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貓昏迷穿越
字體:16+-

第八十章 魔教和流言

恨天看著貓貓詫異的眼睛,輕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到時候誰離我最近我就殺誰。 ”她的眼裏全是嘲諷:“杭州什麽不多,人卻絕對不少。 ”

貓貓怒氣衝衝的說道:“你不會告訴我你說的人是指杭州的平民百姓吧。 ”

“沒錯。 ”

貓貓對恨天的回答嗤之以鼻:“他們的生死與我有什麽關係?你這不是笑話,你拿殺他們來威脅我,別說你一天殺十個,就是殺一百個都不管我的事。 ”

“是嗎?”恨天老實不客氣的點了一下頭:“那樣最好,我倒不是威脅你,隻是我的性子急,等一樣東西太久了的話,就會心情煩躁,我心裏煩躁就會想殺人。 ”她的眼裏帶著濃濃的戲謔:“那些人的生死你不放在心裏是最好的,免得影響你研究心經的心情。 ”

貓貓怒怒的看著恨天,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恨天眉毛一挑:“要是你沒有反悔的話,那我就先告辭了。 ”

貓貓的確沒有反悔,更沒有反悔的餘地。

看到貓貓搖頭之後,恨天咯咯一笑,

轉身往門口走去,到了門口的時候驀然回身望著貓貓:“其實那些人性命你在乎,你絕對不會坐視那些平民百姓為了這件事情而死。 ”她輕笑一聲:“因為你有良心又講良心,而我,卻沒有。 ”

---

貓貓擦擦額頭上的汗,嘴裏喃喃自語:“好厲害地恨天。 ”

小郭點了一下頭:“我一直以為你的心機是最厲害的。 但現在才知道,比起恨天來,你根本就不行。 ”

“那倒不是,”幫貓貓說話的是杜一,在恨天離去之後,他就從屋頂上跳了下來,現在他就站在貓貓的身邊:“恨天說的沒錯。 貓貓差就差在比她們多了一顆心。 ”

“那就是良心。 ”貓貓幫杜一把下麵的話說完,撅著嘴坐到了文一文地身邊。 拿起桌子上的酒壇子就對這嘴喝了一口,把酒壇子重重地頓到桌麵上之後,她的臉就皺成了一團。

杜一一見貓貓的臉色,心裏就知道不妙,當即小心翼翼的說道:“你千萬不要說你一點把握都沒有。 ”

貓貓抬起皺成一團的臉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杜一,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好幾聲抽氣聲同時響起來:“什麽?”

貓貓再次地點頭讓他們的希望完全失掉:“我修煉心經也就是這麽一下子,哪有那麽厲害的本事幫她把幾十年都搞不定的問題解決。 ”

“那你準備怎麽辦?”小郭抓住貓貓的肩膀晃了一下。 隨後立即在貓貓的怒視中把手收了回來:“你怎麽會在這裏?”

貓貓雙手一攤:“我怎麽辦?隻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把小郭的第二個問題直接忽略,嘻嘻一笑:“難算老天開眼,讓恨天睡一覺,明天早上醒來自己就恢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