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顏
字體:16+-

12、第十一章 不叫“爺”

第十一章 不叫“爺”

“回來了?”進了小樓,莫含正在吩咐仆人們擺桌子,現在這個時辰,說是午膳太晚,說是晚膳又太早,“咱們簡單吃點兒,晚上再好好吃。

桌上倒不是什麽山珍海味,隻擺了一些麵食,清淡的很,很合我口味。

羿麟傲將我按坐在椅子上,自己坐到我旁邊,道:“這裏沒外人,隨便點兒就好。”

退下了仆人,飯廳裏就剩下我、羿麟傲和莫含。我卷著碗裏的麵,慢慢的吃著。我不太會用筷子,總覺得筷子就是和我作對,若是大一點兒的東西還好,像麵之類的食物我還沒夾到嘴邊,它就自己滑下去了。所以吃麵的時候我都是用卷的。

“你那是什麽吃法?”羿麟傲饒有興趣的看著我的動作。

“不然吃不到。”反正不會用筷子我也不覺得丟臉,能吃到東西就是好的。

“這種方法你也想得出?”羿麟傲話中帶笑。

我沒說話,繼續吃麵。

這個方法是義父教的。開始的時候我都是用手抓著吃的,但因為剛做出來的飯菜很燙,所以我的手指一直都是紅的。後來義父慢慢的教我用筷子,但好像我沒有什麽天份,夾東西也會弄的到處都是,好不容易能把餃子、包子之類的東西穩穩的夾到盤中了,可對麵條這種東西我就是學不會,最後義父也沒辦法了,隻好教我用筷子將麵卷起來,這樣吃起來比較方便。開始的時候覺得這個方法好玩,很快就學會了,現在呢?是習慣了……

“武林盟的園子有什麽好玩的嗎?”莫含轉移了話題。

“到是沒什麽特別的,園子就是園子。”羿麟傲夾了塊糕點放到我的碟子裏,繼續說:“不過園子裏發生的事到是挺好玩。”

“什麽事?”莫含將見底的碗一推,拿了隻包子,繼續問。

羿麟傲也放下筷子,把剛剛發生的事和莫含說了一遍。

“等等……”莫含喝了口茶,道:“這不就成了正邪聯姻了?”

“嗯,可以這麽說。”羿麟傲擦了擦嘴角,說:“就算他裴步尋不意願也沒辦法,比武招親誰贏就得嫁誰,而且他好像也沒說邪教中人不能參加之類的話。”

“柏亦離和元聖錦搶一個女人,還真是有趣,沒親眼看到真是損失。”雖然莫含歎了口氣,但絲毫看不出那所謂的“遺憾”。

“不過爾爾,沒什麽好看的。”看羿麟傲的樣子,怕是根本沒把那兩個人看成是對手吧。有時候我覺得這個人自傲的有些自負了。不過若不是這樣,倒也對不起他的名字。

“那是你的感覺,不做數。”莫含倒了杯放到我麵前,問:“h兒覺得好玩嗎?”

我抱著茶杯喝了一口,想了想說道:“不知道,反正我又不懂武功,隻是覺得挺厲害的。”柏亦離倒沒什麽,我隻是對元聖錦的武功有了些興趣。

“那個新娘可漂亮?”莫含又扯到裴嬌雪身上了。

“不過爾爾。”學著羿麟傲的語氣,笑道。我並不覺得她比暖笑好看,也不一定比樓裏的哪個孩子好看。

“哈哈。”莫含爽朗的笑著,“那是,你看到的都是美人,而且都是男的,自然不會覺得一個姑娘家有多漂亮。”

“莫大哥,好歹我也是個男人,看女人還是有眼光的吧。”雖然他說的不乏事實,但對漂亮的姑娘,還是有欣賞能力的,不至於看十張臉都一個樣子。

“是是,是我失言了。”莫含隱著笑意,“h兒就是個大美人,還看別人做什麽。而且h大美人剛才那一聲‘莫大哥’叫的真是貼心。”說著眼睛還瞟向羿麟傲的方向。

我真懷疑有什麽樣的主子是不是就會有什麽樣的手下,不過我知道莫含的話是沒什麽惡意的。

“你要是喜歡,以後h兒可以天天叫你。”他喜歡調笑,我就順著他說,反正他年紀比我大,叫一聲“大哥”也不過份。

“怎麽地也得叫‘莫二哥’,不然你叫我哥哥什麽?”我點點著,這倒是個問題。

“嗯,謝謝莫二哥提醒。”

“不過話說回來,你叫麟傲什麽?”我覺得莫含絕對有和那些三姑六婆相談甚歡的實力。

“叫‘爺’。”我單手撐著下頜,答道。

“這個稱呼還真是疏遠。”莫含搖搖頭。

我本就和羿麟傲沒那麽親近,所以稱呼“爺”也算合情合理吧。

“他喜歡叫什麽都隨他了。”羿麟傲站起身插了話,“反正總有不叫‘爺’的時候。”

不叫爺的時候?想來我似乎隻叫過他一次名字。對於他,我總不能像白凝煬和楚棠顥那樣直乎其名,也許是還不夠熟悉,也許是他根本就不能像他們兩個那樣給我所謂的“愛情”。

人都是自私的,在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感情的時候,也不會將自己的感情溶入太多,沒人喜歡得不償失,毫無回報的事。不知道別人是不是也這樣想,至少我是。

“h兒,你去休息吧,昨晚不是沒睡好嗎。”見我吃飽了,羿麟傲輕拍我的肩膀,“等晚膳的時候我派人叫你。”

他看起來像是有話要和莫含單獨說,我在場不麵方便。於是我點點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不是我不想知道他們的談話,隻是若我藏在附近,早晚上羿麟傲抓住,到時候也是百口莫辯,所以我還不如借此想想晚上如何去見元聖錦比較好。

如果跳窗出去,難保不被發現,若是光明正大的告訴羿麟傲我要出去,他一定會讓人跟著我……但像迷香這類的東西對付那些下人還行,用在羿麟傲和莫含身上根本就不頂用。

還有暖笑,不知道現在怎麽樣了。原本以為柏亦離會對他一心一意,沒想到竟也不過如此。看來對一個小倌真心不過是白日做夢的奢望,有一天我和羿麟傲也會和他們一樣,感情這東西永遠靠不住,不會有例外。

想著想著,竟然睡了過去。

睡夢間覺得有些冷,我本能的縮著身子,好像又被什麽壓住了,柔軟而溫暖的東西在我身上遊移,讓我覺得有點兒癢,好像……吻……

這個想法一閃現,我騰然的睜開雙眼,羿麟傲那張英挺的臉驀然出現在我麵前。我的衣服已經被退出了大半,他雙肘撐在我身體兩側,吻不絕的落在我的鎖骨、胸前和小腹上。

“爺……”三兩下就被他挑起□的身體泛著淡淡的粉紅,“什麽……時辰了?”

“已經睡過晚膳了,我讓人上來叫你,說是你沒回應。”他將我有衣服丟到地上,在我身上留下幾個吻痕,繼續道:“本來想能你自己醒了再吃,不過現在看來,你不需要吃了……”

“嗯……”軟膩的聲音從口中流出,我扯住身下的床單。看來今晚是不能見元聖錦了,但今夜承歡也未必是件壞事,說不定還是一件順水推舟的好事。

“爺……”我順勢將身體下滑,抱住他的背,咬上了他胸前的紅梅,明顯感覺到他身體的僵硬,我知道我做對了。手指一邊向下□著他的□,一邊借勢翻身將他壓在身上,跨坐在他的腰間。

“今兒個你到是主動。”我的喘息開始變得沉重,我俯□子舔著他的胸口和腹側,留下一片水痕。

“您不是說我床技差嗎,所以h兒更得用心伺候您才是。”微挑嘴角輕笑,身體向下,舌尖在他大腿內側打轉。

看著他蓄勢待發的碩大,我又重新坐回他腰間。還是沒有辦法用嘴做,這已經是極限了,我趴在他身上,用腿慢慢的磨擦著他的□,那如烙鐵一樣灼熱的地方差點讓我想打退堂鼓.

“這倒不是關鍵。”他的手探到我的幽穀,在入口處輕輕地按壓著,“關鍵是要讓你的小嘴不再喊我‘爺’。”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陣翻轉,我又被他壓在了身下。

我看著他的眼睛,有一種夜空般深邃的美,讓人很容易陷入其中,迷失自我。

“唔……啊……”一陣鈍痛拉回了我的神誌,他就這樣闖了進來,我的指尖狠狠的抓住他的手臂,大口的呼吸著以緩解這難忍的痛。

“放鬆。”羿麟傲沒有動,隻是保持著進入的姿勢,用有些沙啞的聲音輕語。

就這樣停頓了一陣,等我漸漸地適應了被進入的痛,他才開始屬於自己的律動。

不管多麽老練的小倌,都不可能完全適應男人間的歡愛,那種永遠帶著疼的摩擦,好像將快感也渡上了一層痛。

時而嚶嚀,時而高亢的呻吟不停的在床第之間響起,就連我自己聽了都臉紅不已。

被他折騰到大半夜,腰已經酸軟的不成樣子,被分開壓在胸前的雙腿也開始打顫,□已經再也泄不出任何東西,卻還是挺直的顫栗著。

“求……求你了……”我已經句不成聲,叫啞的喉嚨發著短短的氣音,“不……不要了。”累的眼睛都睜不開了,他卻依然生龍活虎,沒有半分倦意。

“想想怎麽叫我吧……。”他又用力了頂了兩下,換來我快哭出來的呻吟,“叫對了……就放過你……”

叫什麽?我用自己殘存不多的意識思考著,一開始是叫爺的,但他說不好,又改成公子。但進入武林盟後我叫他爺,你也沒反對啊。嗯,好像還有一次叫了……

“傲……麟傲……”在又一次到達頂峰的時候,我失了理智一般,本能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聽到我喚他的名,他好像更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了,在我體內橫衝直撞,霸道而放肆的馳騁著。

“嗯……啊……啊……傲……”我不能自已的喊著他的名字,直到他在我體內射出,我才如願的陷入了昏迷。

大概是習慣了每天辰時起身,所以就算再乏,到了辰時還是會睜開眼睛。身體酸痛的厲害,但今天必須要見元聖錦,所以我勉強打起精神。

“醒了?還以為你要睡到下午或晚上。”羿麟傲穿著中衣靠在床頭,手裏拿了本書。

“爺。”一說話才感覺咽喉很痛,聲音都顯得怪異。

“夜裏不是叫‘傲’叫的很好嗎?怎麽一覺醒來就忘記了?”他邪笑著放下手中的書,拉開蓋在我身上的被子,按著我身上紅一塊紫一塊的吻痕道:“你看看,這些都是證據,不能抵賴了。”

我尷尬的把臉埋到床單裏,我怎麽會不記得呢?隻是那種時候……

“好了,來。”他把我抱到懷裏,將床頭的參茶遞到我唇邊,“先喝點兒吧,早膳還沒準備好。”

我就著他的手喝了幾口參茶,喉嚨才感覺舒服了些。昨夜到現在都沒有吃過東西,但也不覺得餓,可能是已經過了勁了。

“一會兒用過早膳你再洗個澡,會舒服一點兒。”見我不想再喝了,他收起茶盅,讓我躺下,又道:“既然喚了我的名字,就不許改了,以後就那麽叫著,聽到了沒。”

這個人還真不是一般的霸道,自己決定的事別人就必須遵從。

“不說話?還是你想……再來一次?”說著他的手指又捏住了我身前的茱萸揉弄起來。

我悄悄的歎了氣,轉過身看著羿麟傲,道:“我知道了,你莫再折騰我了,我經不住的。”

他眼裏浮出笑意,道:“好,不折騰你,等沐浴完你想睡多久都行?”

“我要一個人睡,你在這我睡不好……”我的語氣帶了些撒嬌的成分。

“行,我不打擾你,也不讓莫含他們打擾你。”羿麟傲點點我的鼻尖,道:“昨晚是辛苦你了,所以今兒就順你一回。”

“謝謝傲。”達成目的,我開口向他道謝。

吃過早膳,泡在熱水裏緩解肌肉的酸楚。雖然與羿麟傲歡愛會累的筋疲力盡,但醒來總會發現身體已經被清理過了,到是難得的細心。

換好衣服又躺回**假寐,直到下午,原本守在門口的仆從也離開了。羿麟傲果然沒有讓任何人進我的房間,就連他自己也沒有來過。看來他已經確定我累的睡死了,這到是合了我的意。

換了件衣服從窗戶跳出去。

雖然武功隻有八成,但不被查覺的飛到元聖錦的住處還不算問題。

元聖錦這次倒是帶了不少人來,裏裏外外都守滿了。還好這個季節誰都不會門窗緊閉。所以找元聖錦的房間到容易些。

站在元聖錦居處對麵的屋頂上,向樓內掃視了一圈,在第三間屋子的牆壁上看到了元聖錦的欽竹劍。了然一笑。縱身躍起,跳進了屋內。

“誰?”伏在案上寫字的元聖錦警覺的抬起頭,看到我後倒鬆了一口氣,“我等了你一夜。”

我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坐下,以防窗外有人看到我,“我不能多留,長話短說。”雖然羿麟傲不會進我的房間,但也有個萬一不是。

“我開始沒想打敗柏亦離,但差點中招後我就有些動氣了,那小子招招下狠手,我差點兒就廢他手裏了。”這話說的有些誇張,但也並非亂說,“我一點兒也沒想娶那個新娘子,就是想和他好好打一場,本想探夠了他的底就輸給他算了,誰想還贏了。”

“你要和他打什麽時候不行,怎麽偏要在招親擂台上,這不是找事嗎?”我抬頭看了他一眼。

“哪啊,我這是被他們那些所謂的‘正派’一起起哄推上去的。”他皺著眉,繼續說:“我看那些正派大概是見柏亦離太厲害,所以想把我弄上去好讓我敗給他殺殺楓香山莊的顏麵,另一方麵大概也是想看看楓香山莊和典夜門誰更強一些。”

我點點頭,當時我也覺得他好像是被推上去的,“那你打算怎麽辦?”我問。

“反正我不會娶那個女人,又不是什麽美人,娶回去到是個大麻煩。”他坐到我對麵一臉煩躁。“反正現在還沒下聘,看看找個餘地給推了。”

“你看著辦吧,反正別給楓香山莊惹上麻煩就行。”

“放心吧,弄毀了山莊就算你放過我,我家老爺子也會從棺材裏跳出來殺了我的。”被他的話逗笑了,元聖錦的父親對山莊的忠心還真是天地可鑒。

“我在比武的時候看到華羽了?”我拿過茶壺給自己倒了杯茶。

“嗯,看你沒消息,我出發前先去了一趟夙銘樓。華羽說羿麟傲已經把你帶走了,所以我就順便把他帶他來了,反正多好辦事。”他將一小碟桂花糕放到我麵前,“剛做好的,吃吧。”

我也沒客氣,順手拿了一個咬了一口,不太甜,味道不錯。

“不過你們走的也真夠慢的,我比你們晚從夙銘樓出發,卻比你們早到。”

“又不是什麽大事,走那麽快做什麽?”吃完一個喝了口茶,又撚起另一個。

“今天看到你和羿麟傲站在一起,我還是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他托著腮,想了一會兒,說道:“感覺你們和人群格格不入。”

我無所謂的笑笑,道:“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明天武林大會就開始了,你自己多注意點,別讓那些正派老頭抓到什麽把柄。”

“放心吧,那些老頭壞不過我。”說完他到是哈哈大笑起來。

“還有,”我斜睨了元聖錦一眼,打斷他自戀的笑,“讓你查的事呢?”

“已經有目標了,明天武林大會一開,我確認了再告訴你。”讓他辦事還是有些效率的,質量也頗高。

“嗯,那我先回去了。”盡早回去被發現的幾率就小一些。剛起身,就傳來一陣促急地敲門聲。

我警覺的跳上屋頂,攀在橫梁上,元聖錦開了門。

是華羽,我到是放心的跳了下來。撣了撣衣上沾到的灰塵。

“h兒你在太好了。”華羽看起來是真有急事。

“怎麽了?慢慢說……”我倒了杯茶給他順氣。

他喝了一口茶,說道:“裴嬌雪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