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貓昏迷穿越
字體:16+-

第十一章 鐵權

不知道貓貓走的是什麽運,居然不用找,那隻假貓就來了。

一道白影突然就從一個窗戶裏穿出來,出現在他們對麵的屋頂上,貓貓愣住了,白影也愣住了,很快的,殺氣在他的身上形成。

赤二微微一笑,問貓貓,“是他嗎?”

“嗯。”

“這位兄台,可否告訴我們兄弟兩你的名字。”赤大向他做了一個輯。

白影根本就不打算說什麽,輕飄飄的掌已經迎麵而來。

赤家兄弟一看到他的掌,臉色都變了,不約而同的向兩邊躲避。

赤大的臉上帶著驚疑,“虛無掌?”

低沉的聲音響起,“還不錯,你們居然知道虛無掌。”

赤家兄弟對望一眼,邊打邊退,不敢跟他的掌接觸,隻有躲避的份,看來他們也根本不是那隻假貓的對手。

漸漸退到貓貓的身邊,額頭上已經看得到汗了,他們耗費功力已經到了最後的極限。

看著那隻輕飄飄的手,貓貓突然大叫一聲,“我知道你是誰,我見過你的手。”

他聽了突然一愣,就在這一瞬間,貓貓連人帶東西一起向他撲去,在跟他接觸的一瞬間手往他身上一按,企圖借力退回。

完了,看著他緊接而來的掌,貓貓心裏的想法就是我死定了。

貓貓的身體被赤二往旁邊一撞,伸手幫她擋住假貓緊接而來的掌,而赤大在這一瞬間化掌為刀,將赤二的整條手臂劈了下來,一片血雨中,貓貓製作的竹筒也在這時爆炸。

假貓發出一聲悶哼,看樣子他肯定被炸傷了。

“找死。”他依然往貓貓這裏追來,看來對她已是恨之入骨。

小郭的聲音從街頭傳來,“什麽聲音這麽響?”

跟在他後麵的是衛妹妹,“我們快點去看看。”

假貓聽到他們的聲音,身形一震,淩空揮了一掌,看到貓貓跌落之後,向另外一個方向離去。

--

等貓貓醒來的時候,衛妹妹正坐在她的床頭,眼睛紅紅的,小郭則在房裏走來走去“貓貓怎麽還不醒來。”

赤大的聲音在旁邊傳來,“不知道他是否還能醒過來。到現在沒死已經是造化了。我就是在等他咽氣,好告訴我二弟,讓他死心。”

貓貓努力坐起來,“唉,你幹嘛咒我啊。”

“貓貓,你醒來了?”小郭馬上向貓貓這裏撲過來,比他更快的是赤大,他一手推開小郭,用手在她手臂上開始這裏捏捏那裏摸摸。

貓貓把手用力抽回來,“你幹嘛?”

赤大一臉的驚訝,“你居然沒事?”

“我為什麽要有事?”

“你知道我為什麽要把我二弟的手臂劈下來嗎?”赤大的眼睛裏帶著恐懼,“凡是被虛無掌擊中的硬物,都會被他的內力震得粉碎,而那個內力會一路隨著經脈而行,我就是趕在那種掌力還沒有傳到他手臂之外的時候,將他的手臂劈下來,所以我二弟才能撿回一條命。”

他看著貓貓的臉,“你的內力比我二弟差遠了,雖然是淩空一掌,你也應該受不了,但你居然會沒事。”

貓貓突然想起紅姐他們給她從小喝到大的藥,難道它真的管用?忍不住也捏捏自己的手臂,還好,好像沒事。抬頭看著赤大,“什麽是虛無掌?為什麽我從來都沒有聽過。”

赤大的眼睛看著某個地方發怔,“我們兄弟不是中原人士,是某個海國來的。”

他輕輕的歎口氣,“在我們的那個地方,有一個神秘的教,他有著無數的功夫,虛無掌就是其中之一。但因為這門功夫修煉的過程太殘忍,所以,教裏規定絕對不能修煉。”

“怎麽殘忍?”

“它的修煉過程就是死人的過程,每天都必須最少要一個處子元英來觸動,而且,采用了處子元英之後,必須又將她用這種掌力震死,讓掌力揮發出去,否則它會反噬練功之人。”

難怪他每天都會出來作案。

“可是,你不是說規定不能修煉了嗎?他為什麽可以練?”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們教中掌管秘笈的聖女在十年前突然死亡,我們就是為了這個原因來到中原的。”

看著赤大憔悴的臉,貓貓突然想起了一個人,“赤二啦?他怎麽樣了。”

赤大的臉上淡淡的,“能怎麽樣,手臂斷了,在休息唄。”

貓貓掙紮著要起來,“不行,我要去看看他。”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衛妹妹眼睛紅紅的把她按到**,“你現在就是要好好躺著。”

貓貓看著衛妹妹的臉,好笑的問她,“你不會是喜歡我了吧?怎麽這樣關心我。”看著她的臉上一紅,又嘻嘻一笑,“不過我還死不了,所以我一定得去看看我的新師父。”

赤大的看著貓貓掙紮的身體,輕歎一口氣,“你這樣也不枉他為你送了一條手臂。”他伸手過去,“走吧,我們看看他去。”

--

赤二臉色蒼白的躺在**,整個手臂從肩膀處斷掉,現在已經包紮好了

“貓貓,你沒事?”赤二的臉上出現激動的神情,血又從肩膀流出。

看著他激動的神情,貓貓的眼睛一紅,不管他是什麽樣的人,在別人眼裏,是十惡不赦的人,但現在在貓貓的眼裏,他是真的關心她的人,是為了她送了一條手臂的人。

貓貓慢慢吞吞的說,“那個人不是我的師父,我隻是想利用你們而已。”

“我知道。”

“你知道?”

“從那個人想殺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了。”赤二的笑容讓她更傷心。

“那你還幫我擋那一掌。”

“這就是緣分,誰叫我看你順眼。”赤二笑笑,“你不要有任何想法,是我願意的。”

貓貓抬頭嘻嘻一笑,“可是我還是不認你是我師父。”

所有的人都對貓貓怒目相看,赤大的手已經握了起來,杜一的臉上lou出了鄙夷的神情,赤二還是笑笑,但是已經是想哭了。

貓貓突然撲到他身上,“你已經是我的幹爹了,怎麽做我的師父。”

看著他突然紅了的眼睛,貓貓臉色一整,惡狠狠的說,“不給拒絕,要不然我就生氣。”

赤二在威脅下能說不嗎?

--

窗外突然傳來一陣笑聲,小郭推開窗戶,兩個身影在窗外跳動。

一高一矮,都穿著黑衣,臉上都帶著麵具,高的那個的麵具笑嘻嘻的,矮的麵具卻是愁眉苦臉。

小郭大喝一聲,“什麽東西,裝神弄鬼。”

他們不答,矮的手指著我說,“愛使詐的貓貓,敢不敢跟我們走?”

說完,跳上屋頂而去。

貓貓眼睛一亮,“走就走,難道我還怕你不成?”

剛剛準備跳出窗戶,卻被小郭一手拎了回來,“他們連臉都不敢lou,你真的要跟他們走?”

“嗯。”

“不行,我不準。要去就帶上我。”

杜一看著貓貓求助的眼神,把小郭拉開,“給他去吧。”

“可是..”

貓貓趁著小郭被杜一拉住,穿窗而去,跳上屋頂,他們還在等著,看到貓貓,一言不發的向前就走。

--

隻見兩邊的景色越來越荒涼,房屋也越來越少,穿過一個小樹林後,竟然看到了點點鬼火,他們竟然把貓貓帶到了亂墳堆裏,而且,那兩個家夥居然不見了。

本來很美的月色在這裏好像也變得隻剩下淒涼了,一陣冷風吹來,貓貓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停下腳步。

貓貓真的不喜歡這裏,早知道就把小郭一起帶來了,平時臉上總帶著的嬉笑也不見了,嘴巴已經嘟了起來,怎麽還是沒人出來,難道他們隻是要她來這裏觀光?

嘴裏開始碎碎念,“臭鐵權,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

果然,一個小家夥就跳了出來,細細的聲音,“不準罵我師父。”

鐵權帶笑的聲音傳來,“小靈,你就是沉不住氣,看看人家一句話就把你騙出來了。”

“鐵捕頭,你就算是沒錢請我去酒樓,也不至於叫我來這個地方吧。”貓貓看著從黑暗處走出來的鐵權,嘻嘻一笑。

“我不是叫你不要輕舉妄動嗎?”鐵權搖搖頭,“你怎麽又...”

“你為什麽會相信我?”

“那天我看到你手裏拿著那張信簽,就知道你不是那個貓盜了。”他微微一笑,“你拿著它,無非就是想找證據而已。”

貓貓的小嘴已經嘟到了最大的程度,“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你還叫他們打我。”

“我肯定要看看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啊。”鐵權又是一笑,“當我看到你的武功之後,就能確定了,飛花手,銷魂舞教出來的徒弟怎麽可能是**賊。”

看著鐵權像老狐狸一樣的笑容,貓貓忍不住歎口氣,“鐵權,你能不能不要笑成這樣,真的很難看。”

鐵權的笑容真的很難看了,“我準備把小靈交給你。”

“為什麽?”問這句話是小靈,他的眼睛都紅了,“師父,你不要我了?”

“這次的事情極其棘手,我不能保證可以全身而退,所以...”鐵權的看著小靈,慈祥的摸摸他的頭。

小靈把他的手扒到一邊,“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跟師父你在一起。”腳下一剁,嘟著嘴轉身離去了。

--

鐵權輕歎口氣,“小靈的父親是我的結拜兄弟,十年前因為捉拿大盜肖飛身亡。他母親也悲傷過度去世,留下他一個人,我將他撫養長大,難免溺愛一點,以至於他的性格驕縱一點。”

他突然握住貓貓的手,“但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

使出剛猛無比的槍法的小靈居然是女孩子?貓貓還沒來得及消化鐵權的這句話,他又一記猛拳攻了過來,“這些天我可以看出你是一個很講情意的人,所以,我想把小靈的終身托付給你。”

啼笑皆非的看著他那張誠懇的臉,貓貓說,“我真的不能要小靈。”

“為什麽?”

貓貓張開口還沒來得及說,小靈的聲音已經傳來,“誰稀罕你要了,我才不要你呢。”

原來他根本就沒有離開,躲在旁邊偷聽。

貓貓一看鐵權的嘴巴又開始想說什麽了,連忙搶先,“呐,小靈也說了不要我的,所以就這樣,什麽都不要說了。”

--

鐵權無語,終於搖搖頭,“你這段時間跟那隻貓接觸,有什麽發現沒有?”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我隻是覺得他的手好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

正在這時,小靈的師兄走了過來,貓貓看著他那壯壯的身材,突然大喊一聲,“衛淡之!”

沒錯,他在醉仙樓幫貓貓輕輕接住老八的拳頭的手掌。

鐵權的臉色逐漸凝重起來,“你是說...”

貓貓點點頭,“沒錯,雖然不敢百分百的肯定,但那隻貓已經被我炸傷了,如果衛淡之也受傷了...”

“你先回去吧,有什麽發現你就在杜府的門欄下放紙條和我聯絡。”鐵權的臉上一整,“你真的不考慮小靈的事了?”

“我好累了,要回去睡覺了。”嘻嘻一笑,抱抱拳,貓貓立馬逃跑。

--

回到家,小郭他們都還沒睡,看到貓貓回來,小郭跳起來,“貓貓,我怎麽覺得你好像有好多的事瞞著我。”

貓貓看到衛妹妹還在,不知道怎麽回事,就決定不說。

“沒有啊,我好累了,想睡覺了。”

這一招不管用,小郭的臉上還是陰沉的要命,“你給我說清楚再睡。”

“哎喲,我的骨頭好痛噢。”貓貓一手扶著頭,臉上皺成一團。

“你沒事吧?不會是那一掌的後遺症吧?”小郭的臉色頓時隻有關心了。

貓貓暗暗一笑,搖搖頭,“沒事,但我想睡覺了。”

“好的,要不要我扶你?”

“不用。”

--

“貓貓,快點起來,有人找你。”

貓貓抬起昏昏沉沉的頭,“誰啊?”

杜一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不知道,是一個小童子和一個壯漢。”

是小靈他們?什麽事讓他們這樣來找貓貓。

--

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客廳,小靈和她的師兄站在中間,臉上的表情讓貓貓的心砰砰的跳了起來,還沒等她開口問,小靈已經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貓貓,我師父不見了。”

“不見了?”

“嗯,他昨天叫我們先回去,他說他要去一個地方去看看,可是,到現在都中午了他還沒有回來。”

他一定是去衛淡之哪裏去了。

那他現在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