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顏
字體:16+-

20、第十九章 情傷

第十九章 情傷

“h兒,開門。君霏在外麵“咣咣”的敲著我的門,與其說敲,倒不如說是砸。

抹掉了臉上的水跡,我起身拉開房門。

見到我君霏皺緊了眉,吩咐了身邊的小廝不要讓任何來打擾,然後合上門,落鎖。

“你到底是怎麽回事?”君霏一臉無奈的坐到軟榻上,道:“羿麟傲一早上就來樓裏砸銀子幫你贖身,你到好,把人氣走了……”

“別說了……”我哽著喉間的酸意,搖搖頭。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麽辦?”看了看我,他重重的歎了口氣,“身已經贖了,你隨時可以離開,當然你若要留下,我也會不趕你。”

嘴角牽起一絲苦笑,天下之大,竟然沒有我的容身之所。也許我可以回楓香山莊,也許我可以去後山找墨寒,也許我可以留在樓裏……但無論何處,都已不能再讓我安心的休憩了。

“我想在樓裏多留一陣……”考慮在三,我還是決定留在樓裏。

“也好,反正你現在也無處可去,走了我倒是要擔心了。”伸過手,君霏幫了擦了下還帶著濕痕的眼角,“天意弄人啊……”

這是天意嗎?我自嘲的搖搖頭,明明是我自己做錯了事,將一切歸於天意隻是對自己過錯的逃避罷了。

“楚公子還在外麵,”君霏猶豫了一下,“你看……”

我猶豫了一下,打開鏡邊的錦盒,將楚棠顥那塊玉佩取出來交給君霏。

“幫我還給他吧。”深吸了口氣,道:“我現在不想見他……”

君霏將玉捏在手裏,輕歎道:“當初你從楚家跑回來的狼狽,我至今仍記得清楚。對楚棠顥我也算是深惡痛絕。可當他讓我把這塊玉交給你的時候,我真的覺得你們應該在一起了,但是現在……”他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下去。

“楚棠顥不是我想要的那個人……”而我真正想要的人,卻被我錯過了……

“為什麽不向羿麟傲解釋呢?”理著我微亂的長發,君霏問。

我抿著唇搖搖頭,同樣給不了君霏一個合理的答案。

“真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什麽……”君霏拍拍我的肩膀,“不過,你和楚公子斷了也好,畢竟他是有家室的,你也不能一輩子跟了他……好歹是我教出來的孩子,不能讓你在外受了苦。”

我點了點頭,將君霏送出門去。

這幾天一坐就是好幾個時辰,動也不動。腦子裏空空的,好像什麽都不想,又好像什麽都在考慮。

早上華羽和暖笑回到夙銘樓,樓裏倒著實是熱鬧了一番,華羽繪聲繪色的給小倌們說著自己在武林大會上的所見所聞,我興趣不大,也就沒有參與。

武功開始衝頂,每天都要花上一個時辰的時間去調整內息,以此催動它的複元。也可能就在那一個時辰裏我才逼著自己不去想羿麟傲,不能想,也不敢想……

但往往你越不願意去想的人,去聽的事,它就偏偏越要闖入你的生活。所以近幾日羿麟傲留連男館花樓之事屢聞不絕,並且這已經成了樓裏孩子們的飯後必談之題。

而我呢?除了夾於中間的尷尬外,更多的是心疼難過吧……但現在的我又有什麽資格說難過?

“h兒,你要是沒事就去城西的萬和酒鋪幫我訂些上等的竹葉青吧。”君霏拍了拍沾了糕點屑的手。

現在我可是樓裏最閑的人,不用接客,不用幫工……

“君霏,我要和hh一起去。”鳳嵐“嘩”的站起來,抱著我的手臂,一臉不同意不成的態度。

君霏想了想,輕歎道:“你去行,但別給我惹禍。也不許亂逛,更不許在樓裏關門之後才回來。”

“嗯嗯。”鳳嵐眯著眼睛笑著點頭,潛意思就是“你管不著……”

夙銘樓的小倌一般是不許出門的,除非是客人要帶走的。我心裏明白,君霏允許我出來是並不是因為我已經被贖身了,他管不到我了,而是他希望我出來散散心。

為了不在街上遇到麻煩,我和鳳嵐都帶上了紗笠,從後門走出了夙銘樓。

“hh,一會兒我們去城北的集市轉轉吧,難得出來。”我就知道他是不會乖乖回去的,“對了,我聽說撫春閣新來了一個紅牌,咱們去看看怎麽樣……”

雖然我對那些東西沒什麽興趣,但想來回樓裏更沒意思,自己呆在屋裏隻能胡思亂想罷了,所以便應了他,就當是陪他玩了。

我是很少逛集市的,所以對於什麽好玩,什麽好吃也不是很在行。不過鳳嵐倒是很會玩,一會拉我去看賣藝的,一會兒帶我去轉飾品鋪子……在那種吵雜的地方,我的心情也放鬆了許多。

到了晚上,各個店鋪都掛上了燈籠,街上也熱鬧起來。

“hh,快點兒……”帶著買好的各種東西,鳳嵐又拉著我向撫春閣走去。

撫春閣與夙銘樓相距不遠,不止有小倌還有各樣的花娘。在樓裏開張之前,它是攸城最大的青樓。現在雖然比不過樓裏,但依然是強勁的對手。君霏為此也花了不少心思。

“喲,兩位爺裏邊請。”看到我們,站在門口的老鴇伸手就將我們往裏拖,邊走邊笑道:“兩位今天來的真是時候,今兒個有位爺包場,大家吃喝全算他賬上。”

包場到不是什麽新鮮事,但一踏進閣內,我就愣住了。

羿麟傲坐在大堂中央的圓桌上,四周圍滿了陪酒的小倌、姑娘。左擁右抱,**不堪。嘴角還掛著那樣邪氣的笑容,臉頰微微泛著紅暈,看起來有些醉意。

而坐在他懷裏那個身著藍衣,媚眼如絲,一臉欲拒還迎的孩子就應該是鳳嵐所說的那個撫春閣新來的紅牌了吧。

多日不見的傷心與想念,仿佛在這一順間暴發了。皺著眉看著這樣的羿麟傲,說不出是什麽滋味,心裏如同打碎了五味雜塵,混沌的不知所味,隻覺得難受……

“hh……”鳳嵐輕輕扯扯我的衣角,臉色也不太好看。

這時我才發現,撫春閣四周都站的傾央宮的人。若是早點發現,我們是萬萬不會踏進撫春閣半步的。

我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拍拍鳳嵐的手,道:“我們回去吧。”

“嗯。”鳳嵐點點頭。

還沒等我們轉身,一個熟悉的身影撞進了我們的視線,是——琪淩。

一身紅衣的琪淩挺直了腰背走到羿麟傲麵前,眼睛死死的盯在羿麟傲懷中的那個男孩身上。

圍在羿麟傲身邊的花娘、小倌們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帶著嘲諷的笑容看著琪淩這個不速之客。

我和鳳嵐也站在原地看著。

琪淩一大早就軟磨硬泡的和君霏請了假,然後就不見人影了。沒想到竟在這兒遇上了。不過他之前不是被羿麟傲整得見人就跑嗎?怎麽今天……

羿麟傲抬頭瞟了他一眼,不甚在意的喝完杯中的酒,好像沒見到這個人一樣。

琪淩漲紅了臉,站了半天才開口,“我……我喜歡你,想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之前查過我,也記得你給我的警告……但是,我沒辦法不想你,我不會對你不利的……”

心裏泛起酸意,我承認我在嫉妒,為什麽會這樣?也許是嫉妒他的勇氣……

而就琪淩而言,我根本無從辨別的話有幾分真意。或許是不想去辨別吧,我怕自己看到的是滿滿的認真……

羿麟傲微微哂笑沒有理會,故意抱住身上的小倌當眾親吻起來,激烈的程度讓人乍舌,之後又若無其事的抬眼調笑,明擺著給琪琳難堪。桌上的人見羿麟傲不為所動,也都又說笑起來。

“你……”琪淩鑽緊了衣角,聲音有些哽咽,瘦弱的身體微微顫抖,待稍稍鎮定,苦澀的道出一句“我……需要被相信……”

“哈哈哈哈……”琪淩的話引來了眾人的哄笑和議論。

“相信一個小倌?可笑……”

“就是,小倌哪能信,都是逢場作戲。”

“若是別的地方的倒還到,這夙銘樓的嘛……”

“得了,夙銘樓的小倌十句話九句半是騙人的。”

“就是,聽說那裏的小倌能把死人說活了……”

在一片嘲弄中,我安靜的站著。這些話不隻是在諷刺琪淩,也同樣在揶揄我。究竟因為是小倌,所以不值得被相信,還是因為是自己,所以不能相?

我……需要被信任。

我的心顫了一下,同樣的一句話,但是到頭來我並沒有能讓他相信……不是嗎?

閉了閉眼,努力的隱去眸中的濕意。咬住下唇,默默地看著羿麟傲……

羿麟傲沒有笑,他放開那個男孩,站起身,眼神有些迷離的看著琪淩,憂傷的表情仿佛欲言又止,身邊的人見到這樣的羿麟傲,也隨之安靜下來,眼睛遊移在兩人中間,帶著不解和訝然。

“傲……”琪淩這一個字使得我的心也縮成一團。那曾經是屬於我的……

羿麟傲的身體有些微晃,帶著一些醉意,意味深長的歎了口氣,用幾不可聞的聲音道 “我……相信的。”

淚湧出眼睛眶,根本沒有收回的機會,心很疼,幾乎透不過氣來……我咬緊牙關,隱忍著嗚咽。

那句“我相信”不停的回響在耳畔……

我是有所奢望的,我希望他看著琪淩的時候想的是我;我希望那句“相信”是給我的回答……但這一切……都隻是幻想,是奢求,是不切實際的自我膨脹罷了……

眼睜睜地看著羿麟傲將琪淩抱走,眼睜睜的看著琪淩由原先的驚訝變成滿足……我呢?隻能看著……像一個木偶一樣,什麽都做不了……

嚐到了口中的血腥味,唇瓣傳來麻木的痛。我用盡了所有的力氣,跑出撫春閣,忽略了鳳嵐叫住我的驚呼,就樣樣沒有目的的跑著……跑著……

等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再傷心了?是不是心……就可以不用再疼了……

沙笠不知何時掉落了,奔跑帶起的風吹幹了淚痕,然後再一次次的被染濕……直到跑不動了跌坐在地,才發現竟然來到了上次放荷燈的岸堤……

抱著雙膝縮成一團,遠遠的看著河麵上漂浮的河燈,恍然回到了那天,我還記得自己許下的願望,“希望羿麟傲快樂”。可結果呢?他並不快樂……而且我也是他不快樂的原因之一。

我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變得如此軟弱了,或者我從來就沒堅強過。那種偽裝出的堅強也隻不過是為了楓香山莊的生存,而我隻我過是外強中幹罷了。

如果今天是我站在那裏,對他說出“喜歡”的話,對他說“我需要被信任”,他還會說那句“我相信”嗎?

收幹了眼淚,我知道我必須回到原點,不能做任何逃避的麵對一切。我並不認為這是應該屬於我的命運,但它卻成了我的使命。

理了理零亂的衣服,揉揉還有些酸澀的眼角,我拖著步子往回走。

回到夙銘樓,鳳嵐站在門口,有些焦急的張望著。

“你去哪了?嚇死我了。” 看到我他像是鬆了口氣,急忙跑過來,拉著我上下審視了一番。

“嗯……”我沒什麽心情慰安他,隻是談談地應了一句,便掙開他的手,向樓上走去。

“等……”

沒理會他,我徑直上了樓,真的覺得累了,說不上是身累還是心累。現在隻想好好的睡一覺……至少睡過去就不用思考了。

轉過樓梯拐角,莫含竟然靠在琪淩門外的立柱上站著,聽到我的腳步聲,他轉頭看過來,目光瞬間變得冰涼。

他討厭我、猜疑我也不是一兩天了,但他在這兒……就說明……

“嗯……傲……輕點兒……求你……”

曖昧的□回響在走廊上,頓時了然,我知道羿麟傲在琪淩的房內……

但就算知道又能怎麽樣呢……低了低頭,握緊了拳頭,挺著力氣向房間走去,我可以感覺到莫含的目光像刺一樣的紮在我身上,狠不得將我活剮了。

我用力的合上門,想擋住了莫含的目光,更想將那隱忍的聲音從腦中抽離……如果關閉一扇“門”可以解決一切,那是不是我再從另一扇門走出來,就可以當作無事發生,裝作若無其事呢?

躺在**,用被子裹住自己,我並不冷,卻不由自主的顫抖,揮之不去的記憶與畫麵衝擊著僅有的理智,我掙紮在失控的邊緣……

作者有話要說:卡到現在才發,拖文了,不好意思……>_

這章沒虐什麽了,放心看吧……^_^

謝謝大家的留言和打分。

看著收藏和留言升好多,心情也超好了。

有蟲子幫我抓一下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