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哥
字體:16+-

第一百五十九章 高一的“天”劉飛?

第一百五十九章 高一的“天”劉飛?

“69中藏龍臥虎,我就跟你說這麽一句話吧,”趙蕾說道,說到這裏她停了一下,又嘟囔道:“不過你有項雲當後台,應該沒人能把你怎麽樣,”

聽到這話,我心裏苦啊,我跟項雲到底是啥關係,他們都不知道,隻知道項雲幫過我一次,他們以為項雲可以無條件幫我,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還用的著這麽苦麽,別說69中了,就是技工學院的奇哥,我也不把他放在眼裏,

“走,去賓館,”這時候劉菲菲還有那個女混子走過來說道,

那倆女生已經被嚇壞了,站在那裏顫顫巍巍的,

“你,,,你們要幹嘛,,,,,,”其中一個醜比說道,

她剛說完話,那個女混子一巴掌就扇在了她臉上,罵道:“你再說話,我就給你把嘴封上,”

那個女生立馬不敢說話了,抽泣都不敢出聲,說實話,我看了心裏麵有點不舒服,可能是有點同情她,哎,沒辦法,屌絲就是這麽善良,

可是現在決定權已經不在我手裏了,趙蕾和這個女混子都已經來了,我總不能讓人家白走一趟再回去吧,

“走吧,”那個女混子說道,說完,她就拉扯著那倆女生的頭發,往路對麵走去,路對麵有不少小旅店,她們過去開了一間房間,

這下子那倆女生更害怕了,我也有點害怕,我怕她們要找人強X這倆女生,

“我求求你們放過我吧,,,,,,”那倆女生再次求饒道,這時候那個女混子一腳就踹在了她們的下麵,說道:“你再比比一句你試試,”

那個旅店老板看到這種情況一點反應都沒看,可能是見怪不怪了,

開好房之後,那個老板叮囑了一句別鬧出來事,就讓我們上樓了,

我們開的房間在三樓,上了三樓後,那個女混子一巴掌就扇在了那倆女生的臉上,然後指著她倆說:“把衣服脫了,”

那倆女生身子一抖,然後帶著一臉懇求看向了我,她倆這麽看我,我更不忍心了,便跟那個女混子說道:“姐,要不算了吧,你看打也打了,她倆也知道錯了,,,,,,”

那個女混子看了我一眼,搖頭說道:“你要是不把他打服了,明天就得找人來收拾你們,說不定還會告老師,”

“我們保證我們不告老師,”那倆女生聽到這話後連忙說道,

“草泥馬,讓你們倆脫衣服聾啊,”那個女混子開口就罵,這倆女生不敢違抗這個女混子,隻好把衣服給脫了,我有點看不下去了,便跟她們說道:“我去外麵等你們,”

說完,我便走了出去,我站在外麵點上了一支煙,站在走廊裏透過窗戶看外麵的風景,一支煙抽完了,裏麵也沒啥動靜,看來沒怎麽打他們,

我又點上了一支煙,以緩解心中的不安,

又過了十多分鍾,她們還沒出來,我有點忍不住了,便推開門走了進去,這一進去,發現她們拿著剪刀要就剪那倆女生的頭發,我連忙跑過去拉住了那個女混子,說道:“姐,剪頭發就算了吧,別把事情鬧大了,”

那個女混子看了劉菲菲一眼,意思是等她做決定,我連忙跟劉菲菲使了個眼色,讓她別再鬧了,劉菲菲無奈的攤了攤手,說道:“好吧,我聽我幹哥的,”

聽到這話,我鬆了口氣,然後看向了那倆女生,說道:“還不趕緊滾,”

那倆女生急忙穿好了衣服,頭都不回的從賓館裏麵跑了出去,這倆人走了之後,趙蕾跟我說道:“肖然,你有點太心軟了,這樣很難成大事的,”

“可是那是倆女生,我覺得對她們這樣有點太殘忍了,”我忍不住說道,

“殘忍,”趙蕾聽到這話後嗤笑了一聲,“你幹姐比我們更殘忍,你知道嗎,”

我沒有說話,小太妹之前對付林妙妙的時候,我已經見識過了,

“好了,反正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們走了,”那個女混子說道,

“別急啊姐,我們請你吃頓飯吧,”這時候劉菲菲說道,

“是啊,我剛好有話想問你,”我跟趙蕾也說道,趙蕾搖了搖頭,說改天吧,今天還有事,就不跟我們一起吃了,

我們倆隻好點了點頭,目送著她倆離開賓館,

她倆走了之後,劉菲菲問我道:“幹哥,咱們今天幹啥啊,”

“你不回家嗎,”我問劉菲菲道,劉菲菲說不回了,就這麽一天,不值當得,

我說那沒事咱們就叫幾個人來賓館裏打牌吧,不然這賓館也浪費了,

這時候劉菲菲忽然壞笑了一聲,說道:“幹哥,要不幹妹幫你把生理問題解決了,”

聽到這話我身子一抖,連忙搖頭道:“還是別了,我把你當我親妹妹看,要是咱倆發生點啥,我有點接受不了,”

“是嘛,”劉菲菲壞笑了一聲,接著就撲進了我的懷裏,我罵了句草,心想她個女孩子都這樣了,我還怕啥,便把手放在了她屁股上拍了一下,

劉菲菲趕緊站了起來,總歸還是個女孩子,看來還是害怕,

後來我們倆也沒叫人過來打牌,去龍哥的遊戲廳玩了一上午,下午的時候去了以前小太妹帶我去的那個旱冰場玩了一下午,

女生滑起旱冰來特別漂亮,特別的吸引人,尤其是劉菲菲穿了個白色的連衣裙,看起來就像個小公主一樣,要不是我在旱冰場認識幾個人的話,估計得因為劉菲菲跟人打架,

晚上的時候,我們就回學校了,今晚上可以回來,也可以不回來,不過多數住校的都會回來,

回班級後,那倆女生也回來了,她倆見到我們也不敢說話,低著頭趕緊就避過去,我感覺有的時候女生打架比男生打架,要變態的多,最起碼男人不會那樣侮辱別人,頂多打一頓完事了,

最起碼要我那麽侮辱別人,我是做不到的,

當天晚上,高二的王老虎領著三四個小子來我們班級找我,我不認識他,出去之後便問他幹啥,

“你是肖然吧,”他問我道,

我點了點頭,說對,你是誰,

“我是王老虎,”他說道,我恍然大悟,哦了一聲,說道:“怎麽,今晚來報仇來了,”

王老虎笑了笑,說道:“看來你不怎麽害怕我啊,”

我冷笑了一聲,說道:“就你那幾個人,我怕你幹什麽,”

王老虎說行,有種,那咱們明天打一次定點,你叫上你的兄弟,我叫上我的兄弟,我要是輸了,以後我見到你就叫你哥,怎麽樣,

我哈哈笑了一聲,說道:“行啊,如果我贏了,我也不用你叫我哥,你就把你那兩個小弟,就是找我要煙的那倆小子交給我就行,”

王老虎聽到這話,二話沒說就答應了,我也不願意跟他多說話,扭頭就回了班級,

就王老虎這種級別了,我根本就不放在眼裏,他那幾個兄弟,我連從校外叫人都不用叫,就憑我們四個兄弟,就能幹翻他,

晚上回宿舍後,徐天過來找我,說找我有點事要跟我說,我跟著他走了出去,問道:“咋了,”

“最近劉飛在高一可混的不錯,你要是再不幹點啥,到時候高一的天就是劉飛了,”徐天跟我說道,

“哦,為什麽這麽說,”我問徐天道,

徐天說道:“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好多人都跟了劉飛,劉飛現在可以說是高一最大的勢力了,除了劉飛,就是上次挨揍的那個斌少,有人做過統計,把高一的勢力統計了起來,你也算進去了,不過你沒進前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