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一百九零章 楊戩前來

就在托塔天王還在深思熟慮是否還要繼續跟獨孤劍穀糾纏下去之時,一道聲音卻是緩緩傳入耳中:“托塔天王是否在猶豫些什麽?我楊戩不知是否來晚了。”

陡然聞聽此言,那托塔天王麵色猛然一愣,而後與那戰敗的哪吒對視一眼後狂喜,心中不禁想到,這楊戩來了,想必這次的任務也便手到擒來了,話說這楊戩自那封神一戰後,經受原始天尊點化,修為進境可是一日千裏,可以說是準天尊位業中的巔峰強者。

兩人定睛望去,隻見那身穿玄色輕甲,腳蹬紫金皮靴的青年環抱著雙手,嘴角掛著那淡然的笑容看著兩人。這便是人間界,修真界傳奇中的二郎聖君楊戩!隻不過傳聞二郎聖君有一條甚通靈性的哮天犬,此時也是未見,讓人感覺有些疑惑。

“哈哈,未想到是二郎聖君前來,有失遠迎,恕罪恕罪啊。”如今的楊戩,在托塔天王眼中卻是宛若救命稻草,這托塔天王趕緊抱拳拱手的唏噓道。一旁的哪吒也拱手,算是打了一個招呼,雖說封神之後甚少見麵,但是想當初兩人也畢竟並肩作戰過。

隻見那楊戩撇了撇嘴,一擺手道:“恩,玉帝老玉帝舅舅派我前來相助天王,卻是不知天王遇到了什麽困難?”剛開口,卻是差點把話給說錯了,楊戩連忙改口,卻是讓對麵的托塔天王和哪吒有些莫名其妙。

雖然沒聽清楚楊戩前麵到底說的什麽,但是此時還是玉帝的任務重要,便趕忙說道:“奉玉帝之命,在下前來擒拿獨孤無言那廝,卻是未想到這獨孤劍穀甚是棘手,我兒哪吒出戰,卻是慘敗!然而二郎聖君前來,這所謂的獨孤劍穀那還不是手到擒來?”既然將希望寄托在楊戩身,托塔天王索性就拍了一個馬屁。

托塔天王沒有多想,不代表哪吒不多想,隻見那哪吒一個勁的盯著楊戩隻看,直看的楊戩心中發毛,卻也隻能裝作不知道,一見如此,那哪吒會心一笑,心中頓時有數了。

心虛的楊戩一聽托塔天王所言,裝作勃然大怒的模樣喝道:“居然膽敢反抗,爾等且在這裏等著,老老子這就去將獨孤無言那廝抓來!”話音還未落,便見那楊戩瞬間化作一道流光落下雲端而去。

楊戩剛走,哪吒不禁湊向托塔天王耳旁輕聲言道:“爹,難道您沒看出來?”

這時候,這托塔天王才露出那老謀深算的奸詐模樣,道:“那潑猴還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哪吒你都看的出來,何況我這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家夥?不過這潑猴比之二郎聖君來說,隻強不弱,若是能幫我們完成了玉帝任務,也算沒事,老夫又豈用拆穿與他?”

哪吒一聽,方才明白自己老爹是在利用那“楊戩”,而且還裝的似模似樣,心中不禁暗道,正所謂薑還是老的辣,這句話果然說的不錯。

話說那“楊戩”落下雲端,便來到了獨孤劍穀之外的大陣跟前,隻見他兩眼突然泛起火紅之色,激射而出兩道金光,照射在大陣。片刻之後,“楊戩”將金光收回,眉頭不禁大皺。心中暗道,這玉帝老兒又惹了那門大神,這大陣可是非同小可啊。

此時劍穀之內,霧隱峰之巔的大殿之前,劍穀弟子皆然盤膝而坐,靜靜等待外麵的天兵動作,那端坐在首座之,未必雙目的獨孤無言卻是猛然睜開雙目,口中仿佛自言自語般說道:“有高手來了。”

無言睜開雙目的霎那,一旁端坐的敖天與藍若惜也同時從潛修中醒來,聞聽無言所說紛紛點頭,那敖天更是直接開口言道:“這一戰便讓我來!”

一語言罷,敖天剛要騰空而去,一隻手掌卻是突然將他按住,隻聽一旁的獨孤無言緩緩說道:“此事因我而起,同時此戰也是我獨孤一脈之事,敖天前輩還是靜靜觀望,也好讓前輩看看我們這些師父的傳人是如何給師父揚名立威的。”

話音剛落,敖天也是想要說些什麽的時候,卻是見那獨孤無言的身影緩緩消散,弄的敖天甚是鬱悶,不禁向藍若惜埋怨道:“你看看,你看看獨孤風的這些傳人,都是如他一般的孤傲不羈。”說完之後,敖天還深深的歎息一聲,其實心裏卻甚是欣慰,暗想,獨孤風的傳人果然不一般。

若惜一聽,微微一笑,輕啟朱唇緩緩道:“風哥哥的傳人如此,敖天大哥一定也為風哥哥高興才是,何必還愁眉苦臉呢?”隻要一提起獨孤風來,若惜的心境便是久久無法寧靜下來,心中的呼喚也是不禁再次想起,風哥哥,你在哪裏,你什麽時候才能回來呢?

與此同時,那陣外的“楊戩”手中光華閃過,丈長的三尖兩刃槍顯現在手中,就在他想要試探下這劍陣深淺之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卻是突然傳入耳中:“這位想必就是傳聞中的二郎聖君,在下獨孤無言,這一戰,便有我來應下。”

“三隻眼很有名?”以“楊戩”的修為自然能夠感應到獨孤無言,對於他的突然出現,卻是也並不奇怪,畢竟修為達到了自己等人的境界,一些獨有的神通秘術還是有的。

“三隻眼?”無言聞聽這一說法,卻是不禁一愣,傳聞中,二郎聖君的額頭之有一隻天生的神眼,據說能夠看破世間一切虛妄,更是能夠放出神光,斬妖除魔無數!自己說自己是三隻眼,即使淡然如無言也是不禁有些想笑。

一見無言疑惑,“楊戩”頓時想到自己又說錯話了,剛要改口辯解,卻是猛然聽到虛空之傳來一聲如炸雷般的暴喝:“徒那潑猴,居然又敢戲耍本神君,今日定然與你不罷休!”

隨著這聲音的傳來,空間猛然被劈開,緊接著一道身影自空間裂痕中踏出,隻見這人身穿玄色輕甲,腳蹬紫金皮靴,手中一杆丈長三尖兩刃槍寒光閃爍,這人居然有三隻眼睛,冷冽的目光狠狠的盯著那先前而來的“楊戩”,殺意甚濃!

這又一個楊戩的到來,卻是將那假楊戩的身份一語道破,這天地之間擅長變化之術,更是敢於戲耍二郎聖君楊戩,而且被人稱作潑猴的人,除開那當年敢於殺九重天打翻玉帝蟠桃會的齊天大聖孫悟空,還能有誰?

一見楊戩居然看破了自己那好不容易煉化而出專門對付他那神眼的分身,也就不在隱瞞身份。隻見他哈哈大笑,搖身一變化作一個身穿袈裟,頭戴佛帽的猴子模樣的身影,指著那怒目而視自己的楊戩,道:“三隻眼,老孫的分身如何,你那破眼睛卻是並沒有瞬間看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