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顏
字體:16+-

27、第二十六章 晗兒的身世

第二十六章 晗兒的身世

“怎麽這麽晚?”剛下馬車,羿麟傲就從大門走了出來,臉上略帶不悅。

“和樓裏的人吃了晚飯,不知不覺就過了時間了。”我輕笑著牽過他的手,有些撒嬌的說著。

看了我一陣,羿麟傲搖搖頭,將想訓責的話收了回去,“下不為例。”

“嗯。”情人之間該有的樣子是不是就是如此呢?偶爾會生氣,但隻要哄哄就會好,可以撒嬌,可以耍賴……

想到這兒,我揚起嘴角,我喜歡這種感覺。很輕鬆,不是對客人那般的禮貌與疏遠。不知道羿麟傲怎麽想,至少我覺得這種相處方式對我們來說很合適。

他特意讓人為我做了宵夜,雖然我並不餓,但也不能辜負他的好心。

“今天練功還順利嗎?”喝了幾口魚湯,我抬頭看著坐在一邊的羿麟傲。

“你現在開口閉口都是武功,”他靠過來,捏住我的下巴,“你是更關心武功還是我?”

嗯?這有衝突嗎?我眨著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他看看我,淺笑道:“如果你關心的是武功,我可以告訴你,它恢複的不錯。但如果你關心的是我,那麽……”羿麟傲別有深意的貼近我耳邊,“我想它比較需要你。”

這樣曖昧的話讓我紅了臉,手一抖差點將碗弄翻。這就是他所謂的區別?這未免也有些太……露骨了……吧……

看我愣在那兒半晌,他有修長的手指彈了下我的前額。“笨,別想了,等你真正隻關心我的身體的時候,我樂意與你慢慢討論。”

這個羿麟傲,正經起來一臉唯我獨尊,玩劣起來全然的紈絝子弟。

說實話,並不是我不想滿足他,隻是礙於他要每天早起練功,所以欲 望之事隻好拖到他完全恢複為止。

當然,我也不是無欲無求之人,所以在他禁 欲的同時,我也在忍耐。

原本月色正好的夜晚,突然下起雨來,被雨聲弄醒而失了睡意的我坐在窗前聽著“滴答”的雨聲。好像在很小的時候就喜歡這樣看雨景了,仿佛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

一件長衫披到我身上,不用回頭也知道是羿麟傲。大概也是被窗外的雨聲吵醒了。

“別著涼。”幫我拉好長衫,羿麟傲抱著我一起坐到軟榻上。

“嗯。”我笑著在他的頸間蹭蹭,“傲……我喜歡現在的感覺。”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隱藏的人,有時候的偽裝隻是迫不得已的選擇。但在感情中,我還算是一個比較坦白的人,會告訴對方自己喜歡什麽,或者討厭什麽……

有感情的兩個人總是需要相互磨合,才能走好這段緣分鋪成的路;彼此總需要為對方改變些什麽,才能算作是相互付出的證明,這些並不被動也不消極,它們都是感情中的一種本能,自私永遠不會得到愛的成全。

他沒說話,隻是輕吻著我的臉。

“傲……”我側頭看看他,“我好像都不知道你的事,除了你是傾央宮的宮主之外……”

我們之間總是他知道我的事多一些,而對於他,我幾乎等於一無所知,包括他手中有可能存在的情報網。

“你想知道什麽?”他問的隨意,一臉有問必答的樣子。

“什麽都好。”哪怕是小時候的糗事也沒有關係,我隻是想知道而已。

他考慮了一會兒,道:“那給你說說晗兒的身世吧,畢竟他可是認了你這個‘爹爹’的。”

晗兒的事?這也是我想知道的眾多事情中的一件,本以為要靠楓香山莊去查,既然他樂意說給我聽,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記得我和你說過的齊家堡嗎?”

“嗯。”害死他父親的地方,當然不會忘記。

“晗兒的娘親就是齊家堡的大小姐,名叫:齊夢雨。”

看來會是一個很長的故事。

“在我練功出關後不久,就偶然遇上了齊夢雨。簡單的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我一度很喜歡她,但隻是喜歡談不上愛。而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她是齊家堡的人。”羿麟傲笑的有些無力,“因為我的關係,她會經常出入傾央宮,由於是我的‘朋友’,宮裏自然也沒人攔她。”

朋友……嗎?

“有一次我去外地辦事,因為事情很順利,所以提前兩天回到傾央宮。但沒想到……卻在父親的房間看到了赤 的她。”他冷笑幾聲,繼續說:“不知道他用什麽手段爬上了我父親的床,她借著我父親的寵愛挖了很多傾央宮的情況,為此傾央宮也多次遭到正派的圍攻,宮內的實力也因為自保而折損嚴重,我父親也在打鬥中受了嚴重的內傷。齊夢雨就在床 上趁我父親不備將他殺死,然後逃走了。”

即使不是自己愛的女人爬上了自己父親的床,也是一件讓人不能容忍的事。何況那個人又殺害了自己的父親呢。

“後來我查到她是齊家堡的人,齊家的老東西竟然為了除掉傾央宮在武林中立威,不惜利用自己的女兒。當然,齊夢雨本身也不值得相信。”

這就是江湖吧,為了自己的私欲,什麽都可以出賣……想來倒是挺可悲的。

“後來我帶著幾個得利的手下,殺進齊家堡,滿門殲滅。沒了齊家堡撐腰,那些武林正派也不敢再動傾宮央分毫。我一把火將齊家堡燒的幹淨,然後讓人將那個女人賣到了城外的青樓,讓她成為最低等的妓。”

看來他真是恨極了那個女人,不然也不會讓她生不如死。而齊夢雨也不可能讓別人去救她,不然她做花娘的事必會成為江湖的笑談,齊家堡也將蒙羞。

“六年前應朋友相邀,我無意中恰巧去了那間青樓,點了最好的姑娘陪酒。可等我第二天醒來,發現身邊躺的竟是齊夢雨。後來老鴇說她也是迫不得已才在我的酒裏下了媚 藥,不然齊夢雨就鬧著跳河去。事後她懷孕並在青樓生下了晗兒,雖然我恨他娘,但晗兒終究是我的孩子,即使我並不喜歡孩子,也不可讓他流落在外,而齊夢雨想母憑子貴,被我當場掐死。”

真不知道齊夢雨對羿麟傲到底有沒有感情,難道她生下羿紫晗就隻是為了能攀入傾央宮嗎?死者已矣,這種事也無從問起……隻是覺得可憐了晗兒,他出生的意義竟為“利用”二字。

“晗兒的來曆我沒和任何人說過,這些年對晗兒我也是不聞不問,但沒想到你和他到是挺有緣分的。”他笑了笑,“天天跟在你身後叫‘爹爹’,讓我覺得他就是你的孩子,與齊夢雨無關,也與我無關。所以後來我允他喚我父親,將他當成是我和你的兒子。”

我和他的兒子?我勾起笑容,也對,那個女人對我沒有任何意義,沒見過也沒興趣,對晗兒來說更是一個陌生人。現在晗兒喚我爹爹,叫他父親,儼然已經成為我們的孩子了。

“現在起,和那人女人無關,和傾央宮無關,和所有的外人無關,有關的隻有我和你……”我反抱住羿麟傲,說起此事的時候,他很平靜,就好像在說著別人的事。

“嗯,聽完就忘記吧,我們一起。我不喜歡這段記憶,若不是你,我根本不會再去想。”他吻上我的唇角。

不好的記憶,遺忘是必要的。而這件事也被列在其中。

“嗯,反正我的記性本來就不好。”我無所謂的聳聳肩。現在晗兒是我的兒子,我和他的兒子,誰也管不著。

窗外的雨小了一些。泥土的香氣撲麵而來,讓人心曠神怡。

“第一次在樓裏看到你的時候,你也是趴在窗邊看雨。你很喜歡雨?”

“我隻是覺得它能讓我心靜。”我隻限於聽雨,但不會在雨天出門。因為討厭弄濕衣擺。

他低笑著問:“要不要出去走走?就在走廊裏,有廊簷遮著,不會淋濕。”

“嗯。”雖然不喜歡在雨天出門,但羿麟傲的提議另當別論,有他陪著,去哪都好。

牽著手走在廊簷下,很新奇的感覺,雖然夜風有些涼,但心裏卻很暖。恍然有一種“如果能一直這樣走到老該有多好”的感覺。

“對了……”突然想到今天回來的時候看到的那些人,覺得有必要和他說一下,“今天……”

還沒等我說完,莫含就迎麵匆匆而來。

除了在書房那次,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莫含了。好像都在刻意的相互回避著,免得他看我不順眼弄得尷尬。

“什麽事?”羿麟傲站在我前麵,麵無表情的看著莫含。

莫含看了一眼“躲”在羿麟傲身後的我,道:“武林盟去圍攻典夜門了,暗衛來報典夜門可能失守。”

典夜門失守?我第一個想到的是暖笑。如果他還在典夜門的話,暖能活著的可能有多少?除非柏亦離帶他棄門而逃……

“武林盟的實力大損,怎麽會去撩撥典夜門?”羿麟傲沉思了一下問道。

我當時應該殺了正派不少人,按理說他們應該會安靜很久,除非……

“聽說裴步尋請來了馥羅穀的人。”莫含低聲道。

果然是請了他人相助的。

馥羅穀?聽說是個與世隔絕地方,穀裏的人全為女子,以研究毒物為主。但在江湖上它還是神秘的很,不知道裴步尋是如何將她們找出來的。

“讓人盯緊了,有事及時來報。”

待莫含離開了,羿麟傲又轉向我,“你剛剛要說什麽?”

“哦……”西邊正是典夜門的方向,當時我卻沒有想到,“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一群江湖人士向西走,有點古怪,沒想到竟然是去圍攻典夜門的。”

“嗯。”羿麟傲點點頭,道:“看來傾央宮也得準備一下了,說不定下個目標就是我們。”

畢竟我殺死他們那麽多人,而羿麟傲也在武林大會上殺掉了武林盟的‘英雄’們,就算有生死狀,他們也可以以邪教為由,向傾央宮發難。

“馥羅穀很厲害嗎?”俗話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他牽著我邊往回走邊解釋道:“她們用毒的功夫很厲害,那些毒藥的品種也很稀有。不過好在傾央宮的人都是百毒不侵的,這點可以放心。”

全宮的人都百毒不侵,果然很厲害。這樣就是能防他個八九成了。

“你呢?也應該不畏毒吧?”他一臉理所當然的看著我。

要說到這事,還得要謝謝白凝煬。在認識他之前我並沒有百毒不侵的體質,但他認為這樣我會很危險,所以每天逼我吃一些顏色奇特的藥丸,這樣持續了半年多,才終於達到他滿意。

“嗯,我沒關係。”至於白凝煬的事我還沒打算和他說,一是沒有什麽適合的機會,二是我覺得沒必要。

若真說正麵應戰,無需羿麟傲,我自己就足夠了。但就怕他們耍了什麽新花樣,打得我們措手不及到是個麻煩。

現在的當當務之急是將馥羅穀的底摸清楚,若到時真來不及,也隻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雨已經停了,月亮露出臉來,如同預示的一切將趨於平靜。

“在想什麽?”見我半天不說話,羿麟傲輕敲了下我的腦袋。

“嗯?”我回過神來,微笑道:“有點擔心暖笑,聽說他在典夜門。”

“要去看看嗎?”他的提議倒是非常的吸引力,不過……

“那樣太冒險了。”我搖搖頭,萬一被發現,或者卷入打鬥中總是個麻煩,而且羿麟傲的內力還沒有完全恢複,我不想有任何閃失。

“你認為我們會被發現?”他自負的挑了下眉。

“以防萬一。”我也學著他的樣子,輕勾眉角。

“走吧。”說著羿麟傲就扯著我向外走,完全忽略的我的想法。

他還真是想到什麽就做什麽,好像什麽都不擔心一樣。

“你等……”有的時候我覺得他有些任性,也許這個詞並不適合他,但像現在這樣抱著我就飛出去,我已經想不到別的詞來形容了。

他的輕功很好,不到半盞茶的時間,我們就落在典夜門內的一棵槐樹上,枝葉茂盛非常隱密。但貌似我們已經來晚了,典夜門內橫屍遍地,大多是七孔流血而亡,一看就是中毒了。

“看來這馥羅穀真不容小覷。”我坐在樹杈上,對依在一邊的羿麟傲道。

“因為典夜門的人畏毒。”這話倒是重點。

武林盟的人已經闖進了典夜門內,正在四處搜查,應該是在找柏亦離吧。也是,好像一直沒有看到柏亦離的影子。

“你要找的人似乎不在門內。”羿麟傲好像也發現了這一點。

“可能是逃了。”我相信典夜門地下不可能沒有密室通道。

“要找找嗎?”

我想了想,反正留在這兒也是徒勞,還不如回去。

“我們邊往回走邊找找看吧,應該不會走太遠吧。”說著我們離開典夜門。

柏亦離應該不會不管典夜門自己先走,如果要逃也一定是受了傷才不得已而為之。加上他應該不會丟下暖笑不管,所以他們不會走太遠。

我和羿麟傲沿著小路往回走,果然沒有多遠就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相互攙扶著蹣跚前行,月光灑在兩個身上,好似在為他們照亮前麵的路……

一種感動……油然而生……

作者有話要說:嘿嘿,我來了[揮手]

26章新鮮出爐啊,看看合不合大家的口味。

等文的親辛苦了,幫我抓蟲子的親辛苦了,看文的親也辛苦了……

大家都辛苦

看到大家的留言很開心,同時也看到了文的成長,謝謝大家的支持

看到大家的收藏很激動,同時也肯定了我的努力,謝謝大家的鼓勵

潛水的、霸王的、神秘派的親們,咳咳……

(不知道這一“棍子”下去能“打”出多少人……還是不敢打……>_

你們請不要大意的繼續吧……

經常給我留言的親們也不要大意的繼續給我留吧

謝謝你們的打分和留言啊

我愛刷屏技術好好……哦哦哦哦(雷到自己了……)

不說廢話了,有意見就提,有蟲子就抓啊

辛苦大家了

謝謝閱讀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