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一百八七章 十萬天兵

後羿的疑問,後土又怎會沒有想到?雖然這是一個即使是他的十一個哥哥都不知道的最大秘密,但是麵對自己的兒子,後土的心中不忍有絲毫的隱瞞和欺騙。

看著自己孩子那期待的眼神,後土微微一笑,整理了一下思路後緩緩開口,道:“還記得洪荒當年,為娘以身化輪回麽?”徒一開口,萬千思緒便湧心頭,後土轉而望向茫茫虛空,微微一頓。

後羿雖然不知道娘親為什麽提到過去,但是想必應該會有娘親自己的道理,後羿便點了點頭,開口道:“是啊,娘親當年以身化輪回,孩兒以為永遠失去了娘親呢。”

後土背對著後羿,所以後羿也無法看清楚自己娘親的表情,隻聽後土微微一歎,而後接著說道:“以身化輪回,不過隻是一個幌子罷了。為娘身為十二祖巫之一,掌控天地厚土,以身而化六道輪回,給天地生靈一個歸宿,其實也是為了在日後有一個後路,這蒼茫鬼界,如今不正是我巫族的大本營了麽。”

“世人皆傳輪回之說,都以為六道輪回便是輪回,其實惘矣!當年身化六道之時,似乎觸動了某種道之玄機,輪回之說陡然顯現腦際,因此六道方稱六道輪回。然而什麽才是真正的輪回?恐怕即使那所謂的高高在的天尊也根本不懂分毫,也就在那時候起,為娘便感覺,這茫茫天地之間,最強的不是天尊,在天尊之,應該還有更加強大的修者!”

後羿聞聽此言,神色猛然一變,疑惑的問道:“天尊之間戰鬥,天崩地裂,洪荒破碎!若是依娘親所說,那比之天尊更強的存在,若是大打出手,那這天地還會存在麽?”一想到洪荒古之時,天尊大戰,洪荒破碎的場景,後土便唏噓不已。

緩緩一笑,後土開口說道:“我兒,你太小看真正的強者了,能夠達到一個境界的強者,他定然有著這個境界的心性以及對於道的體悟!想必超越天尊的強者之爭,已經不單單局限於戰鬥了。”言罷,後土便默不作聲,眼神飄忽的望著茫茫雲空,不知在想些什麽。

而突然聽到這些聞所未聞的秘聞之後,後羿也需要好好的消化,轉念一想,後羿卻是突然想到,這些連天尊都不知曉的秘聞,自己的娘親又是如何知道的?一直以來,未見娘親出手,娘親的修為在這無數載來,或許已經突破到了一個更高的層次了。

似乎知道自己兒子心中在想什麽,後土眼神依然望著雲空,淡淡說道:“為娘的修為,就連為娘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能算幾何。想必麵對所謂的天尊,為娘即使是無法得勝,但是也不可能輕易便敗。”言外之意也就說明了,後土的修為也同樣的臨位天尊!隻不過不同的是,後土還未真正的踏破天尊之境的法則掌控一道門檻。

借助輪回而窺視到天尊之境的奧妙,若是想要成就天尊之境,後土就要掌控一道法則!而天地萬千法則,除開其本命厚土法則之外,那便還有神秘叵測的輪回法則了!若是以厚土法則為基,後土早就已經是天尊了,但是在她的心裏,她更期待的反而是那輪回法則!若是能夠掌控輪回,天地之間,誰人還能是對手?

歲月轉瞬,蒼茫百年。自空間通道大開,如今已然數百年的輪回,妖界,佛界,鬼界之間的爭鬥數不勝數,死傷隕落的族人更是數以千萬計!那些所謂的高高在的天尊卻是沒有絲毫的動靜,不知他們是忌憚什麽,還是在籌劃什麽。

仙界界主風無塵隕落聖宗聖山之巔,與其同歸於盡的獨孤無言卻是在鬼界血閻天再度複生!洪荒神界界主昊天一怒之下,遣托塔天王率天兵天將十萬下界,誓要拿下獨孤無言為風無塵祭天!與此同時,眾人方才得知,那仙界界主風無塵竟然乃是昊天大帝的獨生子!

修真界霧隱峰之巔,如今已然成了修真界至高無的聖地!凡是天賦異稟的修者,無一不想拜入劍穀。然而自從數百年前,獨孤劍穀卻是大門緊閉,劍陣聳立,完全隔斷了與外界的聯係。一片片迷茫的雲霧讓霧隱峰顯得更加的神秘。

如今,劍穀大殿中,獨孤風的雕像,再次聳立而起,當然還有劍魔獨孤那蒼茫的身影。每一日,劍穀弟子都能清晰的自茫茫雲海群山之間,聽到那悠悠的琴聲,每一天的這個時候,都是劍穀弟子心情最平靜的時刻!那琴聲,安靜之間帶著一絲絲的幽然,讓人沉迷。

每一日,獨孤無言都會淩空而立在雲空之巔,每一個人都期盼著獨孤風的歸來,然而蒼茫百年已然蕭然流逝,為何還不歸來?期盼之間,讓所有人的心中不禁暗暗焦急。

霧隱群峰之間,一座小山之盤著一條數萬丈金龍,金龍每日吞吐日月之精華,巨大的龍目也是無時無刻不茫然的看著雲空,有些時候,若惜會撫琴踏空而來,與敖天交談片刻,言語之間,希望能夠聽說更多關於獨孤風以前的消息。

還有一點讓無言感覺詫異的是,自從鬼界歸來之後,卻是不見了那完美的身影,據破天所說,他們是一同而往仙神妖魔界而去,獨孤破天自己也是不知完美到底去了哪裏,畢竟那些日子有點亂。

這一日,修真界漫天雲空卻是失去了以往的色彩,盡皆一片墨色,一道道閃爍的雷鳴掠過天際,讓人感覺仿佛大劫來臨一般,無數修者無不潛入洞府,或者回到宗門,不敢有絲毫的動作。唯恐大劫臨身,化為一團灰灰。

陡然間,隻見一杆大旗自雷雲間揮過,一個大大的天字讓人不敢直視,一聲冷喝爆響在天地間:“獨孤無言,吾乃洪荒神界托塔天王,奉昊天神尊之命前來拿你,還不束手就擒?”言罷,頓時雲空之間雷聲鼓動,喊殺聲不絕於耳。

在這一刻,劍穀之中的每一個人都微微一愣,淩空而立在雲空之巔的獨孤無言眼神一冷,絲毫沒有掩飾殺機的眼神望向滾滾雷雲,敖天更是仰天一聲震天龍嘯,頓時將那托塔天王的暴喝憋了回去。

雷雲撥開,隻見一位身穿將軍鎧甲,左手托著一個寶塔的中年人緩緩出現,右手持著一杆小旗,眼神冷冷的望著下方霧隱群峰,喝道:“還敢反抗?眾神將聽吾號令,雷起!”

那托塔天王號令一下,手中玄色小旗頓時一揮,漫天雷雲頓時雷聲滾動,無數天兵天將喊殺聲不絕於耳,戰鼓轟轟!一道道神雷自虛空中劈落,砸在劍陣之閃爍起一道道眩光,同時也將修真界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而來。

這劍穀到底得罪了哪方神明?這是所有人心中最大的疑問!這在修真界一直被認同為無敵的劍穀,是否能夠敵得過虛空之的無盡神將?所有人也都期待著結果。

此時,劍穀大殿的獨孤無言端坐在正中的主位,嘴角冷蔑一笑,道:“破天,今日便讓劍穀弟子鍛煉一下,傳令下去,啟動破滅劍陣第一重: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