寂,居然還有這種小巧的異獸存在?

小獸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自己,在它的心裏,除了獨孤風,忘情老者之外,對其他人似乎都不怎麽好。隻見它對著天魔,畢方等人揮舞著小爪子,似乎在說:“看什麽看,再看削你!”

天魔,畢方,後羿,路西法,嗜血老魔,金蟬子皆然都已踏入神階,紫衣與敖天雖然沒有什麽感覺,但是他們幾人卻是從小獸的身感受到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嗬嗬,莫要小看這個小家夥,它的實力可是不同一般。”說話之時,老者望著小獸,眼神之中,一片慈祥。那小獸也沒有像對天魔等人一樣揮舞小爪子,顯得甚是乖巧。

聽到老者所說,天魔等人的心中也甚是讚同,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畢竟以他們如今的修為,心中會出現毛骨悚然的感覺,絕對不是假的,也絕對不會是幻覺。

“前輩,獨孤心中有很多疑惑。”一旁的獨孤風眼神迷茫的望著天道玄塔之的天道法輪,緩緩說道。

“嗬嗬,疑惑?為何疑惑?即使如我這般,疑惑也是甚多,誰人又能沒有疑惑?”那老者卻是微微一笑,言語平淡的說道。

獨孤風聞言,身軀微微一震,眼神轉向老者,月白色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神色的說道:“謝謝前輩,是獨孤執著了。”

老者微微一笑,再次開口說道:“何為執著,何為不執著?有些時候,該執著的時候,必須執著方可成功。有的時候,過於執著反而適得其反了。”

這一番話說來,不僅僅是獨孤風,即使天魔等人也都麵色凝重的思考起來。的確如老者所說,或許是自己太執著了。執著於力量,執著於心神,執著於夢想。

“想必有些事情,你們也都知道了。。的確如你們說想,這裏沉睡的便是那魔祖!太古界滅,魔祖犧牲自身在大道與道之間開辟出道之墓地,無數太古界不滅之魂棲息於此。魔祖之魂,煞魔兩分,投入輪回。”老者眼神望著壯觀的魔祖祭壇,仿若自言自語般說道。

聞聽老者所說,眾人雖然有些驚訝,不過仍然還有許多疑惑,也就未插言,靜等老者繼續說下去。獨孤風的心中卻是不禁想到,太古界滅?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字眼了,什麽是太古界?那我們現在所處的又是何界?

在眾人還在沉思之時,便聽老者繼續說道:“你們所處的乃是亙古界!太古界滅,演化鴻蒙,混沌開天,亙古界現!亙古大劫開啟,想必便如太古之時一般,亙古滅,重新演化鴻蒙,另生一界。太古魔祖願以自身護太古眾生,力竭之時,蒼黃兩天盡皆阻之,乃被封印於此!”

“封印?蒼黃兩天為何要封印魔祖?”獨孤風在一旁緩緩問道,天魔等人心中也甚是好奇,都紛紛望向老者。。那小獸眼神一掃,卻是看到了眾人之中唯一的女孩:紫衣,蹦蹦跳跳的來到紫衣身旁,讓紫衣抱抱。

“嗬嗬,爾等可知,所謂天尊境界,不過隻是完全掌握天道法則,卻不過隻是天道螻蟻罷了,大道道祖鴻韻掌控大道法則,也依然逃不過一個道字!在一切之,還有一種存在,那就是:道!魔祖境界跟鴻韻相當,若是能夠逆天轉命成功,那麽就有可能領悟那最終的道境!天道,大道盡皆阻之道這裏,老者卻是一臉的惋惜,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聽到老者如此一說,獨孤風的心中不禁微微一震,這太古魔祖,果然不愧魔祖之名!以身犯險,以性命為賭注,逆天轉命,妄圖破開太古大劫,奈何天道,大道盡皆阻之,功虧一簣,最終卻是被封印!

就在此時,魔祖祭壇之中突然轟隆作響,外麵的籠罩的大陣不斷的顫動,那高聳入雲的玄塔也是猛烈的晃動起來,祭壇之中不時的傳來一聲聲的嘶吼之聲!緊接著,整個大陣突然爆發出一陣強烈的玄光,無數的玄奧符文顯現,玄塔頂端的天道法輪也快速的旋轉,散發出一道道玄黃之氣射入大陣之中。。

如此場景卻是深深震撼了天魔等人的心神,特別是那嘶吼之聲,更是讓眾人感覺到一種渺小的感覺!天道法輪散發出的氣息,更是讓自己有一種自己是螻蟻的想法!

隻聽那老者突然開口緩緩說道:“天魔,想必你也感覺到了。魔祖煞魂已經被我送入其中,唯獨缺你這一道魔魂了!煞魔合一,魔祖破封而出,指日可待!”

聞聽老者所言,眾人紛紛望向天魔,隻見天魔一對死灰色的魔瞳迷茫的望著魔祖祭壇,雙拳緊握,身軀微微有些顫抖,心中再做著激烈的掙紮!他想反抗命運,卻是有些力不從心!他想做真正的自己,不願意以自己來成就魔祖!但是那來自於靈魂深處的呼喚,讓自己似乎根本無法抗拒!

“前輩,天魔不願意如此,可有其他辦法,我隻想成為一個屬於自己的自己!”天魔的眼神望向老者,在他的心中,這老者如此神秘,想必定然有鬼神莫測神通,或許能幫助自己。。

望了一眼天魔,老者眼神望向漆黑的天空,沉思半響後,淡淡的說道:“辦法是有,不知你敢不敢走。”

老者如此一言,宛若晴天一個霹靂在天魔的心中炸響,隻見天魔激動的望向老者,口中說道:“但請前輩名言,即使是入十八層地獄,我天魔依然絕不眨眼!”

“好!你且聽好,魂念兩分,魂歸魔祖,念入輪回,你便有那一線生機重獲新生!但是,你這一身修為便付之東流了!”老者望向天魔,緩緩說道。

天魔聞言,猛然一愣,念入輪回,僅僅隻有一線生機,而且修為不複!天魔的心中再次天人交戰起來!突然之間,心神一暖,原來是背後的紫衣不知何時來到背後抱住了自己。隻聽紫衣輕聲說道:“不管你如何選擇,紫衣都會一直去尋找你!”

天魔身軀微微顫抖,轉過身來抱住可人,鼻子有些發酸的說道:“若入輪回,便是天涯相隔,難以相見,或許等你找到我,我已然不認識你了。。”孤傲如他,居然也會有如此軟弱的時候,真可謂,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事!

就在此時,隻聽那老者又是緩緩開口說道:“勿需擔心,若是你輪回成功,念成魂,記憶最多百年便會恢複!”此言一出,天魔與紫衣兩人頓時麵露喜色。

感激的望了一眼老者,天魔感激的說道:“天魔謝謝前輩大恩!他日有緣定然回報!”言罷之後,天魔便轉向紫衣,最後深情的抱了抱伊人,天魔緩步走到了魔祖祭壇前。

“今日,天魔欠你的,便還與你,以後天魔將不再是天魔,而是另一種新生!”深深的最後望了一眼祭壇,天魔的心中暗暗說道。言罷,手中頓時結印,深然魔氣衝天而起,漆黑的天空魔雲湧動,天地變色!

“以吾之名,滅吾自身,魂念兩分!”隻見天魔單腳猛然一踏大地,頓時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痕,隨著一聲暴喝,天魔的整個身軀頓時籠罩在了一片深然魔氣之中,竟然是直接引動體內魔氣毀了自己的逆天大魔身!

濃鬱的魔氣隨後緩緩化為一個巨大的漆黑色魔球,祭壇之中頓時響起一聲嘶吼,大陣再次猛烈的震蕩,玄塔搖晃!那頂端的天道法輪猛然激射出一道玄黃光柱直擊向天魔化為的魔球!

忘情老者一見之下,白眉冷立,隻聽他冷冷說道:“魔祖出世,已然定局,你二人也是無奈!”話音未落,袖袍一揮,那玄黃光柱頓時消散無形!

見到此景,眾人皆然大驚失色!天道的一擊,這老者隨手一揮便直接化解?唯有獨孤風卻是明確的感覺到,在老者袖袍揮動之時,天地之間頓時出現一股詭異的波動,那玄黃光柱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但是僅僅從此處便可看出,這老者的實力絕對超越了天道!

“雖說你乃吾之殘念轉世,但是本尊也承你的情了,他日定然還有相見之日!”一道如響雷一般的聲音突然傳入眾人耳中,一隻起碼有萬丈的魔手猛然自祭壇之中伸出,一把抓住那魔球,竟然視那祭壇外圍的陣法如無物!

那叫做忘情的老者一見此景,頓時欣慰的笑了笑。。就在此時,虛空之中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玄天,你太過分了!”

眾人抬頭望向虛空,隻見那天道法輪不知何時從玄塔之巔飄飛而來,頓時變化為一位身著玄袍的中年人!那不帶一絲表情的麵容,以及那居高臨下的漠然,讓獨孤風的心中不禁有些微微的殺意!

老者卻是不以為然,口中冷然說道:“蒼天,太古已滅,玄天不複,老夫忘情!”言語之間,有著不容反對的威嚴,一股隱晦的氣息,讓所有人頓時感覺,這自稱忘情的老者,委實有些過於恐怖!

“你既然不再為那大道之祖,為何還亂插手天道之事?”那蒼天顯然有些忌諱老者的實力,卻是緩緩從空中落在老者對麵,不再那麽強勢。。

“嗬嗬,汝為天道之一,卻是不明事理,大劫顯現,眾人皆往,真的如此無情麽?”老者望著眼前的蒼天,麵色冷然的緩緩說道。

“既為天道,便為吾責,大劫起,亙古滅,這是不變的定律!不要再妄想逆天改命了!”那蒼天的嘴角泛起一絲不屑,冷冷說道。

“哼,蒼黃兩天,大道為祖,然而真正的道卻是從未現身,隻要有人能夠領悟終極道境,逆天改命也不過彈指間而已!”說道這裏,忘情老者顯然有些激動,畢竟這是其畢生的願望!

“終極道境?可笑!你,魔祖,鴻韻,一天,盤古,玄錄,居然還真的相信那虛無縹緲的道境?難道就憑這些螻蟻?”說到最後,蒼天卻是冷然望向獨孤風等人,眾人頓時感覺一股寒意湧心頭!這可是天道啊!天尊也不過隻是天道下的一隻螻蟻,何況自己?

“老夫在此,豈容你猖狂!”忘情老者冷喝一聲,那蒼天散發出的天道威嚴頓時煙消雲散,眾人也跟著舒了一口氣,心中後怕不已!在方才,他們的心中都一種感覺到死亡的氣息!

“哼,天道不滅,吾便不死,你能奈我何?如今你已然不是道祖,無法掌控大道,即使是鴻韻如今也不過隻是大道的一個附屬而已,你奈我何?”聞聽忘情老者所言,蒼天頓時大怒道。。

“嗬嗬,眾神回歸之時,吾等便衝大道,倒要看看,道,難道真的就無法逆轉?”老者卻是忽然微微一笑,甚是坦然的緩緩說道。

“執迷不悟!”蒼天冷冷哼了一聲,頓時化為一道玄光,再次落到了玄塔之巔,畢竟魔祖即將出世,蒼黃兩天的任務就是阻止魔祖出世!

淡淡的望著蒼天離去的身影,忘情老者默然說道:“魔祖的實力,豈是你二人便可阻攔的?如今煞魔合一,真身若成,魔祖臨世!”話音一落,老者微微歎了一口氣,袖袍一揮,便出現了一小團白色的光球。

“小家夥,祝你好運!”老者微笑著對著小光球說道,隨後揮手破開一道漆黑的空間通道,其中玄黃之氣湧動,想必便是傳說中的輪回隧道!遠古之時,巫族十二祖神之一的後土以身化輪回,那不過隻是一個小小的六道而已!真正的輪回,即使是大道也無法幹涉!

白色光團投入輪回之後,紫衣早就已然淚流滿麵,後羿,畢方等人與天魔畢竟同心協力一直闖到這裏,心中也是有些黯然。敖天更是仰頭響起一聲淒慘的龍嘯之聲,為天魔送別!

“大劫起,人人自危,即使是所謂的高高在的天尊也是一樣。此間事了,你們也該走了。”老者的心情有些沉重的說道。說話之間,揮手再次破開一道空間,示意眾人可以離開了。

一路從道墓入口走到這裏,數次近距離的觸摸死亡,此時終於可以離開的時候,每個人的心中卻是充滿了沉重。天魔,天煞兩人皆然不複存在,蕭天逸身隕,蚩尤隕落,以後的道路,是否還會如此曲折?那所謂的亙古大劫到底是什麽,卻是無一人明了!

待眾人紛紛踏入空間通道之後,唯獨隻剩下了獨孤風與忘情老者。獨孤風那月白色的雙眸望向老者,心中感覺到老者似乎還有話要對自己說。

如獨孤風所想,隻聽老者背對著他,言語有些激動的說道:“此空間通道會將你們所有人按照實力劃分送往各界,你便去那修界,滄海深淵,仙界迷殿,魔界鬼穀,妖界煉妖山,冥界血閻天尋回五鼎煉化自身!”

獨孤風聞言,心中頓時泛起種種疑惑,待要問時,卻見那老者袖袍一揮,眼前景象頓時變化起來,一陣眩暈感傳來,卻是趕緊閉了眼睛。唯獨那一隻趴在其肩膀的小獸,在那裏不停的吱吱亂叫,顯得有些驚慌失措。

待感覺一切都平靜下來之時,獨孤風緩緩睜開雙眼,卻是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然來到了一片滄海之。感受著天地之間元氣的波動,可以確定,這裏便是修真界了。

“修界滄海深淵?”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瞬間化為一道紫金色光芒消失在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