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顏
字體:16+-

13、第十二章 陰謀

第十二章 陰謀

“失蹤了?”元聖錦皺了皺眉,沉下心來慢慢道:“怎麽這個時候失蹤?”

“被人綁走了還是她自己逃了?”我也皺了眉,失蹤的還真是時候。

“不清楚,剛剛我去廚房拿點心,偶然聽到那些下人們說的,好像是昨個夜裏不見的,今天早上婢女進屋叫人起床的時候發現的。”華羽抿了抿唇,似乎有話說,但欲言又止。

“去派人暗中找一下,找到了告訴我。”我側身對元聖錦說道。

“好,我這就找人去查。”語畢,元聖錦便去安排了。

聽到他的腳步走遠了,我又坐回剛才的椅子上,拿起茶杯玩把著,沒有抬頭看華羽,我知道他一定有話說,但我沒問,隻等他開口。

“昨天夜裏,我去裴步尋那兒探消息,看到柏亦離進了裴步尋的房間。”他想了一會兒,才開了口。

柏亦離?他去裴步尋哪做什麽?

“我躲在門外,聽到柏亦離說自己沒想到竟輸給了元聖錦,問裴步尋他們的交易還繼續否?裴步尋說他不會讓裴嬌雪嫁給元聖錦的,他們的交易當然繼續’。”華羽頓了頓。

“嗯,繼續說。”我指了指椅子,讓他坐著說。

華羽坐到位子上慢慢的敘述著,“然後柏亦離又說傾央宮有把柄在武林盟手裏,他不管,但沒想到元聖錦如此厲害,不除掉這兩個地方難成大業。裴步尋說隻要柏亦離幫他保住盟主的位置,除掉這兩個地方指日可待。後來有一個婢女走過來,我隻好離開了。”

果然沒有猜錯,這兩個人的確有問題。

照華羽說的話分析可以看出裴步尋和柏亦離兩個人無非就是在相互利用,一個想保住盟主的位子,畢竟當今武林比裴步尋有武功高能力強的不在少數;另一個想除掉楓香山莊和傾央宮,要獨立邪教之端。

裴嬌雪的比武招親不過是一個幌子,意在讓武林盟和典夜門通過締結婚姻以示結盟,消除彼此間的懷疑。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壞了他們的好事。

但若是這樣,那裴嬌雪不一定是自己失蹤的,也不一定是被人綁架,很可能是讓裴步尋給送走的。如果裴嬌雪失蹤了,那就無法和元聖錦履行婚約,等退了婚再說裴嬌雪找到了,也無所謂了。

我低著著腦袋飛速的想的對策。

“找到了……”元聖錦推門而入。

“哪?”我抬眼看他。

“暗影來報說是裴嬌雪被幾個士衛護著往城外走。走的是山路,不容易被發現。”

原來如此……

“柏亦離的武功你能摸透幾分?”顯然我這是在問元聖錦。

“和我對打的時候他的劍術中混用了十次孤琉掌,我能學個五分像已經是極限了。”元聖錦還有一個長處就是能在對戰中將對方的武功模仿出幾分。

我挑了下嘴角,道:“你去殺了裴嬌雪和那些隨從,怎麽殺你應該比我清楚。”孤琉掌是典夜門的傳家武學,隻有門主才有資格學。

“你想……”元聖錦考慮了一下,道:“若仿的不夠份量,很容易被發現。”

“這個你不用擔心,按我說的做。”我的語氣帶著不容反駁的意味,“要做的像情殺……”這對他來說應該不難。

“我知道了。”元聖錦點點頭便去行動了。

待元聖錦離開,我又對華羽說:“你去偷一塊柏亦離的東西,然後讓暗影帶給元聖錦,他知道怎麽做的,之後你纏住暖笑就好,不要讓他見到柏亦離。”

華羽似乎理解了我的意思,輕輕點點頭,道:“放心吧。”

“好,那我先回去了,有事再想辦法通知我。”真的耽誤了不少時間,我縱身從窗子飛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一切如舊。應該沒有被發現。

我脫了衣服又躺回被子裏,算是暫時鬆了一口氣。

柏亦離這個人有一點很古怪,他從不讓人跟著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可能就連暖笑也不能一天到夜和他粘在一起。這到是給了我一個好機會……

如果這次能夠成功的將矛頭指向典夜門,那到是為楓香山莊除掉了一個大麻煩。這次是他柏亦離惹我在先的……我也隻不過算是以牙還牙吧。

本想躺一會兒就起的,誰想這一覺竟然真的睡過去了。等睜開眼睛天已經黑了。

不知道讓他們辦的事怎麽樣了。隨便披了件衣服,走下樓去。

“起來了?”一見到我,莫含笑的歡實,“還以為你要睡到明天早上呢。”

“嗯,睡得我頭都疼了,你們也不叫我一下。”我裝著樣子揉揉額角。

“麟傲說你不讓打擾的。”莫含讓了位子給我坐,自己坐到了旁邊。

我看了一圈也沒找到羿麟傲,便問:“他呢?”

“誰?”莫含明知故問的,嘴角又掛上了那種意味深長的笑容。

“傾央宮的宮主,你的主子,羿紫晗的親爹,我的恩客……這樣說莫二哥可滿意?”我挑挑眼角,看著莫含。

“看你這話說的,前三條到沒什麽問題,最後這個嘛不……不好聽。”莫含搖搖頭。

我淡淡地笑了,不管好不好聽,我都沒有說錯,“莫二哥,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武林盟派人來請麟傲過去,我想可能是為武林盟主之女的事。”

“武林盟主的女兒?就是昨天比武招親的那個?”裝傻對我來說算是駕輕就熟了,雖不能說自己沒有漏洞,但至少還沒被什麽人發現過。

“說是被殺了,等麟傲回來你問他吧。”莫含說的很平靜。

“啊?”我瞪大眼睛,“被……殺……?”

“沒事的,有麟傲和我在,不用怕。”莫含大概以為我被嚇到了,拍拍我的肩頭,安慰著。

“……嗯……”現在隻要等羿麟傲回來,就知道結果如何了。

“給你弄點吃的吧,麟傲還不知道什麽時候回來,你先吃點吧。”

我搖搖頭,現在並不覺得餓,所以等他回來一起吃吧,“還不餓,等會兒吧。”

“也好。”莫含點點頭,突然想到什麽了,說道:“對了,昨個夜裏我哥來信了,你和麟傲在……我就沒好意打擾你們。”

這下到是論到我尷尬的,竟然被莫含聽到了。

“莫大哥說什麽了?”應該有提到晗兒的事吧。

“就說傾央宮裏這幾天發生的事,讓我告訴你晗兒很好,讓你不用太擔心,說不定下次你見到他,那小子就可以去和別的孩子打架了,而且是不會輸的那種架。”莫含帶著深遠的笑容道。

不會輸的那種架?是說晗兒學武有進步嗎?不過……“那也不能唆使晗兒去打架吧?”我皺皺眉,印象裏我小的時候好像沒有和哪個小孩子打過架,一方麵是開始的時候沒見過什麽小孩子,另一方麵到了楓香山莊也沒人敢和我打架,好歹也有墨寒護著我。

“小孩子打打架是正常的,有助於成長。”在我看來莫含的這種理論純屬謬論。

找搖搖頭,“人外有人,萬一晗兒傷了怎麽辦?”

“你就是擔心太多了,男人嘛,豁達爽快點的好。”這話聽起來有也揶揄的味道,但他到也沒說錯。好像小倌做久了,磨掉了不少我本原應該有的爽朗和豁然,但也或許是我骨子裏根本就沒有那種東西吧。

不過我自己覺得還算好,總比那些說話、走路、做事也女氣的倌要好些的。至少表麵看起來我還不至於讓人覺得是個男娼。

“說什麽呢?”正想著,羿麟傲就回來了。

原本漂亮的臉上多了一麵金銀混製的麵具,麵具到不難看,隻是給人一種冰冷的沒有半分人氣的感覺,好像地獄來的修羅,有點嚇人。

我不自然的皺了皺眉。

“什麽時候起來的?”羿麟傲走到我麵前,摘掉麵具露出相對溫柔的臉。

“剛剛……”我眨眨眼,盯著他拿在手中的麵具。

“喜歡這個?”他拿在手裏晃晃,然後放到我手上,道:“喜歡就給你了。”

我捧著麵具,不解的看著他,問:“為什麽要帶這個?”

他坐到對麵,笑而不答。

倒是一旁的莫含開了口,“你應該知道當今武林沒幾個人見過麟傲的真麵目吧?一部分是見過他的人都已經被殺了,另一部分就是他見人會帶著麵具。”

原來是這樣,隻是聽說傾央宮主隻聞其名,不見其容。否則我也不至於第一次見他的時候直到聽了他的名字才知道他的身份。

“麟傲的麵具很多,你拿這個是才做的,賣了也值不少錢。”莫含調笑著。

我拿著麵具反複的擺弄,這東西到是越來越好看,笑著撫著上麵光滑的觸感,指尖傳來絲絲涼意。

“你要是喜歡這種東西,改天我讓他們給你多做幾個。”麟傲喝了口下人送來的茶,淡淡地開口。

我搖搖頭,笑道:“這一個就夠了,謝謝爺割愛。”

“嗯?”他挑了下眉,明顯的不滿。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叫出了那個字“傲”。

“讓h兒叫你的名字還真是挺難為他的。”莫含沒有同情心搖頭輕笑。

“這不是叫了嗎?以後就習慣了。”他到是說的稀鬆平常。

“怎麽樣,那個裴嬌雪的事解決了?”莫含開口問了我最想知道的問題。

我低著頭,裝作認真的看著手中的麵具,不理會他們的談話。

“嗯,說是在後山發現了裴嬌雪被奸殺的屍體,同時還有一些死在孤琉掌下的隨從。”羿麟傲事不關己的說著。

奸殺,看來還真是有點難為元聖錦了。不好女色,對方又不是絕色之姿,不知道他是怎麽辦到的。

“孤琉掌?”莫含似乎在思考什麽,“那這麽說應該是柏亦離了?”

“開始的時候還不能斷定,因為也有可能是被模仿的,但在回來的路上發現了雕了‘離’字的的一塊獨山玉墜。”羿麟傲吩咐了下人擺膳,回頭接著說:“不過這裏麵有些問題,隻是那些正派老頭根本不管,還沒分析就直接去抓柏亦離了。”

去抓柏亦離了?果然是那些正派老頭的作風……不過樣子還是要繼續裝的,“那暖笑怎麽辦?”我帶著三分驚心七分擔心的看向羿麟傲。

“h兒不用擔心,晚點兒我讓人去看看,可好?”羿麟傲走過來揉揉我的頭發安慰著。

我也收了聲,點點頭。心想:問題應該不大,還有華羽在呢。

“你說的疑點是什麽?”莫含問。

羿麟傲將我抱坐在他腿上,然後轉頭對莫含說:“裴步尋說裴嬌雪失蹤,但和裴嬌雪一起死的那些隨從都是裴步尋身邊的親信,看起來比較像是自己逃走的。”

“那裴步尋怎麽說?”莫含問。

“裴步尋說他女兒一定是被柏亦離劫走了,因為在招親大會上沒有搶到自己的女兒,惱羞成怒。然後他派出去的人找到了他們,柏亦離殺人滅口了。”羿麟傲說的很不屑,“這個裴步尋編謊話都不會,那幾個得利的隨從若真是出去找人的,怎麽會一起往山上找?怎麽也要兵分幾路才合理,並且又不帶任何手下,還死在一起……太蹊蹺了。”

“是有些不可思義。”莫含也點點頭。

“不過我們不需要插手,不關我們的事。”羿麟傲一句話將事情定格了。

是啊,看起來這事做的並不完美,不過……裴步尋一定會一口咬定是柏亦離殺掉女兒的。不然就等於把自己和柏亦離的交易暴光在大家眼下。

反正不管這一步走的是不是成功,目的已經達到了。

至於暖笑那邊,是應該去看看,好歹相識一場。

“裴步尋‘痛失’愛女,說是武林大會要延遲三天。”羿麟傲加重了“痛失”兩個字,明顯在說“是他自作自受”。

幸好元聖錦可以模仿別人武學的事隻有山莊內唯數不多的人知道,不然就是作繭自縛了。

吃過晚膳,莫含主動說要去幫我看暖笑。我當然是樂意之至。

正派們那種以多欺少的陣式已經不是什麽奇事了,他們自己也沒覺得丟臉,好像順理成章,理所應當一樣。

不出所料,柏亦離果然被他們囚進了。隻不過暖笑也陪著關進去了,十有八九是他自己要跟進去的。一個“情”字,真的是能毀了不少人。若是君霏知道暖笑被關了,一定又要氣的罵人了。

不管怎麽說,暖笑的確是無辜的,所以我希望能把他弄出來,不論他自己最後怎麽決定,總要交待個清楚不是。

“傲,”我坐在床邊看著一旁吃水果的羿麟傲,道:“你能不能把暖笑救出來?”

“為什麽?”我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畢竟我和暖笑認識這麽多年了,不希望他受苦吧。”

“嗯,這事畢竟也和他沒什麽關係。”他點了點頭,“這到不難,我讓人去和裴步尋說說。”

我笑著點點頭,說了謝謝。這件事有羿麟傲出麵應該沒問題。

“話說……”他挑起我的下巴,帶著些許輕佻地說:“你要怎麽報答我?”

真不知道他是色急還是不願吃虧,什麽事都要找個平衡才甘心。

“那傲想讓h兒如何為報?”我舔了舔下唇,帶了些挑逗的味道。

他俯□吻上了我的頸側,“跟我回傾央宮。”

我怔了怔,輕輕的推開他,話說的也正重了些,“爺,h兒說了想自己贖身,不願意‘一家賣到另一家’,您又何必為難我?難道您就想看h兒做一輩子的男歡?”

我是萬萬不會讓他贖我的,楓香山莊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也的確上是想做別人轉手買賣的“貨物”。那才是對我最大的侮辱。

羿麟傲看了我一陣,然後無奈的歎了口氣,“隨你吧,你說的也沒錯。”

我鬆了口氣,又掛上了笑容,道:“謝謝傲。”說實話,他若真不鬆口,定要買我,我也沒辦法,隻能聽之任之。

“睡吧,暖笑的事明兒個我讓人去辦。”他解了衣便躺下了。

我今天睡得有些多,這個時辰並不,但還是在他身邊躺下了,反正不睡覺也無事可做。

“睡不著?”躺了一會兒,他大概見我還沒睡,便開口問道。

“嗯。”我輕應一聲。

“身子疼?”他這話問的到讓我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不是的,是今天睡的太久了。”

“那就好,如果睡不著,我們做點什麽吧?”說著,他的手指不安分的探進我的衣內。

我趕忙按住他的手,帶著幾分怨氣道:“您放過我吧,h兒的身子還酸著呢。”

他笑了幾聲,將手抽出順便將我抱在懷裏,道:“就你這身子骨,以前是怎麽接客的?給我說說吧。”

真不知道他為什麽對我接客的事這麽感興趣,我並不認為他會用這種事來嘲弄我。可能是隻好奇想知道罷了。

我笑了笑,道:“那些人哪有你那麽……”

“厲害”兩個字被我收了回去,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說我‘折騰’你了。”他笑了笑,將我抱緊了些,“不過……你倒是我見過最不經折騰的。”

“嗯?”這話說的好像到是我的不對了。

“不過……”他頓了頓,又笑開了,“你是所有人裏最想讓我‘狠狠折騰’的人。”

我幾乎不知道應該說什麽了,說到底還是我的問題。

“好了,別想了。”見我不說話,他掖了掖我身上的被子,道:“你若就想自己贖身,我也不逼你,但你若是改變主意了,一定要和我說。”

“……好。”他退了一步,我自然也不能得寸進尺。

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不覺中便悄然睡去。很久沒有被人抱在懷裏入睡了,雖然心事重重,但卻睡得很安穩,一夜無夢……

謝謝各位的打分和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