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顏
字體:16+-

29、第二十八章 開戰

第二十八章 開戰

正廳裏,羿麟傲戴著麵具坐在主位上,莫揚、莫含坐在左手邊,右邊是兩個女人,一坐一立,一主一仆,打眼一看沒什麽問題,但是細微之處還是覺得有些奇怪,可又說不上來。

因為我並未在受“邀”之列,所以便躲在正廳的屏風後麵。這個屏風及特別,他們看不到我,但我卻能透過屏風清楚的看到他們的一舉一動。

以我的內力除了羿麟傲,大概不會有人能發覺我的存在,希望他知道我偷聽後不要生氣才好。

“不知兩位到訪有何貴幹?”羿麟傲冷淡的態度仿佛在說“有事說事,沒事走人”。我揚了揚嘴角,能讓這個男人熱情以對的人真是屈指可數。

“羿宮主,久仰大名。”坐在椅子上的女子毫不介意的點點頭,“近日馥羅穀應武林盟主邀請,出穀遊玩,久聞傾央宮大名,所以冒昧來訪。”

雖然說的像是無意路過,但其實是有備而來吧。

說實在的,女人的確天生就有一種魅力,一種骨子裏散發出的嬌態,也是女人最得意的“武器”之一。眼前的女人樣貌美豔,錦衣華服,舉手投足間嫵媚盡現。對男人有著絕對的吸引力,相信武林盟中對她垂涎的男人不在少數。

羿麟傲沒應聲,這倒惹得她十分尷尬。冷場持續了一陣,莫揚笑笑,打破了安靜。

“在下莫揚,敢問姑娘大名?”莫揚的禮貌態度在傾央宮可謂是數一數二的,比起冷漠少語的羿麟傲和坐觀其勢的莫含,他是這裏唯一適合待客的人。

“小女名豔華。”果然人如其名。

“原來是馥羅穀穀主。”莫揚了然的笑笑,不過分的恭敬,也不顯得失禮。

原來她就是馥羅穀穀主,說實在的,我有點失望。挑不起我戰鬥欲的女人,感覺太過普通,也許是她故意隱藏,又也許是……她在說謊。

站在她身後的婢女一直低著頭,身形嬌小,感覺上一點兒也不像能伺候別人的人,素雅的衣服看不出什麽特別,但能陪著“馥羅穀主”前來,想來也不是省油的燈。

“莫公子客氣了。”豔華拿起茶盞小酌。想必那個杯是不能再用了,萬一毒死人可不是小事。

“豔華穀主前來隻為到傾央宮一賞?”莫揚問的隨意,但若她不說明來意,下一秒就會被請出去。

“實不相瞞,今日前來有三件事。”她抬頭看過羿麟傲和莫含,繼續道:“一是聽聞羿宮主身手不凡,小女子很是佩服,前來拜訪。”

這話說的讓我有些吃味,要佩服那是你的事,自己留穀裏慢慢崇拜去,大搖大擺的跑到傾央宮,好像要丈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想勾引羿麟傲一樣……

“二是想問問典夜門門主柏亦離下落不明,傾央宮可有看到?”

在懷疑傾央宮嗎?但她應該沒什麽證據,憑的全是猜測而已。不過若是因為柏亦離的事而連累了他,我會後悔我的好心的。

“這三嘛……”豔華頓了頓,麵向羿麟傲,露出一個邪魅的笑容,“聽說您的男寵殺了武林盟不少人,他們想讓您給個交待呢。”

男寵?說的是我吧……原來這是想要報仇的,看來傾央宮最大的麻煩不是別的,就是我……

突然覺得有些內疚了,如果不救我,羿麟傲也不會惹上這種麻煩,說不定還可以不問世事的做他的冷麵宮主。

正廳內無人說話,蟬的叫聲吵得人有些煩,沉默並不能讓問題迎刃而解,反倒容易加大磨擦,雖然我相信他們並不怕馥羅穀,但總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一直站在那兒不累?”許多之後,羿麟傲突然向屏風後麵的我看過來

“呃……”躲是躲不下去了,我偷偷的探出腦袋,然後笑著吐吐舌頭。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生氣,所以隻好先裝可愛,讓他多點“好感”,也好少罰我一下。

“過來。”每次他說“過來”的時候,都會讓我覺得他在生氣。

我收去笑臉,老實的走過去,他伸手一扯,將我抱坐在懷裏。這樣被他“扯”慣了,我也當驚不驚的坐在他腿上,端了他的茶自己喝起來。

“這位是……”見到我,豔華的臉色有些難看,好像見了妖怪一樣。這也沒錯,反正在多數人眼中我就是個妖怪,甚至是妖孽。而這次絕對不是裹義詞。

“男寵。”我笑了笑,回了她的話。反正這個稱呼是她給我的,我能用則用了。不是我小氣,隻是看不慣他和羿麟傲說話的樣子。

“那小男寵,你來回馥羅穀主的話吧。”羿麟傲大概不喜歡我說“男寵”兩個字,所以壞心的在我腰側的**處一按,惹得我差點叫出聲來。

雖然很想回頭報怨他兩句,但以他的個性不但不會停,反而會變本加厲,所以我索性還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嗯。”想了想,我裝出一副無知無害的麵孔,威襟正坐的看著豔華,不緊不慢的道:“你一個姑娘家跑來見男人,羞不羞啊……再說他已經是我的了,你還我和搶什麽?”

“噗……”莫揚笑出聲來,“好大的酸味。”

“莫大哥是在笑h兒嗎?”裝可憐這種事可難不倒我的。

莫揚趕忙搖頭,“你繼續說,繼續說啊。”

我在心裏偷笑著,表麵上還是一臉“正經”,“你說的那個門主怎麽可能出現在這裏啊,這兒又不是他的地盤。”我撇著嘴,揶揄著她的“低智商”。

“至於武林盟的事,如果有人輕薄了豔姑娘,你會怎麽樣?”這個問題的答案顯而意見。

豔華沒再出聲,我想這並不是被我說服了,隻是不知道如何作答。

“如果沒什麽事傾央宮也不多留了,兩位請便。”沒給她太多思考的時間,羿麟傲便下了逐客令。

拉著我走了兩步,羿麟傲又停下來,沒有回頭,隻是冷冷地開口說道:“下次要來裝假穀主,就別把真的帶在身邊。”

嗯?我就說感覺有些不對勁,看來還是羿麟傲仔細一些,原來那個站著的才是真正的豔華,難怪一直低著頭,見不得人似的。

“羿宮主怎麽知道?”一直低著頭的豔華揚起臉,一副未著妝的素顏,但比那個假的還要媚上幾分,可她那種眼神很討厭,好像是要把羿麟傲吞了一般。不過這也引起了我的競爭欲,一個不錯的對手,無論作為死敵還是情敵。

羿麟傲未加理會,隻是牽著我離開了正廳。

“喂。”走在回廊上,我停下來扯住向前走的他,隨手拿掉麵具。

他露出淡淡地笑容看著我,“怎麽了?”

“你怎麽認出那個穀主不是真的?”雖然他沒有回答那個女人,但好歹也應該告訴我吧。

“想知道?那我有什麽好處?”果然,在我麵前就沒有個正經的。

“爺,h兒都被您榨幹了,您還想怎樣?”我很想翻他白眼。

“嗬嗬。”他笑了笑,倒也不再逗我,“看手指,長期用毒的手要麽很光滑,要麽很粗糙,但怎麽樣都不會出現硬皮,而那個穀主的手一看就是經常幹活,所以指尖硬皮很明顯,而那個‘婢女’的手則白滑如玉,一副指不沾水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我有些任性的將手擺到他麵前,“那我的手是什麽樣的?”畢竟一想到他看那兩個女人的手看的那麽仔細,心裏就會覺得不舒服。

他笑著將我的手握住,手心向上的看了一陣,道:“操心的命。”我的掌紋很亂,從小義父也說我是操心的命,現在看來還真是如此。

“那你就別讓我操心啊。”我眨著眼睛輕笑著。

“嗯。”不是什麽承諾,但卻讓我的覺得很愉快。

雖然他們懷疑柏亦離在傾央宮內沒什麽證據,但不保證他們不會派人來探,所以要盡快將他和暖笑送走。

事不宜遲,當晚莫揚便為他們打點了行裝,匆匆地從密道將他們送了出去,好在柏亦離的傷已經沒什麽大礙,現在離開隻要避著武林盟的人應該不會有什麽危險。隻可惜走的太匆忙,臨別我也沒能見上暖笑一麵。不過我相信他們會沒事的。

尋找多日未果的武林盟並沒有放棄尋找,典夜門被攻陷後,改成了武林盟有別館,聽說典夜門內上到副門主,下到養的一條狗,都被殺的片甲未留。與其說是殘忍,倒不如說是變態。

“宮主……”一大早,婢女急步跑進未央軒,一臉惶恐的跪在羿麟傲麵前,“稟宮主,宮裏池塘養的錦鯉,後廚房養的生畜、家禽全都死了。”

我的右眼皮突突的跳起來,看來武林盟要開始行動了。

“有人受傷嗎?”束好頭發的羿麟傲坐在軟榻上,眉頭微皺。

“沒有。”跪在地上的婢女始終沒敢抬頭。

“讓下人們多注意點兒。”吩咐完羿麟傲便不再理會她。

我真的很擔心,不是怕,隻是有個萬一的話,我一定會後悔莫及。這次武林盟的行動大部分是衝著我來的,也許我應該自己一個人出去應戰,以免去傾央宮的麻煩。

之後的幾天,宮裏的花草也相繼死去,水中、食物裏的毒屢見不鮮。不是說傾央宮的守衛能力差,隻是誰也防不了這隔空傳毒的本事,而這也是馥羅穀的絕學,我見過一次,但用的人卻是白凝煬。

處在幾乎斷糧斷水的狀態,宮裏也開始人心惶惶,莫含見了我更是恨不能一劍砍了,然後掛到宮外暴屍三天。

雖然莫揚會配製一些解藥將它投入被下了毒的水中化去毒性,但藥的殘留還是會給身體造成傷害。尤其是晗兒,最近的氣色越來越差,有些病秧秧的。

我沒有羿麟傲那麽沉得住氣,所以這樣的事發生七天後,我已經不想再坐以待斃了。

在兵器庫中挑了一把看上去還不錯的劍,不是什麽鬼斧神工所鑄,但用著倒也順手。細心的將它擦幹淨,打算今夜殺去武林盟。

“h兒。”看著擦劍的我,羿麟傲大概猜得到我想做什麽。

“我不想說什麽‘我自己的事自己解決’的話。”我認真的看著他,“但我今天必須去解決這件事。這些年我也被他們纏得很煩,從義父把我救下那天起,我就和他們糾纏不清了,夠了。”

我知道做羿麟傲身邊那個會撒嬌的h兒很幸福,做義父身邊那個乖巧的h兒也很幸福,做晗兒身邊那個幾乎不會管教他的爹爹依然幸福……但現在的我必須負起責任,守護我幸福的責任……

誰也不能阻止我。

“等我回來。”掂起腳在他嘴角留下一吻,向門外走去。

“麟傲……”還沒等我走出未央軒,便和莫含撞了個正著。

“什麽事?”羿麟傲從屋內走出來。

“傾央宮被包圍了。”莫含的話我讓冷笑出聲,這世上有趕著吃飯,趕著睡覺的,沒想到趕著送死的也不少。

“去把晗兒帶到未央軒,那些人我和h兒對付。”羿麟傲未加思索的下了命令,莫含也沒敢耽誤時間,轉身略施輕功,飛去了晗兒那裏。

“走吧,我們一起……”牽過我的手,羿麟傲笑了笑,看不出情緒,我知道他也不輕鬆,這一戰不再是切磋比劃,而是一場“屠殺”。

傾央宮大門緊鎖,我和帶上麵具的羿麟傲直接從門前的高牆跳了出去,離宮門十米遠,武林盟的人將前麵圍的水泄不通。

見到我們,站在前排的人整齊地抽出兵器,做好了開戰的準備。

“羿麟傲,你傾央宮的人殺掉我們無數同僚,今天你們若束手就擒,我武林盟就饒你們一命,否則……”裴步尋的話讓我大笑起來。

“若照你的理論,你根本不應該追殺柏亦離,他奸 殺了裴嬌雪,你就要殺之而後快,而你武林盟的人要施暴與我,我就得乖乖讓他們上?這是何等道理?”我不屑的“啐”了他一口,繼續道:“還有,我不是傾央宮的人,隻是羿麟傲的人而已。”

“你……”裴步尋的臉漲得青紫,卻找不到反駁我的理由。

“一個男寵都這麽囂張,不過是個倌,還不是乖乖張開腿讓人上的?”尋聲望去,說話的是馥羅穀主,這樣的話從一個漂亮的女人口中說出來,這種女人不是蛇蠍心腸就是思想低級,而她應該兩樣都占了。

我挑眉笑道:“我被誰上也輪不到你,除非……我上你,哈哈哈哈。”對付低級的人,你就要比她更低級。

“和你說話簡直是髒了我的嘴。”豔華冷哼一聲。

“抱歉,你的嘴本來就不幹淨,而且……是你先和我說的話。”語畢我的劍便直逼她而去。

屬於我的殺戮開始了,這場對戰我是萬萬不能輸的,不隻是為了我自己,還有更多我想保護的人。

退去了溫馴的麵具,惡魔的靈魂再次回到我身上,貪圖著血的溫熱,希望在黎明破曉後,我的幸福還能保留……

作者有話要說:28章送上。從這章開始就要加快頻率了,再拖下去你們就要砸我磚頭了吧>_

到月未為止還會保持雙日更新,三月開始考慮日更,但字數可能定在3000+,還在考慮中。

希望大家能繼續喜歡並支持《櫻顏》

有意見和建議還請告訴我吧

還有就是抓蟲哦。

嗬嗬,謝謝大家的收藏和支持。

================================

下麵是慶生時間。

2月25日是我們絮寶貝的生日。

在此代表我家燁小攻和我,

祝絮寶貝:

生日快樂,學習順利,健康幸福。

抱抱,親親。

你也去抱抱親親我家燁吧,這個你們私下自己弄去,嘿嘿。

來吧,切蛋糕許願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