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貓昏迷穿越
字體:16+-

第一百七十章 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的好

這個事情是不是貓貓惹的禍,或者是梅著急起來拿貓貓擋禍,反正踏雪從梅的嘴裏聽到了最最真實的第一手消息。

但是貌似事情沒有像梅希望的方向去發展,踏雪重重的一個耳光打在梅的臉頰上之後,自己整個人就撲到在**痛哭起來,仿佛挨那一巴掌的人不是梅而是她自己一樣。

當然,她的哭訴絕對是有道理的,要不然豈不是她自己在無理取鬧了一樣。

梅的手掌還沒有把自己臉上刺痛的感覺撫平,就急忙把踏雪的嘴巴捂住了,眼裏全是驚慌:“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對,但你怎麽樣也要告訴我不對在什麽地方才行吧。”

踏雪嗚嗚的抬起頭,用手錘了一下梅的胸口:“我和你和了那麽多年,你怎麽心裏就是一點都沒有我啊。”

照她那樣式,好像梅不和她.說清楚昨天去了什麽地方,她就是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梅很認真的想了半天,終於開口.呐呐的說道:“昨天下午你回來以後,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這個房間。”

聽到梅的回答之後,踏雪的哭.聲更加大聲了,生怕別人聽不到她對梅的哭訴一樣。

梅現在真的是想不出還有什麽對不起踏雪的事.情了,當下攤了一下手,鬱悶的說道:“我什麽都沒有做過,你要是不信的話,你可以找貓貓問的,我騙你,貓貓一定不會騙你。”

梅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踏雪怒怒的抬起頭瞪.著他,語氣也是怒意:“沒錯,我問你還不如直接問貓貓,從貓貓嘴裏聽到的也許是十句中有五句實話,但是若是想從我的老公嘴裏聽到一句實話,那就是做夢。”

梅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尷尬,撓撓頭說道:“哪有,.我什麽時候沒有對你說實話?我都恨不得把我的心都破開給你看了。”

踏雪怒哼一聲:“.你要是真的想對我說真話,也不會在我這樣追問了,還是不願意說實話。”說著把梅企圖想握住自己的手拍開,轉頭往外走去:“你不願意說,我就自己去問貓貓。”

才走了兩步,就被梅一把抓了回來,搖了一下頭無奈的說道:“為什麽什麽事情都瞞不過你。”

踏雪癟了一下嘴巴,悶悶的說道;“那也是你想瞞著我而已。”

梅用力搖搖頭,把踏雪按到床沿上坐下來,拍拍的她的肩膀,沉吟了一下之後說道:“我去看看外麵有沒有人。”

踏雪詫異的看著梅走到門邊打開房門往四處看了一眼,轉身把門關上,搬了一張椅子到踏雪的對麵,坐下來皺著眉頭想了半天還是沒有開口。

踏雪靜靜的看著她的老公,並沒有開口催促他,因為她一定要弄清楚這個問題,本來就知道這件事情是很麻煩的事情。

她生氣不是懷疑梅會變心,她就是氣梅不願意讓自己分擔他的煩惱,雖然她也明白梅是不想讓她跟著心煩,但是作為一個妻子,她還是希望能和自己的丈夫共進退。

等了半天,看到梅還是沒有開口,踏雪俯身抓住梅的手,笑著說道:“有什麽話還不能對你的妻子說的?要是連我都不能說,那麽,誰又還能聽你心裏的話呢?”

梅勾了一下嘴角,低著頭看著踏雪抓著自己那胖胖的手指,說實話,踏雪真的不是很漂亮,甚至可是算得上醜,但是在梅心裏,她的笑容卻是世界上最能讓他安心的東西。

那雙胖胖的手雖然不想別人一雙芊芊十指那樣好看,但永遠都是暖暖的,是一雙讓老公忘記心裏疲憊的好手。

有這樣一雙手和他同甘共苦,梅還有什麽不能說的?

沉吟了一下,梅反手把踏雪的手抓在自己的手裏,凝重的說道:“這件事不是我不願意告訴你,而是實在不能說出去,你就是知道了,也不能和任何一個人說,就算是紅姐也不能說。”

“什麽事情這麽嚴重?”踏雪的眼睛頓時瞪大了,皺著眉頭想了一下之後,輕聲說道:“要是真的不能說的話,那就算了,你也知道我守不住秘密,要是紅姐她們怎麽追問起來,隻怕我......”

梅眼裏閃過一絲亮光,嘴角開始往上勾:“不,你是我老婆,既然你問了,我這個怕老婆的人當然要告訴你。”

他的話才說完,踏雪的臉就皺成一團了,苦著臉說道:“你知道我的性格的,還是不要......”

梅像是沒有看到踏雪臉上的為難一樣,輕笑一聲接著往下說:“其實這件事情是貓貓一定要我幫她保密的,她已經確定她和恨天那一戰,輸的一定會是她。”

踏雪倒吸了一口冷氣,緊張的開始追問::“她怎麽知道的?原來她不是還很有把握的,怎麽你們才回來兩天,就變成這樣的說法了?”

說著眉毛突然往上一挑,狐疑的看著不知道為什麽多了一種jian詐感覺的梅:“說,是不是你故意想編一件事來敷衍我,好掩飾你心裏的事情?”

梅的臉上的確全都是jian詐,笑吟吟的坐到**,用手摟過踏雪的肩膀晃了一下,輕笑著說道:“老婆大人,絕對不是你說的那樣,我保證我說的是事實。”

說著用手捂住踏雪的嘴,不讓她說話,好自己能把話說完:“你們還沒有來的那一天,恨天就找到貓貓了,她們之間雖然沒有直接動手,但卻是打了一場心戰,輸的人是貓貓。”

踏雪眼睛圓睜,眼裏有著明顯的驚慌,嘴巴雖然被梅捂住了,但還是發出嗚嗚的聲音。

梅把手放下來:“你說的是什麽?”

踏雪顧不上喘氣,急急的說道:“以恨天的習性,要是貓貓輸了的話,豈不是死定了?”

梅重重的歎了一口氣,用力搖了一下頭:“沒錯,貓貓的確是死定了。”

看著踏雪霎那間睜大的眼睛,梅心裏暗笑一聲,臉上卻立馬變得憂鬱無比:“所以,貓貓叫我一定幫她保守秘密,她實在不願意看到你們,特別是她的爹娘為她傷心。”

踏雪急急的用手抓住梅的手臂,眼巴巴的看著她的丈夫:“那怎麽辦,難道你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貓貓去死?”

梅長歎了一聲:“不這樣我又能怎麽樣?我也勸過貓貓逃走,但她說,要是她逃了,她的家人就逃不了了。要是我去和恨天拚命,就能保住貓貓的性命,那麽,我也會去拚,但是......”

踏雪聽到梅說到拚命兩個字的時候,抓著梅手臂的手指更加用力了,手指關節也因為用力變得和臉色一樣的白。

梅安慰似的拍了一下她的手,才接著往下說:“但是以恨天的武功,就是我拚命也是無濟於事,根本就救不了貓貓,隻能是多搭上一條命。”

梅的話還沒有說完,踏雪就跳起來指著梅的鼻子,怒怒的說道:“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就這樣把貓貓丟下不理了?就這樣看著她去送命?”

梅好笑的瞥一眼莫名其妙發飆的踏雪,鬱悶的說道:“哪有你這樣的妻子的,好像你的丈夫不去和別人拚命,不把命送掉,你心裏就不滿意一樣。”

看著踏雪瞬間愣住的臉,梅的嘴巴就嘟起來了,哀怨的神情更是明顯無比:“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嫌棄我不夠好,想等我死了,你好重新找一個比我好的。”

很明顯的是,踏雪並沒有被梅哀怨的樣子打動,胖胖的手掌用力把梅哀怨的指著她的手拍下去,怒怒的說道:“都什麽時候了,你還有心開這個玩笑。”

看著梅還想接著往下亂說話的樣子,踏雪高高的舉起手掌抬到梅頭頂的上方,壓著聲音威脅他:“你再說一句,信不信我打你?”

梅當然信,踏雪這句話要是對別人說,也許不是真的,但是對他這個老公,就是絕對的說一不二,說打就打。

所以梅急忙陪著笑臉,拚命的搖手:“不玩了不玩了!我保證不玩了。”說著臉色一整,什麽表情都沒有的望著踏雪:“老婆大人說正經事,我怎麽敢開玩笑。”

踏雪的手臂還沒有放下來,愁眉苦臉又回到她的臉上了,低聲問道:“那你們到底準備怎麽辦?”

梅聳聳肩攤了一下手:“我能有什麽辦法,隻能是按照貓貓說的去做,什麽都不說,等到那一天結果出來,隨便幫她把想做的事情做完去。”

踏雪覺得自己的心裏已經要抓狂了,她突然發現一個人實在不能那麽逞能的。

梅本來不想告訴自己這件事情,看來就是不想讓她發愁,偏偏她自己好死不死的湊上去想幫梅分擔心裏的煩惱,結果梅的煩惱沒有減少,連自己也陷到這個解不了的煩惱裏了。

而且她還比梅多了一樣事情要擔心,那就是她實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這個秘密關在心裏,一直到那一天來臨。

梅好笑的看著踏雪抓著頭發在房間裏來回轉,和踏雪做了那麽多年的夫妻,再加上她本來就是一個心思簡單什麽事情都放在臉上的人,他當然知道踏雪心裏想什麽了。

心裏暗暗偷笑,臉上泛起滿意的笑容,輕聲的對那個看去有些抓狂的人笑道:“老婆,謝謝你!”

踏雪聞言一愣,她不知道梅說的是什麽意思,但梅臉上的感動卻是那麽明顯,當下呐呐的說道:“我做了什麽事情,要你特地和我說謝謝?”

梅重重的點了一下頭,用最誠懇的聲音說道:“謝謝你願意和我一起分享我心裏的煩惱,我發現把這些煩惱和你說了之後,我的心裏好受多了。”

踏雪愣愣的看著梅,低聲的鬱悶的碎碎念:“對啊,你是好受多了,我就難受了。”

梅眼裏閃過一絲笑意,故作詫異的說道:“你說的是什麽?太小聲了,我聽不清楚。”

踏雪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咬著唇發了半天的怔,終於大聲的正色和梅說道:“我是說,以後你有什麽煩惱的事情,我都不會問了,你也不要再跟我說了。”

說完臉開始皺成一團,哀怨的看著梅:“要是別人問我怎麽辦,要是我......”

梅站起來笑著拍拍踏雪的肩膀:“你要記著,怎麽樣都不能和別人說,貓貓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她不願意看到自己家人為她難受,難道你想連她最後一個心願都搭不到嗎?”

“可是......”踏雪哀怨的咬著下唇,眼巴巴的看著梅,想往下說卻被梅直接打斷了。

梅根本就不給踏雪說的機會,搖了一下頭往外走。

“你去哪裏?”踏雪急忙叫住梅,她心裏的煩惱還沒有解決呢,當然不願意讓梅離開了。

梅頭也不回的往前走,一邊拉開門一邊說道:“我要去幫貓貓辦一些事情,她覺得自己沒有什麽時間了,想把冥月趕走去,免得冥月為了她的死傷心。”

踏出房門之後他回頭看著踏雪,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你也知道冥月也是一個死心眼的人,不幫貓貓安排好這件事情,隻怕......”

在拉上房門前,梅抬頭對踏雪笑了一下:“時間還早,你還是回到**再休息一下吧。”

踏雪傻傻的看著梅從外麵把門帶上離去,嘴裏開始碎碎念:“你倒是說得輕鬆,和我說了這樣一件事,我怎麽還睡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