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一百八九章 劍敗哪吒

修為相當,但是兩軍對壘,這先鋒官一戰最好還是速戰速決,贏得漂亮才是。破天或許並不曉得這些小道道,但是哪吒身經百戰,當然心裏有數。

隻見哪吒那略顯幼稚的眼神陡然冷如寒芒,猛一翻身,那橫跨著的乾坤圈便陡然衝天而起,直接向對麵的獨孤破天砸來。僅僅隻是乾坤圈,哪吒還沒有信心拿下破天,隻見他一點腰間,混天淩頓時化作漫天紅芒向破天圍去,意在困敵。

麵對哪吒這算計好的,一攻一困,破天的臉卻是看不到絲毫的驚駭,古井不波的心境,根本無法泛起絲毫的漣漪。手中持著的三尺青鋒,如今在破天的手中卻是宛若沉鐵神兵,甚是沉重,揮動的也甚是緩慢。

讓所有人驚歎的是,獨孤破天揮動手中三尺青鋒,卻是將虛空之不少天兵天將的眼神吸引而來,眾人的眼神不禁都隨著獨孤破天的劍身的遊走而遊走。

猛然之間,清脆的劍鳴聲徐徐傳入天際,青色神兵不停的顫動,那一眾心神被牽引到的修者卻是紛紛口噴鮮血,心神受損!隻聽獨孤破天冷冷喝道:“一劍定乾坤!”隨著獨孤破天最後一個坤字出口,青鋒劍尖也恰好點在了乾坤圈。

在這一霎那的瞬間,仿佛一切都靜止了下來,傳承自獨孤風的絕強劍勢,再一次讓世人驚歎!以一個還未掌控法則的修者實力,居然能夠破開時間法則的束縛,打亂法則!或許除了若惜和敖天之外,無人看到獨孤無言嘴角那彎起的一絲淺笑,其中有欣慰,還有自豪。

唯一讓人感覺到遺憾的是,這一劍定乾坤的玄妙,即使是獨孤風也無法完全悟透,打破時間法則,讓時間靜止,也不過隻是短短的一瞬間。但是,僅僅這一瞬間便足夠了!乾坤圈已然前功盡棄,獨孤破天自然不會給哪吒時間去驚歎。

無窮無盡的劍元通過神兵瞬間衝擊在乾坤圈之,一道刺耳的金鐵交擊聲,伴隨著銀色的光弧緩緩消失在天際,獨孤破天手腕一抖,劍勢再變,長劍橫空,瞬間崩碎周身空間,‘一劍破乾坤’卻是要破盡萬千虛妄,何況區區混天淩?

一見獨孤破天起手之間,空間就紛紛崩碎,哪吒不禁心中感覺有些不妥,然而混天淩已出,卻是一時也無法收回。隻見隨著空間的崩碎,那原本化作萬丈的混天淩也隨著一寸寸的碎裂,被空間撕扯成一片片的碎步,直心疼的哪吒對著獨孤破天怒目而視,卻是又無可奈何。

平分秋色之後的兩劍,獨孤破天卻是完全以神通壓製了哪吒的法寶,略微占據了風。這傳承與獨孤風的獨孤劍道,卻是第一次讓世人知道了他絕強的一麵。

心中怒極的哪吒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然冷喝一聲,搖身一變,化作了三頭六臂之身,三個腦袋卻是麵向三方,六條手臂各持一杆紅纓長槍,威風凜凜,氣勢不凡!自古以來,有關於封神之劫的典籍之中,對於哪吒記載最多的便是這三頭六臂的變化神通,哪吒也是因此而成名。

轉瞬間,三頭六臂的哪吒便猛然衝向對方的獨孤破天,如狂風驟雨般的攻擊片刻間便將獨孤破天完全淹沒,讓劍穀的一眾弟子不禁都暗暗為獨孤破天捏了一把冷汗,然而眾人卻是並沒有注意到那一臉淡然的獨孤無言的嘴角卻是撇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數百年來的修行,以及在生死之境的磨練,獨孤無言已然不是當初的吳下阿蒙,如今獨孤無言方才明白,自從拜師之日開始,在自己的心中,便被師父傳承了一絲不滅的劍魂永存在心間,否則的話,自己何來今日之境?這一刻,對於師父的崇敬,獨孤無言再次領會了更深的一層。

絲毫也未在意那虛空之為哪吒叫喊助威的十萬天兵天將,似乎也並未看到那托塔天王勝卷在握的眼神,獨孤破天輕聲開口言道:“當劍境修煉到一定的程度之後,所有的一切在我們麵前,也不過都隻是虛妄爾爾,一劍破之便罷,所謂的仙神,在我們眼中也並非那麽的高不可攀,爾等且看好,破天定勝!”

獨孤無言身為劍穀祖師,他的一番話語自然吸引了所有弟子的注意,頓時數萬雙眼睛再次緊緊的望向虛空,想要看看祖師所說的到底有何玄妙之處。

狂風驟雨般的攻擊終於有了片刻的安寧,眾人抬眼望去,卻見那一襲白袍的獨孤破天依然還是麵色淡然的淩立在半空之巔,手中一柄三尺青鋒劃過一道道玄奧的軌跡,將自己完全的保護起來。哪吒的攻擊,卻是沒有取得絲毫的成效。

嘴角微微一笑,獨孤破天以一劍西來劍勢再次引開,同時破空一劍將哪吒逼退數步,看著哪吒那不敢相信的眼神,獨孤破天緩緩開口,道:“哪吒,你敗了。”

除開獨孤無言,敖天,以及藍若惜,其他所有人都不禁猛然一愣,他們不知道獨孤破天的自信來源於何處,明顯的方才他是被哪吒壓著打,如今卻說自己勝了?哪吒自然也是不明白,便疑惑的問道:“你說我敗了?本神哪裏敗了?”

獨孤破天卻是並沒有回答哪吒,隨手一甩,手中青鋒陡然激射而出霧隱群峰之間,一股蒼茫的劍意陡然直衝雲端,在其背後聚集而成一道萬丈的劍影!如此情景,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身為劍道修者的獨孤一脈弟子卻是明白,這乃是領悟劍之法則的征兆!

領悟了法則,便是準天尊,更何況是劍修?大羅天神麵對準天尊,獨孤破天自然勝了!

獨孤破天並沒有殺哪吒,在自己瞬間頓悟的霎那,或許是隨著修為的提升,心境也跟著達到了一個更加玄妙的層次,對於所謂的殺戮,並沒有了那麽的在意,大劫之下,誰人該死,誰人不該死?殺他,與留他,其實都不過一樣罷了。

沒有理會那一臉黯然,眼神無光的哪吒,獨孤破天緩步踏空走回了劍穀劍陣之中,虛空之那十萬天兵的呐喊助威也瞬間嘎然而止,讓人感覺甚是好笑,宛若小醜一般。對於哪吒的戰敗,托塔天王卻是並沒有多少的在意,此刻的他一臉愁容,他在意的是戰果!從這戰果來看,這獨孤劍穀,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