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一百四八章 幽冥鬼穀(三)

‘一劍破滅’破盡萬千虛妄,滅絕無盡蒼茫!死亡的氣息,反而讓那金天鬼平靜了下來,不知是要坦然的麵對死亡,還是另有他想。獨孤風自然無法看到它內心中的念想,劍勢帶起的空間裂痕依舊循著那玄奧的軌跡向它蔓延而去。

就在此時,另外四個天鬼同時想起一聲驚天嘶吼,分化四道光柱瞬間沒入金天鬼體內。遠處的獨孤風陡然間便感受到了一股驚人的氣息,這氣息比之天魔,神無涯這等準天尊境界還要更強!然而似乎並沒有跨越與天尊之間的鴻溝!亙古的氣息傳入獨孤風的心神,讓他不禁一愣。

略微一想,獨孤風暗道不好,這五行天鬼融合一體,想必是演化出混沌天鬼了。.抬眼望去,隻見那金色的萬丈鬼影化為了五彩色,片刻之後又轉化為陰陽兩極之色,在空間裂痕臨身之前,那天鬼已經化為了數百丈高大,全身籠罩在朦朦朧朧的灰色混沌之中。唯有一對鬼眸卻是一黑一白的陰陽兩極。

一隻巨大的鬼手從天而降,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將‘一劍破滅’劍勢擋住。雖說破滅之道破滅一切,然而獨孤風畢竟修為境界不高,而且對於破滅之道的領悟還是太淺。那漩渦被劍勢破滅一個豁口,瞬間又被無窮無盡的混沌之力彌補,半響之後,空間裂痕便緩緩消散,讓獨孤風麵色不禁凝重起來。

可以明顯的看出,這五行天鬼還未成為最強形態,所以轉化而成的混沌天鬼並不完美,那一對陰陽雙眸就沒轉化成混沌之眸。.既然五行天鬼已經融合,獨孤風便唯有兩條路可選,要麽斬殺麵前接近天尊實力的混沌天鬼,要麽便以自身破滅之道直接破開大陣空間。

紫色身影淡然而立茫茫虛空,沒有任何表情的月白色雙眸冷冷的望著麵前仰天嘶吼的數百萬丈天鬼。玄祖曾言,有情與無情,取之折中,忘情心境!如此方才能夠發揮出最強戰力!然而有情之時,如何無情?無情之時,又怎麽會還有感情?

今日一戰,別無他法,我獨孤風既然戰了,便絕無退縮一途!萬載輪回,伊人紅顏,道之墓地若惜那讓人憐惜的麵容出現在獨孤風的識海之中,曾經在天音洞中哭泣的伊人點點清淚滴落在獨孤風那已然無情的心。.

“天涯相隔,何時能見?咫尺天涯!”右手緩緩前伸,整個大陣的空間劇烈的顫動起來,獨孤風的身影卻是緩緩消散,唯有虛空之,那一道微不可見的紫芒閃過天際!天涯相隔,何時能見?那吾便咫尺天涯,瞬間出現在你的身邊,這便是獨孤風此時的心聲!

以破滅之道為引,破開重重虛空,突破時間禁錮,獨孤風的身影顯現在天鬼頭頂,而那混沌天鬼的嘶吼聲也是嘎然而止,法則混亂,時間停頓,空間崩碎!破滅的還有天鬼那數百丈高大的身軀,宛若點點星光消散在茫茫虛空。.

“這就是忘情之境麽?為何靈感隻是一閃而逝,總是讓自己抓不住呢?”一瞬間的靈感,讓獨孤風在那瞬間踏入忘情心境,更是領悟出了‘咫尺天涯’!然而如何進入那玄而又玄的心境,獨孤風卻是無法抓住那道靈感。

咫尺天涯,混亂天地法則,在那跨越時間與空間的瞬間,破滅之道便是主宰!否則以如今的境界而言,是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便擊殺混沌天鬼的。天鬼已亡,五行天鬼陣便破,陣外一直十分擔憂的天魔感應到之後,趕緊騰空而來,待看到獨孤風那一襲紫袍的身影時,方才放下心來。.

來到獨孤風身旁,天魔自然是看到了他一臉的愁容,不知在思考著什麽,不禁有些疑惑的問道:“獨孤兄,怎麽了?大陣既然破了,因何疑惑呢?”

聽到天魔的聲音,獨孤風方才從心神之中退出,隻聽他有些茫然的開口說道:“誅殺天鬼之時,靈感一閃即逝,卻是怎麽也找不到頭緒。”

獨孤風將自己的疑惑道出之後,天魔也是不禁有些不知所措,略微一想之後,便安慰道:“你也曾經說過,修行一途,執著雖好,但是不可過於執著,既然一時無法想通,那便不要想了,是你的終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永遠不會真正屬於你。.時機成熟之時,靈感自然會再次顯現的。”

這一番話語卻是讓獨孤風猶豫醍醐灌頂一般幡然醒悟,心神放開,便不再去深究,嘴角微微一笑,望向天魔說道:“多虧了天魔兄提點,若不是你,獨孤還不知要何時方能悟通呢。”

天魔哈哈一笑,並未說甚,兩人之間,同為孤傲如天之人,彼此之間根本毋須過多言語。孤傲的人,一向都是甚少言語,惜字如金!他們不是冷漠,而是不羈,是一種如孤狼一般的傲!

既然鬼宗的天鬼大陣已經破了,獨孤風與天魔便未做猶豫,直接向幽冥鬼穀的更深處潛去。.越是向下,獨孤風越是能夠感覺到內心之中的悸動,那與自身已經融合的弱水神鼎在識海之中也是不停的顫動,這幽冥鬼穀之下的神鼎又將會有什麽奇特之處?

這鬼穀下方的土元力波動甚是濃鬱異常,獨孤風與天魔兩人皆然感覺到了行動之間都不禁有些費力,如此一來,更是讓獨孤風完全確定,幽冥鬼穀之中的神鼎便是土屬性神鼎!而這土元力所產生的壓製感,想必便是神鼎散發而出的一種類似於領域的特效。

鬼穀穀底眼看便至,兩人卻是突然感覺自身的重力消失了一般,直直的從空中墜落而下!幸好兩人肉身強悍,而且皆是武修,在半空之中幾個翻轉便安然落地。.一股強悍的壓力陡然臨體,便聽到二人的骨骼劈裏啪啦作響,若是普通的修者很可能便直接化為肉泥了。

獨孤風與天魔兩人對視一眼,都同時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訝然之色,如此強大的壓力,絕對不亞於神級高手的全力一擊了!遠遠的依稀可以看到,一個散發著土光暈的古樸神鼎聳立在遠處!

徒一見到神鼎,獨孤風便直接抬步向前走去,玄祖曾言,取走神鼎之後,會開啟一條通往其他界麵的通道,或許便有可能去往仙界,那麽自己就可以去找若惜了。這又如何能不讓獨孤風心情激動?玄奧無比的忘情心境曇花一現,此時的獨孤風已經是正常的心境。.

然而剛剛往前沒走幾步,獨孤風的腳步卻是突然停住了。一旁的天魔更是口噴鮮血,身影暴退,麵色微微有些蒼白!獨孤風趕緊壓製下胸口的悶氣,來到天魔身邊把他扶起,關切的問道:“不要緊,天魔兄。”其實對於兩人這肉身強悍的武修來說,方才那胸口猛然的一記沉重的打擊若不是出其不意的話,應該無礙,天魔卻是沒有想到除了那巨大的壓力之外,居然還有土元力的衝擊!以土元力厚重的屬性力量,那沉重的打擊,絕對不亞於肉身強悍的修者!

將那一口淤血吐出之後,天魔的麵色便恢複了正常,隻見孤傲的他滿臉怒容的說道:“居然被陰了,這神鼎果然詭異!”以天魔的秉性,冷不丁的突然被一擊打的吐血又怎能不怒?心裏直感覺甚是窩火!但是又無處去。.

一見天魔無事,獨孤風便也就放下心來,口中緩緩說道:“我們這才不過處於神鼎領域的外圍,想必越是往裏,越是難走,天魔兄在此歇息片刻,獨孤一人前去取鼎!”畢竟這是自己的事情,獨孤風也不希望天魔以身犯險。

孤傲如天魔這般重情重義之人,又怎麽可能退縮?就在天魔剛要開口之時,便見獨孤風袖袍一揮,開口說道:“劍無之境,一切盡皆虛無,劍無,人無,念無,元無,這所謂的領域對我而言,如入無人之境罷了。”

獨孤風如此一說,天魔也是不知該說些什麽。對於獨孤風的功法修煉體係,天魔是一點也不清楚,而且獨孤風那詭異的神通秘術,自洪荒以來,卻是聞所未聞。想到這裏,便聽天魔開口言道:“也好,我天魔還是相信獨孤兄的,若是冒然進去,反而有可能成為獨孤兄的累贅,那便在此靜候兄弟佳音了!”

對於孤傲如天魔這般的性情,做出如此大的讓步,實屬不易,獨孤風的心中也甚是明了,便也不再多說,輕輕拍了拍天魔的肩膀,轉身向那神鼎方向而去。一襲紫色的背影,還有那飛舞的長發,讓天魔頓生一種有些佩服的感覺,心中暗道,魔界修者皆稱一代天驕,欲與天爭,看來的確不負此名!

緩步向前而行的獨孤風心境緩緩變化,其身後的天魔卻是突然發現,獨孤風的身影明明就在眼前,卻是突然從自己的神念之中消失不見!神念掃過,根本什麽都不存在,仿佛獨孤風此人根本不是這天地之人,劍無之境?若然是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