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一百七七章 獨孤風隕落

老者與後土之間的言談,劍魔雖然聽不懂,但是他卻是聽出了這老者的言外之意。聽這老者的意思,後土能夠讓獨孤風進入輪回之中,也就意味著獨孤風擁有了一絲的生機!

心中如此想到,劍魔忍不住轉向後土,躬身道:“後土界主,獨孤懇請您能夠救小風一命,若是用的著在下的,盡管開口便是!”此時的劍魔,即使是後土讓他去死,為了小風,他也會毫不猶豫的直接自刎與此,如此深厚的師徒情分,讓那神秘的老者也不禁多看了他幾眼。.

趕忙雙手托住劍魔,在這神秘的老者麵前,後土都是不敢托大,口中連忙說道:“這位前輩既然已經道出了後土所慮之事,這救獨孤風一事,後土自然是竭盡全力!”

聽到後土肯定的回答,劍魔獨孤狠狠的點了點頭,忍住了那即將縱橫而下的老淚。眼神望向那安然靠在峭壁的獨孤風,不禁伸手想要撫摸一下這孩子的臉龐。

“不要碰他,此時的他,雖然生機全無,但是已經與他融合一體的鴻蒙紫雷可是會自動護體的,以你們的修為,隻要被鴻蒙紫雷沾到一星半點,也絕對是神魂俱滅!”神秘老者一見獨孤劍魔的動作,趕緊出聲阻止道。.

仙界音宗聖山之巔,飄渺的仙霧,籠罩著玄奧的陣法,一座古樸的庭院便隱在這茫茫的雲霧之間。自從隨界主風無塵回到仙界之後,若惜便向宗主要了這麽一處庭院,偶爾種植一些仙草靈藥,靜靜的等待自己風哥哥的消息。

仙界已經出現了第十一位仙尊,而且還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仙尊!他的名字叫:昕塵。.終究得成仙尊之境以後,昕塵向宗主提出了自己一直以來埋藏在心中的想法,他喜歡藍若惜,希望宗主能夠允許。

然而仙界界主風無塵的一句話卻是讓他從成為仙尊的喜悅心情跌落低穀。從風無塵的言語之間,昕塵知道了,藍若惜幾乎等同於被軟禁在了音宗聖山之,據說這是天尊的意思。

昕塵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從音宗大殿中走出來的。那一刻,他的心茫然了。.本來以為,成為了仙尊,便已經屬於了仙界頂尖的強者之列,自己便有了跟藍若惜在一起的籌碼。然而,仙尊之,還有神境,神境之,更是還有那無所不能的天尊!

站在一處山峰之,昕塵望著遠處依稀可見的若惜身影,心中甚是繁亂。修行成百千年來,到底是為了什麽?為何我昕塵就是逃不出這情之一字?給我時間,我昕塵也能達到反抗天尊的境界!憑什麽你們要掌控別人的命運?

不知不覺間,胸口那一股壓抑的感覺消散而去,昕塵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望向藍若惜的眼神變得堅毅起來,嘴角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我昕塵要繼續修煉,直到能夠比擬天尊的程度!而後,一襲白袍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雲巔。.

一直以來,若惜的修為都停止在了仙帝巔峰境界,自然沒有感應到昕塵,此時的她,手中提著水壺在給園地裏的仙草靈藥澆水,那細心的動作,仿佛是在照顧自己的孩子。

陡然間,頭腦一陣眩暈,仿佛一柄重錘砸在了心口之,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染紅了麵前的幾棵靈藥仙草,甚是觸目驚心!

“風哥哥!”自從與獨孤風天涯相隔以來,這已經是第三次若惜感應到獨孤風出事了,而因此受傷,已經是第二次了。.

絲毫也不在意自己身的傷勢,若惜囈語了一陣,便直接騰空而起,飛往那蒼茫雲端的音宗大殿。

不僅僅隻是若惜,魔界雲巔之,一直以來在無涯宮精修的獨孤無言也是陡然睜開了雙眸,兩行血淚無聲無息間緩緩流下,而他自己絲毫沒有所覺。.

“師父,徒兒堅信,這一切不是真的。”那一瞬間,無言甚至於感覺到了自己心底的那一絲絲的信念在緩緩消散,而他心中那堅定不移的信念,就是自己的師父,獨孤風!

修真界,霧隱峰頂,獨孤劍穀的勢力已經發展到了成千萬的弟子!而且無一不是天資絕佳之輩!畢竟能夠修行《破言劍訣》本身便對資質的要求很高。.

而這一日,對於劍穀,定然是一個難忘的日子。隻見所有劍穀弟子背後那以心神淬煉的長劍紛紛衝天而起,在虛空劍尖遙指虛空,一聲聲悲哀的劍鳴,讓聞者無不聲淚俱下!

劍鳴整整持續了九九八十一天,而後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萬劍崩碎!那聳立在劍穀大殿之中的獨孤風的石像,更是轟然倒塌!

消息一經傳來,萬千弟子紛紛湧向大殿,紛紛跪伏在地,心中悲傷不已,如此情景,分明是在告訴眾人,祖師獨孤風隕落!一片的陰霾籠罩在劍穀所有的弟子心頭。.那一直在劍穀之中修行的雷虎完美也是心情雜亂,不知到底出了什麽事。

自從獨孤無言走後,整個劍穀的重擔便落在了獨孤破天的身,眼神遙遙望向無盡虛空,在場的數萬弟子皆然清晰的聽到了宗主的話語:“凡是踏入劍我之境的弟子,明日大殿前集合,集體破碎虛空,踏仙魔各界,一定要搞清楚祖師到底出了什麽事!”

眾弟子身軀微微一震,集體高呼道:“謹尊宗主令!”萬白袍背劍的修者集體現身仙神妖魔界,那將會是一個怎樣壯觀的情景?要讓所有人知道,獨孤一脈的修者,不是孤獨的!獨孤破天的心中如此想到。.

短短的幾日之間,對於修者來說,也不過彈指一揮,甚至隻是喝口茶水的功夫罷了。然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一則消息卻是傳遍了仙神妖魔各界!

曾經在魔界洪荒聖山之巔,敢於麵對神秘強者的一代天驕獨孤風隕落在了鬼界血閻天!而出手之人,乃是古天帝之子,妖界界主陸吾!使用的更是那名絕洪荒的斬仙飛刀!

這個消息,沒有給陸吾,以及妖界帶來任何的榮耀,畢竟很多人都知道,獨孤風修行不過千百載而已。而已經踏入準天尊境界無數載的陸吾卻是逼不得已而使出斬仙飛刀方才得勝,說是丟人也不為過。

同時,在仙界和魔界,兩團怒火熊熊燃燒,對於妖族的深深仇恨被藍若惜和獨孤無言深深的刻在了靈魂深處,終生也無法忘記!

仙界白水嶺之巔,數萬的身穿白袍背劍的修者突然出現,吸引了眾多勢力的眼光,所有人的心中不禁都冒出一個想法,這仙神妖魔界,看來是真的要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