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至尊道》
字體:16+-

第二百二八章 明了

薑伊一聽李默這麽一問,好奇之心頓時而起,不由自主的追問道:“額難道別人看不到這種枯葉蝶麽?”

李默那對漆黑色的雙眸平靜的看著薑伊,輕微皺著的眉頭顯示著他的心中有著些許的疑惑,隻見他點了點頭,道:“這種枯葉蝶,除開心境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外,那便還有一種人能夠看的到。”

聽到李默的回答,薑伊眼神一亮,再次追問道:“那種人?”至於李默所說的心境之說,薑伊卻是並沒有在意。

漆黑色的深邃雙眸突然轉而望向薑伊的雙眼,薑伊卻是趕緊將頭低下,她再也不敢與那對詭異的眼睛對視了,隻聽李默的語氣平靜的緩緩說道:“五年前,那場流星火雨之後,你有沒有發現自己有所改變,亦或是有些特別的感覺?”

雖然李默的語氣非常平靜,但是靈覺**的薑伊還是察覺到了李默那微微有些波動的心神,自己的心境也是陡然波動起來,畢竟五年以來,她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李默又是如何知道的?想到這裏,薑伊不禁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卻是恰好看到了那對深邃的雙眸,趕緊又再次低下頭。

隻聽薑伊低聲緩緩問道:“五年來,我從來沒有任何人提起過,你是怎麽知道的?”

不知為什麽,自己的話剛剛出口,薑伊卻是鼓起勇氣抬頭望向李默,更是平靜而沒有絲毫膽怯的與那對詭異的雙眸對視在一起。

薑伊似乎看到李默那好像萬年不變的嘴角彎起了一絲淺淺的笑意,隻見他眼神迷茫的望向一片蔚藍的天際,輕聲自語道:“我到底是李默,還是獨孤風?”

聽到李默如此一說,薑伊頓時宛若觸電一般呆立當場,腦海之中,一片空白!微微顫動的嘴唇,表示著薑伊的情緒非常激動。

隻見薑伊也隨同著李默的眼神望向無際的天野,心境陡然間古井不波,如李默一般的語氣輕聲言道:“我到底是薑伊,還是若惜?”

“看來,我猜想的並沒有錯,那場詭異的流星火雨之後,似乎有另外的靈魂介入了我們的身體。”話音剛落,李默的身體卻是詭異的抖動起來,緊縮的眉頭,好像在忍受劇烈的痛楚,讓將一切盡收眼底的薑伊不禁擔心起來。

這一刻,原本一片蔚藍的天際也跟著變得陰霾起來,自李默的頭頂,一股詭異的玄色氣息緩緩飄出,在兩人麵前化作了一個虛影,與此同時,一道平淡卻是異常激動的聲音浮現在薑伊的腦海之中:“若惜寄宿在你的體內?”

如此詭異的現象,讓薑伊的心中頓時升起了一絲絲的害怕,畢竟這種場景隻有在電影出現過,轉頭望向李默,卻是見到李默此時緊閉著雙眼,此時發生的一切,他好像都沒有察覺到。

一見如此,薑伊不禁退後兩步,戒備的望著眼前的虛影,道:“你是什麽人,你把李默怎麽了?”

聽到薑伊的提問,虛影依然平靜的漂浮在那裏,詭異的聲音再次出現在她的腦際:“本尊便是獨孤風,五年前那場流星火雨便是我等太古亙古修者轉世道之原界,我本選中李默的軀體,然而其心中還有心結未解,便陪其等汝五載。”

“你”對於獨孤風傳入其腦海之中的信息,薑伊自然是聽的雲裏霧裏,畢竟那些什麽太古,亙古,更是什麽修者,轉世,道之原界等等陌生的字眼更是讓她奇異。

僅僅隻說出口一個字,薑伊便突然感覺頭腦一陣眩暈,頓時呆立在原地,魂魄不知魂遊太虛到哪裏去了。與此同時,在她的頭頂,一股玄色的氣體緩緩升起,在獨孤風虛影麵前,化作一位女子虛影,靜靜與其對視,除開平靜,宛若秋水。

然而雖然安靜,但是兩個虛影似乎都能察覺到那絲絲隱藏的悸動。獨孤風的靈魂本源首先開口道:“若惜?”僵硬的聲音,卻是帶著沉重的顫音,無不彰顯著激動之情,波動的虛影,讓平靜不再平靜。

但是,等了許久之後,卻是依然不見若惜回話,雖然無法看到,但是獨孤風的虛影此時一定大皺眉頭,察覺到了蹊蹺之處。

獨孤風並沒有繼續呼喚若惜,而是抬起那看不清臉龐的麵容望向虛空,語氣不帶一絲情感的自語道:“不孤群前輩,此刻可否現身一見?”

話音方落,空間沒有一絲波動的痕跡,一襲灰袍,宛若平常老人一般模樣的不孤群便直接現身在其麵前。安靜之後,繼續安靜,仿佛那股讓人壓抑的氣氛,始終無法揮散。

一聲沉重的歎息響徹虛空,整個原界的生靈皆然疑惑的張望,卻是並沒有發現什麽,不禁都搖了搖頭,以為自己聽錯了,出錯覺了。不過片刻,便讓這小小插曲遺忘腦後。

“不孤群前輩,小風剛剛覺醒靈魂本源,卻是無法看出若惜狀況,不知前輩可否為在下看看。”語氣雖然好像是在請求,然而那份與生俱來的不羈孤傲,依然那麽倔強。

境界達到不孤群這般,自然不會計較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看了一眼若惜,不孤群便手縷白須,緩緩言道:“你可還記得,亙古界滅之時,一個太古若惜,一個亙古若惜?”

靈魂虛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記得,卻是並沒有說什麽,因為他知道,不孤群既然出現,而且已經開口,那麽這件事情的蹊蹺之處,就一定會告訴自己。雖然轉世輪回之時,獨孤風懷疑大劫的掌控者是不孤群,如今獨孤風卻是懷疑自己曾經的猜測了。

如果真的是不孤群,以他的實力,當初無盡的太古亙古生靈早就絕滅,又何必讓他費這麽大的力氣轉世輪回到如今道之原界呢?

“其實,你自己也應該猜想的到,兩個若惜,其實就是一個若惜,想當年,你一世太古玄錄,為求道途,投入不世輪回,若惜的一魂四魄卻也同時隨你而去,汝為祖龍之時,其便為女媧,汝為獨孤風,其便是藍若惜,而真正的若惜本尊卻一直因為失去了一魂四魄沉睡在孤寂蕭條的道之墓地。”

隨著不孤群將疑惑緩緩道出,一扇扇神秘門戶的破開,獨孤風終於明白了。

明白了,那就是明白了。獨孤風的虛影緩緩飄到那呆立的若惜麵前,溫柔的輕輕將若惜攬入懷中,轉而輕聲對不孤群說道:“李默與薑伊的靈魂本源輪回就勞煩前輩了。”話音剛落,李默與薑伊的軀體,以及獨孤風,若惜的靈魂本源皆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留在原地的,隻有兩個如螢火蟲一般閃爍的微弱靈魂本源,而那不孤群卻是微微一笑,並沒有什麽芥蒂,輕手一揮,便送兩道靈魂本源入那輪回而去。口中自語道:“小風與若惜借汝等一世軀體,那便給爾等五世情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