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貓昏迷穿越
字體:16+-

第九十二章 人有兩麵xing

凡的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了,嘴巴也張得合不攏,他的酒在貓貓說完之後的一瞬間醒了一大半,半響之後才呐呐的說:“你殺了她的父親?”

貓貓用力的點了一下頭:“沒錯啊,也就是說我們之間的過節是殺父之仇。 ”

說完從船頭站起來笑眯眯的走到桌子邊拿起酒壺又走回凡的身邊,幫他手裏的酒杯加滿酒之後,舉起自己手裏的酒杯嘻嘻一笑:“來,我敬你一杯。 ”

凡傻傻的隨著貓貓的動作舉起手裏的酒杯喝了一口之後,將手裏的杯子舉到眼前仔細的看了又看:“奇怪了,我怎麽突然覺得這個酒一點都不好喝了。 ”

貓貓眨了一下眼睛,將自己手裏的杯子加滿,喝了一口之後皺起眉頭:“沒有啊,我怎麽覺得還是一樣的味道?”

凡將手裏的杯子往湖水裏一扔,冷笑道:“那是當然的,因為上當的人不是你是我,”他怒怒的看著貓貓:“這個酒裏什麽都沒有變,隻是多了一些欺騙。 ”

對凡的這個說法,貓貓就不肯苟同了,立馬反駁:“哪有...”

貓貓的話才說出來,就被凡怒喝一聲打斷了:“夠了,我什麽都不想再聽。 ”

凡的怒喝聲讓貓貓臉上一冷,將拿著的酒壺往後一扔,聽到身後傳來篤的一聲響聲,知道那是酒壺穩穩的站在桌子上發出來地聲音,心裏對自己增強了對方位把握的能力滿意到了極點。

看都不看凡一眼。 貓貓徑直轉身對站在船尾的船夫吩咐:“將船劃到岸邊。 ”

說完之後,沉著臉走到桌子邊坐下,再也不看怒氣衝衝的凡,更是一句話都不說。

她不說話,凡卻忍不住了,看著黑著臉一聲不吭的貓貓,凡在船頭愣了半響:“你說。 你到底想做什麽?”

貓貓斜斜的掃了凡一眼,立即又把頭轉到水麵上。 竟似不將凡這個皇上看在眼裏。

凡被貓貓的冷漠弄得難堪到了極點,怒怒地走到桌子邊,用力往下一拍:“你是不是認為朕不敢殺你?”

對凡的這句話貓貓是嗤之以鼻,從鼻子裏發出一聲輕蔑到了極點地冷哼之後,貓貓才轉頭挑著眉毛,一副無所謂的斜眼看著凡:“皇上,你這個問題是不是問得太可笑了?”

“可笑?”凡眯起眼盯著眼前這個大逆不道的人。 心裏升起一種想掐死她的感覺:“你說我可笑?”

貓貓毫不畏懼的和凡對視著:“不管你殺不殺我,我都是死定了,你拿這個來威脅我豈不是可笑?”

凡一時啞口無言,隻能是聽著貓貓繼續用嘲諷的聲音碎碎念:“又不是我求著你幫我解決這件事情,到現在辦不到了就拿我發火,算什麽?”

看著越來越進的湖岸,貓貓站起來往岸上一躍,回身看著還站在船頭地凡:“當我什麽都沒有說。 生也好死也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和你之間也沒有什麽好說的了,反正我不會動手殺死你的人的,以後你心安理得的當你的皇上,自己保重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