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貓昏迷穿越
字體:16+-

第十三章 走為shang計

貓貓嘟著嘴,帶著傷回到杜府,杜一看到她滿臉的灰,“怎麽啦?跟那個假貓動手了?”

她搖搖頭,“杜一,你太抬舉我了,要是和他動手了,我還能站在這裏嗎?”

回想剛剛的情況,貓貓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她明明就是回答小郭說他幫衛妹妹打我的那句話,說一聲來吧,那個冥月居然就打起來了。更應該說是他打貓啦,那個冥月的功夫太高了,貓貓根本就沒辦法還手,隻有挨打的份,要不是她的輕功厲害,一看到情況不對,馬上撤退,現在可能就是扁貓了。

貓貓收回恨意,堵著氣問杜一,“小靈他們啦。”

杜一拍拍自己的腦袋,“看我,看到你這樣,一下子忘了告訴你,鐵權的屍體在一個亂墳堆裏找到了,小靈他們剛剛把他帶回來。”

貓貓聽到之後,默默的點點頭,“帶我去看看吧。”

果然,鐵權的屍體是她所想的柔軟程度,看著在旁邊痛哭的小靈,貓貓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終於,還是狠狠心,“小靈,你去收拾一下,我們準備走了。”

小靈的頭立即抬起來,“去哪?貓貓你是不是不想幫我師傅報仇了?”

“想,但是我沒辦法,我不是他的對手...”

還沒等貓貓把話說完,小靈跳起來往外就走,貓貓急忙攔住她,“小靈,你...”

“如果你怕死,我不要你去,但我自己去找他。”

“我沒有說不去,”貓貓被這個固執的小家夥弄得很為難,“但我告訴你,沒必要的犧牲才是最笨的。”

小靈的嘴用力嘟著,“你真的會幫我師傅報仇?”

“會,但是我們還是要走。”貓貓用手阻止小靈的抗議,“很多的時候,暫時避一避是必要的。你要是相信我,就跟我走。要是你覺得我是膽小鬼,也可以去拚命,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無謂的犧牲隻能是親者痛仇者快而已。我相信你師傅也不願你這樣白白的把命送掉。”

小靈眼裏的倔強漸漸消失了,悲傷把她的眼睛完全占據了,“那我師傅怎麽辦?”

“把他一起帶走,我的家離杭州不遠。”

“我們要去哪?”

“我的家。”

--

杜一站在旁邊看著貓貓收拾東西,“小郭啦?你不等他了嗎?”

“不知道。”貓貓的身體一頓,心裏又開始發火,“我幹嘛要等他,我和他又不熟悉。”

杜一了然的笑笑,“你們吵架了?”

“沒有。”貓貓低著頭低低的說。

“其實小郭這個人不錯的,就是有點笨。”

“跟我有什麽關係。”

杜一看著我撅著的嘴,笑笑不語。

--

馬車前,貓貓看著站在地上的杜一,“你真的不走嗎?”

“嗯,我留下來也好幫你看看情況啊。”

“你不能在住在這裏了。”

“我知道,我會躲好的,等一會我就把杜府燒掉,我的兄弟那麽多,躲在哪都行。但我的姨太太和孩子就有勞你幫我看管了。”

“有什麽消息你叫人送給我,我也會很快回來的。”

--

車廂中

赤大坐在貓貓的對麵,赤二則躺在他的腳上,他們剛剛聽完貓貓說完今天在會場的情況。

赤大微微一笑,“貓貓,你既然和他達成了協議,為什麽還要逃跑。”

用力白了他一眼,貓貓碎碎念,“明知故問。”

赤二也笑笑,“貓貓,什麽叫明知故問。”

“他明明知道我說的條件是假的,還故意問,這不就是明知故問?”貓貓斜斜的看了赤二一眼,加上一句,”你也一樣,明知故問。“

--

沒錯,衛淡之今天答應貓貓的條件,就是因為他受了傷,不僅僅是受了貓貓的土製手榴彈的傷害,鐵權的功夫也在他自己臨死前帶給了衛淡之重創,幫貓貓他們製造了一線生機。

要不然,他絕對不會在今天貓貓他們找上門的時候,裝作他不是那隻假貓,用洗澡的方式來迷惑他們。

當時衛淡之的傷肯定很重,甚至是除掉這個禍害的唯一機會,但貓貓錯過了。

衛淡之功夫實在是詭異到極限,居然能在那麽短短的時間裏恢複到一定的程度,肯定並不是完全恢複,但殺死貓貓他們綽綽有餘。

貓貓當時在會場突然明白了這一點,才會提出讓他收手的要求,讓衛淡之以為貓貓沒有逃跑的打算。為的就是晚上來臨之前可以帶著小靈他們逃跑。

同樣的,衛淡之也是在騙貓貓,他當時隻是不想太早消耗剛剛恢複的體力來對付貓貓他們,這樣對他肯定會造成很大的傷害,而且他如果出手的話,就會很可能被別人認出來他的功夫,他當時隻有用虛無掌才能把貓貓他們殺掉。

畢竟,赤大的功夫也是不差的。

所以他就假裝答應貓貓的要求,其實就是不想他們因為害怕而逃跑。

--

所謂的協議就是看誰騙過誰,貓貓當時故意調戲衛妹妹,逼衛淡之答應她的要求,隻是為了讓他相信貓貓是真的很想達成那個協議。

衛淡之也是為了迷惑貓貓,故意到那個時候才假裝不得不答應。

--

但是,衛淡之可能不知道,就算是貓貓沒有想到這些,鐵權的屍體也會提醒她了。

因為鐵權並不像貓貓原來見過的死在衛淡之手裏的女孩子屍體一樣,他的骨頭並沒有完全粉碎,隻是全部斷裂了而已。

衛淡之在鐵權的重創下,功力已經不能粉碎鐵權的骨頭了。

鐵權知道憑貓貓他們的力量,包括他自己在內,都不能去阻止衛淡之。

衛淡之被貓貓弄傷之後,絕對會在今晚對貓貓下毒手。

所以,他獨自去找衛淡之,他用他自己的生命去重創他。

鐵權是用他的生命去幫貓貓他們打開一線生機,用他的屍體說明著這一切。

可惜,找到他的時候太晚了,錯過了唯一的機會。

在這種情況下,貓貓能不帶著鐵權始終擔心的小靈走嗎?

不能。

哪怕任何人說貓貓是膽小鬼,她還是會這樣做。

--

郭一刀決定不原諒貓貓。

貓貓在大會上的所作所為讓他非常的生氣,可是看到冥月對貓貓動手之後,他又準備上去幫貓貓,但還沒來得及,貓貓居然就跑了。

他決定回去之後,好好的教訓一下貓貓,而且,絕定不原諒他。

小郭一邊走一邊摸著鼻子,突然忍不住笑了出來,貓貓那家夥未免也太性急了,就是喜歡衛妹妹也可以慢慢追,怎麽可以這樣呢。

小郭已經完全忘記了他剛剛還信心滿滿的準備好好教訓貓貓。

他突然決定還是不回去先,因為他突然想起貓貓在會場離去時看他的那一眼好像很生氣。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郭突然就怕貓貓發脾氣,瞪眼睛,撅嘴巴。

當然,小郭心裏自然不會承認他怕貓貓,‘我比他大,自然要讓著他。’

所以,他決定還是不回杜府先,他對自己的理由就是‘讓那隻貓一個人好好的反省一下。’

--

小郭和一個在路上碰到不知道姓名的人好好的喝了一夜酒之後,決定還是回去看看貓貓有沒有悔改。

等待他的並不是貓貓的低頭認錯,而是一場衝天大火後的灰燼。

偌大的杜府在一夜之間已經成了一片廢墟,雖然火已經滅了,但還有不少地方在冒著煙。

很多人都圍在那裏,紛紛議論。小郭抓住一個人問,”怎麽回事?“

被他抓住的人本來不想回答一個不懂禮貌的問話,在看到小郭惡狠狠的表情之後,還是馬上的開口回答了,“昨天半夜,杜府突然起了火。”

小郭把手上的人用力晃晃,“我不是問你房子,我是問你裏麵的人啦?”

“沒..沒看到。”

“沒看到?”

“嗯,好像一個人都沒有出來。”

小郭狠狠的把手裏的人扔到地上,喃喃自語,“不可能。貓貓怎麽會不知道跑出來。”

那個人爬起來,開始的憤怒變為了悲天憐人,“這個人瘋了,連人都沒有跑出來,貓還能出得來?”

小郭突然衝進廢墟裏,“貓貓。”

衛妹妹也趕來了,她把小郭從還是燙的要命的廢墟裏拉出來,小郭用力把她的手摔開,“是我錯了,我應該當時就回來的。”

那隻該死的貓,居然就這樣不見了。

小郭現在雖然剛剛才喝完酒,他發現他又想喝酒了。

--

就在小郭不知道是第幾次喝醉酒,心裏不痛快想找人打架的時候,他發現他居然看到了杜一。

本來應該死了十幾天的杜一笑得像一個老狐狸似的看著他,“小郭,想不想我?”

小郭的嘴已經張得可以直接放進去一個雞蛋了。

等杜一看到小郭的臉上堆滿笑容時,他已經被小郭狠狠的一拳打在地上了,杜一搖搖頭,“小郭,你什麽時候學會了貓貓那一招笑裏藏刀。”

小郭蹲下去,惡狠狠的對著杜一說,“就在發現你們居然拿死來逗我的時候學會的。”

他拿手拉起杜一,“你們說,是不是想嚇死我?”

--

房間裏,燈下

杜一看著小郭憔悴的臉,“嘖嘖,才多久不見,就變成這樣了。”

“還不是你們害的。”小郭幽怨的看著杜一。

“是我們,還是那隻貓?”杜一好笑的看著小郭,畢竟在小郭的臉上發現幽怨的表情是很難得的事情。

小郭的臉突然有點紅了,“當然是你們啦,我要是找到那隻貓貓,定會把他吊起來打一輪好好的。”

杜一的臉上開始變色了,“看來,我不能害貓貓被打?”

小郭已經跳了起來,“你知道他在哪?”

“知道啊,”杜一很正經的對小郭說,“但我不能告訴你。”

“為什麽?”

“因為你要打他。”杜一的眼裏有太多的笑容,連小郭都騙不了。

小郭的臉色突然變緩了,他坐到板凳上,“奇怪,為什麽現在的人都愛學貓逗人玩。”

“因為我們都喜歡貓。”

“可是,如果有人的年齡已經過了調皮的時候了,還那樣調皮,那他就是有點老薑裝嫩的嫌疑了。”小郭舉舉拳頭,“對那樣的人,我通常是讓我的拳頭幫他清醒一下的。”

在小郭的拳頭下,杜一隻能是對不起貓貓了。

於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小郭終於找到了貓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