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顏
字體:16+-

33、第三十二章 白凝煬

第三十二章 白凝煬

束城位於攸城北邊,騎快馬大半日便可到達。U C小 說網:路上聽暗衛說白凝煬住在梵鐧山上,莫含他們目前暫住在山下的一間廢棄的草屋裏。

“你怎麽來了?”見了我,莫含皺著眉頭明顯的不滿和不解。

“白凝煬呢?”顧不下坐下歇息,也無心理會莫含的態度,現在這些都是次要的。

“你打算殺上山逼他就範?”看來在莫含心裏,我除了殺人已經不會做別的了,儼然已經成了殺人的“工具”。不過這也不能怪他,我的確是為了達到目的殺了不少人……甚至有的時候根本沒什麽目的……

“我隻聽正題。”完全沒有心情和他磨蹭的我,現在隻想著去見白凝煬。聽起來像是想要見舊情的人迫不急待,但實際究竟是為了誰,我清楚得很。

他瞪著我看了很久,仿佛要從我這兒看出什麽破綻,但很可惜我隻能讓他失望了。

我說過不喜歡等待,也說過自己沒什麽耐心,如果他不馬上告訴我白凝煬的所在,我不保證下一秒不撥劍相向。

“梵鐧山頂有一間宅s,但我們無法靠近。”在我的耐性快被磨盡的時候,他終於開了口,“那宅子附近奇怪的很,隻要靠近它十米之內,就會透不過氣,我們的人已經有幾個窒息而死了。”

嗯?白凝煬雖然不是什麽人都救,但也絕對不是個濫殺無辜之人。這上梵鐧山打柴的樵夫應該不少,他不可能保證那些人都遠離其十米之外,除非……

“你們見過白凝煬了?”我抬眼問道。

“見了,但一聽是傾央宮,他就拒絕了,任我們怎麽叫門也不開,後來四周就突然形成了窒息圈,我們沒辦法隻能下山。”果然如此,想若不是惹到他,白凝煬也不會這樣。

往往來請他的人,他若不想救就會打發了來者,若是對方繼續糾纏,他也會下點毒什麽的做為教訓。

至於那讓人窒息的東西我也不知道是什麽,但也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吧。

“你去哪?”剛踏出門口,莫含就將我就叫住了。

“找白凝煬。”這簡直是多此一問。

“你……”

“不管怎麽樣都要試試。”我自認為自己的命並沒有那麽高貴,也沒那麽值錢。不是我不怕死,隻是有的事不能用這些去衡量。

“等等……”

我沒有理會他,反正坐在這裏也沒用,“我若兩天不回來,你們就自己想辦法吧。”這是我給自己的期限,也是給羿麟傲的。

將近中午,陽光照的整個山林異常炎熱。我一步一步向上走著,汗水順著鬢角劃落,我抬袖拂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麽,完全沒有計劃的橫衝直撞。自從認識羿麟傲以後,我發現自己思考的時間越來越少,到現在甚至都不去想了。不知道自己是越來越笨了,還是愛的越來越盲目了。

也許我真的變了很多吧……

抬眼就可以看到山頂的宅s,紅磚朱門琉璃瓦,看上去地方不小。我不知道這兒是不是他的家,是的,他從來沒帶我去過他住的地方。

走到門前,不禁有些奇怪,我並沒有莫含說的那種窒息的感覺,是因為那種東西消失了,還是什麽別的原因,我也無從得知。

看著匾額上“溥藥閣”三個字,我略微用力地拍拍門上的金屬環,不多會兒,一個侍女模樣的孩子出來開了門。

“您是?”女孩小心翼翼的開了口。

“請問,白凝煬公子在嗎?”應該有的禮貌還是要有的,我可不希望她直接把我關在門外。

“公子貴姓?”

“麻煩你告訴他,h兒找他。”這樣說應該可以吧。

“好的,公子請稍等。”她輕輕的合了門,並沒有讓我進去。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樣對不對,萬一他不肯見我,接下來要怎麽辦呢?真像莫含以為的那樣闖進去?然後掐著他的脖子逼他救人?

也許換作別人還可以一試,但他白凝煬不行。他絕對是不受任何威脅的人。我自嘲的搖搖頭,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

沒多久,大門再次被打開。

“h兒?”

聽到熟悉的聲音,我轉過頭,露出一個還算自然的笑容。

許久不見,他好像沒怎麽變,儒雅的氣質,一如繼往的親切,細長的眼睛帶著點點驚訝,甚至讓我有種他不再恨我的錯覺。

“你怎麽來了?”走到我麵前,上下打量起來,“越來越漂亮了。”

我輕笑出聲,雖然之前覺得可愛這種詞不適合我,但漂亮這樣的詞也一樣不合適。不過他對我的評價永遠隻會停留在這兩個字上。

“嗯,我是……有事相求。”想了想還是直接說明了來意,拐彎抹角會顯得很虛偽。

“嗯?”他挑挑眉角,然後淺笑著抬手試去我額角的汗珠,道:“先進來吧。”

走進溥藥閣,裏麵四處彌散著藥的味道,莫揚的藥室和其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坐到客廳,白凝煬吩咐侍女上了茶,然後轉頭問,“什麽事?”

我在心裏醞釀著說詞,之後抿了抿唇,抬頭說道:“我想請你去救羿麟傲。”

他喝茶的動作一頓,臉色明顯變得難看了許多。

“我……沒有別的辦法了。”我決定和他說實話,隱瞞隻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你的新情人?”他放下茶杯,有些不屑的看著我,“楚棠顥呢?”

讓他不恨我,隻是我單方麵的異想天開罷了。如果換做是我,大概連見都不想見到對方吧,所以說他能見我已經是底線了。

“他成親了。”我深吸了口氣,道:“羿麟傲中了馥羅穀主豔華下的殘蠱,她說那蠱是從你這裏偷來的,她解不了,所以……”

“嗬嗬……”白凝煬走過來,捏住我的下頜,“你為了前情人拋棄我,又為你的新情人來求我。我應該說你濫情還是重情?還是說你對所有人都有情,隻對我絕情?”

現在不管他說什麽我都隻能聽著,我承認在這些喜歡我的或者我喜歡的人中,我最對不起的就是他。

“對你今天的突然出現,我本來還抱有一絲幻想的。”他自嘲的笑笑,“h兒,你真讓我失望。”

“……抱歉……”良久,我隻能說出這句話。

“如果今天不談羿麟傲、不談傾央宮,我到是意願留你多住幾日……”這明顯是對我下了逐客令,可我知道自己不能就這麽走了。

“凝煬……”很久沒有叫過的名字,說出口倒多了幾分生疏。

他站在門口,背對著我沒有回頭。

“隻要你肯救羿麟傲,什麽條件都可以。”我不知道自己能允他多少條件,但隻要能救羿麟傲,我都可以放手一試。

“我不想救他,也沒有條件。”他的語氣似乎沒有任何轉還的餘地。

“凝煬,我知道你恨我傷了你的心。”我輕咬著下唇繼續道:“我欠你的,我自己來還。但這和羿麟傲無關,就算是欠,也是我和楚棠顥的債。”

他沒有說話,但也沒有離開,隻是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麽。

“前天莫含來找過你,說你一聽是傾央宮就回絕了。”見他沒走,我也鬆了口氣,“我知道你救人憑心情,並不是因為傾央宮本身的原因,所以如果可以,請你幫他一次,行嗎?”

頓了一下,他轉過身來,“你以為我真不知道你這幾年發生的事?”

“嗯?”我不解的看著他。

他長長地歎了口氣,“雖然是恨你,但畢竟還是放心不下,也會偶爾讓人去探一下你的消息,你和羿麟傲在一起的事我早有耳聞,所以這次不救不是心情問題,是根本不想救。”

我沉默著,不知道說什麽才好。我從沒想過他還在一邊默默地看著我,關心著我的一舉一動……說不感動是假的,隻是……我還不起。

“如果讓你回到我身邊,你肯嗎?”麵對他認真的眼神,我無言以對。

我知道他不是開玩笑,但是……請別逼我……

“嗬嗬……”他輕笑兩聲,“我不逼你,我知道把你惹急了你會和他一起死,到時候傷心的人還是我。”

是的,他很了解我,在某方麵,他對我的了解甚至勝過羿麟傲……

當初的我是喜歡他,是喜歡和他在一起,也設想過所謂的未來,但現在……感覺已經不對了。我將整個心都給了羿麟傲,再也……容不下別人了……

這……就是我可悲又自私的愛情……

“兩個條件。”他看著我,幹脆的提出條件。

“嗯。”我也毫不猶豫的答應著。

“第一,我剛研究出一種藥,需要一個試藥的人……”

“好。”不用說,這個試藥的人必定是我。無所謂,就算被他毒死了,隻要他想救,我還是可以活過來。

“第二。”他挑了挑嘴角,微笑道:“我要你……一夜……”

身體微微輕顫,我閉了閉眼,“……好……”已經沒有再回絕的資格了,不是嗎?

讓羿麟傲好好活著,其他的都不算什麽……

“我還有事,你自己隨便轉轉吧。”見我應了他的條件,白凝煬也不再多說什麽,轉身向外走。

“等一下……”我突然想到要問的事,“莫含說靠近你這裏會窒息,為什麽我沒事?”

“因為你身上有和蠱,所以我放的窒蠱對你不起作用……”

看著他的背影,我不禁歎了口氣,果然還是欠了他的,若不是這和蠱,說不定現在我還站在十米開外的地方呢。

不管怎麽說,他肯去救羿麟傲,我也算安心了,至於其他的,我相信羿麟傲會和我一起麵對的……畢竟他對我的愛——也是自私的。

作者有話要說:因為今天動筆比較晚,所以現在才貼。

讓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

三十二章,希望大家喜歡。

不多廢話,有事盡管留言。

有蟲抓蟲啊。

祝各位寶貝看文愉快。