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生又何歡,死又何哀?其始而本無生;非徒無生也,而本無形;非徒無形也。”魔界之中,禁地:洪荒聖山之巔,一聲蒼茫歎息響徹天地!整個魔界的修者,眼神都紛紛望向那中央的聖山方向,激戰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幽

妖界之中,盡皆茫茫大山,蒼林!在一片被稱之為死亡禁地的寂靜山林中,一條萬丈長的金色神龍舔舐著軀體的一道道驚人的傷口!巨大的龍目之中,滿是驚天的怒火熊熊燃燒,百多年來,自從不知為何來到了這妖界之中,便一直受到所有妖族的追殺!

他便是那自道墓離開後,來到妖界的敖天!如今七爪龍帝的修為境界,已然相當與妖尊境界!但是十大妖尊同時出手,自己也是不敵,雖說真龍一族神通強大,而且自己乃是金火兩係的真龍,但是麵對修為相當,而且都是亙古大妖的十大妖尊,依然還是慘敗而逃!

“死亡禁地,你們不敢來,待本尊傷勢恢複,修為再次精進之時,必將以吾妖血染妖天!”敖天的心中恨恨的說道,想當初在洪荒之時,真龍一族雄霸洪荒無數載,如今卻是沒落到被萬妖追殺,排擠的地步,孤傲的真龍一族怎會善罷甘休?

敖天雖然在療傷,但是神念卻是一直不敢有絲毫的鬆懈!這裏既然被稱之為死亡禁地,而且十大妖尊皆然不敢入內,想必定然有其可怕之處!望著一片陰深,似乎無數鬼影飄過的密林,敖天的心中也是沒底,若是無緣無故的隕落與此,複興真龍一族的願望如何去實現?真龍一族重現洪荒,絕霸天地的情景,自己豈不是要錯過了?

陡然之間,一道聲音傳入耳中,讓敖天身軀不禁一愣:“真龍一族?不過爾爾!”這聲音之中那股蒼茫,悠久,無奈,沉重,不甘等等情緒,讓敖天突然之間感覺是那麽的熟悉!

腦中靈光一閃,敖天巨大的龍目望向重重林間,失聲問道:“你是什麽人?為何會有道墓中亡靈的氣息?”道墓之中,困鎖無盡骸骨亡靈,亡魂,此地突然有同樣氣息的存在,敖天又怎會不驚?若是道墓之中的無盡亡靈盡數現世,整個修界都將大亂了!

那神秘的聲音在聽到敖天所說之時,卻是突然之間沉默下來,緊接著整個蒼林忽然吹起狂風,天空之中卻閃爍起無盡雷鳴,敖天盤起的萬丈龍身麵前陡然出現一個同樣萬丈的巨大黑影!隻見這黑影依稀可以看到其有八條手臂,八條腿,四個腦袋,八隻猩紅色的雙眼,讓人一看之下,頓時升起一種想要嗜血的衝動!

隻見這黑影徒一出現,便冷冷的望著敖天,惡狠狠的問道:“你居然知道道墓?你去過?你都知道些什麽?”那狂妄的語氣,似乎是說,不說我就殺了你,在我麵前,你不過隻是一隻螻蟻!

可惜,這黑影似乎並不知道,真龍一族與生俱來便是高傲的!敖天自然不會被對方嚇到,便冷聲回答道;“為什麽我要告訴你?你又是什麽人?”即使是拚死相戰,敖天也絕對不會妥協,真龍一族的傲氣不可磨滅!寧可戰死,也絕對不可以為了求生而妥協!

看到敖天一副準備拚死相戰的模樣,那黑影微微一愣,猩紅的雙眼陡然大亮,卻是又突然暗淡下去,隻聽那黑影說道:“看來你的確是去過道墓了,你都見到誰了?太古的各位大神,是否還在?”

聽到對方的語氣似乎緩和下來,敖天雖然疑惑,但是也不想與之死戰,畢竟自己還是重傷之身,便開口說道:“見過君王神主,忘情老者,還有魔祖祭壇,更是還有蒼天!”言罷,敖天警惕的望著黑影,全身戒備,自己已然說完了,若是對方突然發難,怎辦?

“君王神主玄錄?他不是輪回了麽?忘情老者?他是誰,太古沒有這個人物啊。.魔祖祭壇?魔祖他老人家最終還是隕落了?蒼天?”最後說道蒼天之時,那黑影的眼眸卻是陡然激射而出八道血芒衝天而起,似乎想要擊穿蒼穹!

“你到底是什麽人?”看到對方的表現,敖天卻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不禁問道。畢竟即使他自己對於道墓之中的種種也是一團亂麻,一點也不明白。

那黑影聞言,四對血眸冷然望向敖天,一股淩厲的殺機頓時狂湧而出,讓敖天心神大震,萬丈龍身龍元湧動,數丈高的金焰升騰而起,一聲驚天龍吟聲響徹天地!

就在敖天要發動攻擊之時,那詭異黑影散發的殺機忽然之間消退的無影無蹤,隻聽他有些迷茫的說道:“能從道墓之中安然離開,想必定然也是有些道理,我也不能殺你,你可以說是本尊沉睡無數載來,第一個放過的生靈,你走!本尊乃為:古獸之王!”

話音一落,敖天絲毫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一道黑芒陡然自黑影一隻爪中射出,鑽入敖天體內!奇怪的是,那黑芒入體,敖天非但沒有受到傷害,更是傷勢痊愈,而且實力更勝從前!雖然依然還是七爪龍帝,但是他感覺自己的實力比之妖尊強了數倍!那黑影卻是不再言語,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敖天又哪裏知道,七爪龍帝在遠古之時已經相當於是準天尊位業的絕世修者了!之所以他無法發揮出七爪龍帝的真實修為,便是因為雖然融合了火係真龍珠,但是他還不算是真正的真龍!而方才那一道黑芒,便是那古獸之王激發了敖天血脈深處的潛力,以及那沉睡的力量!

龍目微閉,感受著體內那磅礴不息的強大力量,敖天最後疑惑的看了一眼這死亡禁地的深處,隨著一聲響徹天地的龍吟,萬丈龍身騰空而去,瞬間消失在天際!他要去報仇,那所謂的十大妖尊,如今已然不是自己的對手!

敖天剛剛離去,陰深的蒼林之間,八道血芒顯現而出,一聲歎息餘音繚繞,隻聽那黑影自語道:“這次的大劫,應該是最後一搏了?太古眾神,死的死,輪回的輪回,沉睡的沉睡,但是我等還要再掀起一場浩烈,欲與天爭!”話音一落,血芒隱退,死亡禁地再次恢複了那安靜,陰深,詭異的狀態,讓所有妖修敬而遠之。

敖天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氣息,在妖界的高空一路穿行,直向妖族聖山!聖山是妖族的聖地,我敖天便要在這裏,盡敗爾等所謂的妖尊!要你妖族顏麵盡失!帶著滔天的怒火,還有那震撼的氣息,整個妖界皆然為之震驚!十大妖尊也紛紛趕來,大戰一觸即發!

在各界之中,若說最神秘的可以說,就是鬼界了。鬼界十大鬼尊便是十殿閻羅,整個鬼界也分為十大區域,每個區域都有一座鬼城,鬼城中都會有一個輪回池,死後而來的亡魂都會出現在輪回池中,而後通過輪回鏡,投入六道之中!

遠古之時,巫妖爭天地,一場史無前例的亙古浩劫!洪荒大地,生靈塗炭,骸骨累累!無數大妖,大巫血染蒼茫大地,血灑無盡長空!一代巫族祖神後土毅然以身化輪回,為無數在洪荒遊蕩的亡靈創造了一個棲息之所!

大道有感,降下無邊功德,將六道輪回盡數完善,方才有了今日的鬼界!各大天尊,洪荒的各大勢力,無不想要在這鬼界插一手,想要影響輪回,獲得更多的氣運。.但是鬼界六道有大道功德庇護,即使是天尊也是無可奈何,便也作罷。

若說各大勢力之中,卻是唯有那無恥的佛門算是真的在鬼界立足了。佛陀地藏王自貶為菩薩,向天道起誓:“地獄不空,永不成佛!”便一直留在鬼界的馗山之巔,終日以《佛門往生咒》超度鬼界的無盡亡魂化為佛兵!在鬼界也算的是一個大勢力了。

後土以身化六道輪回之後,這鬼界的界主毫無疑問便是她死後的化身後土娘娘!身有大道功德,天尊也是奈何他不得,每萬載各界通道打開,也唯有鬼界是所有各界不敢輕易侵犯之所!而且後土娘娘在各界的傳說之中,都是神秘的存在!即使是十殿閻羅,輕易也是見不到一次。

而就在前不久,後土娘娘傳音給十殿閻羅在血閻山大殿議事,隻聽後土娘娘說道:“佛門委實無恥,那地藏王終日超度鬼界亡魂,亂我鬼界秩序,各殿閻羅聽令,召集鬼軍,千年後發兵馗山!”一語道完,後土娘娘便再次消失,一直未現。

後土娘娘發話,十殿閻羅自然不敢不從,趕緊一個個回到鬼域之中,著手開始召集鬼兵訓練。那地藏王的座駕乃是一隻天地初開便存在的異獸,名為:諦聽!此獸沒有絕強的修為,沒有什麽戰鬥力,但是卻是有一絕世神通!凡是在各界之中,不管發生什麽事,這諦聽獸都能夠聽得到!

鬼界的動作自然也是被諦聽獸發現,地藏王菩薩也趕緊加深了《佛門往生咒》的影響範圍,無盡泛著佛門金光的佛兵紛紛匯聚而來,在一些修為高強的佛將的帶領下開始操練,做好了戰鬥的準備!而且佛界佛祖也跨界傳音說,千年之後,通道開啟,佛界自然會助你一臂之力!

然而豈會隻有佛門在算計麽?在道墓之中,後土無數年來不知收集了多少的不滅魔魂,以巫族秘法煉成不滅戰魂,這後土打的主意便是要直接滅了佛門在鬼界的根基!佛門與妖族聯合,這已然是人盡皆知的事了,既然你們聯合,那我就先拿佛門開刀!

西方天界之中,這百多年來,卻是戰亂不斷!遠古之時隕落的戰神化名路西法再次歸來,與始祖之子帝大戰一場,不分勝負!十二對血紅色的羽翼,那狂霸的戰意,絕強的戰鬥力,讓無數的黑暗勢力跪伏!形成了一股跟所謂的光明對峙的強大勢力!

路西法曾言:“光明又如何?沒有黑暗何來光明?不過隻是黑暗的產物罷了!”百多年來,不知多少的光明天使葬生在自己手中,狂戰法則便是要在戰鬥之中方能有更強的進步,終有一日,待我路西法法則大成,必將衝破空間去往洪荒神界,戮殺耶穌始祖!

在天界之中的黑暗神殿,路西法的麵前坐著一位中年人,此人一襲漆黑色的鎧甲,頭長著一個向天的獨角,血紅色的指甲讓人心驚膽寒,那血紅色的雙眸更是無時無刻都帶著一股強悍的殺意!隻聽他望向路西法淡淡說道:“摩卡特老兄,沒想到你也背叛了光明神族了。.”

路西法聞言,眉頭一皺,一對同樣是血色的雙眸冷冷的望向中年人喝道:“摩卡特在數萬載前就已經死了,我叫路西法!”對於那曾經無數榮耀纏身的摩卡特之名,路西法卻是感覺那是對自己深深的侮辱!那所謂的光明神族居然拋棄了拚死相戰該隱的自己!

那中年人一見路西法的情緒如此激動,不禁微微一愣,隨即想到,任誰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拋棄之後,估計也會如此?端起手旁的一杯鮮血,中年人一飲而盡,大笑著說道:“嗬嗬,路西法兄弟莫怪,是撒旦說錯了!”

路西法聞言,卻是冷冷一哼,對於那鮮紅色的血液,路西法的心中有著一股衝動,但是卻不屑飲之,他要的是那種戰鬥!熱血噴灑的戰鬥!摒棄了戰神摩卡特之名,路西法又哪裏知道,那曾經為戰神的絕強戰意,一直演化至今而成狂戰法則,有些事情,是需要了結的,而不是刻意的去忘記!

“路西法兄,我們何時與那光明神族最後決戰一場?”緩緩放下高腳杯,撒旦的眼中血芒一閃,殺機頓顯的冷聲問道。

聞聽魔王撒旦所問,路西法卻是未言,緩緩起身後向大殿之外走去,隻有那餘音還旋繞在撒旦的耳旁:“法則大成之際,便是我路西法挑戰耶穌之時!”那狂傲不羈的性情,還有那一直壓抑在心底的衝天戰意,讓撒旦伸向高腳杯的手不禁停在了那裏。.

看著路西法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撒旦的語氣依然還是那麽的冷然,隻聽他自言自語說道:“挑戰始祖?好!你可以說是第一個敢於挑戰始祖的逆神者!”

魔界中央,依然還是那荒涼的洪荒聖山之巔!幽冥鬼尊與神無涯早已不知大戰到了何處而去,整個魔界的所有勢力依然發兵幽冥鬼宗,麵對整個魔界的修者,不過短短數日,幽冥鬼宗便在整個修界除名了!那幽冥鬼尊,如今也隻不過是一個光杆司令了。

那原本灑滿整個洪荒聖山的紫金色血液已經幹涸,卻是依然殘留著深深的血跡!一隻豹子般大小的異獸懶洋洋的趴在玄塔一旁,似乎還在沉睡,但是那來回晃動的小耳朵,卻是表示著,雖然在睡覺,但是它依然還是在警戒!

一條百丈的五彩色巨蟒似乎不知道這裏是禁地,眼神淩厲的盯著弑神小獸,吐著芯子的嘴角還不時滴下腥臭的毒液,看到小獸依然還在酣睡,它微微弓起身子,準備要攻擊了!在五彩色的腦子裏還幻想著將這小獸吞下之後,自己就可以犒勞下那幾日未進食的胃了。

殊不知,以小獸那變態般的天賦實力,算是這五彩巨蟒倒黴,這方圓數百萬裏的生靈,能吃的基本都被小獸吃了,他五彩巨蟒閉關數百年出來後能找到吃的才怪!

就在瞬間,那五彩巨蟒自一塊巨石後激射而來,巨大腥臭的嘴巴張開,那恐怖的獠牙閃著深深的寒光!隻聽哢嚓一聲,碎石崩飛,那巨蟒卻是咬了一個空!這巨蟒雖為妖獸,但是對於危險的敏銳感覺,讓他頓時盤在原地,一對妖瞳冷靜的掃視著自己的周圍。

突然之間,一道灰芒閃過,那巨蟒還未反應過來,便見聖山之巔,一股腥臭的黑血飄灑,巨蟒的頭顱衝天而起,巨大的身軀轟然倒地,帶起漫天的粉塵,碎石!而在數丈之外,弑神小獸甩著自己的小爪子,麵色十分難看!原來那巨蟒的血液中的腥臭味,讓小獸感覺一陣的惡心!

這百丈的巨蟒躺在這裏,讓小獸感覺甚是別扭,這裏可是自己的地盤,那腥臭的味道,讓以後的日子怎麽過啊?想到這裏,便見小獸那不大的嘴巴赫然張大,頓時狂風大起,那數百丈的巨蟒屍體竟然直接被吹起,隨意的扔到了山下!即使是那些流淌的黑血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打了一個哈欠,閑的無聊的小獸便緩步走到玄塔一旁,趴在那裏不過片刻便又睡著了。.天地所生的它,對於外麵的世界一點也不好奇,它隻想就這麽安靜的等著自己的小主人出來,這玄塔自己也是衝擊了多次,但是實力還是不夠,奈何不了這個破塔。

修真界之中,鬼冥宗的一處小庭院中,一襲紅裙的少女麵容甚是憔悴,接近二百年來,自己一直都在等待,卻是什麽都沒有等到。宗門被滅,爺爺身死,霍大哥也死了,小風不見了,若惜被逼飛升了,這個世界,還有什麽值得我嫣然留戀的?

嫣然畢竟隻是一個平凡的修者,天煞相救,本來以為一切的夢魘就結束了。詭異的道墓開啟,所有人一去不複返!前不久霧隱峰之巔,獨孤風傳人獨孤無言創立劍穀,自己卻是沒有顏麵前往,整個宗門僅僅剩下自己,還有什麽意義?藍宗主還在魔宮生死不知,誰能來解救?我一介弱女子,又能做什麽?

緩步走到庭院當中,此時已然夜晚,望著那掛在天際的一輪明月,嫣然卻是感覺自己的內心更加的淒涼,生命的氣息在她的身漸漸的變弱,這卻是嫣然有意求死!生命氣息燃盡之時,也是她身隕之時!平靜的閉雙眼,嫣然自言自語道:“霍大哥,爺爺,我來找你們了。”

鬼界秦廣王管轄的地域,秦城之中的輪回池中,每天都會有無數的亡魂報道,一旁的判官一一登記在冊,一道女魂飄然而來,空洞的雙眼看不出絲毫的表情,似乎死不過爾爾一般,而其他的亡魂有點不甘,有的痛苦,有的呼喊,有的沉默,百態不一。

輪回鏡一照,女魂沒有絲毫的表情,隻聽負責的判官說道:“伍嫣然,登記在冊,留在鬼界,亦或輪回,去前麵登記。”從始至終,判官卻是看都未看她一眼,而她也是絲毫不在意的自顧自的如行屍走肉一般向前走著。

一小會兒之後,經過一個判官跟前之時,隻聽那坐於桌案的判官淡淡的問道:“留在鬼界,亦或輪回?”每天需要應對無數亡魂,自然早就已然習慣的味同嚼蠟。.

聽到判官的問話,嫣然第一次麵部有了表情,隻見她微微一愣,然後問道:“能先留在鬼界麽?一時也難以下決定。”

“好,可以,去前麵領取身份令牌,以後你就是鬼界的一員了。”那判官一揮手示意嫣然可以走了,後麵還有很多人,他們需要的是最快的工作效率。

洪荒神界之中,自道墓之中出來之後,畢方便赫然發現自己居然回到了神界之中,回到妖皇殿之後,卻是聽聞東皇天尊說道:“你且下去休息,亙古迷,大劫起,無人可解,去,去。”話音未落,東皇的身影便消失而去,畢方也帶著滿腹的疑惑回到了自己的妖神宮,便一直閉關不出,靜待天尊令。

來到神界的還有那化血神刀在手的絕世凶魔:嗜血老魔!知道自己居然重返洪荒之後,老魔並沒有冒然的前去尋紫皇報仇雪恨,而是一路直金螯島,他要去尋自己的恩師:通天天尊!雖然自己不過隻是天尊的記名弟子,但是師徒之份依然還在,而且在老魔的心中還有很多的疑惑。

那後羿大巫自然也是來到了洪荒神界,徒一出現,便被巫族之人帶到了族內,拜見過幾位祖神之後,後羿便將自己在修界的見聞,以及在道墓之中的發現告知了他們,在聽完後羿所說之後,那帝江祖神便哈哈一笑後說道:“我巫族一脈乃是盤古大神的後裔,後土妹子之事,我等也是曉得,你下去休息,用不了多久之後,老子一定要捏爆東皇的鳥蛋!”

洪荒神界還有一處特殊之所,這裏便是在遠古大劫之後存活下來的真龍一族的所在之地:龍穀!自那場大劫之後,真龍一族便甚少在洪荒出現,道祖鴻韻也是下了明令,真龍一族不出龍穀,禁止任何人前往龍穀!這也是明顯的說給東皇天尊說的罷了。

此時在龍穀之中,數百條真龍盤旋在穀中,望著前方高台之不斷盤旋的金色龍影。那便是真龍一族至高的存在:玄濁龍神!自破封而出之後,道祖鴻韻便將玄濁送到了龍穀,畢竟玄濁隻是一條龍魂而已,若是東皇等天尊下手,他定然難逃劫難!

威嚴的龍威,表示著龍神心中的怒火,作為龍神,居然隻能龜縮在這小小穀中!高傲的真龍一族又怎能忍受?但是作為一族之神,他又不能意氣用事,他要為所有的族人考慮,為這僅僅剩下的數百族人考慮!真龍一族之所以龜縮在這裏,便是在等待!等待祖龍的回歸!

蒼茫龍穀之中,抬眼望去,便能看到那聳立在穀中,無法目測出到底有多長的龍骨!之所以不出龍穀,永生永世守護在這裏,便是為了守護這具骸骨!玄濁知道,這便是祖龍輪回之時遺留的骸骨!還有深鎖在骸骨之中的祖龍珠!

麵對祖龍骸骨,玄濁低下了他那高貴的頭顱,心中自言自語的說道:“祖龍,您可知道,您的子民在過著怎樣的生活?您何時才能回歸,帶領真龍一族重現洪荒大地啊!”金色的龍魂虛影,兩道清晰的淚痕卻是緩緩自那巨大的龍目之中留下。.

魔界之中,距離洪荒聖山不遠的一處蒼林之中,一位全身盡是傷痕的少年匍匐前行,向洪荒聖山而來。在蒼林的空,成百千的修者踏在飛劍之,亦或在淩空而過,似乎在搜索著什麽。

艱難的爬到一顆大樹腳下,少年需要休息一下,暗夜魔殿的修者欺淩我一介孤苦散修,實在該死!殺了又如何?若是能夠逃脫此次追殺,待我實力強了,定然殺爾等宗門,一一屠戮!仔細一看,在方才的一瞬間,這少年的雙目赫然完全化為了漆黑之色!

洪荒聖山之巔,玄塔之中盤膝而坐的獨孤風緩緩睜開雙眸,終於還是突破了,但是劍無境界卻是讓他不禁訝然。一切皆無,修為盡無,神念盡無,實力居然忽高忽低,完全不受控製。譬如現在,獨孤風就感覺自己實力頂多也就是玄魔境界罷了。

這被鎮壓的百多年來,對於《破滅神訣》以及破滅之道的領悟,讓獨孤風可以說是受益匪淺!那弱水神鼎更是完全的融入自身,天地萬水盡皆為我所用!隻見獨孤風手中藍色光華紛紛聚集而來,一柄藍色的長劍赫然出現在手中!

隨著獨孤風心念一至,藍色長劍猛然散發出一陣陣的寒氣,化成了一柄白色的寒氣逼人的冰劍!嘴角淺淺一笑,揮手間,手中長劍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隻見獨孤風緩步踏出,赫然直接穿越了玄塔,完全將這鎮壓他的玄塔視若無睹!

劍無之境,劍無,人無,心無,念無,萬物皆無!既然已無,這玄塔對於自己來說,也不過隻是一個擺設罷了!嘴角不屑一瞥,眼神之中殺機一冷,獨孤風緩緩掃視著這洪荒聖山之巔。.

就在此時,一聲嘶吼聲傳來,一道接近一米的灰影頓時撲來,已無神念,但是憑著心中的那絲感應,獨孤風便可確定,這便是弑神小獸!百多年未見,居然長大了不少。雖然小獸個子大了,但是對於獨孤風來說,這點重量不算什麽。

撲入獨孤風懷中後,小獸依戀的一個勁的舔著他的臉頰,百多年未見,小獸也等了百多年,心中甚是想念!一人一獸的心中都甚是歡喜。隻見小獸瞬間又化為了原先的鬆鼠大小,身也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懷念的跑到獨孤風的肩膀蹲著。

對於這裏,獨孤風的心中沒有絲毫的留戀,走到山邊,便直接淩空踏步而去!像是自由落體一般落在了聖山山腳之下的茫茫蒼林之間,心態平靜,沒有絲毫波瀾,肩膀端著小獸,漆黑色的背影漸漸的消失在蒼林之間。

獨孤風自玄塔之中走出,各界之中的無數大神通者,卻是無一人知曉。即使是那封印獨孤風的黃天也是沒有絲毫的感應!既然已無,自然不在道中,不親眼看到,誰也不會察覺到獨孤風的存在!此時跨入劍無之境的獨孤風,已然成為了整個亙古最特殊的存在!

走了沒多久,獨孤風便看到在天空之中,不時的掠過一道道遁光,似乎有為數不少的修者在這蒼林之間尋找著什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獨孤風懶得去管,隻要這些修者不來煩自己,他獨孤風也懶得跟這些所謂的螻蟻計較。

又過了一會兒之後,那不時掠過的遁光紛紛聚集而向獨孤風前方不遠之處,更是有一道傳音警告獨孤風說道:“這位朋繞道而行,暗夜魔殿在此辦事!”語氣淩厲,充滿了深深威脅的意味!讓獨孤風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不屑的冷冷一笑,獨孤風自顧自的繼續前行,如果這些螻蟻真的要找事的話,自己也不介意隨手解決掉他們!至於你們的瑣事,我獨孤風才沒那個閑心去計較!剛走幾步,穿越了一片茂密的林間之後,在一處還算比較寬闊的空地,一位已經看不出衣著,滿身傷痕,但是麵色依然堅毅的少年被數百的魔界修者圍住!

獨孤風的到來自然被這一眾人等察覺到了,畢竟在林間走動總是會發出一些聲響的,隻見那數百修者之中為首的一人冷冷的望向獨孤風威脅道:“已經警告過朋了,莫非真的不將我暗夜魔殿放在眼中?”說話之時,眼中的殺機卻是絲毫也不掩飾。

讓所有人驚訝的是,獨孤風不屑的瞥了那為首之人一眼後,便望向那麵色堅毅的少年,隻見那少年也同時望向獨孤風。待看到那少年居然是一對漆黑色的雙眸之時,獨孤風微微一愣,心中頓生一種熟悉的感覺,天魔的毀滅雙眸?忘情老者助天魔輪回,百載已過,也差不多了!

“天魔?”忘情老者曾經說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天魔的記憶會慢慢蘇醒,獨孤風便開口試探的問道。

那少年聞言不禁心神大震,眼神冷冷的望向獨孤風說道:“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我從未跟人說起過!”帶著毀滅氣息的雙眸之中,一股淡淡殺機緩緩散開,讓一旁的數百暗夜魔殿的修者心驚膽戰!

而那眾多修者之中為首那人卻是大手一揮,猛然喝道:“動手!”數百修者頓時紛紛祭起自己的本名法寶,亦或是引動法決,漫天的強悍能量鋪天蓋地而來,將獨孤風與天魔的身影完全埋沒!

先前獨孤風的一言,喚醒了天魔心中的一點點的記憶,漫天的能量衝擊之中,一股濃鬱的魔氣衝天而起,將數百修者紛紛驚退!為首那人乃是魔帝境界的強者,卻是並未多少驚訝,從這氣息看來,也頂多是個魔帝強者罷了!

而獨孤風卻是依然平靜的站立在遠處,讓這魔帝強者心中頓時有些沒底,他居然絲毫無法看出這青年的修為,但是也沒感覺到這青年的強大,然而能夠如此淡然而又無恙的無視那些能量衝擊,便可以說明這青年絕對不是平常的修者!莫非今天踢到鐵板了?

微笑著望著場中魔氣纏身,魔焰升騰的天魔,獨孤風緩緩說道:“你以後會想起我,我叫:獨孤風!”最後的獨孤風三字卻是直接傳入了天魔的心神,讓他那高大的身軀不禁微微一震,眼神迷茫的望向獨孤風,識海之中卻是不禁又紛紛出現一個又一個的畫麵!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作為暗夜魔殿的魔帝強者,那修者自然聽說過獨孤風之名!眼神頓時看到了那高聳在遠方的洪荒聖山,震驚的望向獨孤風說道:一代天驕:獨孤風?”自百多年前,一代天驕獨孤風之名在整個魔界那絕對是如雷貫耳!

雖然百多年過去了,但是作為一個年輕的強者,能夠以身抗雷劫,麵對十大魔尊,兩大神秘高手,魔界界主神無涯也因他而現身!那曾經狂傲不羈,一劍向天,霸氣凜然的強者形象,早就已然被當初圍觀的一眾魔帝在整個魔界宣揚開來!

聽到那魔帝修者的言語,獨孤風不禁微微一愣,一代天驕?這是誰給自己的稱呼,真是別口!但是看到對方那驚恐的眼神,還有一絲絲崇拜的模樣,獨孤風便揮了揮手淡淡說道:“你走,這少年是我朋。”獨孤風不是那種嗜殺的人,他的劍隻殺自己認為該殺之人!

那魔帝修者陡然回過神來,頓時如蒙大赦,向獨孤風恭敬的拱了拱手後,便帶著一眾目瞪口呆的眾人騰空而去,瞬間消失在天際。獨孤風卻是絲毫也不在意,練劍便是練心,如今已然劍無之境,些許小事情,根本無法讓他那古井不波的心境泛起一絲絲的波瀾。

此時隻剩下了天魔與獨孤風二人,隻見天魔一直望著獨孤風,迷茫的眼神漸漸的泛起一絲絲的黑芒,而後漸漸的又暗淡下去,同時全身那魔焰升騰的絕強氣勢也斂入體內,一對漆黑色的雙眸靜靜的望著獨孤風說道:“獨孤兄,未想到還有相見之日!”

“哈哈哈哈....”天魔話音一落,兩人便相視仰天大笑,自道墓一別,紛亂重重,獨孤風卻是許久未笑過了,而天魔則是因為那幾乎不可能成功的輪回居然成功了!再次獲得一次別樣的新生,他的心中自然是想要仰天而笑!

兩人的大笑未有絲毫的掩飾,直震蕩的數萬裏方圓的鳥獸奔走,整個蒼林一片混亂!即使是遠在蒼林之外數百萬裏的修者都似有所感的向洪荒聖山的方向疑惑的望去。

許久之後,兩人方才停下那震天的大笑,天魔走到獨孤風麵前拍了下他的肩膀說道:“獨孤兄怎來魔界了?若惜姑娘不是在仙界麽?”說道這裏,天魔的眼中泛起一絲的感激,若是沒有獨孤風的出現,自己或許不僅無法恢複以往的記憶,更是有可能身隕在此處而形神俱滅了!

獨孤風聞言,臉色不禁微微有些黯然,萬千思緒頓時湧心頭,隻聽他歎息一聲後說道:“一言難盡,天魔兄想必也無甚去處,同行如何?”獨孤一人,已過數百載,有一人同行,而且是與自己相似性情的天魔,兩人同行應該沒什麽問題。

“哈哈,那是甚好!我天魔也沒什麽事,便跟著獨孤兄了!”雖然心中還在掛念紫衣,但是天魔相信,若惜在仙界,獨孤風定然也會去仙界的,二百多年已過,想必紫衣也飛升仙界了?

孤傲如天魔與獨孤風兩人,自然毋須其他言語,直接騰空而起,飛往北方!獨孤風還要前往寂滅魔宮,寂滅魔帝的魔訣,還有魔劍都要歸還,而且不知墨黎現在怎麽樣了。而那端坐在獨孤風肩膀的小獸卻是一直酣睡,如此大的動靜居然都沒有將其驚醒,但是即使它醒了,無法言語的它也無法告訴獨孤風,墨黎已經死了。

如此同時,整個魔界再起一陣波瀾,百多年前,洪荒聖山之巔被神秘高手鎮壓的一代天驕獨孤風再次現世,破封而出!此時在寂滅魔宮那寒氣逼人的冰山之巔,旱魁之體的幽冥鬼尊與神無涯激戰正酣,兩人不分下,而十大魔尊卻是隻能遠遠的圍觀,絲毫不敢參與其中,那原本輝煌的寂滅魔宮大殿早就已然化為了一片廢區,整個山巔一片狼藉!寂滅魔宮的弟子也都被寂滅魔尊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